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 撞破好事
    从云江市驱车两个小时左右,有片新建成的影视城。去年俪星花费重金打造,将影城分为五大部分,目前可以使用的有三部分,古装戏、历史戏、现代戏都已能够完成拍摄,还在筹建的有科幻类场景,据说建成后将是国内最先进的仿真太空舱。

    剧组到达影城后,工作人员先安排好住宿。环锦被分到两个房间,甘佳带着助理一起住,懂事的将单人间让给季笙歌。现在很多女艺人都仗着自己年轻漂亮,不把经纪人放在眼里,季笙歌带了甘佳这些日子,发觉她倒是挺贴心。

    稍作整理后,演员全部进组。高高的围墙筑起,踏进宫门之后,眼底只有一条王者路。

    季笙歌瞬间屏住呼吸,有那么一刻,她有些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外景地果然不同,一砖一瓦营造出来的真实感,完胜影棚。

    甘佳只有两场戏,发挥正常的话,一天足以完成拍摄。台词她早已背的滚瓜烂熟,不过这两场,她需要与封汰搭戏。当初季笙歌看到剧本时,执意要甘佳拿下角色,原因也在于此。虽说女三戏份极少,却能与男主搭戏,这就是好机会!

    “季姐,我有点紧张。”甘佳换好戏服,坐在椅子里小脸蔫蔫的。

    季笙歌笑了笑,“因为封汰?”

    “嗯。”甘佳咽了咽口水,“上次砸死他的鸟,他都差点趴了我的皮。要是今天被我捅一剑,会不会直接把我……”

    甘佳抬手比划个抹脖子的动作,脸色都白了。

    将泡好的枸杞水递给甘佳,季笙歌在她身边坐下,“那不是正好,上次他让你出丑,今天你就狠狠捅他,也能出口气。”

    “我可不敢。”甘佳脑袋摇的好像拨浪鼓,“我只求这位爷能够心情好,让我平安顺利拍完这两场戏。”

    对此,季笙歌倒是不太担心。虽说封汰性格乖张,但他演技还不错。她看过他的几部戏,无论台词功底还是情感把握,封汰都处理的很好,显然背地里下过不少功夫,所以才能爆红。

    “嫣姐来了!”

    剧组中有人出声,大家齐刷刷看过去。前方走来的女人身着一套烟青色飘逸长裙,黑发齐腰,手中一把银色佩剑,分外夺目。

    贺岁片里苏嫣属于特别出演,并非女主角。她饰演的角色是一位锄强扶弱的女侠,戏份不多,却很有看头。

    季笙歌敛下眉,都说戏如人生,可有时戏就是戏。有些人换上戏服就能颠倒黑白,把自己从头到脚伪装起来。

    “嫣姐,您的戏还要等下才拍,不用这么早过来。”副导演赶忙迎上前,恭敬地陪着笑脸。

    苏嫣妆容精致,那双丹凤眼微微上挑,特别勾人。她目光搜寻一圈,很快从人群中发现季笙歌的身影。

    “我几天没来,剧组里倒是多出不少新人。”苏嫣身后跟随三名助理,她微微一动,立刻有助理将躺椅支起来。

    大牌女星的待遇,大家早已见怪不怪,更何况听说苏嫣背后还有靠山。

    既然苏嫣出现,自然别人的拍摄都要压后,哪怕封汰的戏份都往后调了两场。临近中午时,苏嫣的戏拍好,导演竖起拇指拍马屁。

    助理走在前面开路,苏嫣边走边把头上的饰物取下。出去的通道只有一条,季笙歌没有退路,只能侧过身让开。

    女人身上那件烟青色纱裙停在眼底,季笙歌抬起脸,恰好看到苏嫣投射过来的目光。可只有短短一瞬,她便转身走出通道。

    周围没有人留意到这一幕,季笙歌勾了勾唇,并未放在心上。

    两场戏,甘佳拍摄顺利。正如季笙歌所预料,封汰固然傲娇,但对于演戏还是很敬业,他与甘佳的戏份,可以说一遍过。

    “卡!”

    导演满意的点头,朝甘佳露出笑容,“表现不错。”

    “谢谢导演。”

    进组这些日子,甘佳第一次没有被骂。戏份拍摄完成,季笙歌和她都松口气,原想当晚就回去,可甘佳还要帮别的演员搭戏,只好明早再走。

    难得轻松,季笙歌决定回房间下载个电影看看。

    “喂,你知道吗?汰哥之所以这么霸道,就是因为他姐姐。”

    “他不是封家独生子,还有姐姐?”

    “他表姐啊,虞家四小姐,也是未来顾家三少奶奶哦。”

    “靠!难怪他这么牛x,谁都不放在眼里……”

    穿着戏服的年轻演员们坐在长廊下休息,窃窃聊着八卦。季笙歌绕过漆木红柱,往影城出口方向走,她第一次来路不熟,走出影城后饶了很久才找到酒店。

    天色渐渐暗沉,季笙歌走错路,绕到酒店后门去了。她靠近大楼时,眼角余光扫到什么。

    不远处,有辆黑色名车停靠,这里下榻的都是剧组演员,经常出入豪车倒不新鲜。不过那辆车没有车牌照,季笙歌难免多看两眼。

    她推开酒店后门,发现这里没有电梯,只有楼梯。懒得再绕回正门,幸好她住在五楼,走楼梯不会很费力。

    “嫣儿,你这个小妖精,是不是还没满足,嗯?!”

    “我不想让你走,今晚留下来好不好……”

    “那你要怎么求我?”

    楼梯后方有说话声,那道女声季笙歌不陌生,但那个男人的声音,她没有听过。撞破人家好事这种烂梗,她当真不想招惹,可偏偏就出状况。

    有人将喝完的易拉罐丢在楼梯边,季笙歌一脚踩上去,咯吱声特别刺耳。她倒吸口气,想转身逃跑已经晚了。

    后方楼梯那对男女的说话声一下子静止,紧接着苏嫣冷脸走出来,阴霾目光落在季笙歌脸上。

    “是你?”

    这种时候,说什么都不对。季笙歌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的迈开大步,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傍晚,司机将车停在顾家祖宅。顾锐打开车门,车里的男人不紧不慢下了车。

    “三儿,你怎么才回来?”顾太太严如站在大门前,心急火燎的盼着儿子,“老爷子说你不进门就不能动筷子,你爸都跟着饿了好半天。”

    能够搬出顾家祖宅,顾唯深算是第一人。大家都说顾老爷子太偏心,对幺孙宠溺无度,不少人就此猜测,未来顾家接班人非三少莫属。

    顾唯深大步上前,含笑揽住母亲的肩膀,“我刚开完会。”

    这孩子接手俪星以后,工作越来越忙,回家的时间更少了。严如心疼儿子,寻思着要不要让他早点结婚,这样儿子就能老老实实在家待着。

    ------题外话------

    我不会说,我卡文了,捂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