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3 旧相识
    寒冬的夜晚,树影萧瑟。黑色轿车平稳行驶在车道中,顾锐双手握着方向盘,与前面的银色奥迪轿车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后座的男人双腿交叠,上半身靠在座椅内,一张英俊的五官隐去大半。须臾,他拿起手机,将电话拨了出去。

    安静的车厢内,突兀响起一道手机铃声,季笙歌立刻打开皮包,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后,瞬间变了脸色。

    顾唯深的电话来的猝不及防,但她却不敢再挂断,也不敢不接。

    握住手机,将身体往边上靠了靠,季笙歌这才把电话接通,“喂。”

    “你在哪里?”

    电话那端的男人,声音低沉磁性。季笙歌微微侧过脸,尽量将手机听筒往车窗方向扭转,“在路上。”

    “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

    “需要我去接你吗?”

    “不用了。”

    身旁的男人转过头,季笙歌瞬间压低声音,道:“好,我先挂了。”

    话落,她将通话结束,把手机重新放回到包里。

    “有事吗?”闫豫挑眉看向她,关心的问。

    季笙歌摇摇头,“没有,一个朋友。”

    她身边的朋友并不多,闫豫眉头轻蹙,心想这个时间给她打电话,还关心她吃没吃饭的朋友,究竟会是哪个?

    “我在前面下车就好。”

    闫豫偏过头,恰好看到季笙歌望过来的眼睛,“有样东西我要去买,所以前面让我下车就可以了。”

    闻言,闫豫点点头,同时吩咐司机将车靠边停下。

    银色奥迪很快驶向路边,季笙歌打开车门出去,闫豫降下车窗,朝她叮嘱,“一个人要早点回家。”

    “好的。”

    奥迪车子很快开走,季笙歌看眼时间,站在路边长出口气。

    十字路口,一辆黑色轿车在季笙歌下车的那刻,便转转弯,一路往另外的方向,急速行驶而去。

    冬夜温度很低,季笙歌缩了缩肩膀,踮起脚尖看了眼,确定那辆银色奥迪已经消失以后,才伸手拦辆出租车,弯腰坐进去。

    西府名都。

    客厅的落地窗前,顾唯深手中夹着一根烟,眼见别墅外面有车灯闪过。紧接着季笙歌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前。

    沿着庭院中亮起的景观灯,季笙歌一步步走进来。她站在玄关换了鞋,进屋的时候,发现顾锐没在。

    前方的落地窗前,男人身姿挺拔,背对她而站。季笙歌往前过去,男人上身的白色衬衫包裹住有型的肩膀,哪怕不经意的倚靠在窗前,也能自成一道风景线。

    “三少,我回来了。”

    她一路上紧赶慢赶,生怕又惹恼这个男人。不过今晚她没有不接他的电话,还提前同他打过招呼不回来吃饭,应该没做错事吧。

    “晚饭吃的开心吗?”顾唯深依旧站在窗前,手中夹着的香烟火星忽明忽暗。

    “还好。”

    窗前的男人缓缓转过身,低头将手中的烟蒂掐灭。他双手垂放在身体两侧,抬脚朝她走了过来,“我今天心血来潮,回来的路上转去季家,原本想着接你一起回来。”

    转去季家?

    季笙歌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脸色倏然一变。她仰起脸,果然看到对面的男人神情沉下来,“可是……”

    顾唯深语气微顿,随后弯起唇,“好像不需要我接你,已经有人送你了。”

    垂在身侧的双手骤然收紧,季笙歌心跳的速度有点快。

    “呵呵。”

    季笙歌伸手挽起碎发别到耳后,浅淡的笑了笑,“你看到闫豫大哥送我是吗?”

    她点点头,道:“本来我说不用,但他正好顺路就送我一下。”

    “那怎么没有送回来,而是半路就下车了?”

    心底某处紧了紧,季笙歌想起她在车上接到的顾唯深打来的电话,不禁冷笑声。原来他打电话的那时候,正在盯着她。

    “我不敢让他送我回来。”季笙歌敛下眉,语气平静的回答,“我和三少的关系,不可以随便张扬出去的。”

    “漂亮话你倒是会说,”顾唯深眼眸轻眯,目光直射向她,“你和闫豫什么关系?”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算是旧相识。”轻叹口气,季笙歌脸上的神情看不出什么起伏,“他是我爸爸最得意的艺人,以前经常会来我们家,我和我妹妹都和他很熟悉。”

    当年的环锦,因为旗下有闫豫撑着,确实在娱乐圈中纵横许多年。闫豫出道以后,始终都没有换过公司,可见他同季闲的关系应该不浅。

    顾唯深盯着她的眼睛,她今晚说的话,倒是没有一句撒谎。

    “三少,你不相信我的话?”季笙歌秀气的眉头皱了下。

    顾唯深薄唇微勾,道:“女人的话,我一直都不相信。”

    “……”

    她身上的大衣还没有脱掉,顾唯深敛下眉,下巴轻抬,“去洗澡。”

    “哦。”季笙歌拿起皮包,转过身上了楼。

    回到楼上卧室,她将门关上后,背靠门板长长的松口气。应对这样的顾唯深,她觉得太危险,每一句话她都要深思熟虑,生怕哪里被他找到破绽。

    手机有微信提示,她滑开屏幕,看到闫豫发来的信息,问她到家了吗?

    季笙歌眼神暗淡了下,其实她不想说这个谎,却不得不如此。将信息回复过去之后,她走到床边坐下。

    须臾,又有闫豫的微信发过来,这次告诉她新剧的小说已经发到她邮箱,要她明天记得看看。

    她回复两个表情以后,便把手机放到床头柜。

    脱掉外套,季笙歌找出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等她再次出来的时候,脸色有些苍白,腹部还贴了个暖宝宝。

    走到床边,季笙歌掀开被子直接躺下去。她的大姨妈来了,好像比上个月提前几天,想来应该是吃过药的原因。

    但是提不提前都没关系,重要的是她大姨妈来了,今晚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生理期的女人特别容易犯困,季笙歌脑袋挨上枕头,没有多久眼皮就发沉。虽然腹部有些不适感,可暖宝宝渐渐发出的热度还是令她觉得舒服。

    昏昏沉沉间,身边的位置凹陷下去,紧接着她便被一股大力拽过去,压在男人的身下,“这么早就睡?”

    季笙歌咻的睁开眼睛,顾唯深已经俯下脸,薄唇轻轻贴在她的耳后,一下下或轻或重的亲吻。

    “唔。”

    她下意识想要躲开,脑袋刚刚偏过去,又被一把扳回来。

    “三少……”

    季笙歌心急的仰起脸,声音微微发颤,“今晚不行,我来大姨妈了。”

    男人的动作瞬间停下,他双臂撑在季笙歌身侧,锐利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瞪着她,“你骗我?”

    “没有。”这事情可以骗的吗?

    腰间的睡衣下摆被他撩起,季笙歌倒吸口气,感觉到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顺着她的腰侧往下伸进去。

    他就这么不相信她的话?

    隔着她的睡裤,顾唯深似乎摸到什么,他霎时沉下脸,面色变的阴郁,“要多久?”

    “呃……”

    季笙歌撇撇嘴,“大概五六天。”

    “如果你一个月来两次,那我就把你丢出去!”

    回想起上次的尴尬,季笙歌脸颊腾的一红。她咬了咬唇,道:“这种事情,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呵呵。”顾唯深翻过身躺在她身边,呼吸有些压抑,“不信你就试试。”

    “……”

    这男人到底讲不讲理?!

    啪!

    床头灯灭掉,顾唯深一把掀开被子盖上,转过身背对着她。

    啧啧啧。

    季笙歌瞥眼他的后背,觉得这男人太现实了,用她的时候怎么热情怎么来,这会儿发现不能用了,甩手就把她丢在一边啊!

    她在心底轻斥声,但整个人却彻底放松下来。只要能睡个好觉,她完全不介意被丢在一边,最好天天都能被丢在一边。

    翌日早上,季笙歌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是紧挨着床沿睡着的。只要她翻个身,人就能掉下来。

    而她身上的被子,只有一角可怜巴巴的盖在身上。难怪昨晚做梦一直都在找衣服,原来那男人又把被子都抢走了!

    洗漱换好衣服,季笙歌下楼时,看到顾锐站在餐桌前,正在同顾唯深低声说些什么。看到她过来,两个人就把话题岔开。

    随后,顾锐将早餐端上桌,季笙歌坐在椅子里,偷瞥眼身边男人的神色,见他眉头舒展,似乎心情不错。

    “睡得好吗?”顾唯深喝了口牛奶,目光落向身边的人。

    季笙歌撇撇嘴,含糊的回答,“还可以。”

    如果能不抢她的被子,不占她的地方,她应该可以睡得更好。

    窗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顾唯深眼眸轻眯,盯着她低头吃东西的样子,薄唇缓缓弯起。

    闫豫与她确实很早前就认识,准确的说,闫豫十八岁的时候,她才只有十岁而已。所以有些事情,也许是他想多了。

    “吃饱了吗?”

    “好了。”

    拿起餐巾擦擦嘴,顾唯深一把拉起她的胳膊,笑道:“走吧,今天送你上班。”

    “不用了。”季笙歌下意识回绝,却见男人朝她瞪了眼,“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这样的日子,还要去挤地铁?”

    他的话听着好体贴,季笙歌找不到拒绝的理由。顾唯深拿起大衣递给她,两人穿好后,便同时走出别墅大门。

    顾锐把车开出车库,停在门前。顾唯深拉着季笙歌出来时,经过大门的时候,好像想起什么,又把她拉回去。

    “怎么了?”

    别墅大门的侧面,有个密码锁。顾唯深将她拽到身边,抬手按了一串数字,“看清楚了吗,这是门锁密码。”

    季笙歌怔了怔,眼底微有诧异,“六个九的密码太简单了,很容易被小偷破解,你还是赶紧换个复杂的。”

    “呵。”顾唯深抿唇笑了笑,“我不怕。”

    汗!

    有钱不怕偷是吗?

    季笙歌砸砸嘴,心底一阵羡慕嫉妒恨。人家有钱到密码都用最简单的,她却连套自己的房子都没有,这种贫富差距,真的是杠杠的!

    打开车门,顾唯深弯腰进去,季笙歌也跟着上车。他侧过脸,一把拉过季笙歌的左手握在掌心,“9是我的幸运数字。”

    闻言,季笙歌恍然大悟,难怪他连车牌号都是9。

    黑色轿车发动引擎,车子很快驶离别墅。

    不远处的树荫下,虞宛坐在后座,目光透过打开的车窗直对别墅的大门。寒风透过开敞的窗户渗入,她手指冻的微僵,脸色更是比寒冬还要冷。

    妈妈说要她忍,她这些日子都在努力,不去找季笙歌的麻烦,也不去顾唯深那里无理取闹。可结果又怎么样?这个季笙歌不但住进西府名都,如今更是同顾唯深出双入对,如果她还要继续隐忍,那不是连顾家三少奶奶的位置都要让给她了吗?!

    ------题外话------

    今天本来想要多更点字,但是……没能成功。卡文的感觉并不好,呜呜呜~

    ps:你们都知道三少家的密码了吧,要不要去围观,哈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