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 发现她的谎言
    整个上午,季笙歌都在看小说,一百多万字的内容,她需要用尽快的时间才能看完。只不过她的速度不算快,连看4,5个小时,只看了二十多万字。

    今天早上季闲开会时,正式宣布环锦要与豫娱乐共同投资拍摄这部新剧。这就让闫豫原本想要请季笙歌帮忙,从而演变成合作。

    起身倒杯水,季笙歌坐在转椅中,小口轻抿。闫豫成立豫娱乐影视公司,变身成为制片方,如今父亲又把主意打到他的身上,意图太明显。

    桌上的电话响,季笙歌看眼号码,将电话接通,“喂。”

    “还在看稿子?”闫豫带着蓝牙耳机,双手握着方向盘。

    “嗯,”季笙歌背靠转椅,揉了揉眼睛,“看的我眼睛疼。”

    “呵。”

    男人似乎笑了声,随后道:“我中午和编剧约了吃饭,你也一起吧,正好我们可以谈谈后续的工作。”

    墙上的挂钟都已经指向中午,季笙歌看眼她一上午标注的很多问题点,便没有推辞,“好,我刚好也有问题要说,哪家餐厅?”

    “我很快到环锦,接你一起过去。”

    “好。”

    市中心一家五星级酒店,闫豫把车停好,带着季笙歌进去。这家酒店的中餐厅口碑很好,环境优雅安静,非常适合谈工作。

    闫豫到的时候,他约见的两名编剧已经到了。

    “闫总。”两名编剧同时站起身,态度恭敬地看向闫豫。

    “坐吧。”

    拉开椅子,闫豫先把季笙歌按坐到身边,然后他才坐下,“这位是环锦的季小姐,以后编剧的工作她也会和你们一起。”

    “你们好,我是季笙歌。”

    “季小姐。”

    大家都打过招呼,很快进入工作状态。对于这一行,季笙歌基本都是纸上谈兵,还没有能够完整的运作一部成品。她打开笔记本,将自己的记录情况一一说明,“这部小说题材很有吸引力的,但是节奏和视觉节奏是不一样的,我们首先要把……”

    旁边椅子里,闫豫单手撑在桌沿,目光紧紧落向季笙歌。她微微低头与人说话的样子,特别认真投入,尤其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因为情绪起伏的变化,似乎更加充满神采。还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还是个站在台阶前哭鼻子的小女孩,如今她已经能够独当一面。

    酒店旋转玻璃门一动,有道靓丽的身影走入大堂。服务生看到进来的女人,立刻快步上前,“苏嫣小姐,您到了。”

    摘下脸上的墨镜,苏嫣淡淡一笑,“顾先生到了吗?”

    “到了,顾先生在里面包厢。”

    苏嫣转过身,拎着皮包准备往包厢中走,眼角余光却看到不远处那张靠窗的桌子。闫豫的五官辨识度极高,她一眼扑捉到那道熟悉的身影,以及坐在他身边的季笙歌。

    自从闫豫回来,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那天的艺人选秀节目,匆匆一别,这些天她都没有看到有关他的任何消息。这次回来,他变的很低调,与曾经光环闪耀的那个闫豫比起来,似乎换了一个人。

    “嫣姐,我们进去吧。”

    助理过来提醒,苏嫣敛下眉,握紧手中的皮包走向包厢。

    推开包厢门进去,圆桌前围坐的男人并不多。苏嫣脱掉外套,直接走到顾荣杰身边坐下,“对不起,刚才导演又要补拍几个镜头,时间耽误了。”

    居中而坐的男人抬了抬眼,手指落向苏嫣脸颊轻抚,“你最近瘦了,是不是拍戏太累。要是累的话,就休息一阵子吧。”

    “不会。”苏嫣笑着摇摇头,道:“这部戏你投了不少钱,我当然要努力一点儿,绝对不能让你失望。”

    “哎哟哟,顾先生身边有苏小姐这样红颜知己,真是好福气。”

    “是啊,我们羡慕不已啊。”

    男人们笑闹声四起,苏嫣抿唇笑了笑。顾荣杰每次带她出来,并不怎么避讳周围人,大概男人在外面逢场作戏的女人,大家都见怪不怪。

    “顾先生,听说三少在隔壁包厢。”

    “唯深也在?”

    闻言,顾荣杰拿起餐巾擦擦嘴,“那我要过去打个招呼。”

    “顾先生可是三少的叔叔,要打招呼也应该小辈过来。”

    “话不能这么说,”顾荣杰拉开椅子站起身,道:“我们家这位三少不一般,自幼被我大伯宠上天。这顾家以后的家业,保不准都是他的,我哪里敢给他脸色看?”

    顾荣杰伸手拍了拍苏嫣的肩膀,道:“走吧,我们一起过去。”

    原来顾唯深也在,苏嫣蓦然一笑,继而站起身,“好。”

    推开隔壁包厢门,顾荣杰进去时,果然见到顾唯深坐在靠窗的椅子里,正在与身边的人低头说些什么。

    苏嫣挽着顾荣杰的手臂,毫不避讳的走过去。

    “唯深。”

    “二叔。”

    顾荣杰径直过去,笑着在顾唯深身边坐下,“这家中餐馆的海参不错,我已经让人去加了菜,你一会儿要尝尝。”

    “二叔有心了。”顾唯深端起茶壶,倒了杯茶放到顾荣杰面前,“昨天爷爷说,要二叔有时间回去吃饭。”

    话落,他挑眉看眼站在顾荣杰身边的苏嫣,“嫣姐今天不用进组?”

    “三少。”苏嫣垂下脸,笑容挂在嘴角,“我刚从剧组赶过来,这部戏拍摄挺顺利的,导演说应该能够提早完成。”

    “那就好。”

    包厢内的人都知道他们是叔侄,自然没有敢过来随便插嘴。顾荣杰只是过来简单打个招呼,很快便站起身。

    “你们聊吧,我先过去。”

    顾唯深站起身,将顾荣杰送到包厢门前,“二叔,我们家里见。”

    “好。”顾荣杰点头应了声,抬脚回到原来的包厢。

    “三少,”苏嫣脚步微顿,佯装无疑的问道:“我刚才进来的时候,见到文编剧正在和闫豫吃饭,好像还有环锦的人,听说文编剧这两年写的剧都会火,不知道咱们有没有和他合作的意思?”

    环锦的人?

    顾唯深眼眸微沉,似乎想起某个人。

    不久,苏嫣回到包厢,重新坐到顾荣杰身边。她看着酒桌前,男人们那一张张色眯眯的脸孔,忽然觉得很恶心。

    餐点端上桌的时候,大家还要讨论剧本。闫豫敲了敲桌面,笑道:“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季笙歌将桌上的笔记本收起来,紧蹙的眉头渐渐松开。不亏是业内著名编剧,听人家短短几句话,远比她用功几天都要有用。

    “三少。”

    文编剧急忙放下刀叉,一下子站起身。季笙歌仰起脸时,走来的男人已经站到桌前,“我打扰你们了吗?”

    “没有。”

    顾唯深身上穿件黑色大衣,面容冷峻。顾锐依旧跟在他身后,同样生人勿进的模样。

    “闫影帝。”顾唯深忽然弯起唇,含笑走上前一步,“或者现在应该变个称呼,改称你为闫总?”

    闫豫拉开椅子起身,神情平静,“三少客气了。”

    “你们在谈新戏?”顾唯深将眼神落向对面,那双锐利的眸子从季笙歌身上一扫而过,并没有多加停留。

    “是的,”文编剧如实回答,“闫总有部新戏,我们正在讨论。”

    “闫总筹备的新剧,我倒是挺有期待。”顾唯深薄唇轻抿,目光同闫豫相遇时,眼底的笑容更深,“我相信闫总的能力,一个可以把戏演好的人,拍出来的片子自然也不会差。”

    闫豫深邃的眼眸似乎动了下,季笙歌见到他眼底闪过的那抹暗色,不禁蹙起眉。她很清楚,闫豫喜欢演戏,热爱演戏,他如今选择拍戏,只是因为他不能演了。

    “谁都知道,在这个圈子里,俪星才是霸主。豫娱乐和我一样,都是这行中的新人,三少的话玩笑了。”闫豫一席话说的不卑不亢,倒也大方得体。

    两个男人身高比肩,样貌又都是那么出挑。季笙歌看了眼,又立刻把脸低下。她脑袋里突然冒出个念头,要是这两个男人同时进入娱乐圈,谁能更红?

    不久,顾唯深离开酒店餐厅,季笙歌紧提着的心终于放松下来。只是她继续吃饭的时候,始终有些心不在焉。

    酒店门前,司机将车开过来。顾锐上前,将车门打开,“三少。”

    顾唯深双手插兜,走下台阶。他抿唇站在车门前,幽暗目光沉了沉,“去查查,豫娱乐筹备的是什么戏?”

    “好的。”顾锐应了声,等他上车后,立即将车门关上。

    天色将晚时,闫豫把车停在季笙歌家楼下。他提着两碗打包的牛肉面,锁好车,直接往楼上走。

    中午只顾着谈工作,季笙歌压根没吃几口饭,他刚刚给她公司打电话,助理说她已经下班。所以他特意去买了面,给她送过来。

    站在防盗门前,闫豫敲了敲门,但并没有回应。他看眼时间,以为她还在路上,便要转身下楼,不想对面的邻居把门打开。

    “哟,你找原来住在这里的季小姐吗?”

    原来住在这里的?

    “你是季小姐的朋友吗?”

    闫豫眉头轻蹙,“对,我是她朋友,她还没回来吗?”

    “当然没回来啊,”对面邻居伸手指了指那扇老旧的防盗门,道:“人家房主前段时间把房子卖了,季小姐早都搬走了。”

    小区内的路灯一盏盏点亮,闫豫坐在车内,滑开手机屏幕,发了条微信出去。

    傍晚,出租车停在西府名都外,季笙歌付过车钱后,快步往里走。她拿出手机看眼时间,距离七点还有二十分钟。

    松口气的同时,手机有信息提示,她点开一看,竟然是闫豫。

    闫豫:你到家了吗?

    季笙歌下意识抿起唇,犹豫了才回复:刚到家。

    咻!

    安静的车厢内,闫豫握着手机的五指一点点收紧。他降下车窗,定定望着楼上那扇黑沉沉的窗口,表情蓦然。

    她说,刚到家。

    可这里的房子,她早就搬走了。

    微信没有再响,季笙歌把手机放回包里,按下大门的密码后,快步进去。七点钟开饭,她可不敢耽误。

    站在玄关换好鞋进去,餐桌上已经摆好饭菜。季笙歌看眼时间,立刻脱掉外套,跑去洗手。

    顾锐摆好碗筷时,季笙歌刚好拉开椅子坐下。

    楼梯间有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季笙歌身边的椅子已经被人拉开。她笑眯眯仰起脸,道:“三少,我今天准时回来吃饭了。”

    顾唯深斜晲她一眼,忽然弯下腰,那张精致的脸庞,一寸寸压低,直到他的薄唇抵上她的鼻尖,“季笙歌,我先给你个机会,你瞒着我的事情,是你自己主动坦白,还是等我说?”

    “……”

    因为他的话,季笙歌只觉得脑袋一懵,心跳的速度瞬间提升。

    “说不说?”顾唯深眯了眯眼,季笙歌本能咬紧下唇。

    他这是知道了什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