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一百五十一章 试试就知道了
    端木兄弟前冲的杀势登时一顿,两人拿着武器止住脚步,满脸惊疑的望着前方的秦寿。

    如果用心观察则会发现,两人拿着武器的手掌都在微微颤抖,就在火龙出来的时候,其实他们已经心怀惴惴,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冲到了半程没有收手的道理,更何况击杀秦寿的主力是西门傲世,他们只是从旁协助,充当助力。

    但是当他们两人都快冲到秦寿面前了,结果特么的西门傲世撂挑子了?被秦寿干的武器都脱手了?这特么换成他们两人直面秦寿的威势了?

    两人一个急刹车,脚步一个紧急变向,风一般的冲向了西门傲世:

    “大哥,你怎么样了?”

    “是啊,还能战斗吗?”

    端木霸王和端木长虹一脸关切的望着喷血的西门傲世。

    西门傲世因为喷血过多的缘故,脸色有了一丝卡白,他缓缓扭头,目光深远的扫了两人一眼,端木兄弟的脸上露出了悻悻的神情,好似被他看穿了心思一般。

    西门傲世一声冷哼,随即收回了视线,缓缓抬头,目光灼灼的望向了临空而下的99把飞剑,事已至此,只有它们才是最后的希望。

    全场看客也渐渐从眼花缭乱的战局中回过神来,男女老少们先是神情佩服的望了一眼大秦老总,最后姿势犹如西门傲世几人一般,关注的望向了空中剑阵。

    全场瞩目中,秦寿缓缓扭头,目光平静的凝望着西门傲世:

    “你这也叫控剑式?”

    西门傲世眼神阴骘的望着秦寿:

    “叫不叫,你试试威力就知道了”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剑技是他乃以生存的本命技巧,虽然其他的秘籍也有涉猎,但是西门傲世最擅长,最拿得出手,修炼最硬扎的就是剑技。

    虽然秦寿的旋转式赢了他,但是他不相信这一招控剑式,秦寿还能有办法抵制,99把长剑,每一把都具有西门傲世本来的力量,相当于99个用剑的西门傲世同时对着秦寿发动了攻击!

    忽然之间,非常突兀的,六芒星现场响彻而起了呜呜、呜呜、呜呜的声音,似幽冥、似女婴哭泣,全场回荡,现场看客吓了一跳,左顾右盼,谁在哭?

    长发铁塔却是抬头望天、目光一凛:

    “居然是剑灵,西门傲世居然修炼出了剑灵,还真不简单”

    哗的一下,西门傲世霍然扭头,神情莫名的望着铁塔:

    “你还有点见识”

    铁塔冷冷一笑,不置可否。

    忽然之间,砰的一声响,99把长剑从天而下,劈头而来,快的无与伦比,在前台、在现场,刀光剑影璀璨的犹如99道闪电劈下来一般,全场观众脸色一变,王佳玲等女眷更是第一时间望向了秦寿。

    万众瞩目中,哗啦啦的长剑犹如雨点一般密集的刺向了秦寿的头顶,西门傲世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紧张的神情,成与不成,就在此刻了。

    忽然之间,秦寿冷淡的声音全场响彻:

    “东南方,去!”

    轰的一声响,秦寿蝉翼剑朝天一刺,随即朝下一挥,哗啦一下,一蹴而下,轰隆轰隆的剑鸣之音震颤全场。

    全场看客心中一激,在秦寿挥剑的刹那,天上的99把飞剑发生了变化,特别是首当其冲攻击秦寿的二三十把飞剑变化最大,就当它们来到了秦寿的头顶,就当他们准备刺下的时候。

    忽然之间,快的所有人始料不及,砰的一声响,先锋飞剑瞬间转弯,瞬间变向,肉眼可见中,全场瞩目下,三十把飞剑、犹如三十道流星一般,拖着白色的剑芒,一往无前的朝着前台东南角飞去。

    西门傲世脸色大变,纵算是精神虚脱,他依然双手握拳,朝着秦寿大力一挥,念念有词:

    “回去!回去!回去!”

    “给我回去!”

    西门傲世的指令既强横、又惊怒,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现场看客见状之后第一时间望向了飞剑,果然,在西门傲世的操控之下,三十把飞剑的飞行速度瞬间减缓,变得慢悠悠了起来。

    西门傲世双眼充血的望着秦寿,一双拳头不断的挥舞:

    “回去!立即回去,调转方向”

    秦寿见状之后摇了摇头:

    “螳臂当车!”

    刷的一下,他举起蝉翼剑再次朝下一挥,砰的一声,三十把飞剑犹如冲破了无形阻碍一般,势如破竹的朝着东南方向飞去。

    西门傲世连退三步,脑袋朝天,喷出了大口大口的鲜血,整个前台,红星点点。

    全场的修炼者们看的心中一激,不敢置信的望向了大秦老总,修炼者对飞剑之道并不陌生,虽然技巧是秘籍,很重要,但是所有人都明白,控剑,控到最后,比拼的全是丹田力量,谁强,谁就笑到最后!

    但是此时此刻,秦寿没有耗费多大的功夫,轻而易举的就把西门傲世的丹田之力压制了下去,这岂不是说明,大秦老总的内力远远超过了西门傲世?

    现场看客面面相觑,真是让人吃惊的线索,要知道现在的西门傲世是全力姿态啊,秦寿在和他厮杀之前,已经灭掉了几轮敌人,西门傲世还是首次出场,结果就这,内力比拼还输了?

    全场的倒戈势力们皆是松了一口气,秦先生,真特么的信得过啊……。

    下一刹那,前台之上响彻而起了此起彼伏的叮叮声音、叮叮、叮叮、叮叮,现场众人听的一愣,瞬间扭头看去,随即一愣,脸色愕然。

    全场关注下,大秦老总控制的飞剑并没有对西门傲世发动攻击,在他的念力指挥下,飞剑一把一把的在东南方向落地,笔直的插在了前台上,一把跟着一把,插满了整整一排,犹如插香,这个操作让所有人都看愣怔了,什么意思?

    上官诗诗蹙着眉头望着前台的东南方向,脑子里面快速的运转,分析秦寿的意图,她认真的撇了一眼钉成一串的飞剑,随即扭头望向了秦寿,更是望向了他脑袋上接踵而至的飞剑。

    忽然之间,上官诗诗脸色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