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步步设陷
    封汰新拍的电影,将在年初上映。距离上映还有三个月,制片方已然开始紧锣密鼓的各种吃宣传。季笙歌坐在桌前,用红笔在日程计划中勾勾画画。如今封汰人气重回巅峰,他的档期排的很慢,有很多活动根本没有时间出席。

    扣扣扣——

    叶蓁敲过门后,心谨慎的走进来,并且将怀里抱着的一个资料夹,轻轻放在桌前,“季姐,证据都收集好了。”

    季笙歌放下手里的红笔,伸手将资料夹打开后,看过里面的详细内容,黑亮的眸光不禁闪了闪,“很好。”

    “嘿嘿。”叶蓁得意的仰起脸,笑眯眯开口,“这些事情还是很容易做的嘛,那个律师得意忘形,到处招摇,想要找到他的证据很容易的啦。”

    将资料夹妥善放起来后,季笙歌抬头看眼对面的人,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明媚,“蓁蓁,你的颜值也不错,想不想进娱乐圈发展?”

    “唔。”叶蓁似乎没有想到,眼神有片刻的惊愕,“季姐,你现在也开始当星探了吗?”

    “不可以?”季笙歌耸耸肩,伸手在叶蓁细嫩的脸颊上捏了捏,笑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这个……”叶蓁嘟起嘴吧,模样甚是可爱的坐在椅子里,渐渐收敛起那副玩闹的样子,“季姐,我妈妈,希望我可以永远这么开心快乐的生活。当明星固然好,可是……”

    她顿了顿,继而道:“我还是想生活的简单点,平淡点。”

    听到她的话,季笙歌黑亮的眸子沉了沉,随后便扬起一抹笑,“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蓁蓁,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儿,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季姐很为你开心。”

    “真的吗?”叶蓁有些不确定的眨了眨眼,“会不会有人我傻?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要靠才华?”

    噗!

    季笙歌被她逗得忍俊不禁,“你才是最聪明的呢?你要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这种简单的生活,可只能是奢望。”

    “哈哈哈,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赚到了。”叶蓁眯着眼睛坐在椅子里,那双黑亮的眸子一片清澈。

    办公桌后,季笙歌长长舒出一口气。这段时间的相处,她是真心把叶蓁当做妹妹看待,也是真心希望她能够生活的好。对于叶蓁的选择,季笙歌只觉得安慰。

    浮华名利,锦绣前程。这是不计其数的人,想要追求的目标。也正是因为这条路,又有多少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可依旧还有很多人,前仆后继,稀里糊涂让自己泥足深陷。

    季笙歌勾了勾唇,倒是对于叶蓁这份身在浮华圈内的清醒,尤为看中。难得她年纪,但并没有被金钱蛊惑,更没有被名利引诱。这样的女孩子,已然不多见了。

    安排好封汰的事情,季笙歌便开车来到市医院。最近云江市属于多事之秋,顾家的新闻一天天占据着头条,令大家都处在一片人心惶惶中。

    不多时候,季笙歌将车停在医院停车场。她拎着包上了楼,很快走到vip病房外。隔着病房门大玻璃,季闲穿着病号服,戴着氧气罩躺在床上的身影映入眼帘。

    季笙歌抬了抬手,推开病房门后,径直走了进去。父亲还是没有清醒,情况也没有太大的好转。

    她抿唇站在病床边,定定望着季闲那张面色苍白的容颜,内心的滋味很是复杂。每当想起母亲时,她对于这个男人,心中便有太多的怨和恨。

    可如今她站在病床前,看着他日渐消瘦的枯槁模样,心中又不得不难过,不得不感叹。到底,他终究是自己的亲人,是她的父亲,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半响,季笙歌关上病房门出来,眉头紧紧的蹙着。眼角余光瞥见身边有道身影,她下意识抬眸,果然看到站在前方窗前的男人。

    “你怎么在这里?”季笙歌警惕的沉下脸,握紧手中的皮包带子。

    闫豫双手插兜,听到她的质问声后,笑着看过来,“我在等你。”

    “等我?”季笙歌秀气的眉头蹙的更紧,“为什么等我?”

    男人抿唇笑了笑,幽暗的眸子望向病床上的季闲,道:“你知道,季叔为什么还没清醒吗?”

    听到他的话,季笙歌瞬间变了脸色,“闫豫,你知道什么?”

    “呵呵。”

    闫豫低低一笑,薄唇弯起的弧度温柔,“季美音买通了医生,把季叔的药分量减半,所以他一直都没有办法清醒过来。”

    “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些日子我和季美音走的很近,你以为是因为什么?”

    “……”

    心底某处狠狠揪了下,季笙歌只觉得很想笑。原来父亲的病情没有好转,竟然是季美音搞得鬼!

    从到大,爸爸最疼爱的女儿就是季美音。可如果他知道,当有一天他躺在病床上,可他最疼爱的女儿却在算计他,不知道他作何感想?!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敛下眉,季笙歌神情平静的开口。

    闫豫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个信封,直接递到季笙歌面前,道:“不仅只有这件事,还有之前股权转让的事情,也是季美音动了手脚。”

    望着闫豫伸过来的手,季笙歌并没有去接。她定定望着眼前的男人,心口涌动的情绪有些起伏,“为什么?”

    她又问了句,声线却比刚刚还要低。

    “我是因为你,你会相信吗?”男人笑着开口,语气似乎有些调侃。

    季笙歌红唇微抿,显然并没有因为他的话有太大的波动。他们很早前就相识,对于闫豫的某些秉性,她还是有所了解。

    “我并不认为,这个玩笑有意思。”季笙歌沉下脸,语气也跟着变的清冷

    “好吧,那我实话。”闫豫无所谓的耸耸肩,似乎对她的反应没有太大意外,“季叔对我有恩,他今天有麻烦,我理应帮忙。”

    话落,他又把手中的信封递到季笙歌面前,道:“这些证据,可以让季美音离开环锦,你也能拿到属于你的东西。”

    男人修长的手指近在眼前,季笙歌依旧站在原地,俏脸的神情看不出喜怒。

    “怎么,你不相信我?”闫豫蹙眉反问了句。

    季笙歌笑着摇摇头,道:“季家的事情,我可以自己解决。”

    闻言,闫豫一瞬间反应过来。他两道锐利的目光从季笙歌脸上扫过后,不禁扯出一抹笑,“笙笙,你长大了。”

    “没有人不会长大,”季笙歌眼睛盯着地面,“我当然也会。”

    是啊,没有人不会长大。闫豫五官分明的脸庞,隐约泛起一丝晦涩的笑。十几年前他刚刚遇见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只会哭鼻子的女孩儿。可如今,她已经褪去那份青涩胆怯,变的有心机,有头脑,更有手段。

    但她的一切蜕变,却都在另外一个男人的手中。

    想到此,闫豫沉下脸,将伸到她面前的信封一点点收回来。

    安耐住心底的异样情绪,季笙歌慢慢抬起脸,目光与面前的男人相对,“既然你还记得我爸爸对你有恩,那你能不能老实的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

    “闫青是你什么人?”季笙歌直勾勾盯着他,眼神没有半点回避。

    听到她的问话,闫豫心中同样没有太多惊讶。其实自从那天闫青的照片意外出现时,他心中便隐约猜到什么。

    “闫青是我母亲,亲生母亲。”男人回答的声音格外低沉。

    季笙歌心尖颤了颤,垂在身侧的双手猛然收紧起来。闫青竟然是闫豫的母亲,那么……

    “闫豫,你同顾家有什么恩怨?”她下意识再度开口,紧紧追问。

    面前的男人骤然勾了勾唇,那双沉寂的眸子,变的格外阴霾起来,“笙笙,这件事与你无关。”

    怎么可能无关?

    季笙歌秀气的眉头紧紧皱成一团,可她还没能再什么,只见闫豫的眼神已经又恢复淡漠疏离的样子。

    她无奈的叹口气,心知就算再问,他也段段不会再什么。

    前方的男人很快离开,季笙歌看着闫豫走远的身影,内心的波澜起伏并不算。先是季闲的事情,紧接着又是闫青,她咬着唇,立刻拎着皮包转身下了楼。

    一路将车开回西府名都,季笙歌换好鞋进去时,神色匆匆,“我知道闫豫和闫青是什么关系了。”

    客厅的沙发里,顾锐垂首站在边上,听到她的话后,不禁抬起头,“顾太太,我们也刚查到。”

    季笙歌几步走到沙发里坐下,目光落向身边的男人,道:“你们也查到了吗?”

    “嗯。”顾唯深蹙眉应了句,“查到了,不过目前只能查到闫豫和闫青的关系,而其他的线索还没进展。”

    “呼。”季笙歌紧张的呼出口气,道:“我觉得,闫豫和顾家,肯定有很不一般的关系。”

    闻言,顾唯深幽暗的眸子眯了眯。这也正是他最担心的地方,如果闫豫同顾家真的有关系,只怕这关系,对于顾家来将是致命的!

    晚间,盛唐包厢。

    闫豫点了支烟,看向姗姗来迟的男人,“顾总,请坐。”

    顾荣杰拉开椅子坐下,见到餐桌上只有他一人,瞬间有些警惕,“载成怎么没来?”

    “今晚我没有约大少。”

    “哦,那不知道闫总急着见我,有什么事情?”

    男人吸了口手中的香烟,笑着将面前的一个黑色文件夹推过去。

    顾荣杰怔了怔,然后伸手将资料夹打开。等到他看过文件夹里面的内容后,瞬间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闫豫,你是不是疯了?凭什么要我把顾氏一半的股权卖给你?!”

    顾荣杰心底怒火翻涌,这个最近闫豫简直太过分了,做事不但完全不听从他的劝告,将事情越闹越大不,更是连连拉低顾氏的股价。

    “现在顾氏的股价一直跌,顾总攥着那么多货不出,不怕砸在手里吗?”闫豫含笑看向身边的男人。

    “这是顾家的事情,与你无关。”顾荣杰沉下脸,直接拉开椅子起身,准备离开,“今晚这饭,没有吃的必要。”

    话落,他沉着脸就要离开。

    “等等。”

    身后的男人再度开口,“顾总想要离开前,还是先看看这个。”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有人将另外一个资料夹送过来。顾荣杰被迫抬眼看了看,可还没看完便脸色煞白,“这,这些东西,你怎么会有?”

    “自从顾总管理顾氏地产以来,也算是成绩突出。不过……”闫豫手中捏着点燃的香烟,淡淡一笑,“你的胃口太大了点,虽顾氏地产是快肥肉,可你往自己口袋里藏得油水,简直让我看不下去了!”

    “闫豫!”

    顾荣杰转身走到男人面前,气哼哼瞪着他,“你竟然敢偷偷查我?!”

    “若是没有准备,怎么敢和顾总联手?”

    “你……”顾荣杰气的脸色发白,一屁股坐在椅子里,脸色大变。

    “如今顾氏的股票不值钱,你这个时候卖给我,还能赚一笔,何乐而不为?”

    听着闫豫的话,顾荣杰只觉得后背寒意四起。直到这会儿,他才觉得事情不对劲,闫豫对于顾家的种种做法,显然有着摧毁的意图。

    “你,你和顾家到底有什么恩怨?”

    “呵呵。”

    闫豫淡淡勾唇,笑道:“别急,我想,你很快就能知道了。”

    顿了下,他朝手下人使个颜色,道:“我劝顾总还是签字吧,不然我把这些证据捅出去,只怕顾总就要同顾傲少爷去做伴了。”

    顾荣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但并没有反驳的余地。如今他有证据握在闫豫手中,若是真的被捅出去,那他真就完蛋了。

    须臾,顾荣杰脸色苍白的拿起签字笔,颤巍巍签了名字。他这一辈子混迹商场,原本以为自己足够精明,却没有想到,到底还是着了别人的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千亿宠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