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1 回家慢慢玩
    金阙这地方,季笙歌早已不是第一次来。可自从上次顾唯深猜词猜出个xxoo,她心底对这地方真的有些抵触。

    包厢依旧奢华气派,牌桌上的几人分别落座。顾唯深进去时,直接带着季笙歌坐在他习惯的位置。

    牌桌其余三人,燕南淳和袁谈都见过,今晚还有袁谈找来的一个牌搭子,季笙歌虽没见过,也礼貌的打过招呼。

    每个男人身边都有女伴,季笙歌早已习以为常。她乖巧的坐在顾唯深边上,然后将暖箱打开,看到嘿哈还在睡,不禁笑了笑。

    这小家伙,倒是在哪里都能睡着。

    燕南淳坐在顾唯深左手边,此时笑眯眯的开口,“三哥,今晚你别想截我胡。”

    “是吗?”顾唯深抬手摸了摸下巴,转而看眼身边的人,“燕小六,信不信今晚她都能截你胡?”

    他口中的她,指的自然是季笙歌。先前他们玩过一次牌,季笙歌的牌技,他们几个人心里都清楚。

    燕南淳噗嗤笑出声,仿佛听到什么笑话,“三哥,你开玩笑吗?”

    这话不但燕南淳觉得,就连季笙歌都感觉是。她下意识看向身边的男人,小声在他耳边低语,“三少,我不会玩。”

    “我教你。”

    “你教我?”季笙歌瞪大眼睛,显然不敢相信。前两次她玩牌,输的四面楚歌,他都没有多说一句话。等他教,她可不太相信。

    那边袁谈微微一笑,道:“三哥,今晚筹码怎么算?还要猜词吗?”

    “噗!”

    “哈哈哈……”

    燕南淳憋不住笑出声,由他一挑头,几人都在笑。季笙歌脸颊越来越热,脑袋都快埋到胸前。

    顾锐站在边上,听着他们的话,又想起上次猜词的那个场面,嘴角都跟着勾了勾。

    大家或笑或脸红害羞,只有顾唯深神色自若,仿佛上次那场令人咋舌的猜词游戏,他不是主角。

    “喝酒吧。”

    男人忽然开了口,几人纷纷挑眉看过来,“真要玩这个?”

    “怕了?”顾唯深反问。

    袁谈抿起唇,目光看向对面的人,“笙歌妹妹,你酒量怎么样?”

    “呃……”季笙歌深吸口气,她不擅长应酬,自然打牌喝酒这些事也都不在行。

    看到季笙歌的表情,大家心中都已经有数了。燕南淳一下子来了精神,叫着让人上牌。

    今晚他一定要洗刷之前的耻辱!

    季笙歌被拉到主位上,她偏头看向身边的男人,语气透着几分哀求,“三少,我真的不行。”

    她不会玩牌,酒量也不咋样。

    “抓牌。”顾唯深紧挨着她坐下,锐利的黑眸从她脸上扫过,那双眼底里面分明告诉季笙歌一种讯息。

    别给他丢脸!

    唔!

    季笙歌皱眉,她也不想给他丢脸,可她对自己的能力很清楚。有些事她可以,但有些事她真的不行!

    只可惜,男人并没给她反抗的余地。顾唯深掌心落在她肩膀轻拍,催促她抓拍。

    赶鸭子上架,她咬着唇,一张牌一张牌抓回来,摆好一看,顿时白了脸。

    天哪!手气也这么差,她今晚铁定完了!

    十三张拍,又是哪张和哪张都不挨着。季笙歌甚至都开始怀疑,她跟这地方是不是犯冲啊?以前她也玩过麻将,但总不至于手气差到这种程度。

    “呵呵。”顾唯深扫眼她的正副牌面,低低闷笑了声,“每次都能抓到这种牌,你也真是厉害了。”

    “唔。”季笙歌咬了咬唇,微微仰头看他,“不然现在换人吧,我真的不会玩。”

    “来不及了。”

    燕南淳抽出一张八条打出来,朝季笙歌眨眨眼,“笙歌妹妹,三哥都说教你了,你还怕什么?安心的玩吧。”

    就是因为他说教她,她才更紧张。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教,前两次玩牌她输的可是一塌糊涂。

    季笙歌手指触上那张红中,刚要打出去,却被身边的男人一把拍了下手背,道:“这张别动,把三万打了。”

    “哦。”她听话的摸上三万,丢出去。

    “碰!”

    袁谈一声叫,吓得季笙歌瞬间收回手。不说高手吗?怎么她才打第一张牌,人家就碰了!

    第一局牌很快结束,燕南淳推倒自己面前那副牌的时候,简直笑的嘴巴都合不拢。

    “三哥,你们输了。”

    “上酒上酒。”

    他们平时经常过来玩,这里也存着不少酒。服务生送来一瓶红酒,燕南淳盯着斟满杯子,叫道:“来吧,赶紧的。”

    这局燕南淳先赢,按照规矩其余三人都要喝酒。袁谈酒量非常好,一杯红酒在他眼中压根什么都不算。

    坐在袁谈身边的男人显然也是玩家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剩下季笙歌面前那杯酒,她握着酒杯,眼神动了动。这才第一局而已,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局?

    她端起酒杯刚要喝掉,手腕却被身边的男人握住。

    “给我。”

    “嗯?”季笙歌一怔,好像没有听清他的话。

    顾唯深反手将她的酒杯拿走,微微仰头就把杯中的红酒干掉。

    “哎哟!”燕南淳翘着二郎腿,随手搂住身边的女伴,打趣道:“三哥不但教人家打牌,连酒都挡了啊。”

    “少废话。”顾唯深抽出一支烟点上,“赶紧抓牌。”

    牌局再次开始,季笙歌瞥眼放在边上的那个空酒杯,心中一暖。

    不过季笙歌的牌技,显然是她的短板。第二局袁谈胡了,气的燕南淳上窜下跳。

    又是一杯酒,季笙歌握着酒杯送到嘴边,却不想又被身边的男人抽走喝掉。

    “三少……”季笙歌有些讶异的看着他,顾唯深低下头,恰好看到她明亮的黑眸中闪动的光影,“继续。”

    “哦。”

    再次开始新的牌局,季笙歌伸手抓牌,手肘不经意间磨蹭过男人坚硬的胸肌。

    包厢内温度很高,顾唯深上身只穿件白色衬衫,单薄的衣料下,他身体的温度仿佛传递到她身上,季笙歌只觉得全身开始发热,就连手指尖都热起来。

    “别动。”

    顾唯深俯下脸,说话时喷出的热气轻轻拂过她的耳垂,“这张东风不能打,刚不是教过你的,嗯?”

    他低沉磁性的声音尽在耳边,季笙歌感觉她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她手指紧紧捏着那张东风,红着脸开口,问他:“那我要打哪张?”

    她仰起脸,那双晶亮剔透的眸子直直望进顾唯深眼底。他盯着她红润的唇,忽然好想吻上去。

    “打这张吗?”季笙歌似乎没有察觉到他眼神的变化,低头抽出一张牌问他。

    顾唯深眼神依旧落在她脸上,随口应了声。

    啪。

    季笙歌把手中的五万打出去,燕南淳瞬间拍桌,“胡了!胡了!”

    不是吧?季笙歌瞪大眼睛,怎么又胡了?

    金阙门前,虞宛拎着包进来时,服务生立刻热情的迎上去,“虞小姐。”

    虞宛点点头,“我大哥在几楼?”

    闻言,服务生去前台查过,然后回复:“虞大少已经走了。”

    “走了?”虞宛看眼时间,不禁皱皱眉,她刚才和朋友多聊了一会儿天,没想到大哥已经走了。

    见她转身欲走,服务生似乎想起什么,又道:“虞小姐,三少今晚过来了。”

    “三哥在?”虞宛立刻回身,“他在几楼?”

    “五楼。”

    虞宛收回离开的脚步,转身上了楼。

    五楼的包厢门半开着,虞宛走到门外时,便听到里面的男人女人们的笑声。

    “三哥,你们今晚又输了,你还要给笙歌挡酒吗?”

    “对啊,按照笙歌妹妹的水平来看,三哥今晚有的喝了

    哈哈哈。”

    众人嬉笑声不断,季笙歌脸色挂不住,握着酒杯的五指一根根收紧。

    她端起酒杯想要自己喝掉,却听顾唯深在她耳边低语,“喂我。”

    “三少,我可以自己喝。”

    “没听到我的话?”

    季笙歌微微犹豫了下,这才把酒杯喂到他嘴边。顾唯深酒量如何,她并不清楚。但他已经连续喝了七八杯下肚,如果继续喝下去的话……

    “啧啧啧,三哥就是会玩,美人喂的酒是不是味道特别好?”

    “来来,你也喂我喝。”

    男人们笑闹声不停,季笙歌耳根有些发热。她撅着嘴巴盯着自己的牌,心想她怎么就不能争口气?

    “再来!”

    “好。”

    包厢内骨瓷麻将牌发出清脆的碰撞声,顾唯深张开双臂,轻轻将季笙歌环在胸前,“笨蛋,那张不能打。”

    “呵呵。”顾唯深健硕的胸膛缓缓贴向她的后背,季笙歌身体明显战栗了下,想躲又不敢躲。

    “季小姐,要是按照你的水平打下去,是不是想要我喝到酒精中毒?”

    “唔。”季笙歌脸色一变,明显把他的话当真了,“那你别在喝了,下次我自己喝。”

    她的眼睛清澈见底,说话时声音带着几分焦急几分担忧。

    顾唯深忽然觉得心底某处很柔软,他低下头,薄唇轻轻落在她的耳畔,低喃:“骗你的,我酒量很好,就算把他们全喝趴下,我也不会有事。”

    “哟哟哟,我们好怕怕呀!”

    对面几个男人异口同声的回答,显然刚刚顾唯深那句话,大家都听到了。

    季笙歌脸颊腾的蹿红,瞬间将脸埋到顾唯深怀里。这些个男人,简直太坏了!

    顾唯深顺势抬起手,将她拥入怀里。他仰起头,手指朝着对面几人轻点,示意他们别玩的太过火。

    “三哥心疼了吧!”

    “就是就是,三哥肯定心疼笙歌妹妹了!”

    季笙歌深吸口气,鼻尖抵在顾唯深胸前,听着他此刻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嘴角一点点扬起。

    包厢门前,虞宛妆容精致的脸颊慢慢变的惨白。她目光轻抬,便能看到顾唯深此刻正低着头,目光温柔的看向他怀里的人。

    从小到大,她也经常陪在他身边。可顾唯深对于她,却从没有这样的亲密与袒护。

    众人笑闹声不停,顾锐不经意的偏过头,刚好看到包厢门外有抹人影闪过。他立刻起身出来,只见虞宛低着头,快步跑下楼。

    包厢中的笑声依旧,顾唯深俯下脸,耐心的教导他怀中的女人如何出牌。偶尔季笙歌摸错牌,都会被他轻轻打下手背。

    头顶的水晶灯光刺眼,季笙歌看眼身边男人微醺的脸色,心里更加着急。她不能再输了,怎么也要赢一把出口气!

    连续胡了几把小牌,大家都暗自较量起来。季笙歌伸手摸了摸手里的牌,忽然瞪大眼睛看向身后的男人,“我是不是胡了?”

    顾唯深揉了揉太阳穴,听到她的话后随意扫了眼,却在看清她的牌面后,瞬间弯起唇,“嗯,胡了。”

    “胡的什么?”

    燕南淳蹭的把季笙歌面前的牌面推倒,站起身一看,顿时抽了抽嘴角,“靠!你竟然能胡出十三幺!”

    “噗……”

    袁谈嘴里含着的那口茶也喷出去,“什么?她胡了十三幺?!”

    “对啊,你们看!”

    季笙歌坐在椅子里,兴奋的一把握住顾唯深的手,“十三幺是不是很厉害?”

    她以前经常听人家说十三幺很难胡。

    季笙歌精致的五官泛着光,她柔软的五指攥住顾唯深的掌心,一下下轻晃他的胳膊,“哈哈哈,顾唯深,我们赢了。”

    她无意识中念了他的名字,没有三少,没有那份小心翼翼与拘谨。

    她此刻眼底的那抹笑容,简简单单,却又那么令他移不开目光。

    “来吧,轮到你们喝酒。”

    季笙歌压抑一整晚的闷气,终于找到一个出口。她拿起酒杯,看看对面的几人,朝顾唯深眨眨眼,“既然十三幺很难胡,他们是不是应该每人喝三杯?”

    椅子里的男人一笑,道:“应该。”

    “三哥,这不合规矩。”燕南淳最先反抗。

    顾唯深耸耸肩,“规矩是我定的。”

    “……”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季笙歌已然纷纷人拿来酒杯,给他们每人都倒好酒。

    愿赌服输,男人们只能将酒都干了。

    见他们都喝了酒,顾唯深拉开椅子,牵过季笙歌的手,道:“走吧。”

    “这就走了?”季笙歌蹙起眉,她刚刚赢了一把,这会儿兴致正高涨,“再玩一会儿吧。”

    顾唯深扯过外套搭在她肩上,直接拉着她走出包厢。她一下子回过神,朝着身后大叫:“等等,嘿哈,嘿哈还在里面。”

    顾唯深看眼身后的顾锐,顾锐立刻识相的走上前,将桌下的暖箱拎起来。

    暖箱中的狗狗压根没有睁开眼睛的迹象,呼哧呼哧睡得香甜。

    男人将她拉出包厢,季笙歌被他搂在怀里,紧贴着他紧绷的肌肉线条,渐渐意识到什么。

    “三少。”

    季笙歌脚步一顿,拽住身边男人的手,“我们真的不玩了吗?现在时间还早。”

    顾唯深偏过头,微醺的眸子里闪着令人着迷的光,“还没玩够?”

    他挑了挑眉,薄唇压在她的耳边,“好啊,回家我陪你慢慢玩。”

    “……”

    ------题外话------

    大姨妈全身无力还头疼,今天少更点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