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规格这么高?
    火凤阁的旗帜迎风飘扬,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

    众人愣愣的看着八匹大马上的绸缎旗帜,一条栩栩如生的高贵凤凰高挂天空!

    火凤阁出现了一个千山大队伍,但是马车只有一架,权威只有一个!那就是阁主,特拉里!

    他的马车不疾不徐的朝着广场使来!

    他们的到来让平民们大吃一惊!

    如果说之前的三大本土家族给了他们震撼的话!

    如果说横跨几个部落的大势力,古武教给了他们震惊的话!

    现在火凤阁的骄傲出场则是给了他们不敢置信的感觉!

    火凤阁是什么样的存在?最近所有人都清晰异常!

    不是天龙部落人,不是其他部落人,是全国人都很清楚!

    原因只有一个,天龙会没落了,会长摩朗身陨了!

    现在,火凤阁才是盘龙国的第一大势力,是盘龙国的寡头级势力!

    这个盘龙国的超级新贵,为什么来到了这里?!

    今天这些大人物的到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想要一窥火凤阁大佬的真面目!

    他的马车还在缓缓行驶,他的手下亦步亦趋,大红色的制服穿在了每个人的身上!

    特拉里没有让所有人失望!

    马车刚一停止,车帘一开,特拉里从车内一步跃出跳了出来!

    他身穿紫色长袍,带着金色的皇冠,金黄色长发整洁的盘在脑后!

    特拉里风度翩翩的稳健行走。

    现场市民们眼神诧异的望着特拉里!

    这个传说中的男人怎么如此文雅的模样?一点都没有凶气!

    特别是经营一些小企业的老板们心中诧异。

    现在员工可是不好管理,一个个的本事可是比脾气大很多。

    他这样好好先生的文人模样能管下一个几千人,过万人的势力?

    那些超级高手会服他?

    可是刹那之间,市民们释怀了!

    因为在特拉里下马车之后,他的超级手下,立正在了原地。

    特拉里走到哪里,他面前的手下就低头致敬在哪里,一脸的信徒之色,没有半点作假!

    整个广场鸦雀无声,眼睁睁的看着周奔腾走到了周家家主周奔腾的面前!

    市民们看的悚然一惊!

    现在的天龙部落变天了?!

    怎么几大家族都有了自己的超级大靠山?!

    不过片刻,众人的视线齐刷刷的放在了华家的领头人身上!

    他穿着白色的西装,白色的皮鞋,带着白色的眼睛。

    他静静的站在领头人的位置,身边站立着一个容貌姣好的女人!

    除了他们两人之外,身边没有一个人跟随。

    华家的下人虽然人数众多,但是齐刷刷的站在几十米开外的地方。

    虽然华家家主和年轻的老婆有点形单影只,但是所有人都可以看见这个年轻男人身上,那淡定从容的表情!

    别说市民们讶异,就连大小家族的成员都有了一丝惊奇。

    这个男人就不担心?其他两个家族都有了大靠山,就他没有!

    特拉里和周奔腾面面相对后,很是客气含笑的说着话语,两人都是中年世故之人

    为人处事已在巅峰,一切看起来倒是非常的和谐自然!

    双方的其他人马围绕在四周,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家的主人!

    片刻之后,特拉里动了,市民们自然而然的以为他会一一的各大家族的家长寒暄两句

    毕竟现场就他最大,他可以以主人自居!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众人瞪大了眼睛!

    特拉里走到周奔腾家主身边的时候,并没有擦肩而过。

    他居然转过身,并肩站在了周奔腾的身边,两人视线平静的望着前方!

    天龙广场上的人员面面相觑,不可思议!

    这样的超级大佬居然也老实的站在了广场上面?

    居然连他都摆出了一副安静以待的模样?

    到底这些大人物在等谁?!

    这些市民们本来觉得天热,等了半天还是没有热闹看,有的没有耐心的人准备打道回府了!

    但是见到广场上面这个阵仗后,立即改变了主义,今天愣是要看个结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广场上的骄阳越来越大!

    每个人的身上都被汗水打湿,虽然广场上的家族阵营依然落针可闻,不过普通市民的方正却是热闹异常,众人交头接耳的嘀咕了起来,摆着各自知道的新闻。

    什么摩朗庄园,什么血术,什么盘龙国来了一个了不起的人。

    众人八卦之心愈演愈烈。

    一个年轻憨厚的男人推着一个小推车过来,扯着嗓子叫卖道:

    “凉粉凉面咯,凉粉凉面咯,要吃的赶紧了咯!”

    他的声音在广场上响彻回荡。

    众人听的一愣,诧异的望了他一眼。

    憨厚年轻人撇了他们一眼,不以为意道:“凉面凉粉咯”

    他看了一眼前面的黑衣人人墙,随即扯着嗓子补充了一句:

    “这些大哥,站着热吧?喝一碗如何?!”

    他随即看了一眼远处的马车,嘿嘿一笑:“还有马车内的贵人,都喝点儿吧?”

    他推着马车径直朝着广场内部走去。

    他身边跟着一个花信少妇,少妇见状后赶紧拉了一下男人的胳膊:

    “呆子,别去了,人家有大人物封场了!”

    憨厚男人一愣,不高兴道:“老百姓的广场谁有资格封锁?!”

    “买不买是一回事,让不让我进又是一回事!”

    憨厚男人推着手推车,头也不回的朝着里面走去!

    黑衣人人墙看见他的步伐之后,眼神一杀,齐刷刷的伸手入怀,只要发现不对,就给他一枪!

    少妇看的脸色大急,穿着绣花鞋小家前后快速的摆动,三两步的追了上去,脸色不悦道:

    “你再这样,我以后不理你了!”

    憨厚男人一愣,不高兴的望着老婆:“这是大是大非,我不是贪图这点钱!”

    少妇脸色一沉:“你一个卖凉面的还有什么高超的想法?!”

    憨厚男人闻言脸色一红,伸出手指向了后面的人墙和密密麻麻的黑衣人群。

    他梗着脖子一声大喝:“他们今天可以封锁广场,明天就能封锁马路!”

    “如果每个人都不反对,等到他们封闭医院,封闭学校为他们专用的时候,那就晚了,明白吗?!”

    “穷人也要有穷人的气节!国家给公民修建的广场,那就人人可进,不是谁的家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