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 相亲
    出租车停在别墅门前,季笙歌付过车钱,犹豫片刻才走上前。

    “大小姐。”

    佣人将拖鞋放好,季笙歌换鞋后进去,见父亲坐在客厅的沙发里。

    “回来了。”

    “爸爸。”

    脱掉外套递给佣人,季笙歌走到父亲身边,“您找我回来有事?”

    “爸爸叫女儿回来吃饭,也算有事?”季闲脸色温和,倒把季笙歌看的一愣。在她的印象中,很少见到爸爸对她这样笑。

    打开皮包,她拿出一张纸条,道:“俪星贺岁片提档了,提早到圣诞节上映。”

    “我也听说了,咱们要早点准备。”

    季笙歌应了声,随后将手中纸条递给父亲,“这档明星综艺节目收视率很高,如果甘佳可以上次节目,对她未来的宣传很有好处。”

    季闲看眼节目名,眉头轻蹙,“这节目很难上啊。”

    “确实不容易,”季笙歌点头,“但我看好甘佳,她值得我们花大价钱。”

    “好吧。”季闲将纸条放到口袋里,“爸爸相信你的眼光,我明天就会安排人去谈,咱们环锦好久都没有一姐了,甘佳倒是个苗子。”

    难得她与父亲观点一致,季笙歌抬起脸,便见到季美音挽着方云佩,母女俩一起下楼。

    “笙歌回来了,咱们开饭吧。”

    季闲起身往餐厅走,方云佩挽起丈夫的胳膊,偷偷在他耳边说句什么,两人相视而笑。

    眼见父母离开,季美音冷笑声:“听说甘佳女三的角色,俪星原来不肯给。姐姐,你是怎么帮她争取到的?”

    不咸不淡的语气听着刺耳,季笙歌看眼她,“你想说什么?”

    “不想说什么,”季美音耸耸肩,“我就是觉得,俪星这么高的门槛,有人进去的太容易了点。”

    听出她的画外音,但季笙歌此时又不能与她争辩。

    “你们姐妹还站着做什么,快过来吃饭。”方云佩朝她们招招手,笑眯眯说道:“今天厨房炖了汤,还有笙歌喜欢吃的菜。”

    餐桌上的菜色丰富,显然精心准备过。季笙歌低头吃菜,静静等待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果然没多久,方云佩先开口,“笙歌啊,阿姨最好朋友的儿子年纪和你相当,人长得也是一表人才。他们家前些年圈了几块地皮,没想到这两年云江房价暴涨,人家可是赚足身家喽,方氏地产你听说过吧?”

    “听说过。”

    季笙歌放下手里的筷子,方云佩推过一张照片到她面前,“方家的大公子刚从国外回来,很快会接手家里的企业。”

    “照片在这里,你看看。”

    季笙歌并没看照片,而是望向父亲。季闲干咳了声,道:“你阿姨的意思是,你年纪也不小了,总要多认识一些朋友。”

    “对啊。”方云佩立刻接话,“你的照片方大公子已经看过了,人家马上就答应见面,只要你点头,阿姨可以帮你们约时间。”

    季美音刚要说话,被方云佩一个眼色警告,不得不闭上嘴巴。

    “笙歌。”季闲抽出纸巾擦擦嘴,见季笙歌始终低头,眼神微沉“你是不想见面,还是有别的选择?”

    “我没有别的选择。”季笙歌缓缓抬起脸,清澈见底的眸子一片平静,“既然是阿姨好朋友的儿子,见见也没什么。”

    眼见女儿神情平淡,季闲不禁怀疑之前的揣测。也许是他想的太多,毕竟顾唯深那样的男人,他们季家高攀不上。

    “好,那阿姨晚上就打电话。”见季笙歌点头,方云佩眉头霎时舒展。

    吃过晚饭,司机开车送季笙歌回去。季美音推开父母的房间门,直接进去,“为什么让季笙歌相亲?”

    “小点声音。”方云佩一把关上门,将女儿按坐在梳妆镜前,“你爸在书房打电话,当心他听到。”

    “哼!”季美音俏脸生怒,“妈你是不是糊涂了,我不是说了她和顾唯深有关系,你怎么还给她介绍方家大公子?”

    “傻丫头,这你就不懂了吧。”方云佩淡淡一笑,随手拿起梳子轻轻给女儿梳理长发,“那顾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哪是什么人想要攀附就能攀附的吗?”

    听到母亲的话,季美音一下子想起那天她主动投怀送抱,但被顾唯深羞辱的画面,“那又怎样?”

    “所以我给季笙歌介绍方家的大公子,如果她跟顾唯深没有什么,那她顺顺利利嫁入方家,成了方家的大少奶奶,对咱们家自然助力不少,你爸爸肯定会感激我!”

    “不可以!”季美音沉下脸,“她不能骑到我头上!”

    “哎哟,你急什么。”方云佩低头看眼女儿气鼓鼓的小脸,笑道:“最近你爸爸对她的态度,比之前要缓和很多。要是继续放任下去,她才有可能骑到我们头上,把她嫁出去,就是了结我的一块心病。”

    眼见女儿不解,方云佩弯唇一笑,“倘若你所说是真,季笙歌当真和顾唯深有什么的话,那就更好了。听说方家大公子十分爱惜颜面,如果季笙歌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方大公子能咽下这口气吗?”

    季美音眼底一亮,“妈,你说的好像有道理。”

    “呵。”

    方云佩掌心在女儿脸颊轻抚,“放心吧,你是妈妈的宝贝,妈妈绝不会让季笙歌抢走属于你的任何东西。”

    闻言,季美音大大的松口气。

    第二天早上,季笙歌刚进办公室,季闲就派人送来一张纸条。

    今晚六点,伯爵西餐厅。

    狭小的窗口,毫无视野可言,季笙歌双臂环胸倚在窗前,站在没有阳光的阴暗处,慢慢将手中纸条揉成团,丢进垃圾桶。

    生活就是这么现实,身为季家的女儿,总会有这样的一天。没有人护她周全,哪怕她也渴望被人收藏,免她惊,免她扰,免她无枝可依,可那个人,也许永远都不会来。

    傍晚,市中心伯爵西餐厅。

    这些年季笙歌养成个习惯,约人见面总是早早就到。

    报过预订的姓氏,服务生把季笙歌引领到临窗的位置。这家西餐厅位于二十八楼,临窗而坐可以俯瞰云江市的繁华夜景。

    “小姐,您要什么饮料?”服务生礼貌询问。

    季笙歌摇头,“不需要,谢谢。”

    服务生转身退开,季笙歌低头看眼时间,确实是她来的早了。

    餐厅入口处,有服务生将门推开,进来的男人内里一套深色西装,外搭浅灰色复古款大衣,他随手将大衣脱下来,不过简单一个动作,却令人无法不侧目。

    顾锐接过男人脱下的大衣,冷冽目光搜寻周围,忽然见到窗前的那抹身影时,眉头微皱。

    这家西餐厅的夜景非常出名,此刻华灯初上,鳞次栉比的路灯排列整齐,一眼望去,宛如夜空中闪亮的星辰。

    前方那抹落于灯火中的孤单背影,豁然撞入顾唯深的眼中。她侧脸看着窗外,身上只有件白色长裙。

    “三少,虞小姐已经到了。”顾锐开口提醒。

    顾唯深敛下眉,转身走向包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