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8 撑腰
    黑色轿车停在别墅门前,顾锐将车门打开,等到车里的人下车后,他又回到驾驶室,继续等待。

    季笙歌走在前面,伸手按响门铃。

    佣人打开门见到是她,立刻怔住,“大,大小姐。”

    眼见季笙歌抬脚进来,佣人下意识就要阻止,却在看到她身后的男人时,一下子收回伸出去的双手。

    客厅的沙发里,方云佩正在喝补品,季美音坐在她身边,两人低声说笑。

    眼角余光扫到进门的人,季美音瞬间沉下脸,“季笙歌,你还敢回家?”

    闻言,方云佩放下手中的瓷碗,美目中泛起一阵寒意,“谁让她进来的?”

    “太太。”佣人垂头站在边上,不敢搭话。

    “来人,把她给我轰出去!以后这个家门,再也不许她进来。”

    不等季笙歌出声,身后一道清冷的男声便传传来,“哟,这季家的门槛倒是挺高,连我也不能来了吗?”

    前方走来的男人尊贵优雅,方云佩先是一怔,然后狠狠瞪大眼睛,“三,三少。”

    窝在沙发里的季美音,霎时弹跳而起。她不敢置信的看着顾唯深,却见他牵过季笙歌的手,带着她一起走到沙发前坐下。

    “三少。”

    忍住心中的惊诧,方云佩神态恭敬地走上前,“您来有事?”

    顾唯深双腿交叠坐在沙发里,偏头看眼身边的女人,随后笑道:“有件事我有点好奇,过来找季总聊聊。”

    心中有种不安的情绪闪过,但方云佩不敢拒绝顾唯深的要求,立刻吩咐佣人上楼去通知季闲。

    几分钟后,楼梯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季闲气喘吁吁跑下来,边走边把衬衫的扣子系紧。想来听说顾唯深过来,他还特意选了套正式的衣服换上,才跑下楼。

    “三少。”季闲笑眯眯走上前,目光掠过坐在他身边的季笙歌时,眼神微动,“你们一起回来的?”

    季笙歌瞥眼面前的男人,脸色平静,“爸爸。”

    当着顾唯深的面前,季闲自然不敢造次。他低低应了声,但明显能够听出语气中的不耐与不屑。

    季家的人都已到场,顾唯深黑眸微眯,目光徐徐抬高,“听说前几天,季太太出了点事情,而这件事,同季笙歌有关?”

    “是,”季闲立刻应道:“云佩被笙歌从楼梯推下来,小产了。”

    顾唯深勾了勾唇,侧目看向身边的人,“这事你怎么说?”

    季笙歌眉目清冷,回道:“我没有推过阿姨,是她自己摔下来的。”

    “胡说!”方云佩一瞬间沉着脸,恶狠狠的望着对面的人,骂道:“季笙歌,你小小年纪就这么心狠手辣,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肯放过,以后还能得了?!”

    顿了下,她瞥眼顾唯深,立时说道:“三少,您不要被她骗了,她从小就会演戏,最擅长的就是欺骗男人!”

    “俪星里面个个都是戏精,我这几年看的倒是不少。季太太说这话的意思是提醒我呢,还是说我眼拙,打我脸呢?”

    “我……”

    方云佩一下子涨红了脸。季闲瞪眼妻子,示意她不能乱讲话。

    “三少,不知道您进来过来,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扯过话题,季闲不想惹怒沙发里的男人。

    季美音垂头站在边上,偷偷瞥眼季笙歌淡然的面色,心中不禁闪过什么。

    男人笑了笑,转而伸手拿出一张单子,直接丢在茶几上,“我这人好奇心重,还有点护短,既然你们非要说是我的女人。把季太太推下了楼,那我就让人去查了查。”

    对面几人,一瞬间惊愕。他们都在听到顾唯深那句“我的女人”时,心尖颤了颤。季闲最先反应过来,不禁蹙起眉。

    “季总,你看看这东西,我觉得挺好玩。”顾唯深抬手朝茶几上的单子指了指,季闲连连点头,立刻上前将单子拿起来。

    b超检查的结果,清晰刺眼。季闲看到胎停育三个字的时候,脸色刷的一变。

    方云佩见丈夫神情不对劲,也跟着上前看眼他手里的东西。不看还好,看过以后,她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整张脸煞白。

    “怎么回事?”季闲沉着脸,目光紧紧瞪向身边的人。

    方云佩紧紧咬着唇,吓得手脚冰冷,“老公,这,这……”

    “这是怎么回事?!”季闲勃然不怒,他扬起手中的单子,直接丢到方云佩脸上,“好啊你,竟然敢骗我?”

    “我没有,老公你听我解释。”方云佩抬手扯住丈夫的胳膊,却被他一把推开。

    随着他们的动作,那张b超单子掉在地上。季美音弯腰拾起来,低头看过后,妆容精致的脸颊也跟着发白。

    完蛋了!

    “原来孩子早就没了,”季闲怒不可遏,手指直指方云佩的鼻尖,问道:“那天你在医院给我看的b超单子,压根就不是你的,是不是?”

    方云佩咬紧下唇,后背渗出丝丝冷意。

    深吸口气,季闲转眼望向坐在沙发里的季笙歌,慢慢回过神来。他猛地走上前,一把拽住方云佩的手腕,厉声问道:“说,你是自己摔倒的,还是笙歌把你推倒的?”

    “老公……”方云佩眼底聚起一片水雾,整个人开始发抖。

    事已至此,季闲再傻也能看明白,他被方云佩骗了。不仅仅孩子小产的事情被骗,就连方云佩摔下楼这件事,他也被挑拨了。

    “看起来,季太太的演技也是不错。”顾唯深抿唇一笑,轻轻牵过季笙歌的手攥在掌心,“不过演技再好,也要事实说话。栽赃陷害这种小把戏,在我面前可藏不住。”

    “是,三少。”季闲连连点头,道:“这些小事还要三少操心,真是我们的不是。”

    “客套话就不必说了。”顾唯深低头把玩掌心里的小手,眉眼的神情温和,“既然事情的真相已经清楚了,那季总是不是也应该表示一下?”

    “您要我怎么表示?”

    “我记得,那天在医院时,季总对自己的女儿,可是下手挺狠的。”

    “这……”季闲蹙了蹙眉,回想起那天的事情,瞬间感觉后脊发冷。

    顾唯深侧过脸,目光盯着季笙歌的左脸时,眼神倏然变的阴霾。虽然她的脸颊此刻早已看不出任何痕迹,但那天季闲落在她脸上的巴掌,却是让他心中非常不爽!

    “怎么,季总连我的女人都敢打,轮到自己的女人却不舍得动手了?”顾唯深开口的声音阴测测。

    季闲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又看到他一副袒护季笙歌的样子,瞬间有了某种认知。他抿起唇,抬脚走到方云佩面前。

    啪——

    清脆的巴掌声,异常响亮。方云佩半边脸都被抽偏过去,季闲用的力气不小,她脚下不稳,整个人往后连推两步,幸好被季美音及时扶住。

    “妈妈。”季美音见到方云佩脸颊迅速泛起的红痕,含怒的眸子直直射向对面沙发里的人。

    季笙歌恰好抬起脸,见到季美音那双饱含怒意的眼睛时,淡淡勾起唇。她敛下眉,轻声道:“阿姨,你想把我赶出这个家,直说就好,不需要这样挑拨我和爸爸的关系。”

    方云佩捂着半边脸,尝到嘴角渗出的甜腥味道。她没有说话,但是一双眼睛里满是殷红的血丝。

    这个贱丫头,以后走着瞧!

    季闲抽回手,完全没有搭理方云佩可怜兮兮的样子,直接走到沙发前,“笙歌啊,这件事是爸爸不好,爸爸没有听清状况,害你受了委屈。”

    话落,他想要更近一步,却见顾唯深忽然站起身。

    男人锐利的眼眸往四处打量一番,薄唇微抿,“我还以为季家有多气派,动不动就要把人扫地出门。现在看看,也不过如此。”

    季闲听着他的话,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毕竟他一把年纪,如今被个晚辈如此奚落,难免挂不住面子。

    可顾唯深是什么样的性格?有人招惹到他,让他心里不高兴,他可不会看那人什么身份地位,多大年纪,能不能承受。

    “三少,您放心,绝对不会再一次。”季闲点头哈腰的赔笑脸,生怕就此得罪顾唯深,以后惹来大麻烦。

    季闲往前一步,转眼站在季笙歌面前,“笙歌,你能不能原谅爸爸?”

    顾唯深冷笑声,不等季笙歌回答,便已开口,“动了我的人,你们这么轻易就想糊弄过去?”

    “呃……”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季闲顿时有所领悟。

    “西府名都的房子虽然不大,但是住一个她,还是够用的。”顾唯深弯起唇,再度牵过季笙歌的手握在掌心,“她的人我带走了,你们给我记住,以后季家的任何人,都别在她面前作威作福。若是还有下一次,我就要你们好看!”

    话落,顾唯深直接揽住季笙歌的腰,带着她走出季家大门。

    季闲不敢反驳,眼见顾唯深离开,立刻屁颠颠追出来,“三少,笙歌……”

    黑色轿车门前,顾唯深弯腰坐进车里,季笙歌后面跟着进去。季闲垂头站在车门前,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就看到车门碰一下关上。

    车子发动引擎,很快开走。季闲站在大门前,盯着渐渐远去的车身,不禁抬手抹了把额头的冷汗。

    深吸口气,他转过身,脸色阴霾的回到别墅。

    不远处的树荫下,一辆银色奥迪轿车停在暗影中。闫豫双手握着方向盘,看到顾唯深带着季笙歌坐进车里,扬长而去。

    一路回到西府名都,季笙歌都没有说话。直到回到二楼卧室,她缓缓上前,由顾唯深身后圈住他的腰。

    顾唯深换衣服的动作一顿,继而伸手将她拽到面前,道:“怎么,不满意我这么对你爸爸吗?”

    “不是。”季笙歌摇摇头,随后将脸贴向他的心口。她没有说话,小脸一下下在他怀里轻蹭,磨人的要命。

    男人抬起腕表看眼时间,一把将她拦腰抱起来,丢到身后的大床中央。

    “唔。”

    男人火热的亲吻落下,季笙歌仰着脸,用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哎,早知道有他撑腰的感觉这么好,她以前为什么不知道好好利用?

    后面的几天,季笙歌都没有回去环锦上班。她每天都留在西府名都,养足精神,想要看看后面季闲和方云佩还有什么动静。

    午后不久,顾锐驱车来到市中心的百货商场。前几天顾家老爷子腿受了伤,可把全家人都吓坏了,老爷子平时喜欢呆在马场,顾唯深担心他哪天又会受伤,特别吩咐店铺订制一套护膝。

    商场三楼有一家海外知名品牌马具订制店铺,这家里中除去常用的一些骑马器具,还有很多配套装备。顾唯深进去时,店员立刻上前迎接,“三少,您来了。”

    “东西做好了吗?”顾唯深坐在店铺中央的沙发内,身边的店员恭敬地弯下腰,小声回答:“都准备好了,已经吩咐人拿过来,请三少稍等。”

    “嗯。”男人轻轻应了声,顾锐双手插兜,依旧站在顾唯深身后。

    店员很快送来茶点和水果,摆在茶几上。顾唯深随意打量店铺内的摆设,迎面巨大的橱窗内屹立着两个模特,模特身上的那套骑马装似乎吸引他的注意力。

    顾唯深起身走过去,橱窗前模特身上的情侣骑马装款式帅气。他盯着那套女装看了看,嘴角微微挽起一道弧度。

    “三少,护膝到了。”顾锐出言提醒,顾唯深收回目光后,转身走向店员。

    须臾,顾唯深付款后离开店铺,顾锐提着东西走在他身后。

    叮!

    电梯停在商场一楼,这层楼开设的店铺专柜,基本都是时尚用品,男人们对那些东西都不感兴趣。顾唯深目不斜视,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哇!它好可爱哟,萌萌哒!”

    耳畔飘来一声尖叫,顾唯深向前的步子下意识顿了顿。他微微侧目看过来,不远处那家店铺的透明橱窗前,有很多人驻足观赏。他距离有些远,看的并不太清楚,索性转过身朝着那家店铺过去。

    落地橱窗前,摆放着很多透明隔断。每一个隔断内都放着一只狗狗,品种不少,但一致的可爱,一致的萌。

    有好几个月女孩子围在其中一个隔断前,每个人都攥着手机,对着那只白色的小狗一通猛拍,她们一边拍照还一边议论,甚至都在研究要凑钱把它买下来。

    顾唯深眯了眯眼,上前一步站到橱窗前。透明隔断中有只刚刚出生不久的小狗,此时正紧紧蜷缩在妈妈的怀抱里吃奶。平时对于这些玩意,他压根没有关注过,也说不出狗狗是什么品种。

    “哇塞!”

    原本专注看狗的女孩子们,猛然发现身边多出一个巨帅的男人,瞬间都把眼睛收回来,目光牢牢黏在男人身上。

    顾唯深弯着腰,这会儿全部的心思都在看那只小狗。压根没有留心到身边的那些女孩子们,已经有人将手机的镜头对向他。

    眼见情况不对,顾锐上前一步,高大的身影一瞬间挡在顾唯深身后,那张能够冻死人的冰山脸不带一丝感情,“你们最好把手机收起来。”

    女孩子们一个个都被他吓住,立刻把手机踹回包里,手拉着手往后推开几步。嗷呜,那个男人一定很有钱吧,出门都带着保镖。

    有钱又有颜,女孩子们心潮澎湃,可惜她们看到顾锐那张脸就不敢靠近。最好没有办法,只能心有不甘的离开。

    橱窗内的小狗,身上的毛发很白,毛茸茸的团在身上,个头不大。小狗吃饱奶以后,满足的抬起小脸,那双又黑又亮的圆眼睛,霎时撞入顾唯深的眼底。

    等到那几个女孩子离开后,顾锐才敛下眉。他提着东西回过身,却发现身后的男人已经走进店铺。

    “先生,这种狗叫比熊犬,属于小型犬种,原产于地中海地区。它们性情温顺,又乖又萌,非常适合女孩子饲养。”宠物店的老板介绍起自家的狗狗,简直滔滔不绝。

    顾唯深上前半步,凑近仔细看了看那只比熊犬,嘴角渐渐弯起。顾锐进来时,恰好见到顾唯深嘴角扬起的那抹笑,他意识到不好,可惜来不及阻止。

    “就要它吧。”

    “好的,先生。”店铺老板殷勤的过来,道:“不过这只比熊犬血统纯正,价格也会高一点的。”

    顾唯深朝身后的顾锐看了眼,沉声开口,“付钱。”

    “……哦。”顾锐不情不愿的应了声,他瞥眼那只皱巴巴的小狗,满心嫌弃。好端端买什么小狗?他平时照顾三少都够忙的,以后还要照顾只狗?!

    难得美美的睡个午觉,季笙歌睁开眼睛时,已经下午三点多。她揉着眼睛坐起来,似乎听到楼下有动静,可这个时间,顾唯深应该还在公司。

    掀开被子,走到落地窗前,她挑眉看出去,竟然真的见到庭院中有车子。顾锐打开后备箱,正在外里面搬什么东西。

    季笙歌稍微整理下头发和身上的衣服,便打开卧室门。她沿着楼梯下来,越走进越听到有呜咽呜咽的叫声。

    “三少,你……”她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顾唯深手里提着的暖箱中,有个毛茸茸的东西。

    季笙歌瞬间瞪大眼睛,几步跑过去,见他把暖箱打开,然后双手从里面抱出一只白色小狗。

    “呀!怎么会有这东西?”她惊讶不已的凑近过来,顾唯深偏过脸,恰好看到她嘴角扬起的笑容。

    “什么这东西?这是我买回来的。”顾唯深轻斥声。

    季笙歌紧紧盯着男人怀里的小狗,顾唯深的手掌很大,他双手掌心并拢以后,恰好能够将那只小狗托在手中。那只小狗应该刚出生不久,小小的一团,身上的毛发才刚刚长出来,还一簇簇团在身上,特别好玩。

    她忍不住弯下腰,蹲在顾唯深面前,“它多大了?”

    “刚出生三天。”顾唯深盯着在他怀里不住轻蹭的小狗,眉头渐渐蹙起。他一把将小狗放到地上,抽出纸巾擦擦手。

    陌生的环境令小狗一下子变的紧张,它全身都在发抖。因为个头很小,隐约发生的呜咽声听着就令人心疼。

    季笙歌抬手在它额前摸了摸,“小家伙,你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大概所有的女孩子,对于宠物都有种难以抑制的情怀。以前经常看别人养狗,季笙歌都羡慕的很,可她没时间也没精力照顾,偶尔路过宠物店的时候,她都会跑进去看看,有时候还要买上两包饲料喂喂。

    可是男人应该不喜欢宠物吧,尤其顾唯深这种挑剔洁癖的男人,更加不会对养够有兴趣吧?

    “三少,这狗?”季笙歌眨了眨眼,还是忍不住问他,“这小狗是送给我的吗?”

    “不是。”

    “呃……”

    硬生生被男人怼回来,季笙歌心底一阵气闷。此时,丢在地上的小狗狗爬到她脚边,仰着小脑袋,睁着一双黑亮的圆眼睛,看的她整颗心都要化了。

    “既然不是送我的,那这狗买回来做什么?”季笙歌撇撇嘴,瞪眼面前的男人,“难不成三少要亲自养?”

    顾唯深站起身,将身上的大衣脱掉,“嗯,把它养大。”

    闻言,季笙歌心中疑惑更深,顺口问道:“养大以后呢?”

    “杀了吃肉。”

    “……”

    大门一开一合,顾锐抱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门时,刚好听到顾唯深那句话。他看眼地上摆着的狗粮狗窝,还有各种养狗必备物品,嘴角不禁抽了抽。

    三少也是越来越幼稚了!

    虽然明知他的话开玩笑,但季笙歌脑补下那个画面,还会觉得汗毛直立。她一把将脚边的小狗抱起来,紧紧护在怀里。

    顾唯深绕过茶几,正准备上楼洗澡。他低头瞥见季笙歌仰起脸,怀里抱着狗,一副势不两立的样子盯着他。

    男人蓦然一笑,继而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别以为我开玩笑,狗肉我还没吃过,倒是想尝一尝。”

    “别。”

    季笙歌脸色发白,双手牢牢护住怀里的小狗,眼神都有点发红,“你花了多少钱买的它?我把钱给你,算是我买的行吗?”

    顾唯深眯了眯眼,瞧着她眼底那抹闪闪亮亮的水光,薄唇不自觉弯起,“……不行。”

    “!”

    男人转身走上楼,季笙歌抱着小狗,气的差点爆粗口!

    混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