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 让我满意,我就答应你
    “三哥!”

    虞宛声音虚弱的开口,“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宴会厅内的水晶灯光照射下来,愈发衬出虞宛一张小脸煞白。她额头的血迹还在渗出,顾唯深伸出双手,立刻将她拦腰抱起。

    “先去医院。”顾唯深低沉的嗓音,一瞬间提醒虞森。他立刻吩咐手下人继续盯着,势必要等警察过来,将推倒虞宛的人带去警局。

    男人怀抱虞宛匆匆离开的背影,慢慢沉积在季笙歌眼底。她不自觉低下头,目光触及到大理石地面留下的血迹时,双手紧握成拳。

    “笙歌,是我把她推倒的,你不可以乱说。”谭姿拉住季笙歌的胳膊,眼眶红红的,声音也发抖。

    “小姿。”季笙歌抬手在她肩膀拍了拍,笑道:“这件事与你无关,你回去好好睡一觉,不要害怕。”

    “笙歌,你,你……”谭姿急的语无伦次,眼前瞬间腾起一片水雾。

    顾唯深抱着虞宛下来时,顾锐已经把车子开过来。他弯腰将人放到后座时,一辆呼啸的警车也停在酒店门前。

    男人眼眸一沉,弯腰坐进副驾驶后,吩咐顾锐开车。

    市中心医院,急救室。

    急救室红灯亮起,虞森和顾唯深都只能在外面守候。虞森很快接到电话,看眼身边的顾唯深后,走到一边接听。

    大概二十分钟后,急救室的门打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出来,毕恭毕敬走到顾唯深身边,“三少。”

    顾唯深没有多言,神色肃穆的走上前,问道:“情况怎么样?”

    “目前检查,虞小姐都是皮外伤,不过额头的伤口有点深,恐怕会留下疤痕。”医生如实交代里面的检查情况。

    男人幽暗的眼眸眯了眯,“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不能让虞宛的额头留痕迹。”

    “这个……”医生面有难色。

    顾唯深剑眉轻佻,“如果你不行,那我就换个人来。”

    “三少,我尽力而为。”

    “是必须,不是尽力。”

    “我明白了。”

    急诊室的门很快又合上,虞森挂断电话过来。没过多久,走廊有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紧接着虞家二老匆匆赶到医院。

    “小宛怎么样?”虞夫人红着眼眶跑到急救室门前,虞森立刻上前将母亲搀扶到一边的椅子里坐下,“还在里面,医生正在帮她清理伤口。”

    虞永正见到顾唯深也在,神情不禁变了变,“唯深,今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宛怎么会突然受伤?”

    顾唯深敛下眉,语气温和,“虞叔叔,事情还没弄清楚。”

    “怎么不清楚?”虞森沉下脸,将话接过去,“刚刚那个女人不是都承认了吗,是她把小宛推倒的。”

    “什么女人?”虞永正蹙眉。

    虞森低下头,在父亲耳边说了几句话,随后虞永正的脸色也跟着难看起来。

    “小宛是虞家的女儿,从小到大都没受过委屈。今晚她被人欺负成这样,我们虞家自然不会放过罪魁祸首!”

    听到罪魁祸首四个字,顾唯深好看的眉头顿时蹙起。他想起刚刚在宴会厅中,季笙歌一脸坦然站出来的表情,眉心蹙起的弧度更深。

    不久,顾锐握着手机过来,悄然站在顾唯深身边,“三少。”

    顾唯深转过身,走到窗前,“说吧。”

    “季小姐已经被带到警局了。”顾锐压低声音说道。

    闻言,顾唯深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大概一个小时后,急救室的红灯灭掉。医生带着口罩走出来,虞家的人立刻围拢过去,听到医生说虞宛并没有大的问题,这才松口气。

    护士将病人推出来,顾唯深走上前,看到虞宛额头的伤口贴着白色纱布,因为她人还没醒,显得脸色特别苍白。

    “小宛……”虞夫人心疼的跑上前,紧紧拉住女儿的手,泪如雨下。

    随后,护士将虞宛推入vip病房,虞家的人也跟着进去。

    医生摘下口罩,走到顾唯深身边,道:“三少,虞小姐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不会留疤。她后背的伤口都不深,很快就能愈合。”

    “辛苦了。”

    “三少客气。”

    顾锐将医生送走,顾唯深紧蹙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他抿唇站在窗口,目光透过玻璃窗望出去,街道两边还有没清理干净的积雪。

    虞宛的伤势看似来势汹汹,其实雷声大雨点小。

    须臾,顾锐送完医生回来,听到顾唯深站在窗前打电话。

    “是,先把人弄出来,别让她留在警局。”

    “虞宛的伤并不重,也不会留疤痕。”

    挂断电话,顾唯深见到顾锐回来,立刻吩咐他,“你去酒店,把今晚宴会厅的监控录像调出来,然后全部拿走。”

    “三少,你……”顾锐似乎明白了他的意图。

    顾唯深撇撇他,眉头一皱,“有问题?”

    “没有。”顾锐低下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医院,按照他的吩咐去办事。

    走出警察局时,已经晚上九点多。季笙歌站在楼梯前,等着律师办完手续出来,今晚的律师她并不算陌生。

    之前她见过一次,那还是因为温婷的事情,她被带来录口供,当时也是这位律师办好手续,将她带出来。

    路边有一辆黑色轿车开过来,但并不是顾唯深的车子。司机将车停下后,打开车门示意季笙歌上车。

    无需多问,季笙歌弯腰坐进车里。

    车子停在西府名都外,季笙歌走进别墅,发觉顾唯深还没回来。庭院中没有看到他的车子,也没有顾锐的身影。

    客厅的沙发中,横铺的白色皮毛坐垫温暖舒适。季笙歌坐在后,双手环抱住膝盖,整个人疲惫的靠在沙发里。

    今晚发生的事情太快,她没有想到,经过上次的事情,虞宛还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招惹。虽然她清楚,虞宛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却没想到,她竟然能对自己,再三下狠手。

    如此想来,虞家的四小姐,为了顾家三少奶奶的位置,也是够拼的!

    手机铃声拉回季笙歌的思绪,她看眼号码,将电话接通,“小姿。”

    “笙歌,你怎么样了?还在警察局吗?有没有人为难你?”

    谭姿一口气追问,季笙歌不禁弯起唇,声音尽量平静,“你别着急,我已经从警察局出来了。”

    “你是怎么出来的?”谭姿握着话筒的手指一紧,好像想到什么,语气跟着变化,“是三少把你保出来的吗?”

    季笙歌秀气的眉头蹙了蹙,声音沉寂下来,“我不是有心要瞒着你的,只不过我和他的关系……”

    顿了下,她红唇紧抿起来,“小姿,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和你解释。”

    电话那端,谭姿似乎叹了口气,“笙歌,说实话,你和三少在一起,我真的感觉很意外,非常意外!”

    唇间溢出一抹淡笑,季笙歌对于谭姿的反应,早有意料。是啊,高高在上的顾家三少,竟然能够与她这种没出身没地位的女人纠缠在一起,别说谭姿意外,大概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感觉不可思议。

    甚至连她自己,其实都还在意外。

    “小姿,今晚的事情,你要记住,与你无关。”季笙歌叮嘱好友,谭姿的声音一下子变的哽咽,“可是笙歌,虞小姐好像伤的很严重。如果她要追究起来,那你会有麻烦的啊。”

    “你放心吧,我有办法。”季笙歌轻声安慰谭姿,眼底慢慢溢出一抹冷色,“她想要针对的人是我,就算今晚躲过去,也还会有其他的事情发生。”

    “可是,笙歌……”

    “不要可是了,”季笙歌打断她的话,道:“记住我的话,无论谁问你,今晚的事情都与你无关,虞宛是我推倒的。”

    随后,季笙歌将电话挂断。

    庭院中响起一阵汽车引擎声,而后顾唯深那抹高大的身影便走下车。季笙歌趿拉着拖鞋,起身跑向门前,“你回来了。”

    顾唯深站在玄关换好拖鞋,淡淡瞥眼面前的人,越过她的肩膀走了进来。顾锐后面跟进来,一张冰山脸丝毫不带温度。

    季笙歌犹豫了下,还是走到顾唯深面前。

    “三少,虞小姐怎么样?”

    “你希望她怎么样?”顾唯深双腿交叠坐在沙发里,微微抬头看着她的眼睛。

    季笙歌深吸口气,“我当然希望她没事,不然我会有很大麻烦。”

    “呵呵。”顾唯深上半身靠近沙发里,扬起的视线一点点落向面前的人,神色逐渐冷下来,“季笙歌,我倒是挺好奇,你自身都难保了,还有胆子为别人顶罪名?”

    早猜到糊弄不过他,季笙歌压根也没想糊弄她。她转过身坐到对面的沙发里,目光同他平行,“不是我要为别人顶罪名,而是虞小姐闹这一出,分明就是冲着我来的。我朋友是无辜的,她与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

    抽出一支烟点上,顾唯深眼底的眸色深沉,“虞家的人不会善罢甘休,你觉得,你这些话,他们能信吗?”

    “这些话,不需要他们信。”季笙歌摇摇头,一双清澈的眼眸黑亮无比。她起身往顾唯深身边靠坐过去,“只要这些话,三少能够信我,那就可以了。”

    “啧啧啧。”

    顾唯深抬起左手,两指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高几寸,“季笙歌,你这张嘴巴真是会说。怎么,今天用到我了,说话都跟唱歌一样,这么好听?”

    “三少。”季笙歌轻轻握住他的手,没有躲闪他探究的目光,目光与他的深邃眼眸相交,“其实说起来,虞小姐之所以跟我过不去,也都是因为三少。”

    “哟,你这么一说,责任推到我身上了?”

    “不是。”

    季笙歌伸手将茶几上的烟灰缸托起,主动递到顾唯深面前,“我只是想问问三少,今天的事情,要怎么处理?”

    难得她低眉顺眼讨乖,顾唯深微微一笑,将手中的烟蒂碾灭在烟灰缸后,朝他笑了笑,“你是我的女人,我说过了,不会让你受欺负。可虞宛确实受伤,无论你的朋友动没动手,她的伤是真的,这件事虞家的人必然不会轻易作罢,总要有个人出来平息风波。”

    “那三少的意思是……”季笙歌眉心一跳。

    “我只能保住你,但你的朋友,那就没办法了。”

    “不可以!”

    季笙歌咻的抬起脸,将手中的烟灰缸放下后,目光灼灼的盯着面前的男人,“我说过了,这件事与谭姿无关,不能把她交出去!”

    “为什么不能?”顾唯深瞬间沉下脸,“你是我的女人,我才保你。可我顾唯深的面子,不是谁都给的,一个外人,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心底某处骤然收紧,季笙歌千想万想,倒是忽略这个男人的冷漠无情。是啊,当初温婷的事情,他可是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的。

    “三少。”

    忍住异样情绪,季笙歌不得不再次放低语气,“谭姿没有任何靠山,如果她出来认罪,虞宛必然要她整治的很惨。”

    闻言,顾唯深黑曜石般的眼眸眯了眯,“虞家不是一般的人家,先前因为封汰的事情,他们已经心有芥蒂,觉得我处理的不公平。今天如果虞宛的事情,再被压制,你知道会给我惹来什么样的麻烦吗?”

    鼻尖蓦然一阵酸楚,季笙歌仰头望着面前的男人,眼眶渐渐发红,“三少,谭姿是我最好的朋友,她今天之所以与虞宛发生冲突,都是因为想要护着我。如果我把她推出去,那我又是什么样的人?”

    男人好看的剑眉蹙了蹙,他缓缓抬手,掌心落在季笙歌肩头,“可你没有能力,保住你的朋友,不是吗?”

    他的话,狠狠刺向季笙歌的心尖。是的,她没有能力保住谭姿,甚至连自己,她都没有能力保住。

    “我确实没有那个能力,但三少可以。”季笙歌右手掌心轻抬,顺势握住他的手,“只要三少愿意,我的朋友一定能没事。”

    “呵。”

    “你也说了,我要愿意。”顾唯深抿起唇。

    季笙歌脑袋一热,几乎想都没想就朝他扑过去。她双手猛地圈住男人的脖颈,拉低后就要把唇覆上去。

    “季小姐。”

    顾唯深手指点在她唇间,眼底漫出一丝笑来,“你又要用美人计?”

    “除去这个,我没有计可以用了。”

    “那我建议,你以后可以多读点书。”

    谁有时间跟他讨论以后?季笙歌现在心里急的不行,要是这男人不肯答应,谭姿必然会有麻烦。

    她卯足一口气,将红唇扬起后,迅速贴上他的嘴角。

    “碰!”

    一阵关门声,立刻让季笙歌抱住顾唯深的双手松开。她眨了眨眼,直勾勾盯着身前的男人。

    “啧啧啧,你这么主动,那我们小顾锐都吓跑了。”

    汗!

    季笙歌脸颊一红,她倒是把顾锐给忘记了。

    “三少,你到底能不能帮我这个忙?”

    “要我帮忙,那你想要怎么谢我?”

    深吸口气,季笙歌红唇轻挽,“我现在吃三少的,喝三少的,哪还有什么能感谢三少的呢?”

    眼前的人,每次放低姿态时,都会令顾唯深有种错觉,令他很想将她护在怀里。

    “三少,算我求你,行吗?”

    既然只能放低姿态,那就索性放到最低吧。

    听到求这个字,顾唯深眼神似乎动了动。他盯着压在身上的人三秒,随后将她拦腰抱起来,直接往楼上走。

    “如果今晚让我满意,我就答应你。”

    “好。”

    季笙歌深吸口气,将脸埋在他的胸前。

    警察局外,闫豫倚在车门前,手中点燃的香烟隐约冒出红色火星。他低头看眼时间,而后又把视线落向警局大门。

    不多时候,身穿西装的律师,提着公文包,身侧匆匆走下台阶,来到闫豫面前,“闫总,那位季小姐已经被人保释出去了。”

    “谁?”闫豫吸烟的动作一顿。

    律师轻咳了声,眼底似乎还有几分怀疑,“我打听了下,好像把季小姐保出去的律师,是三少派来的人。”

    “三少?”闫豫缓缓低下头,猛地吸了两口手中的香烟,“哪个三少?”

    “云江市哪里还有什么三少,只有顾家的三少爷,顾唯深。”

    闻言,闫豫讲手中的烟蒂丢在地上,抬脚狠狠碾压火星。

    “医院那边有消息吗?”

    “听说虞小姐的伤势并不重,也是三少亲自安排的医生处理的伤口。”

    路边昏黄的路灯影影绰绰照射下来,闫豫双手插兜,扬起的视线落向夜空中的某个点。

    晨光透过单薄的白色纱帘照进病房,穿着白大褂的护士用力拿着棉签,正小心翼翼站在病床前,为床上的人擦拭伤口,及时上药。

    “虞小姐,你要忍着点,会一点痛。”

    随着护士的话音落下,虞宛秀气的眉头一下子蹙起,她咬着嘴角,倒吸口气。

    消毒的伤口很痛。

    护士工作熟练麻利,很快将用过的医用棉签丢进垃圾桶,语气恭敬且小心,“您的伤口愈合的好快,额头的伤口也长的不错。三少昨天特意吩咐过我们主任,务必不能让您留下疤痕。”

    坐在床边的虞宛,眼神蓦然动了动,“三哥真的这么吩咐?”

    “是的,三少亲自吩咐的。”

    虞宛眼神忽然转冷,“你出去!”

    “是。”护士见她脸色不对劲,立刻端起托盘,快步往门外走。

    她拉开门出去时,差点与进来的男人撞上,“三,三少。”

    虞宛咻的抬起脸,眼见从门口走来的男人,眉眼那么熟悉。

    今天顾唯深没有穿西装,烟灰色的短款大衣内,搭配白色羊绒衫与同色休闲裤。他拉过一张椅子,直接坐在床边,“醒来了?感觉怎么样?”

    虞宛直勾勾盯着他的脸,目光慢慢移向他的脖颈。他身上穿件低领毛衣,颈侧那抹红色吻痕异常清晰。

    她咬了咬唇,眼眶发红的别开视线,“三哥,你怎么能够这样?”

    “我哪样?”顾唯深反问。

    虞宛十根手指紧紧交握在一起,“你吩咐医生不要给我留疤,还不是因为担心季笙歌会被追究刑事责任?!”

    “呵呵。”顾唯深淡淡一笑,“虞小姐这点小伤,还不够闹成刑事责任。”

    “如果我可以呢?”虞宛瞪着他。

    男人耸耸肩,嘴角的弧度一下子拉开,“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吗?”

    底线?虞宛耻笑声,他的底线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护着那个女人了?苦肉计这样的手段,虞宛并非第一天耍。这么多年下来,这一招她也用过不少次,可以前无论她怎么闹,顾唯深对她多少都会有些心疼。但今天,他坐在这里,却说她在挑战他的底线!

    “说吧,你想要怎么样?”顾唯深敛下眉,锐利的双眸缓缓垂下。

    病房内光线明亮,虞宛抬手摸了下额头的伤口,脸色愈加苍白,“我要她搬出西府名都。”

    “呵呵。”

    对面椅子里的男人瞬间笑出声,虞宛仰头望着他的眼睛,眼见他凉薄的唇角微抿,“虞宛,我之前说过的话,你一点儿都没听进去是吗?”

    “我说过,以后不要找她麻烦,她是我的女人,你为什么就是听不进去?”

    “你的女人?”虞宛冷冷笑了声,道:“她凭什么做你的女人?凭她的出身还是她的家世?三哥,顾爷爷绝对不会答应她那样的女人和你在一起。”

    闻言,顾唯深倒是没有生气,他上半身忽然往前倾过来,直抵虞宛的面前,“别拿爷爷压我,这一招对我没用。虞宛,你要想惹恼我,就继续这么作。”

    虞宛情绪霎时变的激动起来,她双腿跪到床边,一把握住顾唯深的手,“只要你让她走,我保证以后乖乖的,再也不会乱闹,也不会再任性。”

    顿了下,她眼眶泛湿,哽咽道:“三哥,我们结婚吧。我可以忘记这些事情,以后安安稳稳做好顾家的三少奶奶。”

    “虞宛,你是不是自我感觉太好了点?”

    顾唯深冷冰冰的抬起脸,如刀的两道目光,直勾勾射向虞宛,“我什么时候说过,顾家三少奶奶的位置,一定是你?”

    “不然呢?”

    轻轻拉开椅子,顾唯深嘴角的笑容渐渐加深,“原本今天以前,我还有点犹豫。可今天以后,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未来要娶的顾太太,和你再也没有关系!”

    “还有这次的事情,虞家要想撕破脸,我顾唯深一定奉陪。但是前提是,从今以后,顾虞两家就再也不是今天的样子!”

    “三哥……”

    虞宛惊愕的瞪大眼睛,却见顾唯深毅然转过身,大步离开。从小到大,她不仅在虞家受宠,在顾家也很受照顾。顾家三个儿子,没有女儿,她自幼出入顾家祖宅,得到的特权又何止一二。可自从季笙歌出现后,顾唯深对于她的态度,一次比一次冷漠,如果他只是玩玩,又怎么能是这样的态度?

    全身上下泛起一股深深地寒意,虞宛抿起唇,忽然有些害怕,一种她前所未有的恐惧,将她整个人彻底笼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