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 自己保护自己
    站在俪星楼前,季笙歌忽然有点犹豫。她包里放着之前拍摄电影时出入的名卡,现在应该还能用。

    刷卡进入,果然顺利。季笙歌来的早,俪星大堂没什么员工,她直接走进电梯,上到顶楼。

    顾锐关上办公室门出来,回身见到季笙歌时有些惊讶。

    “三少,在吗?”

    顾锐转身进去,很快出来,“请进。”

    “谢谢。”

    踏入那扇门,对面办公桌后的男人单手托腮,姿态慵懒的坐在黑色转椅中,朝她直勾勾看过来。

    他那副样子,显然正在等她。

    季笙歌目光从他脸上掠过,昨晚打架进警局,可他神色依旧饱满,“刚刚方太太找过我。”

    “你来为方家求情?”

    “不是。”季笙歌摇头。

    男人往边上沙发一指,“坐吧。”

    办公室内温度恒定,季笙歌身上的黑色大衣没有脱掉,她垂头坐在沙发里,微微喘口气才开口,“昨晚为什么要帮我?”

    “我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碰,我不要面子的吗?!”顾唯深想起昨晚的情形,心头还有火气。

    迎面照射进来的光线刺眼,季笙歌不由眯起眼睛,“三少这样,会让我误会的。”

    “误会什么?”

    “误会三少对我,情有独钟。”

    说情有点过,但他的女人,那就没有被别人动的道理,“我上次就说过了,让你跟着我。”

    顾唯深起身走来,季笙歌感觉头顶的光亮很快被遮挡,她仰起脸,见他缓缓俯下身,“呆在我身边,以后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这句话无疑诱惑力十足,季笙歌眨了眨眼,嘴角渐渐勾起一抹笑,“等到三少和虞小姐结婚的那天,也没人可以欺负我吗?”

    顾唯深不由皱了皱眉。

    “这场赌局太大,我没有本钱。”季笙歌眉目轻敛,她说话时一双黑眸特别亮。

    “那你就不怕得罪我?”顾唯深斜睨她眼。

    “怕,”季笙歌点头,“很怕。”

    顾唯深弯起唇,但唇边的笑还没展开,他面前的人再次开口,“那天晚上,我用清白和三少做了交换,我心甘情愿。”

    最早见她,顾唯深就知道她善于谈判。她每次总能恰到好处抓住那个点,不会太过,又令你无法忽视。

    “所以呢?”

    “生在季家,已是如履薄冰,我不想再雪上加霜。季家门第小,总也在乎名声。”

    她的话说到如此明,顾唯深自然听懂,他薄唇抿了下,道:“你以为不在我身边,就能有好日子过?”

    “我可以。”迎着窗外阳光,季笙歌一张小脸白的透明。

    她这份自信,倒是让顾唯深有股想亲手捻灭的冲动。他笑了笑,道:“好啊,既然你这么自信,那我成全你。”

    顾家的三少爷,绝不可能强迫一个女人。

    “说话算话?”

    “要不要给你按个手印?”

    “那倒不用。”季笙歌神情显露轻松,按手印对于他这样的男人没用。

    她拎起皮包,转身要离开。

    “季笙歌。”

    身后的男人倚在书桌前,那双幽暗眸子落入她回望来的眼中,“我这人就是不信邪,从今天起我不会难为你,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过上你所说的好日子。”

    “好。”

    走出办公室,顾锐垂首站在门前。季笙歌猜想,这些话他肯定都能听到。

    电梯下行,她眼睛盯着变化的楼层数字。

    也许如今的顾唯深对她当真有几分兴趣,可这份兴趣过后呢?

    当初温婷被逼跳楼的惨象浮现眼前,她亲眼见识过顾家男人的狠厉,以及沦为祭品的可悲。

    没有人护她周全,她唯有自己保护自己。

    ……

    清晨,季美音早早下了楼。她穿件粉色羊毛裙,染成栗色的长发烫成大波浪卷,衬出一张巴掌大的脸。

    客厅迎面有片落地穿衣镜,她站在镜前左右摇摆,红唇渐渐弯起一抹笑,“妈妈,我好看吗?”

    方云佩放下电话,抬眼看到女儿站在镜前。二十多岁的花季少女,怎么打扮都是美的,“当然漂亮。”

    “刚谁来电话?”

    “方太太。”

    佣人端来茶杯,季美音接过后递给母亲,“有事?”

    打开杯盖,方云佩低头轻吹,冷笑道:“方太太说,昨晚顾唯深把方展打伤住院,今早方氏地产的新楼盘就被查封。”

    “啊!”季美音惊讶不已,“三少和方家有过节吗?”

    “还不是因为季笙歌。”

    方云佩眼角闪过一抹寒光,原本这位方太太趾高气扬,完全不把季家放在眼中,可刚刚她打电话哭求,想要季笙歌向三少说情,完全没有平时的嚣张。

    三少竟然为她打架?季美音心底一阵火大,咻的提着包起身。

    “这么早去公司?”

    “不是,我约朋友逛街。”

    方云佩看眼女儿,眉头微蹙,“美音啊,你要多长点心眼。今天方太太的电话幸好被我接到,要是你爸爸知道季笙歌和三少的关系那就麻烦了。”

    季美音撇撇嘴,“爸爸今天不在公司,我去了要给谁看。”

    眼见她一溜烟跑出去,方云佩摇摇头。

    市中心,百货公司。

    女人们逛商场,那是一场厮杀。季美音臭美,每一季最新款的衣服,她都要抢先买上几件。

    拿出季闲给的副卡,季美音骄傲的一通狂刷。爸爸疼她,从来不会计较这些小钱。

    店员将衣服包装好,恭敬递到她手里,“季小姐,您慢走。”

    走出女装旗舰店,季美音站在最中间,非常享受被大家包围的优越感,“你们午饭想吃什么?我请客。”

    “听说六层新开一家日料店,食材很新鲜。”

    季美音拿出粉饼准备补妆,身边女伴们一阵惊呼,“那个女人不是虞小姐吗?”

    不远处男装店内,虞宛双手各拿一件衬衫比划,似乎犹豫不决。季美音转转眼珠,将手里的袋子交给女伴,“你们先去点菜,我有点事。”

    女伴们不疑有他,转身走进电梯。等到电梯门关上,季美音拎着皮包大步过去。

    两件衬衫颜色都不错,虞宛知道封汰平时公众场合偏多,就把白色留下。柜台边有两名保镖,季美音不敢贸然上前,她清清嗓子,小声道:“虞小姐。”

    虞宛偏过头,看到身后的女人有点面熟,“你是……”

    “我是季美音,上次顾老爷子过寿,我陪着方大公子找过我姐姐。”

    闻言,虞宛眼神一动,“季小姐。”

    两名保镖稍稍退开半步,季美音趁机走到虞宛身边。

    ------题外话------

    三少爷你看,我们笙歌才不会那么容易被你套路的,嗯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