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 夜半归来
    体温计显示,季笙歌体温38度。顾唯深拉起她的手,打算带她去医院,可她缩起手脚往被子里钻,一副宁死不出来的架势。

    “我不要去医院!”

    拉高被子盖住头顶,季笙歌鼻音有些重,闷闷的声音听着沙哑。

    顾唯深坐在床边,一把将她拉高的被子扯下来,手指在她脸颊摸了摸,“发烧还是打针最快,要是继续烧下去,你不怕把自己烧傻了吗?”

    “唔。”

    季笙歌眉头皱的越来越紧,尤其听到打针两个字以后,更是将脸埋到枕头里,“不要,我就是不要去医院。”

    生病再加耍无赖的女人,顾唯深还是第一次遇见。他坐在床边,想要把她拽起来,可她一双受惊的眼神不住躲闪,倒是令他下不去手。

    发烧38度,这个温度确实不低。顾唯深不敢马虎,他拿起手机走到窗前,给顾家的私人医生打个电话。直到医生说,可以暂时不去医院,他才把电话挂断。

    躺在床上的人,此时脸颊绯红。顾唯深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温度似乎又有升高。他按照医生的话,将毛巾浸湿后放在她的头上降温。

    不久,卧室的门被人敲响,顾唯深过去将门打开,顾锐手里拿着几盒药,直接递过来,“这是张医生吩咐人送来的。”

    顾唯深接过药袋,拿出其中一盒退烧药,抠出两片白色药片后,端着水杯走到床边。他弯下腰,掌心在季笙歌脸颊轻拍,“起来吃药。”

    “唔。”

    躺着的人好像很不舒服,撅起嘴巴翻了个身。顾唯深只好又推了她一下,“季笙歌,你要不想去医院,就赶紧起来吃药。”

    医院两个字似乎刺激到季笙歌的神经,她咻的坐起来,眼底的惊恐还没褪去,“我不要去医院。”

    顾唯深摇摇头,将药片和水杯一起递给她,“喝药吧。”

    “哦。”季笙歌抬手把东西接过去,先把药片抵在舌尖,而后灌了一大口水,仰头一股脑的咽下去。

    药片很苦,她不自觉皱了皱眉。但宁可吃苦药,她也不想去医院打针。

    “原来你怕打针?”男人调侃的声音,近在耳边。

    季笙歌面色尴尬的抬起头,转手将水杯放到边上的床头柜,“三少不怕吗?”

    “咳咳。”

    顾锐站在门前,正用手背抵着嘴巴,神情隐忍。他这幅样子,倒是令季笙歌心中一阵舒缓,原来顾唯深和她一样嘛。

    眼见她眼神中泛起的笑意,顾唯深嘴角一抽,狠狠瞪眼身后的顾锐,道:“行了,你去休息吧,这里没事了。”

    “好的。”顾锐转身出去,并将卧室门关上。

    “没想到,三少也有怕的东西。”季笙歌拉高被子,轻轻躺下后,忍不住揶揄。

    顾唯深盯着她的眼睛,语气不悦,“两个小时后要是不退烧,必须去医院打针。”

    “……”

    要不要这么小气?

    须臾,男人打开浴室的门进去,很快有水声传来。季笙歌躺在床上,觉得头晕晕的,眼皮越来越重,吃过退烧药以后,药效很快发挥作用,她觉得身体很热,那种湿热的感觉很快将她包围。

    眼前闪过很多张面孔,季笙歌双手紧紧揪住被子,整个身体不安的扭动起来。显然这个梦境中,回忆并不美好,小小年纪的她,因为不小心打破方云佩的香水瓶,被她毫不留情关在衣柜内。那一片漆黑,那两扇怎么都无法打开的木门,还有那种因为缺氧而频临窒息的恐惧感,如同恐怖的恶兽,狠狠撕碎她童年的所有美好。

    没有妈妈的疼爱,她也不曾得到爸爸的呵护。那些无人依靠的可怕夜晚,仿佛一道道看不见的伤痕,明明触不到,却又时时刻刻让她痛不欲生。

    一片昏暗的景象中,穿着白衣的男子朝她送来干净的手帕,他为她擦去眼角的泪痕,为她抹去衣衫的脏污,也成为她心底深处,最眷恋的一抹阳光。

    顾唯深洗过澡出来,身上穿件白色睡袍。他将头发擦干后,走到床前,见到床上的人已经睡着。

    他抽出一支香烟,走到阳台外面点燃,深吸几口后,定定看着烟头忽闪的红色火星,有些发呆。

    不多时候,他掐灭手里的烟,将阳台门关好,再度走到床前。

    伸手覆上季笙歌的额头,他先是摸到一层细密的汗珠。顾唯深拿起边上的毛巾,帮她汗水抹去,感觉她的温度,似乎比起刚才有所下降。

    被子里的人时而扭动,顾唯深低头盯着她紧皱的眉头,发觉她不停地咬着下唇,很快的功夫,她的下唇就被牙齿咬出一排齿痕。

    “季笙歌,你哪里不舒服吗?”顾唯深觉得情况不太对,抬手推了推她的肩膀。

    睡梦中的人依旧闭着眼睛,咬唇的动作没有停止。

    “季笙歌!”

    顾唯深一手撑在床边,一手在她脸颊拍了拍,“你怎么回事?醒醒!”

    双眸紧闭的人咻的睁开眼睛,季笙歌一双黑亮的水眸格外明亮。她双手揪住被子,直勾勾看着面前的男人,激动地揪住他的睡衣领口,“你为什么要和别人在一起?”

    “……”

    顾唯深怔了怔,脸色发懵的瞪着她,“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唔。”季笙歌眨了眨眼,虽然她睁开眼睛,但人并没有从梦中醒来。她委屈的撇撇嘴,一下子转过身,又把脸埋进枕头里。

    做梦了?

    她的呼吸很快变的平稳,顾唯深转身坐在她的身边观察一会儿,确定她真的睡着了,并且体温也在下降。

    只不过,她刚刚那句话……

    男人眉头蹙了蹙,低头看眼身边的人,掀开被子躺到边上。她应该是发烧烧糊涂了吧,不然那是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

    第二天早上,季笙歌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十点钟。她蹭的坐起来,身体有些发软,床头柜上还摆着几盒药,她慢慢回想起来,她昨晚发烧生病了。

    打电话到公司,她请了半天假,然后便掀开被子下床,走进浴室洗澡。她的烧已经退了,只是昨晚出了一身汗,全身不舒服。

    洗过澡,她下楼来到餐厅,将那天买回来的剩下食材,给自己煮了碗面。吃饱以后,无论是身体的不适,还是心中的不适,好像都迅速得到恢复。

    下午,季笙歌没有去公司,而是直接赶去艺人培训班。后天就要过年了,那些艺人们还要呆在度假村继续受训,不能回家。

    她代表环锦出现在培训班,一来安抚几位艺人受训的辛苦,二来也是来监督一下。年后培训班会有考核,她希望环锦这笔钱没有白花。

    回到环锦已经四点多,季笙歌将有关艺人培训进度的情况整理好,拿到季闲的办公室,准备跟他汇报一下工作。

    她刚刚走到办公室外,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有人说话。

    “爸爸,今年的年夜饭,我们要不要去外面吃呀?”季美音懒懒的坐在沙发里,抱着薯片往嘴里塞,“我想吃龙虾,不然我们飞去海边过年?”

    深吸口气,季笙歌收敛好表情,抬手敲了敲门。

    “进来。”

    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季笙歌目不斜视的走到办公桌前,“爸爸,这是艺人培训进度表,您有时间看看。”

    季闲见她过来,立刻往对面的沙发里看了眼。季美音悻悻的坐直身体,又把手里的薯片放下,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好,我一会儿就看。”季闲接过她递来的文件夹,放在桌上。他抬眼从季笙歌脸上扫了眼,微微笑道:“笙歌啊,后天就是大年夜,你想去哪里吃年夜饭?”

    难得季闲能够主动询问,季笙歌心中很清楚,父亲对她的态度温和友善,全是因为她最近同顾唯深走的很近。

    “我没有什么想法,在哪里都可以。”

    听到她这么说,季闲点点头,转而望向对面的小女儿,“咱们还是在家里吃吧,在家热闹一点儿,气氛也好。”

    顿了下,他又把目光落向季笙歌,道:“后天早点回来,我让云佩多准备你喜欢的菜,咱们一家人开开心心过个年。”

    一家人?

    季笙歌轻念这三个字,神情不禁恍惚。真的很多很多年,她都没有听到父亲在她面前提起一家人,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她从小失去母亲,若说对于父爱没有依赖,那是骗人的。纵然季闲如何偏心,他始终都是自己的爸爸,血脉相连的亲情,对于她来说,还有期待。

    过年,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只意味着两个字,团圆。尤其像是顾家那样的名门望族,年节更是非常重视。年三十的大清早,顾唯深便被电话叫回家。

    临走前,他把赖在被子里的季笙歌拉起来,问她:“今天年夜饭,你要回家吗?”

    “要。”

    听她这么说,顾唯深笑着点点头,同时给她留下一张银行卡。

    庭院中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拉回季笙歌发懵的思绪。她眨了眨眼,盯着男人放在枕边的那张卡,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不是她的卡吗?

    这是上次她交给顾锐的银行卡,也是还给顾唯深为她出邻居换地板钱的那张卡。

    他怎么又还给她了?而且他还说,这钱他不要,让她自己拿回去。

    深吸口气,季笙歌垂头走进浴室洗漱。等她换好衣服出来,窗外明媚的阳光已然顺着玻璃窗照射进来。

    前段时间连续下过两场雪,今天大年夜,天气虽冷,但阳光充足。

    她推开落地窗,走到外面阳台站了站,很快搓着双手跑回来。

    温度很低,看起来还要穿件保暖的外套。

    自从搬进西府名都,其实季笙歌还没仔细看过这套房子。难得过年顾唯深不在,顾锐也不在,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倒是可以放肆又惬意的放松放松。

    这套别墅面积不小,每一部分空间都被精心布置过。她拉开书桌后面的转椅,自己坐进去后,立刻舒服的叹了口气。

    这张椅子好柔软,她转头看眼标牌,原本雀跃的神色瞬间冷静下来。算了吧,这个牌子的一张椅子,比她一个月工资还要高,她可坐不起。

    起身走下楼,季笙歌觉得肚子饿,干脆去厨房找吃的。冰箱内食材比较充足,不过想到晚上要回家吃年夜饭,她并没做太复杂的东西,煮了一碗面加两个鸡蛋,很容易把肚子填饱。

    吃饱以后,时间尚早,客厅沙发前的落地窗光线极好。午后的阳光慵懒舒爽,她靠在那张心仪许久的白色皮毛坐垫上,打开对面墙上的液晶电视,播放一部她喜爱的电影,简直不能再完美。

    记不得有多久,没有这样舒服的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季笙歌开心的都要飞起来。她又跑去厨房一阵翻箱倒柜,拿来一包薯片和一罐可乐,再度瘫坐在沙发里,边吃零食边看电影。

    诺大的别墅内,只有她一个人,又是无所事事的假期,这种画面感平时只能出现在她的幻想中,却没想到,某一天的午后,她的梦想竟然真的成真!

    季笙歌不自觉弯起唇,很快将一袋薯片吃光,电影结束后,差不多两点钟。她关掉电视,回到楼上卧室,继续补眠。

    调好的闹钟在四点钟响起,季笙歌起床换衣服,动作麻利的收拾好自己,然后穿上羽绒服,准时走出别墅大门。

    她事先叫好了出租车,司机将她送到市中心的百货公司。

    付过车钱后,季笙歌拎着皮包进入商场,先去选了两瓶不错的红酒,而后又买了一束鲜花,这才满意的走出商场。

    无论怎么样,今天过年,既然要回家吃饭,季笙歌还是不想让父亲为难,也想如他说的那样,可以开开心心过个年。

    从商场回到季家并不远。季笙歌步行大概十几分钟就到了。佣人听到门铃声,立刻将门打开。

    “大小姐。”

    季笙歌点点头,换了拖鞋后,拿着东西往里面走。客厅的落地钟指向六点,窗外的天色逐渐暗沉下来。

    “爸爸。”

    季闲站在酒柜前,正在选晚餐要喝的酒。季美音在他身边七手八脚的乱指,一会儿说要喝香槟,一会儿又要红酒。

    “笙歌回来了,”季闲看眼进门的女儿,眼底染上几丝笑意,“咱们晚上喝什么酒?”

    咱们两个字,霎时令季笙歌微僵的手指回暖。她把怀里的鲜花放下,提着酒瓶走过去,“我买了这个,不知道爸爸喜欢吗?”

    季闲伸手接过去,看眼季笙歌选的红酒,立刻点点头,“这酒不错,今晚就喝这个。”

    话落,他高兴的拿着酒瓶,直接走进餐厅。

    眼见父亲走开,季美音不禁冷哼声,“姐姐,你这讨好人的本事倒是越来越厉害了,先是三少,现在又把主意打到爸爸身上了吗?”

    季笙歌并没生气,望着她的眼神隐约带抹笑意,“他也是我爸爸,你最好记住这一点!”

    “你……”

    “哎哟,笙歌回来了。”

    方云佩快步往这边走,同时朝女儿使个颜色,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她们母女间的戏码,季笙歌早已看腻,不过今天过年,她心情好,也懒得跟她们计较。

    “阿姨,这束花给你。”

    季笙歌将花束递给走来的女人,脚步并没多加停留,直接越过方云佩的肩膀走向餐厅。

    “妈妈,你看她的态度!”季美音气的不行,作势就要上前,被方云佩一把拉住。

    “今天大年夜,你别跟她闹,不然你爸肯定要生气。”

    “可你看看她那副得意的样子!以为背后有三少撑腰,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还有她对爸爸的态度,更是乖的不得了,肯定没安好心。”

    “好了,这些事回来再说,先去吃饭。”方云佩低头看眼怀里的鲜花,笑道:“这花儿多漂亮。”

    “妈!”季美音气的跺脚,“你是不是也被她迷惑了啊,一束鲜花就让你高兴成这样?”

    “你这孩子。”方云佩瞥眼女儿气鼓鼓的小脸,不由将她拉到身边低语,“你急什么?现在她身边有三少,连你爸爸都对她态度缓和不少,你要是表现的太明,只会惹你爸爸生气。”

    “那要怎么办?”季美音撅起嘴巴,方云佩叹口气,眉间也有几许不快。

    这件事确实不好办,季闲想要仰仗顾家的势力,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他必然要百般讨好。如今季笙歌在他眼中算是红人,想要把她再次打回原形,倒是非常棘手!

    晚餐桌上,菜色丰富。今晚桌上大部分的菜,都符合季笙歌的口味。方云佩对她态度尤其热情,一直不停的给她夹菜,照顾她吃喝。

    碍于季闲在场,季笙歌不好表现出异样,只好尽量不去看方云佩那张虚伪的面孔。

    当大家举起酒杯的那一刻,季笙歌定定望着坐在她对面的那一家三口,眼眶蓦然发红。

    如果她的妈妈还在,如果妈妈并未离开,那么今晚坐在这里吃年夜饭的人,会不会就都不一样?

    晚上七点,沿着顾家祖宅四周的红灯,依次亮起。佣人们在餐厅内忙来忙去,正在将年夜饭的一道道佳肴端上桌。

    顾唯深打着哈欠从楼上走下来,客厅一侧的沙发里,顾以宁腿上放着本书,看的聚精会神。

    转身坐到沙发一边,顾唯深翘起二郎腿,朝身边的男人吹了个口哨,“二哥,这大过年的,你还看什么书呢?”

    他偏头扫了眼书名,瞬间又把目光移开。他对于那些法律条款,真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顾以宁上身穿件黑色羊毛衫,他捧着手中的书本,瞥眼身边的男人,薄唇微动,“三少睡了一下午,是不是夜夜笙歌,身体亏空了?”

    “我靠——”

    顾唯深咻的沉下脸,狠狠瞪着身边的男人,“我肾好着呢,亏什么亏?今晚要打通宵麻将,我这是养精蓄锐,懂不懂?”

    真是的,对于一个全年三百六十天都要工作的人,过年放假睡个午觉怎么了?竟然还要被质疑能力?!

    不过这夜夜笙歌,二哥又是怎么知道的?

    顾唯深正要开口,却见佣人快步过来,“二少爷,三少爷,开饭了。”

    啪!

    顾以宁合上手里的书,放在茶几上,随后他站起身,径直走向餐厅。

    眼见他走远的背影,顾唯深忽然摇摇头。原本他这位二哥性子就内敛寡淡,五年前的事情发生以后,他这几年倒是越来越冷漠无趣了。

    有时候,顾唯深真的很担忧,虽说顾以宁自幼脾气古怪,可现在的他,脾气比起之前更冷更怪,人也更沉默。

    顾鸣善下楼时,大家都已经在餐厅内站好。老爷子扫眼人头,转而笑眯眯的朝顾唯深伸手,“三儿,过来。”

    “爷爷。”顾唯深伸手搀扶老爷子坐下,他则转身坐在老爷子左边的椅子里。

    顾长引坐在父亲右侧,顾载成则坐在顾长引身边。其实这样的座位排序,并不正确,若按照辈份来排,顾老爷子身边的位置,分别是顾家的长子长孙。顾载成理应坐在顾鸣善左边,可惜那个位置,自从顾唯深出生后,他就再也没能坐过。

    顾以宁素来对这些不敢兴趣,也不会介意坐在什么位置。他挨着严如坐,低头沉默寡言的吃东西。

    年夜饭每年都在顾家祖宅,也都是顾家本家人在一起吃饭。顾荣杰那边一脉,要到大年初一才能过来拜年。

    这也是顾家的家规,常年都是如此。晚饭足足有八十一道菜,每样吃不到一口就饱了。

    顾唯深放下筷子,看到顾锐穿着羽绒服,快步走到桌边,“三少,鞭炮和烟花都准备好了。”

    过年对于人们的意义,除去团圆就是炮竹,尤其男孩子们,每到这种时候,手都会痒。

    “走吧。”

    顾唯深站起身,严如紧跟着上前,将羽绒服给儿子穿好,同时又叮嘱顾锐,“看好三少爷。”

    “妈。”

    顾唯深嘴角抽了抽,“我又不是小孩子,还需要顾锐看着我吗?”

    “呵。”严如淡淡一笑,又取下围巾帮他戴好,“外面冷,别放太久。”

    顾唯深应了声,转手拿起烟盒和打火机跑出去。严如无奈的叹了口气,回身看眼二儿子,不禁笑道:“以宁,你也和三儿他们一起去吧。”

    拿起餐巾擦擦嘴,顾以宁拉开椅子起身,表情淡漠,“我去楼上看书了。”

    顾老爷子见他头也不回的离开,立刻沉下脸,“他这是给我脸子看吗?”

    “爸,您别生气。”顾长引朝楼上看看,眉间轻蹙了下,“从小到大,以宁都是这样的性格,他哪里敢给您脸色看。”

    “哼!”顾老爷子神情不悦,“二少爷翅膀硬了,不需要我这个爷爷了,以后恐怕连你也不会放在眼里。”

    顾长引低着头,脸色也难看下来。严如坐在丈夫身边,同样神色不佳。

    以宁这孩子,这几年确实越来越冷冰冰。但他之所以变成这样,大家都清楚原因。只不过那是一个禁忌,那是顾以宁不能触碰的过去,没人敢在他面前提起。

    吃过年夜饭,季笙歌便呆在客厅看电视。她下午睡了一觉,倒是不觉得困。季美音坐在她边上,茶几上摆满各种零食,她每一样都撕开尝尝,桌面转眼被弄的乱糟糟。

    “都快十点了,你怎么还不走?”季美音往嘴里塞了颗话梅,瞪眼身边的季笙歌,神色戒备。

    电视节目没什么意思,季笙歌想要喝杯水,她端着水杯往厨房走,并没搭理季美音的问话。

    经过楼梯口时,季笙歌听到父亲的说话声,脚步不自觉放慢下来。

    “老公,楼上的卧室我都改成衣帽间了。”

    “还有别的房间吗?”

    “没了,咱家的地方你还不清楚吗?平时只有我们三个人在家,笙歌一直都住在外面,我可什么都没准备。再说了,她都这么久不回来,那个房间空着也是空着,我的衣服鞋子包包都不够地方摆呢。”

    握着水杯的五指骤然收紧,季笙歌眼底的神情逐渐冷下来。她在这个家里,原本就住着最小最暗最差的一间房,但方云佩却连这样的狭小地方都不给她留下。

    “爸爸。”

    季笙歌走到楼梯前,季闲似乎没想到她过来,眉头不自觉蹙了蹙,“笙歌,你一直站在那里?”

    她没有回答父亲的问题,只是淡淡一笑,“时间不早了,我想回去了。”

    犹豫几秒钟,季闲点点头,“好吧,我让司机送你。”

    心底某处划过一丝失落,她以为父亲会挽留,但他没有,从来都没有。

    须臾,季笙歌穿上外套,在季美音得意的目光中走出别墅大门。

    司机将车停在门前,她并不想坐,可今晚大年夜,出租车司机早都回家过年了,地铁公交车的末班车也都赶不上了。想到此,她只能弯腰坐进车里。

    距离西府名都不远时,季笙歌吩咐司机停车。她拉高衣服领子,朝着那个方向步行回去。

    回来的路上,很多人都在燃放烟火炮竹。一簇簇耀眼的火光由眼底闪过,拼凑出绚烂的光芒。季笙歌仰起脸,站在原地欣赏一会儿,好看。

    鞭炮声由远及近,她捂住耳朵,一路小跑回到西府名都。

    打开门,一股暖意扑面而来。季笙歌换好鞋进去,将客厅内的落地灯打开。

    拿起电视遥控器,季笙歌调到一个节目很热闹的台。她把外套脱下来挂好,又去厨房倒了杯水,捧着杯子回到沙发里。

    迎新年的钟声就要敲响,季笙歌低头喝口水,神情已然恢复平静。其实也没什么,反正她一直都是自己过年。往常她都在租住的小房间,条件不好,每到大年夜她都还要穿着厚重的棉衣棉裤,今年多好,这房子暖意融融,她只穿着睡衣都不觉得冷。

    将近十二点时,外面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季笙歌走到落地窗前往外看,小区内不少人家都在放烟花。

    五颜六色的火光在夜空中绽放,她侧身倚在窗前,眼神微微有些黯然。

    其实她真的可以照顾好自己,只除去寂寞,但这个,她无能为力。

    手机有动静,季笙歌滑开屏幕,一长串过年祝福的微信中,夹杂一条不一样的信息。

    她把微信点开,竟然是顾唯深发来的一段视频。视频是顾家祖宅,炫目灿烂的烟火如同花海,各种缤纷的烟花图案,令人赏心悦目。

    咻!

    又有一条语音消息,季笙歌点开,听到他问:你们家放烟火了吗?

    季笙歌深吸口气,瞥眼窗外火红的半边天,便举起手机,在窗口拍了张照片,然后发送给他,并且回复:这样算不算?

    顾唯深握着手机,看眼她发来的图片,好看的眉头一皱。

    顾唯深:你没回家过年?

    季笙歌:回了,吃过晚饭就回来了。

    微信渐渐安静下来,各种拜年信息终于告一段落,而顾唯深的回复也没在继续。

    今晚顾家一定很热闹吧,季笙歌把手机放到口袋里,关掉客厅的电视,转身上了楼。

    凌晨时分,顾家的牌局还在继续。顾老爷子到底年纪大了,精神不如从前。顾唯深将爷爷送回卧室休息,下来时他抽出一支烟点上,站在回廊下深吸两口。

    顾锐端着宵夜过来,顾唯深低头将烟掐灭,走到顾锐身边,“你去替我。”

    顾锐一怔,看眼里面的牌桌,“三少不玩了?”

    顾唯深勾了勾唇,掌心在顾锐肩头轻拍,“我有点事,出去一趟,随便你编什么借口都行,只要别让他们起疑就行。”

    “三少。”

    顾锐还没来得及阻止,男人已经越过他的肩膀,拿起外套和车钥匙匆匆离开。

    大年夜的鞭炮声,总会持续到很晚。季笙歌翻个身,闭着眼睛不想睁开。原本她都睡着了,却被一阵炮声吵醒。

    被子里突然有一阵寒意袭来,季笙歌起先并没在意,直到男人健硕的身体压在身上,她才猛地睁开眼睛。

    “唔!”

    来不及惊呼,嘴巴已经被人捂住。顾唯深微微低着头,嘴角含笑,“是我,不认识了?”

    季笙歌有些回不过神,可顾唯深那张好看的脸就映在眼底。她慢慢抬起手,指尖触上他还泛着寒意的肌肤时,蓦然打了个冷颤。

    他怎么回来了?今晚大年夜,他应该呆在顾家祖宅守岁的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