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鳄鱼泪
    上来的这些菜虽然很贵,但是口味偏清淡,对于吃惯了老干妈的顾牧来说,甚至不是那么美味。

    可是只要想到这一口下去就是好几十甚至几百块钱,他就觉得这是人间至味。

    便宜的东西不好吃,可以说是口味的差异。

    贵的东西不好吃,肯定是自己的味觉错了,是自己的欣赏能力不高。

    他觉得应该要改变一下自己的口味,要不然只知道吃一些便宜的东西,实在对不起他富二代的身份。

    他本来吃了晚饭的,可是,现在他再吃一次,比老头子的还要多很多,上桌之后就以狼吞虎咽的速度对付这些吃的东西。

    老头给他开了一瓶红酒,给他倒了半杯,给自己也倒了半杯,然后说道:“难得我们父子重逢,我们来干一杯吧。”

    “红酒?”顾牧皱起眉头说道,“我不大喜欢喝红酒,适应不了这玩意儿。”

    “这是82年的拉菲,”老头指着酒瓶跟他说道,“价格8万多一瓶。”

    82年的拉菲,是传说中口感最好的拉菲,在华夏国内的销量已经超出那一年它产量的不知道多少倍,不过这都是细枝末节,大家喝的本来就是一个价格,只要价格足够,能够衬托出她们的高贵身份,不凡品味,那就可以了。

    至于真假,只有穷逼才会去细究真或者是假。

    最简单的鉴别方法就是:8万多一瓶的82年的拉菲,就是真正的82年的拉菲。

    没达到那个价格的,就是假的。

    显然,这一瓶是真的。

    听到这个价格,顾牧的手抖了一下。

    他这端的不是一杯酒,而是上万块的人民币。

    不把它喝掉,就损失了上万块的人民币,这个他绝对不能够接受。

    踩着单车送外卖,辛辛苦苦一个月都赚不了这一杯酒的钱。

    端起酒杯,仰起脖子,“咕嘟咕嘟”,一口气就将那一大杯红酒给喝了下去。

    “1万块入账。”

    他心里这样想着。

    然后,就倒在了桌子上。

    “这酒劲好大……”

    这是他昏迷之前最后的想法。

    老头并没有喝杯中的红酒,放下酒杯,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你们现在可以让周医生过来了。”

    没过多久,门铃响起,他过去打开门,他的司机和保镖带着几个人出现在了门口。

    那几个人有男有女,都穿着白大褂,还带着一些东西。

    带头的是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看到老头之后,连忙伸出手掌弯下腰来:“汪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老头跟他握了握手,然后指了指上半身倒在桌子上的顾牧,说道:“人就在这里,周医生,你们可以把他送去医院,采取样本来做亲子鉴定,顺便给他做一个全身检查。”

    “好的,好的,”周医生道,“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做好这件事情。”

    几个医护人员将倒在桌子上昏迷不醒的顾牧放在担架上抬出去,周医生也跟着走了。

    关上门前,他再一次向老头保证:“汪先生,你放心,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做出结果来。”

    老头就坐在那里看着他们离开并关上房门,发了一会儿呆,突然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脸上现出愧疚之色。

    “缺德,造孽……”

    低声说了这一句,又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小池,你以我的仁德基金会的名义,找十家孤儿院,每家捐出去100万。”

    交代完这件事情之后,神情才轻松了很多。

    他没有睡觉,就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等着。

    过了两个多小时,那些人又过来了,将昏迷不醒的顾牧送了过来。

    老头往夫人房那边指了指,那几个医护人员就将顾牧抬了过去,放到了床上。

    那些医护人员都走了,不过周医生留了下来。

    将那两个保镖赶进了保镖房里,老头问周医生:“怎么样?是不是我亲生的?”

    周医生点头道:“是的,通过我们的鉴定,相似度99999%,可以确定你们是亲生父子关系。”

    老头脸上露出一丝喜色,然后又问道:“如果是做那种手术的话,亲和性会如何?会不会出现排斥反应?”

    “这个目前还不能确定,我们正拿着你们双方的样本做实验,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够得出结论。”周医生说道。

    “但是成功的概率比一般人要大很多是吗?”

    老头问道。

    “是的。”周医生道。

    不过又说道:“您也知道,目前还没有人类做过这样的手术,到底能不能成功,谁也不能确定,我们只是这样一个推论——直系亲属做这种移植成功的概率可能会大一点,你也知道的,我们在动物身上证明了这一点。”

    老头点点头:“这本来就是逆天的事情,不成功也没有什么,十几年前我就应该死的,多活了十几年,哪怕不能成功,也没有什么。”

    嘴里虽如此说,可是眼中却现出浓浓的求生**。

    又问周医生:“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做那种手术?”

    周医生皱着眉头说道:“这种手术,因为没有成功的先例,我们也只是在动物身上实验成功,而且失败率还比较高,我觉得宜迟不宜早,等我们在动物身上的试验成功率,达到一定的高度之后,再来做这样的手术会比较好一点。”

    老头问道:“我能等得到吗?”

    “没问题的,”周医生说道,“王先生您最少还可以活上三年,在三年的时间里,有您的大力支持,我们的技术经验只会越来越高,成功的概率会大大的增加。”

    “而且,”他往顾牧睡的夫人房看了一眼,“那一位的身体目前也挺虚弱的,处于亚健康的状态,给出两三年的时间,让他养好身体,对以后的手术也有着很大的帮助。”

    “嗯。”

    他点了点头,突然叹息了一声,说道:“也好,毕竟是我的亲骨肉,让他享受三年的荣华富贵,这样我的心里也会好受一点。”

    眼中,竟然流出几滴浑浊的泪水。

    看到这一幕,周医生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词:

    ——鳄鱼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