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2 被赶去睡书房
    啪!

    书桌上堆着的剧本剧照,以及厚厚的行程表都被扫落在地。夏朝露面色阴郁的瞪着对面的人,怒声质问:“甘佳,你这样做,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甘佳慢慢弯下腰,将散落在地的东西一一拾起后,重新摆放到桌前,“当然知道,退出娱乐圈,不能再演戏。”

    “那你还敢这么做?”夏朝露绕过桌角,几步走到甘佳面前,妆容精致的脸颊透着浓浓的怒火,“明天就是影后颁奖礼,那不是你的梦想吗?”

    “那是我的梦想,”甘佳点头,继而笑道:“可是露姐,有些梦想注定只能成空,白日梦而已。”

    “你……”夏朝露硬生生被她气的说不出话来,她在这个圈子里,为人处事素来强势霸道,但凡她带的艺人,大家都要礼让几分。唯独这个甘佳,竟然能够自毁前程!

    “露姐。”

    甘佳抬起脸,乌黑的眸子一片晶亮,“谢谢你,是我辜负了你的栽培,也是我连累了你,对不起。”

    自从答应担任甘佳经纪人的那天,夏朝露就清楚她不是个简单的女孩子。她有野心,也有演技,这样的人其实捧红并不难。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甘佳即将大红大紫的当口,她却自己放弃了。

    不久,甘佳关上办公室的门,走了出来。她拎着手中的皮包,沿着走廊向前,并无意外的看到另外一道身影。

    季笙歌站在走廊的窗前,听到脚步声后,挑眉朝她看过来,“楼下都是记者,你这么做,真的不会后悔吗?”

    甘佳几步走到她的身侧,目光顺着落地窗望出去,蓦然一笑,“如果后悔,我早就后悔了,也不会等到今天。”

    当初封汰的事情发生以后,季笙歌曾对甘佳十分厌弃,甚至还把甘佳交给别的经纪人。在她眼中,甘佳一直都是努力攀附,为了能红不择手段的人。

    可今天的一切,显然也出乎她的意料。

    “为什么要这样做?”季笙歌轻轻问了句,她这会儿冷静下来,左思右想都觉得事情不对劲。明明夏朝露已经为甘佳安排好一切,只要她照做就可以拿到影后,可她却选择主动放弃。

    这样的甘佳,与曾经那个口口声声说‘她想红’的甘佳,绝不是一个人。

    “呵呵。”

    甘佳敛下眉,嘴角的笑容一闪而逝,“果然还是季姐了解我。”

    闻言,季笙歌秀气的眉头蹙了蹙。

    甘佳轻轻低下头,眼神变的温柔而炙热,她迈步走到季笙歌面前,在她耳边低喃,“因为,现在有更重要的一件事,需要我去完成。”

    季笙歌怔了怔,眼见甘佳将手贴向小腹时,整个人豁然明白过来,“你……”

    “嘘!”甘佳手指点在唇边,笑道:“季姐是第一个知道的人,也是唯一知道的人。”

    “甘佳——”

    季笙歌下意识就要开口,但被甘佳抢先阻止,“欠他的,我已经还了。以后我们各自安好,互不相欠。”

    顿了下,甘佳手指轻抬,指尖摸了摸额头那道疤痕,缓缓笑道:“季姐,你是我最相信的人,请你答应我,不要告诉任何人,好吗?!”

    任何人?这中间,自然也包括封汰了。

    按捺住心底的激动情绪,季笙歌轻轻握住甘佳的手,“真的决定了?”

    “嗯。”甘佳点头,道:“我知道,以前我做的事情,让你失望,也让你觉得讨厌。可是从今以后,我不会了,我不会再做错事。”

    无论之前发生过什么,季笙歌看着如今的甘佳,都不忍心再说苛责的话。人生漫长,谁能保证谁的一生不会犯错?

    可以不犯错固然很好,但知错难改,却更加不容易。

    季笙歌张开双臂,伸手环抱住甘佳的肩膀,“我可以为你保密,可以不告诉他,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不准和我失去联系,要让我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闻言,甘佳眼眶倏然一热,有晶莹的泪水在眼底闪动,“好,我答应你。”

    不多时候,环锦大门前一阵激烈的骚动。甘佳的身影一出现,立刻成为记者们围攻的对象。幸好大厦门前的保安们早有防备,将围堵的记者们驱散,才能让甘佳乘车离开。

    季笙歌依旧站在落地窗前,神情有些黯然。甘佳如今名声俱毁,肯定不能继续在圈子里,势必会被公司雪藏。

    第一次见到甘佳的情形,她还没忘记。那时候,那个满眼明亮,一心只想红的女孩子,终究还是一去不复返。

    长长叹了口气,季笙歌心中颇为感触。甘佳同封汰之间的恩怨纠缠,她也算是见证人,眼见事态演变至此,她却无能为力。

    侧身倚在落地窗前,季笙歌明亮的黑眸眨了眨。她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顾唯深的情形,此时此刻,心中却觉得格外庆幸。

    这也是第一次,她如此庆幸,是她主动走到顾唯深的身边。

    五天以后,甘佳低调离开云江市,前往新西兰。以前她就说过,很喜欢那里的气候,四季温差不大,能够好好保养皮肤。却没想到,当初的一句戏言,今日已然成真。

    虽说甘佳最终没有拿下影后的桂冠,但她近一年来人气高涨。所拍的几部戏和电影,收视率票房都很高。这样算下来,她所得到的片酬自然也不少。

    只要她不是过度挥霍,那些钱足够她安稳生活很久。

    季笙歌敛下眉,坐在椅子里,听着耳边季美音絮絮叨叨的话语,似乎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爸爸,如今甘佳都雪藏,咱们环锦跟着背了黑锅不说,还要损失一大笔钱呢。”季美音站在季闲身边,不断煽风点火。

    季闲端坐在黑色转椅中,神情不好看。他在甘佳身上花了不少钱,又处心积虑把夏朝露请回来,可谁想到,眼看着影后的桂冠就要拿下,半路却闹出事端。不但甘佳丢了声誉,连累环锦,而影后桂冠更是被唯一的叶冰抢走!

    想到此,季闲的脸色更加难看。

    扣扣扣——

    办公室的门一开,夏朝露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进来,“季总。”

    “坐吧。”季闲抬了抬手,语气显然没有从前的热络。

    拉开椅子,夏朝露脸色平静的坐了下来。

    “夏总监,甘佳的事情,你打算给爸爸怎么交代?”季美音颐指气使的开口,她虽然忌惮夏朝露的脾气,可平时看到夏朝露同季笙歌走的近,她心里也是很不舒服。

    “二小姐希望,我怎么交代?”夏朝露笑着反问。

    季美音瞬间愣住,被夏朝露犀利的眼神看的低下头。

    “季总。”懒得同季美音周旋,夏朝露直接开了口,“甘佳的事情,我确实欠公司一个交代。明天我会把辞职报告交上来,还有当初您答应付给我的薪酬,我也一分不取。”

    “夏总监,这话从何说起。”季闲勾唇笑了笑。谁都知道,夏朝露是厉俊的未婚妻,就算季闲不看夏朝露的面子,但也不愿意得意厉家那位二少爷。

    “呵呵。”夏朝露仰起脸,潋滟唇角弯起的弧度清冷,“是我没有完成承诺,没有令甘佳拿到影后,那笔钱我理应退回。”

    话落,夏朝露径直站起身,直接拉开门出去。

    “夏总监!”季闲神色微慌的拦了下,但并没拦住。

    “爸爸,我去看看。”季笙歌跟着起身,季闲立刻点头,“好。”

    季笙歌快步走到办公室,远远看到夏朝露离开的身影,“露姐。”

    身后的声音熟悉,夏朝露抬起的脚步慢慢放缓。须臾,季笙歌拉起夏朝露的手腕,两人直接去了顶楼。

    “甘佳的事情,你已经尽力了,为什么要辞职?”季笙歌定定看着身边的人,微喘着粗气的问。

    “笙歌,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过的话吗?”夏朝露转身坐在观景台的扶栏,脸色倒是很平静。

    “记得。”季笙歌应了声。

    “其实我混这个圈子,也有五六年了,带出来的艺人我两只手都数不过来。工作这么久,我从来都没给自己放过假呢。”

    “所以?”

    “我有点累,想休息一段时间。”夏朝露耸耸肩,语气低沉。

    最近这段时间,夏朝露家里好像有些事情发生,所以她才会疏于对甘佳的管理,以至给了封汰可乘之机。

    季笙歌抿起唇,道:“露姐,无论怎么样,都不要太难为自己。”

    “笙歌……”

    夏朝露望向身边的人,眼底的情绪渐渐变的复杂,“你是第一个,对我说这句话的人。”

    “是吗?”季笙歌笑着努努嘴,道:“那太好了。”

    闻言,夏朝露也笑了。她抬起手,掌心落在季笙歌肩头轻拍,“听说你最近和三少和好了?”

    “唔。”季笙歌脸颊一热,神情顿时变的不自然,“这消息,你怎么知道的?”

    “我知道还多着呢。”双手撑着扶栏,夏朝露一跃而下,道:“如果你们可以重新开始,那就不要放弃,好好珍惜。”

    “我知道。”季笙歌点头。

    虽然都姓顾,可顾唯深同顾以宁的脾气截然不同。

    夏朝露眼神暗了暗,一时间心口涌动的情绪极为复杂。

    “露姐。”

    “嗯?”

    面前的人神秘兮兮凑过来,夏朝露狐疑的抬起来,恰好听到季笙歌笑道:“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喊你一声二嫂。”

    “……”

    这丫头,嘴巴倒是越来越能说了!

    夏朝露脸色禁不住一红,难得神情羞涩的别开脸。

    傍晚回到家,季笙歌洗好手坐到餐桌前,便能看到热腾腾的饭菜。这几天顾唯深每天早早下班,回来煮饭,简直乖的不得了。

    “尝尝看。”男人夹了块排骨,放到季笙歌碗里,笑眯眯看着她。

    往常这种时候,季笙歌多数都会给他回个笑脸,或者也夹菜放到他的碗里。可今晚,她只沉着脸,低头吃饭,半句话半个表情都没有。

    吃过晚饭,季笙歌便回到卧室洗澡。等她都收拾好出来,脸色依旧很难看。顾唯深终于忍不住,主动上前询问,“你怎么了?”

    “没事。”季笙歌把头发吹干后,冷冰冰回答。

    顾唯深一把扣住她的手腕,伸手抬起她的脸,“你的脸色都臭成这样了,怎么可能没事呢?”

    啪!

    季笙歌狠狠拍掉男人的手,道:“嫌弃我脸臭,你去书房睡啊。”

    话音落下,她立刻按住顾唯深的肩膀,直接把他往外推,“出去,出去!”

    “笙歌……”

    男人蹙起眉,心想自己哪里得罪她了啊?前几天不都好好地,今晚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想听你说话,”季笙歌沉着脸,“不对,我是不想听你们男人说话!”

    “……”

    顾唯深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整个人就被从卧室中赶出去。

    碰!

    季笙歌将卧室门反锁,并且警告道:“顾唯深,你今晚好好给我睡书房,不然我真的会生气!”

    闻言,男人那张俊脸瞬间垮下来。

    靠!这是什么情况?!

    须臾,门外的动静渐渐消失。季笙歌耳朵贴着门板听了听,听到书房那边的开门声后,终于松口气。

    掀开被子上了床,她躺下后,便把床头灯关掉。其实今晚她的心情,莫名有些失落,不知道是因为甘佳的离开,还是因为夏朝露的落寞。

    总之,连带她也想到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哎。”

    季笙歌皱了皱眉,气鼓鼓的翻个身。虽说顾唯深同虞宛那一晚,情有可原,可每次只要想到她的男人被别的女人碰过,她还是会很沮丧。

    这种情绪,她已经很努力地控制,但总会某种情形的触动下忽然冒出来。

    “唔——”

    烦躁的把脸迈进枕头里,季笙歌用力吸了吸鼻子,忍住笔尖的酸楚。她不想在他面前表露这种情绪,可他们之间这道嫌隙,究竟何时才会愈合?

    入夜,市中心一处高档公寓,静谧幽暗。

    男人手中托着个黑色文件夹,一页页逐步翻看后,薄唇缓缓弯起,“你记录的很详细,也很细致。”

    他的目光,挑眉望向窗边的女人。

    苏嫣身上的丝绒黑色长裙,紧贴身体曲线。她笑着偏过头,道:“当然,所有你的事情,我都会做的周到,绝不会马虎。”

    将文件夹放下,闫豫起身倒了两杯红酒。他端着酒杯上前,将其中一杯递给身边的人,道:“谢谢。”

    碰——

    水晶酒杯轻触的声音清脆,苏嫣抿了口杯中的红酒,仰头看着面前的男人,眼神温柔,“最近顾载成和顾荣杰来往密切,自从顾唯深离开顾家,顾以宁接任俪星后,顾载成心中的怨气很大。而顾荣杰因为顾傲的事情,也对顾家大房那边恨意加重,他特别拉拢顾载成,两个人必然没安什么好心。”

    闫豫听着她的话,那张五官体力的脸颊,并没有太多情绪的变化。

    “这两年,你一直让我留心顾家的事情,你和顾家到底有什么关系?”苏嫣忍不住好奇,终究问了出口。

    男人轻晃杯中的红酒,幽深的眸子印着点点笑意,“这与你无关。”

    “闫豫。”

    苏嫣红唇紧抿,放下手中的酒杯后,忽然伸手穿过闫豫的腋下,转而环抱住他的腰,“我们能不能,在一起?”

    她的声音极轻极柔,但落在男人的耳中,却异常清晰。

    闫豫皱了皱眉,低头看到她落在自己腰间的手,脸色微微变化,“怎么,现在影后的位置,都不能满足你了吗?”

    “当然不是。”苏嫣深吸口气,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身体不自觉颤了颤,“闫豫,难道你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吗?”

    半响,闫豫慢慢转过身,修长的手指轻抬,落在苏嫣的嘴角,“苏嫣,做人不能太贪心。你想要影后的位置,我已经给你了。我们之间,互不相欠。”

    互不相欠?苏嫣冷笑声,咬紧下唇,道:“你以为,你还能和季笙歌在一起吗?呵呵,她已经和顾唯深和好了,你没有机会了。”

    男人端起酒杯,抿口杯中的红酒,随后笑了笑,“嫣姐,已经很晚了,你应该回去了。如果被人发现,你恐怕很难同顾荣杰解释吧。”

    他的话中含着威胁与警告,苏嫣怎么能听不出来。她骤然一笑,脸色铁青的拿起皮包,沉着脸离开。

    门锁一开一合,重新又归于平静。

    闫豫双手插兜站在落地窗前,目光笔直望向浓稠的夜色,不禁轻笑声。顾家的这笔账,他一定要讨回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