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 连号车牌的主人
    落日余晖将半边天际点缀的一片绯红,满目荼蘼中,那一抹白色显得尤为干净亮眼。季笙歌站在窗沿下,透过开敞的窗户,依稀能够听见说话声。

    “你站在这里多久了?”

    “没多久,本来想要打个电话,但秘书说你有正事。”虞宛仰起脸,头上的棒球帽遮住眼前的光,“三哥,我怕打扰你。”

    顾唯深见她鼻尖冻得发红,抬手握住她的帽檐,轻轻往后一转,帽檐彻底扭到脑后,“下次你可以打电话给顾锐。”

    “知道啦。”虞宛歪头在他肩膀靠了下,一副撒娇的模样,“我这次出去找到一把好琴,明天派人送过去。”

    “对了,怎么没看到小汰?我给他带了礼物。”

    “封少爷去拍外景,下午才出发的。”顾锐回句。

    虞宛扬起唇,朝顾锐摆摆手,笑道:“顾锐,我也给你带了礼物哦。”

    “谢谢虞小姐。”顾锐依旧冷冰冰的表情,但对虞宛的态度明显要恭敬几分。

    俪星大厦门前人来人往,顾唯深看眼腕表,一把拉过身边的虞宛,道:“走吧,我先送你回家。”

    “好。”

    等到顾唯深弯腰坐进车里,顾锐才将车门关上。

    前后不过几分钟,大厦门前已经聚集不少人。众人望着远去的车身,激动地窃窃私语,议论刚刚出现的女子什么身份。谭资难得八卦几句,拉着季笙歌低语。

    那些话,季笙歌大多都没听进去。倒是女子口中轻唤的那句“三哥”,始终在她耳边徘徊。

    同样都是两个字,三少与三哥,却能令人一瞬间分出亲疏远近。

    车子回到顾家祖宅时,天已经黑下来。顾唯深迈步跨上台阶,顾太太恰好含笑迎出来,“又开会了吗?”

    顾唯深走上前,亲热的揽住母亲,“我刚从虞家回来,路上有点堵车。”

    “你也是的,见到小宛怎么不带她回来吃饭?”严如眉头轻蹙。

    客厅中摆放的落地琉璃灯亮起,顾唯深淡淡一笑,道:“顾太太,您现在是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但凡遇到你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沉得住气?”严如拉着儿子走到茶几,指给他看,“小宛下午就来看过我们,还带来好多礼物,老爷子留她都没留住,原来她跑去见你。”

    “三儿,顾虞两家早有联姻的打算,这些年老爷子一直有意拉拢你和虞宛,虽没明说,但两家人都有这个心思。”严如没有过分多说,她的宝贝儿子自然明白中间的利弊。

    “盯着点你二哥,他说今晚回来吃饭。”今晚两个儿子都回家,严如心中欢喜,亲自走进厨房准备晚饭。

    天色渐沉的顾家祖宅,沿着房檐四周亮起一盏盏红色纱灯。顾唯深站在回廊下,抽出一支烟点上。

    云江市百年顾家,根基深厚,能够与顾家登对的家族不多,虞家便算其中之一。顾鸣善疼爱幺孙,早有顾虞两家联姻的心思,虞家唯一的女儿虞宛,自然入了老爷子的眼。

    自幼相识,少年相伴,若说起来,他与虞宛也算青梅竹马。顾唯深吸口烟,缓缓吐出的白色烟圈一点点在眼前散开。

    豪门联姻,利益相牵。这样的婚姻最简单,也最牢固。

    远处有车灯闪过,进门的男人穿套黑色西装,身高同顾唯深相差无几,只是他的五官更偏冷硬,那双深邃的眸特别黑,也特别冷。

    顾唯深手中夹着烟,薄唇微弯,“二哥,妈让我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男人面无表情的跨进大门,随手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掉,“俪星今年的律师咨询费结算一下吧。”

    “啊?”顾唯深一怔,“结什么咨询费,你不是说,今年免费嘛。”

    顾以宁嘴角弯了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出尔反尔。”

    “三少,口头协议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我随时都可以追讨俪星的咨询费用。”

    顾唯深眼眸轻眯,“谁不知道你那家律师事务所有打不完的官司,你又不缺钱,一笔咨询费计较什么。”

    “不缺钱和不计较是两回事。”

    “你这人太小气!”

    顾以宁转身上楼,经过顾唯深身边时,脚步微顿,“银行账户等下发你,记得按时付款,不然会有违约金。”

    “喂!”

    顾唯深炸毛,含怒瞪眼走远的男人,叫道:“顾以宁,你玩真的啊!”

    这个家里,顾唯深也就能吃他二哥的亏。从小到大,二哥都是不冷不热的模样,就连顾锐那张冰山脸,看到他二哥都不敢上前。

    市中心,4s店。

    维修部的负责人,手里拿着单子,站在举升机下面查看,“季小姐,您不用着急,车子没有太大问题,车头只需要补点漆就行。”

    季美音重重松口气,“多久能拿车?”

    “明天下午。”

    “今天不行吗?”

    修车师傅摇摇头,“今天来不及,最快也要明天。”

    架在举升机上的新款白色奔驰轿车,价值不菲。这是季闲年初新买的爱车,季美音今天偷开出来,没想到车被剐蹭。

    今晚铁定要被爸爸骂,季美音颓丧的转过身,无意中看到一个车牌号。她瞬间瞪大眼睛,指着那辆正在保养的车子问道:“那是谁的车?”

    尾号999的黑色轿车,季美音已经找寻许久。

    “季小姐,那是三少的车。”

    “哪位三少?”

    “云江市还有哪位三少,不就是顾家的三少爷。”

    季美音猝然瞪大眼睛,心口一阵发慌。这怎么可能?季笙歌什么背景都没有,怎么可能攀上顾唯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