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0 轰动全校的表白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三年一届的影后评选,自然要算圈子里的大事。甘佳最近人在国外度假,放松身心的她肯定顾不上这些琐事,夏朝露势必要亲力亲为,帮她完成后面的准备工作。好在今年来,甘佳出演的电视剧和电影,要票房有票房,要口碑有口碑。只要不出意外状况,今年的这届影后宝座,十之**能够落到甘佳头上。

    “夏总监,您中午约了周导见面。”秘书准时进来提醒。

    夏朝露伸手揉揉眉头,点头应了声。不多时候,她收拾好东西,驾车离开环锦,赶往午餐约定的餐厅。

    市中心环境优雅的西餐厅,格调精致,非常适合好友相聚,应酬商务。夏朝露同约见的周导相谈甚欢,不过一顿饭的功夫,她就成功为甘佳敲定下部剧的女主角位置。

    “夏总监真是好口才啊,”周导盯着精明干练的夏朝露,笑眯眯开口,“若是哪天夏总监想要离开环锦,换个工作环境,那一定要考虑我这里呀。”

    “周导您太夸奖了,”夏朝露浅笑嫣然,大方得体的回答:“我不过就是个小小的经纪人,难得周导愿意卖我个面子。”

    须臾,夏朝露将周导送上车,等到他的车子离开后,才转身重新回到餐厅结账。她混迹这个圈子数年,对于应付各种人群都有自己的技巧心得。

    “夏小姐?”

    等待服务生结账的过程中,头顶忽然响起一道清脆的女声。夏朝露狐疑的仰起脸,却在看清面前的女人时,脸色微微沉下来。

    “你认识我?”

    董妙妙穿件乳白色风衣,内搭同色的短裙,气质温婉大气。她盯着夏朝露那张五官精致的脸颊,不禁抿起唇,“上次酒会的时候,我们见过一面。”

    那次的酒会,夏朝露喝醉了酒,站在阳台的护栏前一副想要跳楼的架势。当时还闹出不小的动静,好在后来她被厉家二少爷带走,才没有闹出更大的风波。只不过,从那天晚上她对顾以宁的态度,董妙妙细心的差距到不对劲。

    最近这些日子,她多方打听有关夏朝露的消息。可越是知道得多,她的心中越是觉得不安忐忑。

    “哦,原来是董小姐。”夏朝露装作刚刚想起,并不想与她多谈。奈何董妙妙似乎有意纠缠,竟然还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下来。

    “你找我有事?”夏朝露秀气的眉头蹙起。

    董妙妙今天原本同闺蜜出来吃饭,没想到竟然巧遇夏朝露。既然遇见,她就不想错过这次机会,这些日子压抑在她心底的疑问,折磨的她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

    “夏小姐和以宁,你们是旧相识吗?”董妙妙嘴角泛着笑意,开口倒也没有转弯抹角。

    以宁?

    呵。

    夏朝露忍不住轻笑声,这位董小姐叫的倒是很清热啊。她和顾以宁在一起的时候,甚至从来都没有这样叫过他!

    “既然董小姐如此好奇,不是应该回去自己问你的男朋友吗?”

    “我问过了,以宁说,他不认识夏小姐。”

    垂在身侧的双手狠狠收紧,夏朝露潋滟的唇角勾了勾,继而笑道:“是吗?看起来顾以宁的记忆力真是不如从前了,怎么连前女友都忘记了?!”

    前女友?!

    董妙妙脸色刷的一白。眼前的这个女人,果然是顾以宁的前女友。当年她暗恋顾以宁的时候,就知道顾以宁身边有位相交甚好的女朋友。只不过那时候,她从没想过自己能够同顾家这位二少爷有交集,所以也就没有多了解。

    可如今,她真真正正看到夏朝露的时候,内心还是掀起一阵不小的波澜。夏朝露不但长得漂亮,性格一看也是极为强势的。从某些方面来说,夏朝露的性格,同顾以宁那种桀骜冷酷的性情,更加般配。

    努力压制住心底的起伏情绪,董妙妙面上的神情依旧平静。她反复安慰自己,夏朝露如今已经同厉家二少订婚,而她也同顾以宁正在交往,两家都有联姻的意思,所以之前的那些事情,应该都是过眼云烟吧。

    “不好意思夏小姐,是我冒昧了。”董妙妙主动开口道歉,姿态放的很低。自始至终,她的神情都表现的极为友好,哪怕开口询问的时候,也没有任何恶意和攻击性。

    夏朝露抿唇笑了笑,同样礼貌的回应,“没关系,对于自己的男朋友,董小姐想要看的紧一些,也不是什么错事。”

    听到她的话,董妙妙脸颊倏然一红,羞涩的低下头。

    望着面前人的反应,夏朝露心口有些闷闷的。如此小鸟依人的董妙妙,是不是更适合如今的顾以宁?

    须臾,服务生将结好账的账单拿回来,放到夏朝露面前。董妙妙包里的手机也恰好响起来,她看眼来电号码,并没有马上接听。

    “董小姐,你还有事吗?”

    “没了。”董妙妙礼貌的站起身,道:“夏小姐,打扰了。”

    夏朝露点点头,随后便拿起皮包,大步走出西餐厅。等到前方那抹身影走远后,董妙妙才把电话接通,“喂,以宁。”

    不多时候,男人将车停在西餐厅门前,董妙妙弯腰坐进车里后,笑着对身边的男人说道:“司机的车子忽然有点小问题,谢谢你能来接我。”

    “顺路而已。”顾以宁双手握着方向盘,回答的语气淡淡。

    董妙妙将安全带扣好,自动回避掉他的顺路二字。顾以宁平时说话都是这样的,语气生硬,很难让人接受。可多接触几次,她倒也发觉,很多时候顾以宁只是面冷心热,虽然表面对她冷冰冰,可很多细节他都会很照顾自己。

    大概二十多分钟后,顾以宁将车停在董家门前。董妙妙解开安全带,犹豫片刻后才鼓起勇气开口,“二少,你以前的女朋友是那晚酒会上的夏小姐吗?”

    男人那张冷冽的冰山脸倏然一沉,“你见过她?”

    “我们只是巧遇的,随便闲聊几句而已。”董妙妙见他沉寂下来的脸色,有些心慌的开口解释。

    顾以宁俊脸半垂,轮廓分明的五官隐在暗影中,“以后不要随便跟她闲聊。”

    “哦。”董妙妙乖巧的应了声,心底却咯噔一下。这么说来,夏朝露和他……以前确实就是男女朋友。

    “二少,我……”

    不等她说完,顾以宁已经下了车,大步绕过车头将副驾驶的门拉开。董妙妙怔了下,只能拎着皮包走下来。

    “我不是说过了,以后不要叫二少。”

    他的语气不怎么好,董妙妙自然听的出来。可她并不清楚,究竟她哪里令他不高兴?是因为这句二少,还是因为她见了夏朝露?

    这个男人总是这样,他的神情不喜不怒,无法令人揣测他何时不高兴,何事不高兴,似乎他的心情好坏,全凭他的感觉。

    “进去吧。”顾以宁低声开口,董妙妙小心翼翼朝他看了眼,“以宁,你,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没有。”顾以宁脸上的神情依旧冷淡,只不过语气比起刚才有所缓和。

    暗暗松口气,董妙妙不情不愿的应了声,便拎着皮包转身。

    “记住我的话。”经过男人身边时,他的声音再度传来。董妙妙脸色一僵,很快点了点头,快步走进别墅大门。

    身后的汽车引擎发动声由近及远,董妙妙站在自家门前,脸色苍白的咬着下唇。虽然他们相处的时间不长,可对于顾以宁的喜怒,她还是能够差距一二的。平时他们见面,无论是吃饭还是聊天,他总会保持应有的礼貌和风度。即便是她说的话不对他的心意,他也都只是和颜悦色的,没有什么情绪的起伏。

    而今天,她不过就是同夏朝露说了两句话,可顾以宁的态度却与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虽然他还是没有发脾气,但他语气中的那种疏离感,一下子就能让董妙妙觉得全身发冷,心惊胆颤。

    说到底,他对于那位前女友,还是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吧!

    开车回去的路上,夏朝露特意绕路来到之前的大学。她把车子停在校门前的停车场,犹豫片刻后,才走进那扇校门。

    六年未见,原本熟悉的教学楼有些改变。曾经进门后左边的食堂,如今改为多媒体教室,她沿着道路两旁的银杏树,一直走到校园中间的操场。

    午后时分,很多学生们聚在操场聊天玩闹。不远处的篮球场内,正有一场比赛,赛场外面加油助威的学生们三五成群,好不热闹。

    夏朝露不自觉被这种气氛感染,来到操场边上的坐台中,选了个位置坐下。当年读书时,她也特别喜欢和同学们在吃过午饭,来到操场放放风,晒晒太阳。或者看一场激情四射的篮球比赛,为自己喜欢倾慕的男生摇旗呐喊。

    那些无忧无虑,青春肆意的日子,好像已经离开很久了。夏朝露双手托腮坐在看台中,不经意的望向前方跑道时,蓦然挽唇笑了笑。

    当初就是在这里,她第一次遇见顾以宁,那是她人生中第一次遇见那么拽的男孩子,竟然对于她的美貌无动于衷。后来她同顾以宁打赌,若是她在学校的辩论会上获胜,顾以宁就要在学校的运动会上,站在高台前大声说:夏朝露是最美的!

    起初夏朝露没想到顾以宁能够答应这场赌约,所以看到顾以宁点头时,她心中惊讶不已。但既然是赌约,肯定要分出胜负。那是最艰难的一场辩论会,她足足熬了两晚通宵准备资料,等她获胜的那刻,她第一时间冲到顾以宁面前,趾高气扬的看着他,说道:“顾以宁,你输了!”

    后来学校的运动会上,白衣黑裤的顾以宁,身姿挺拔的站在话筒前,声音低沉的开口:“夏朝露是最美的!”

    站在台下的夏朝露,正因为顾以宁的这句话而满心得意。却不想,下一刻,台上的顾以宁再度开了口,“夏朝露,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犹记得,当时顾以宁问出这句话时,操场上的全部同学都沸腾起来。那一阵阵的尖叫声、口哨声、起哄声,如海浪般此起彼伏,震耳欲聋。

    那时候夏朝露整个人都吓傻了,怔怔看着高台前方的那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直到他又开口问了遍,她才红着眼睛点头,依旧还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唔。”

    回忆的思绪停留在那一片青春中,夏朝露禁不住勾起唇角。后来的很多时候,她常常在梦中又回到那天,那个午后的运动会。她想,那大概是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一天。

    顾以宁这么大个馅饼,碰的一声,就砸在她的脑袋上啊。甚至他们交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都还觉得不真实,每次都会缠着顾以宁问,问他为什么?

    可是每一次,顾以宁都只是淡淡回答:因为你傻。

    汗!

    夏朝露无奈的耸耸肩,她傻吗?呵呵,如今回想起来,她倒是觉得,顾以宁这句话说的好像很有预见性。

    时光匆匆而过,如今的夏朝露,再也不是当年那个青春洋溢的夏朝露。而如今的顾以宁,自然也不再是当年青春洋溢的顾以宁。

    她和他都不再是当年的他们,那么他们还能回到过去吗?!

    操场另外一边,顾以宁双手插兜站在坐台前。幽暗的目光定定落向前方的高台,思绪渐渐陷入从前的时光中。

    当年第一次看到她,也是在这里。那时候,夏朝露双手叉腰挡在他的面前,不服气的质问:“顾以宁,为什么你看到我不笑呢?”

    是啊,整个学校的男生见到她,都会笑的格外甜蜜。那么好看的夏朝露,那么热情洋溢的夏朝露,自然格外受到男孩子的青睐。

    可是只有顾以宁,只有他看到面对那样的夏朝露时,没有笑脸,甚至还神情淡淡的从她面前走过。

    呵呵。

    顾以宁双手插兜,似乎因为回忆,薄唇牵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大概所有的人都以为,他之所以看到夏朝露不笑,是因为性格清冷高傲。

    甚至连夏朝露,都会这样以为。

    可只有他自己明白,那一天他没有对她笑,只是……紧张。

    那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紧张。尤其面对夏朝露那双清澈见底,黑葡萄一样的明亮黑眸时,他心跳的简直就要蹦出胸口。

    这对于素来冷清寡淡的顾以宁来说,完全不可思议。所以他不敢笑,努力克制许久,只好装作冷冰冰的模样从她面前逃开。

    坐台前方的男人,慢慢收敛起回忆。他不经意掠过的视线,恰好定格在对面一张熟悉的脸上。

    对面坐台的树荫下,夏朝露微微仰着脸望向前方,嘴角隐约勾起的弧度,恬静美丽。

    顾以宁怔怔站在原地,只觉得心尖的位置,瞬间跳动几下。恰在此时,夏朝露也偏过头回望过来。

    四目相对,他们彼此望见对方时,显然都惊讶下。半响,夏朝露主动站起身,踩着脚下十厘米的高跟鞋,朝着对面的男人,一步步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