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1 他就要死了!
    封汰和甘佳共同主演的那部现代剧,昨晚如期开播。今天早上,季笙歌的手机铃声一直没断,来自各方祝贺以及想要约片的电话络绎不绝。

    叮!

    电梯门打开,季笙歌包里的手机又响起来,她看眼电话号码,笑着接通,“张导您好,最近封汰的片约很多,恐怕抽不出时间去您的片子里客串。”

    她边讲电话边走进办公室,一早上说的嘴巴都干了。

    扣扣扣!

    叶蓁将早已泡好的红枣茶送进来,兴奋的放在书桌前,“季姐,昨晚你看电视了吗?封汰上镜真的好帅哦。”

    将手机调成静音,季笙歌端起红枣茶笑了笑,道:“当然看了,他现在的演技比起之前又有了提高。”

    顿了下,她瞥眼杯中的红枣茶,微微蹙眉,“怎么不是咖啡?”

    “顾先生吩咐的啊,”叶蓁拉开椅子坐下,眨眼回答,“前几天顾先生特别交代我,以后要让你少喝咖啡,多喝点红枣茶呢。”

    “听说红枣茶女人喝很好,对痛经也有好处呢。”

    听到叶蓁的说辞,季笙歌微蹙的眉头逐渐松开。她有痛经的毛病,这些年总是困扰着她,没想到他倒是心思很细腻。

    红枣茶温润甜蜜,季笙歌喝了小半杯后,将杯子放在桌上。她伸手打了个哈欠,神情显然有些疲惫。

    “昨晚没睡好?”叶蓁开始八卦。

    季笙歌点头,抬手揉揉酸疼的太阳穴。昨晚她失眠了,熬到凌晨三点多才勉强睡着。想来也是奇怪,她以前都没这毛病,可昨晚那个男人没在,她竟然翻来覆去睡不着?!

    “哈哈哈,顾先生没在吗?”

    对面的人说中要害,季笙歌咻的抬起脸,有些恼羞成怒的伸手,捏住叶蓁的鼻子,斥道:“你这丫头,越来越胆大了。”

    “唔。”

    叶蓁吃痛的皱眉,立刻举手求饶,“季姐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这小丫头,伶牙俐齿的令人发指。哼,以后一定要给她找个厉害点的老公,才能压制住她!

    玩闹过后,两人重新进入工作状态。叶蓁看眼下午的行程安排,急忙一一汇报给季笙歌知晓。

    “那个饭局帮我推掉吧。”季笙歌敛下眉,心底不禁松口气。封汰这部戏火了,后面肯定会有许多人上赶着前来,她也不需要再费心去应酬。

    “好的。”叶蓁拿起笔,将那一拦行程划掉。

    “你去问问露姐,看她今天有时间吗?我想去看看她。”

    “好。”

    叶蓁拿着行程表出去打电话,几分钟后又回来,“露姐说,她今天在家,让季姐过去一起吃午饭。”

    抬起腕表看眼时间,季笙歌笑眯眯答应,“ok。”

    她可记得夏朝露的妹妹厨艺了得,上次没吃到的那顿饭,怎么都要补回来。

    午饭安排好约会,季笙歌有些心浮气躁。她拿起手机看了看,都没有顾唯深的电话,想起昨晚他说唯一有事,她立刻编辑条微信,发送出去。

    须臾,男人很快回复,说公司没事。

    季笙歌弯起唇,又给他发了条微信,问他身体如何,有没有按时吃药。

    顾唯深:吃过了。

    季笙歌:我中午约了露姐,去她家吃饭。

    顾唯深:好。

    手机微信的提示音停止许久,再也没有了动静。季笙歌单手托腮,盯着手机屏幕,直到屏幕彻底黑沉,依旧没有再看到回复。

    好吧。

    季笙歌按捺住心中的失落感,无所谓的笑了笑。应该是他公司事情太多,没什么时间跟她聊天吧。

    因为中午要去夏朝露家吃饭,季笙歌上午的工作效率很快。十一点的时候,她就处理完手上的事情,驾车离开环锦。

    去往夏朝露家的路上,她中途停车去进口超市买些水果。夏朝露性格开朗,为人不拘小节。季笙歌知道她不会看重这些,所以也没挑选贵重物品。买些日常能吃能喝的东西,季笙歌俨然将她当做自己家里的人,并不会过多客套。

    来到夏家时,还没到十二点。佣人开了门,热情的迎着季笙歌进去。

    “笙歌。”

    夏朝露穿件白色真丝长裙,早早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等。看到季笙歌进门,立刻兴高采烈的跑过来,“你来了怎么还没东西?”

    “就是些水果,大家一起吃。”她将水果袋交给边上的佣人,便换了鞋同夏朝露一起进去聊天。

    “露姐气色不错。”季笙歌脱掉外套,笑着坐在夏朝露身边。

    “你也觉得是吧?”夏朝露抬手拍拍脸颊,道:“我最近不用上班,不用操心,更不用熬夜,皮肤不知道有多好呢。”

    佣人端来茶点,轻轻放在茶几上。季笙歌端着红茶喝了口,望着夏朝露满面春风的模样,忍不住打趣,“最近和二哥进展怎么样?”

    “唔!”

    夏朝露咬了口新出炉的曲奇饼干,差点烫到。她撅着嘴哼了声,脸色不悦,“人家最近和那位董小姐交往过密,哪有时间理会我。”

    噗!

    季笙歌差点笑喷,努力忍住后才揶揄声,“啧啧啧,露姐,这种话可不是你的风格哦。”

    “咳咳。”

    夏朝露盘着腿坐在沙发里,朝身边的人眨了眨眼,“是吧,你也觉得这种不是我的风格吧。所以我就不装了!”

    话落,她狠狠咬了口手里的曲奇饼干,骂道:“顾以宁那个混蛋,想要和董妙妙在一起,简直做梦!看我养足精神,怎么收拾他的!”

    “哈哈哈——”季笙歌再也忍不住笑出声,上半身靠在沙发里,笑的肚子疼,“对对,这才是露姐的风格。”

    “嗯哼。”夏朝露勾了勾唇,明亮的双眸掠过季笙歌那张精致的面容后,微微有些惆怅,“笙歌,我老了吗?”

    “呃……”

    季笙歌伸手擦擦眼角,起身坐到夏朝露身边,仔细朝她脸上看了看,“哪里老?怎么可能老?”

    “哎。”夏朝露砸砸嘴,上半身猛地往后倒在沙发里,颓然道:“我都快三十岁了,怎么可能不老?同那些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们相比,我每天往脸上涂的护肤品都要多几倍。”

    董家那位千金比她要小好几岁呢,人长得也是小鸟依人的模样。男人到底是视觉动物,她其实还是有些担心的!

    季笙歌弯了弯唇,顺势在她身边躺下来,“露姐,二哥不是那种好色的男人。”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夏朝露惊讶的问。

    “嗯……”季笙歌想起第一次见到顾以宁时,他看待自己的目光平静如水。从小到大,她自己的容貌落在任何男人眼中,若说惊艳都不为过,面对那些男人们惊讶痴迷的目光,她早已有了免疫力。

    可像是顾以宁那样平淡无波的眼神,她还是极少见到的。

    “反正我就觉得二哥不是那种人。”季笙歌敛下眉,说的胸有成竹。

    虽然她们相处时间不长,但夏朝露对于季笙歌有种莫名的信任感。此时听到季笙歌的话,夏朝露的心情瞬间好转!

    “哼,晾他也不敢!”夏朝露轻笑声,眼底的神色逐渐回暖。

    “大小姐,二小姐说可以吃饭了。”

    “哦。”

    夏朝露坐起身,顺势也拉起季笙歌,道:“走吧,我二妹知道你中午过来,特意做了牛肉火锅。”

    听到牛肉火锅四个字,季笙歌立刻把鞋穿好,跟在夏朝露身边快步走向餐厅。

    欧式长桌前,丰盛的菜色吸引人的目光。季笙歌拉开椅子,眼睛都瞪圆了,“哇塞,好香啊!”

    “季小姐,请坐。”夏琼身上带着围裙,手里端着的牛肉火锅冒着热气。她将锅子放在中间,顿时有浓郁的香气飘来。

    “好有食欲。”季笙歌发自内心的感叹。

    “尝尝我二妹的手艺,”夏朝露笑着把筷子递给季笙歌,道:“小心点,有些烫,慢慢吃哈。”

    “好。”季笙歌应了句,再也顾不上说别的,拿起筷子就开吃。牛肉火锅食材丰富,滑嫩的牛肉片,手工牛肉丸,以及各种新鲜蔬菜汤煮的火候恰到好处,火锅底部还有各种山珍,这样一整锅炖出来,简直要鲜掉舌头。

    “好吃,太好吃了!”季笙歌赞不绝口,拿起来的筷子始终就没停过。她真的没有想过,夏琼这个看起来温温柔柔的女孩子,竟然能有这么好的厨艺。

    “那就多吃点。”夏朝露虽然尝惯妹妹的手艺,可每次吃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吃撑。所以为了保持身材,多数时候她都不让妹妹下厨。只有家里来客人朋友,或者小弟回来的时候,夏琼才会亲自下厨。

    一道牛肉火锅,彻底征服季笙歌的胃。她吃的胃里撑撑的时候,还是有些舍不得放下筷子。要不是实在吃不下去了,她真的还不想放下筷子呢。

    “真好吃。”季笙歌意犹未尽的擦擦嘴,胃里真是再也装不下去了。夏琼的手艺,同那些星级酒店的厨师比起来,完全不会逊色。

    “季小姐要是喜欢,下次你来,我再给你做。”夏琼看到季笙歌吃的欢畅,心中也很高兴。

    “好呀好呀。”季笙歌连忙点头,心想下次再来蹭饭,她一定要把顾唯深也拉来,让他也尝尝这道牛肉火锅,保证他也赞不绝口。

    吃饱喝足,夏朝露又拉着季笙歌上楼聊天。夏琼没有打扰她们说话,带着佣人正在收拾厨房。

    有个如此贴心贤惠又懂事乖巧的妹妹,肯定做梦都会笑醒。季笙歌不禁叹息了声,同时又在心底大大的羡慕了把夏朝露。

    中午饱餐一顿,又同夏朝露聊着私房话。季笙歌差点不想离开夏家,就想认了夏朝露当姐姐,从此后也住下算了。

    离开夏家时,已经下午三点多。季笙歌原本有些沉闷的心情,豁然开朗起来。她开车去了片场,看过商勤的进度后,表示很满意。

    等她从片场出来,天色已经暗淡。开车回到公寓时,差不多七点半,她打开门进去,屋子里依旧空空荡荡,黑漆漆没有开灯。

    他又没回来吗?

    季笙歌换好拖鞋,打开客厅的落地灯。她脱掉外套坐下后,嘿哈立刻屁颠颠跑过来,乖巧的趴在她脚边。

    “今晚又是只有我们两个吗?”季笙歌伸手摸了摸嘿哈的小脑袋,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失落。

    路灯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季笙歌抿唇拿起手机,再次将电话拨出去。

    电话铃声响过后,倒是很快接通,“是我。”

    “你……”季笙歌撇撇嘴,声音低沉的开口,“你今晚还不回来吗?”

    “嗯。”

    电话那端的男人应了声,“公司的事情还没处理完。”

    “哦。”季笙歌叹口气,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顾唯深握着手机的五指紧了紧,“估计要过几天吧,最近我都比较忙。有事吗?”

    “没事,我就是问问。”

    季笙歌听出他话里的不耐,有些不高兴的撅起嘴,“那你先忙吧,不打扰你了。”

    话落,她沉着脸把电话挂断。

    嘟嘟嘟。

    手机听筒中一阵忙音,顾唯深怔怔握着手机,深邃的眼底一片晦涩。

    “顾先生,吃饭了。”尤阿姨将晚饭端上桌,轻轻喊了声发呆的男人。

    将手机放在桌上,顾唯深应了声,低头拿起筷子。只是他吃的很少,没吃几口便回到楼上卧室。

    盛唐,八楼包厢。顾载成双手插兜站在走廊外,不时瞧着前方的电梯出口。

    须臾,电梯门打开,闫豫单手插兜,迈着稳健的步伐走来。

    “闫总。”顾载成大步上前,神色微微有些急躁,“你怎么迟到了?”

    “片场那边临时有点事,耽搁了些时间。”

    顾载成没在多问,只拉着他快步走进包厢。服务生将包厢门推开,他们进去时,坐在圆桌前的男人正有些不耐烦。

    “二叔,我们来了。”顾载成笑眯眯过去,径直走到顾荣杰身边坐下。

    “载成,今天你做东,怎么比我来的还晚?”顾荣杰语气有些不悦。

    “顾总,迟到的人是我。”闫豫径直走上前,瞬间吸引顾荣杰的目光。

    “哟,今天还有外人?”顾荣杰眯了眯眼,目光由闫豫身上掠过,嘴角隐约透着几分笑意。

    “二叔,闫总是我朋友。”顾载成接过话,顾荣杰眼神微微动了下,继而伸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道:“来来来,都坐吧。”

    闫豫应了声,转身坐在他们对面。

    眼见包厢中人都到齐,服务生即刻推着餐车进来,将菜肴一道道上齐。

    推杯换盏中,顾载成酒力不胜,很快便有了醉意。闫豫见他微醺,笑着开口,道:“大少,要不要去楼上休息一下?”

    “我在楼上开了房,你先去醒醒酒,等会儿我们一起去打牌?”

    顾载成放下酒杯,欣然点了点头,“好,那我先上去休息一会儿?”

    “二叔,你们继续。”顾载成起身,立刻有服务生上前,搀扶着他离开。

    包厢门重新关上,餐桌前转眼只剩下顾荣杰同闫豫两人。顾荣杰端坐在椅中,轻晃杯中的红酒,笑道:“闫总把载成支走,可是有话要单独和我说?”

    既然大家都是聪明人,闫豫自然不愿拐弯抹角。他抿了口杯中红酒,沉声道:“听说顾傲少爷在里面的日子不好过,他的腿疾也是时常不舒服吧。”

    闻言,顾荣杰眸色沉了沉,心底泛起一丝戒备,“闫总倒是挺清楚顾家的事情。”

    “哪里,不过最近常常同载成打牌,偶尔听他提起过而已。”闫豫笑的一脸和煦,神色温和。

    顾荣杰笑了笑,“那闫总真是有心了。”

    都说明人不说暗话,顾荣杰拿起餐巾擦擦嘴,直言问道:“闫总有话可以直说。”

    包厢窗外紧邻江边,此时浓稠的夜色衬得那宽大的江面如同一汪巨大的陷阱,深不见底。

    “顾总最疼爱的儿子被人打断了腿,如今又关在里面日日遭受折磨,这口气,您能咽下去吗?”闫豫手指轻扣桌面,声音格外低沉。

    顾荣杰敛下眉,眼神深沉几分,“你想说什么?”

    “若是顾总想为爱子讨回个公道,我倒是可以祝您一臂之力。”

    “呵呵。”顾荣杰忽然弯起唇,抬手拍拍桌子,“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挑拨我们顾家的关系?莫非你同顾家有什么关系?”

    顾荣杰一连串的问题,并没有令闫豫慌张。他不紧不慢倒了杯酒,转而握在手中,“说来也巧,顾总想要对付的人,恰好也是我的敌人。不是说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吗,不知道顾总是否有意交我这个朋友?”

    顾荣杰一瞬不瞬盯着他的脸,想要从他脸上分辨出些许情绪。可惜闫豫眼神平静无波,完全看不到半点波澜。

    “我倒是有点好奇,闫总同顾家有何过节?”顾荣杰眉心微蹙,这个闫豫一直混娱乐圈,同顾家应该毫无关联才对。

    “呵呵。”闫豫微微一笑,眼神幽暗,“这个我还不想说,顾总也不必多问。只要我们能够联手,搬到顾家老爷子并非难事,到时候顾家大房一倒,你们二房才有出头之日。”

    这话正中顾荣杰心窝,顾家历经百年,但所有的权利都掌握在顾家大房那一脉的手中。他们这些次子,无论怎么努力,始终都无法超越那些长子长孙。

    他是这样,他的儿女们依然如此。顾荣杰早就不服,只不过这些年有顾老爷子压着,他才不敢造次。

    可自从顾傲出事后,他对于顾家大房那边的怨念越来越深。这口气压在他的胸口,时日已久,确实需要好好绸缪一下。

    叮!

    顾荣杰端起酒杯,主动与身边的男人碰了碰杯子,“既然如此,那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好。”闫豫举起酒杯,内敛的眸子里掠过一丝寒意。

    早上七点多,季笙歌被手机闹铃吵醒。她揉着眼睛走进浴室,对着镜子看了看,果然有了黑眼圈。昨晚她又失眠了,临近天亮才睡着。

    不久,她独自开车离开公寓,神色有些难看。那个男人是不是故意的?究竟他公司里有什么事情,需要避开她远远的吗?

    市医院门前,司机将车停下后,车后座的人立刻打开车门出来,神色匆匆走进医院大门。

    虞宛一口气来到三楼,然后才取下脸上的墨镜。有护士拿着化验结果上来,经过其中一间办公室时停住脚步。

    “邓医生,你病人顾唯深的验血报告出来了。”

    “这么早?”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打开办公室门,几步将化验报告接过去。

    护士把报告递给医生,随后便离开。

    虞宛听到护士念的那个名字,瞬间朝这边看过来。她拎着包走到医生办公室门前,见医生正把化验结果拿在手里。

    “医生。”

    虞宛敲了敲门,坐在办公桌后的医生抬起脸,狐疑的望向面前的人,“你是?”

    “我是顾唯深家属,今天来拿他的化验结果。”

    “哦,我不是让你们中午过来吗?”

    医生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示意虞宛坐下。

    拉开椅子坐下后,虞宛神色紧张的问道:“医生,顾唯深的病情怎么样?”

    “化验结果不是血液感染,应该是最近工作压力大,免疫系统低下造成的,吃点药调理一下就可以了。”

    医生的话,瞬间令虞宛松口气。她欣喜的抬起脸,却在眼神触及到那张化验报告时沉了沉。

    “医生,您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忙?”

    “帮我换掉这份化验报告。”

    “这怎么可以!”

    医生办公室外,顾锐上前的脚步瞬间停在原地。他微微侧目,透过开敞的门缝望进去,不其然见到虞宛垂头坐在椅子里。

    虞宛说话的声音很低,可即便如此,顾锐依旧听得真切。

    不久,虞宛低着头,快步走出医生办公室。她下楼的速度很快,所以没有看到前方的转弯处,顾锐一直紧紧注视着她。

    虞宛脚步匆匆的下楼,一不留神就同迎面的人转上。她只觉得肩膀一痛,有人差点被她撞倒在地。

    “怎么走路的?”穿着白大褂的女人抬起脸,愤愤的瞪着眼前的人。

    虞宛揉着肩膀,同样满脸怒火,“你是怎么走路的?没看到我下楼吗?”

    穿着白大褂的女人怔了怔,盯着眼前这个漂亮女人,不禁瞪大眼睛,“你,你不就是那位小姐吗?”

    闻言,虞宛仔细看了看面前的女人,然后猛地低下头,快步绕过她的肩膀,转身就走。

    “小姐!”

    “喂,我认识你!”

    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连追几步,可虞宛越走越快,后来竟然都跑起来。

    “王医生,怎么了?”有值班的护士过来,关心的询问。护士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一眼就见到前方步履匆匆立刻的身影,“王医生找虞小姐有事吗?”

    “虞小姐?”

    王医生眨了眨眼,显然并不清楚虞宛的身份。

    前几天虞宛脖颈受伤,连着来医院几天敷药,正是这个护士负责。小护士年纪不大,也是好事之人,“对啊,她就是虞家的四小姐,可是有钱人呢。”

    有钱人?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听到这话,瞬间露出一丝窃喜。原来那个跑到医院自己破处的女人,竟然是虞家的四小姐。

    走出医院大门,虞宛迅速坐进司机的车里。她偏头往车窗外看了眼,确定刚刚的医生没有追出来后,她才松了口气。

    “快点开车。”

    “是,小姐。”

    司机发动引擎,将车开出医院。虞宛坐在车后座,紧提着的那口气,终于缓缓松开。

    哼!季笙歌那种别有用心的女人,接近顾唯深不过就是另有图谋。若是她知道顾唯深就快死了,她就不信季笙歌不会露出狐狸尾巴!

    临近中午,顾唯深来到医院取验血结果。他单手插兜站在医生办公室外,脸色有些难看。

    顾锐垂首站在男人身后,见他剑眉紧紧蹙着,俊脸染上几分紧张。

    须臾,顾唯深深吸口气,伸手将办公室的门推开,走了进去。

    “结果怎么样?”

    医生神情透着些许慌张,虽然极力掩饰,但顾锐却看的清清楚楚。

    “验血结果表示,确实是血液感染。”医生声音紧绷,道:“顾先生,你的情况比较严重,恐怕,恐怕……”

    “我快死了,是吗?”顾唯深沉声问道。

    医生心虚的垂下脸,半天才点点头。

    顾锐神色平静的站在边上,始终都没有开口。

    半响,顾唯深抿唇坐上司机都车子,离开医院。

    傍晚,西府名都的内外都亮着灯。尤阿姨准备好晚饭,如常立刻别墅。

    偌大的餐厅中,只有顾唯深独自坐在椅子里,手中夹着一根烟。

    男人低头吸了口烟,有红色火星在他指间闪耀。

    “顾先生,先吃药吧。”顾锐将药瓶放在桌上,声音格外低沉。

    顾唯深盯着指间忽明忽暗的烟头,蓦然笑了笑,“顾锐,我快要死了。”

    “不会的。”顾锐垂眸,回道:“现在医学很发达,如果国内的医生没有办法治疗,我们还可以去国外。”

    顾唯深眉眼间的神色沉了沉,并没回答。桌上的手机适时响起,他低头看眼号码,却没有接听。

    顾锐上前两步,盯着打进来的号码提醒,“顾先生,季小姐电话。”

    男人依旧坐在椅子里,任由桌上的手机渐渐沉默下来。不久,他掐灭手中的香烟,转身上了楼。

    望着男人失神的神情,顾锐心里有些不好受。他抿唇站在桌前,将那些没有动过的饭菜通通收起来。

    顾先生,对不起。现在,他还不能告诉顾唯深事情的实情。

    自从季笙歌靠近顾唯深开始,他就一直觉得,季笙歌接近顾唯深的目的不单纯,充满算计。虽说如今他对季笙歌改观不少,但曾经的顾忌还在。所以顾锐想确认一下,他有没有看错人!

    从昨晚到今早,顾唯深电话始终打不通。季笙歌收拾好出门后,直接开车去了唯一影视公司。

    “顾先生没在。”前台小姐如实回答。

    季笙歌沉下脸,表情很难看。这男人到底在搞什么?

    她拎着皮包就要离开,迎面却看到顾锐,“季小姐。”

    “顾唯深在哪里?”季笙歌抬起头,目光穿过顾锐的肩膀落向后方,可惜并没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平时他们两人几乎都是同进同出,如今那个男人不在,立刻让她有所警惕。

    “顾先生没在公司。”顾锐的回答,同前台的接待相同。

    季笙歌捏着皮包,脸色阴郁的追问,“他在哪里?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也不见我?”

    顾锐沉下脸,没有回答。

    眼见顾锐脸色有异,季笙歌心底揪了下,顿时想起什么。她几步走到顾锐面前,开口的声音有些发颤,“他是不是出事了?前几天他身体不舒服,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医生怎么说的?”

    想起顾唯深最近那些反常的表现,季笙歌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顾锐,请你告诉我实情。”

    半响,顾锐缓缓抬起脸,神情悲伤的说道:“顾先生……他就要死了!”

    他就要死了?!

    季笙歌瞬间被这句话击中,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险些摔倒。她狠狠咬了下唇,才能让自己清醒过来。

    ------题外话------

    推文:顶级盛婚:亿万天后/醉三果

    25岁的顾安安没有想到一场地震改变了她一生的轨迹。

    前世,她是个什么都没有的残疾女孩,一朝重生,她重生到了一个叫顾安儿的十八岁女孩身上,从此拥有了健康的身体。

    一切都才刚刚开始,一切都还可以重来,她发誓,既然上天给了她机会,这一世,她便要活出人样来。

    写,唱歌,比赛,走上人生巅峰。

    只是,高兴之余,身边出现一个比她大十二岁的未婚夫是怎么回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