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亲爹
    老爷……

    少爷……

    顾牧站在那里,一阵凌乱。

    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来那么陈腐的称呼?

    封建社会不是早已经被伟大的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给推翻了吗?

    不过弄明白少爷称的是自己之后,顾牧又觉得,这传统文化其实也不全是糟粕,比如用少爷这两个字来称呼自己,就感觉到非常的贴心。

    传统文化里精华的那一部分还是应该流传下来的。

    另外,他也确定了一件事情,这个跑过来要当他爹的老头,确实是个有钱人。

    能够有这么一台据说是百多万的车,还有司机兼保镖,拥有的财富肯定不止百万。

    有没有他吹的几百亿那么多,还不能确定,不过肯定可以让他过上好日子。

    狂喜涌上了他的心头。

    天上不会掉馅饼,天上也不会掉下个林妹妹,但是天上掉下了个有钱的爹,比掉什么馅饼和林妹妹要强得多。

    天上掉一个有钱的爹下来,不知道可以买来多少的馅饼和林妹妹。

    车上两个人里面的一个人推开车门走了下来,恭恭敬敬的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对二人说道:“老爷,少爷,请。”

    还要去搀扶老头,顾牧连忙抢先一把搀扶住,说道:“我来扶着我爸就可以了,你忙自己的去吧。”

    既然确定了这个可疑的爹是一个有钱人,当然要找机会尽一份孝心。

    他已经收起了先前怀疑的想法不管到底有没有那么多钱,至少比他有钱的多,这就是事实。

    不就是叫一声爸吗?

    在网上叫那个搞网购的外星人“爸爸”都叫过多少次,何况身边的这一位还有可能跟他有血缘关系,只要能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他,有什么叫不得的?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亲爹。”

    顾牧心里这样想着。

    车很快就启动了。

    顾牧和老头坐在后座,这里面的空间够大,座椅的质量也非常的好,坐在上面感觉非常的舒服。

    车里空调开着,虽然是在大热天里,显得非常的凉快。

    想起白天时候大太阳底下踩着单车送外卖的辛苦,顾牧百感交集,突生奇想:“老子要是开着这样的车去送外卖,也就不用那么受苦了。”

    不过计算一下,送外卖赚的钱,怕是连这个油钱都赚不过来。

    再转念一想:“我他妈是不是有病?都有了一个有钱的爹,还送什么外卖呀?什么活都不干了,买一台好电脑,天天上网,打游戏,下片,撸,岂不比送外卖要有趣的多?”

    这么一想,觉得人生实在是太过美妙了。

    果然,上天给他关上一道门的时候,又给他打开了一扇窗。

    没有了婷婷,但是有了一个有钱的爹,多少个婷婷都能买得过来。

    想到白天收到婷婷分手的微信时那心如刀绞一般的感受,顾牧脸上就露出残忍的冷笑:

    “呵呵,你这个拜金的女人,嫌我没钱,跟我分手,现在老子有钱了,你再想跟我在一起,门都没有了!”

    脑海中闪过很多画面,都是已经发了大财的他在各种场合中遇上了婷婷,然后婷婷痛心疾首追悔莫及的想要跟他复合,然后被他狠狠甩开的画面。

    “今天的我,你爱理不理,明天的我,你高攀不起!”顾牧的脑海里,现出这样的词句。

    ——以前负我者、辱我者,我当百倍报之!

    一股暴发户的心态在他心里迅速的膨胀开来。

    没多久车就开到了七星宫,车门打开,顾牧又搀扶着老头下了车。

    虽然老头穿着一身皱巴巴的中山装,显得非常的土气,和这个豪华的酒店显得格格不入,但是他才走到门口,就有几个漂亮的迎宾小姐站在那里一起弯腰鞠躬:“欢迎光临!”

    老头都没有正眼看她们,带着顾牧就往里面走去。

    倒是顾牧多看了几眼。

    这些妹子,每一个都非常的漂亮,身材高挑,长得也好看,每一个拿出来都比他的前女友婷婷强很多。

    “不知道多少钱一晚。”

    他心里这样想着。

    坐电梯的时候,老头有一点不高兴的跟顾牧说道:“门口那几个女的,一点素质都没有,狗眼瞧人低,我刚来订房的时候,她们还不让我进去,说这里不让外面的人进去捡垃圾……”

    顾牧想笑又有点不敢,心忖:“就你穿这样,来这样的酒店,谁见着了都会挡住啊。”

    也一脸气愤的表情,说道:“那些家伙就知道以衣装取人,肤浅!”

    又问:“可是爸,你既然那么有钱,为什么要穿着这么旧的衣服呢?”

    “这件衣服,它是有故事的……”

    老头叹了一口气,说道:

    “当年,我在你们老家那个镇当镇长,第一次看到你妈时,穿的就是这件衣服。”

    顾牧有一些尴尬。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说出来的事情,哪怕过了几十年的时间,不道德依然是不道德。

    何况这涉及到的还是他妈。

    尴尬之余,也有一些不快。

    老头喃喃的说道:“我回国的时候,并不知道你妈已经不在了,我穿上了当年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穿的衣服,想要去找她,才知道她已经去世很久,只留下你这一个孩子。那个时候我就发誓,我一定要找到你,好好的补偿你这些年受到的苦。在找到你之前,我就会天天穿着这件衣服,来提醒当年的我造下的孽。”

    顾牧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个老头这么有钱,却穿得这么土。

    要是不解释,他还以为这个老头心理有些扭曲,喜欢这么脏兮兮的打扮,那就太膈应人了。

    “苍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还是找到你了,”老头伸手掸了一下身上皱巴巴的中山装,说道,“这件衣服就可以脱下来洗一洗,然后把它藏好。这是一个纪念,我不能把它扔掉。”

    “嗯嗯,”顾牧有些言不由衷的说道,“爸你真的是一个重感情的人。”

    老头伸手揉着眼睛说道:“你们母子俩,一直是我心头的一个遗憾,你妈那里我已经没法补偿了,只能到了阴曹地府再向她请罪,至于你,我会将我所有的都给你,来补偿你这些年受的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