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

    季笙歌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时,夏朝露正拿着电话,极尽所能同报刊杂志那边的人周旋,想要尽快将头条的新闻换下来。

    只可惜,夏朝露和那些人谈的并不愉快。

    如今网上有人爆出甘佳的照片,而有人指出照片中与她牵手的男子就是封汰。若是这样的消息被证实,那么之前甘佳被封汰强迫的事件真相便能曝光出来。

    甘佳这么久以来,在人前辛苦建立的纯情人设就会崩塌。而她之前陷害封汰的事情要是曝光,她的星路必将被毁掉!

    啪!

    夏朝露沉着脸把电话挂断,脸色异常难看。季笙歌上前几步,伸手将掉在地上的剧本拾起来,转而走上前,“露姐。”

    身后有熟悉的声音,夏朝露偏过头,便看到季笙歌径直过来。

    长长叹了口气,夏朝露抿唇坐到对面的椅子里,妆容精致的脸颊染着怒意。她始终没有开口,季笙歌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下,同样神情沉寂。

    “这件事是我大意了,之前封汰装病竟然骗过我。”季笙歌主动开口。

    夏朝露轻笑声,道:“既然他早有预谋,就算你识破他装病,他肯定也还有其他办法,我们是防不胜防。”

    防不胜防?季笙歌敛下眉,心中极为认同这四个字。既然封汰决心要报复甘佳,那么无论她们如何防备,总也会有漏洞的一天。

    “甘佳怎么样?”

    “昨晚发高烧,这会儿人在医院。”

    环锦门前围堵着大批记者,想来甘佳的住所也会是同样的情况。不多时候,季笙歌同夏朝露从环锦的后门离开,两人驱车赶到酒店。

    甘佳从医院出来后,按照夏朝露的吩咐直接来了酒店。如今记者们上天入地的打探消息,要是甘佳被堵住,那肯定是没完没了。

    酒店套房的客厅中,甘佳脸色苍白的蜷缩在沙发里,微卷的长发披散下来,遮住她的大半张脸。

    夏朝露双手环胸,抿唇在沙发前来回踱步。而季笙歌沉着脸坐在沙发另外一边,三个人都没有说话,但气氛莫名紧张到极点。

    “甘佳!”

    终于,夏朝露还是按耐不尊气,俏脸生寒,“我之前都跟你说过什么?我是怎么叮嘱你的?我苦口婆心的告诫你,让你离封汰远点,你为什么不听?!”

    “露姐……”甘佳用双手抱住蜷起的双腿,背靠沙发,把脸埋在膝间,“对不起,是我错了。”

    “你现在知道错,还有用吗?”夏朝露心底的怒火翻涌,抬手指着她的鼻尖,骂道:“还有三天,只差三天你就能拿到影后的奖项。可是你看看你自己,你都做了什么?”

    顿了下,她气的冷哼道:“最可气的是,封汰跑去泰国找你,可你竟然还瞒着我!你以为我故意不让你和他在一起是吗?那你现在看清楚了吗,他是真心想要和你在一起吗?”

    甘佳垂着脸,对于夏朝露的责问,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露姐。”季笙歌起身,伸手将夏朝露拉到身边坐下,“先消消气,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再怎么生气都没有用。”

    “我就是气她太笨!”夏朝露偏过头,朝团坐在沙发里的甘佳看了眼,道:“我说的话,她都敢当做耳边风,如今闹出事,凭什么要我负责?”

    闻言,季笙歌忍不住勾了勾嘴角。虽然夏朝露外表看起来精明干练,可某些时候,她也难免有些女孩子的任性。

    “季姐,他在哪里?”沙发中的甘佳忽然开了口。

    季笙歌怔了怔,还没回答,却见身边的夏朝露已经蹭蹭过去,一把扣住她的肩膀,气的尖叫:“甘佳,你是不是有病?这种时候还想着那个男人?!”

    “有病?”甘佳泛着血丝的眼睛动了动,蓦然笑出声,“是啊,我就是有病,要不然也不会明知道是个火坑,还傻傻的往里跳。”

    “你……”夏朝露心中的怒火难平,眼见甘佳这幅模样,真想一巴掌狠狠扇过去,“我在这个圈子里这么久,带的艺人大大小小也有不少,可你是第一个,能够打乱我全盘计划的女艺人,甘佳啊甘佳,你也是本事了!”

    “我知道,我给你丢脸了。”甘佳敛下眉,声音沙哑。

    昨天还是水灵灵的漂亮佳人,今天就面容憔悴,眼神暗淡。夏朝露看着她的样子,心中的怒火稍有平息。她沉着脸,转身拿起沙发里的皮包,道:“这几天,你给我呆在酒店,一步都不准出去。”

    话落,她直接拉开门出去,同时也把甘佳身边的助理叫出去吩咐。

    酒店的房间门关上后,季笙歌才缓缓站起身。茶几上放着药袋,里面有医生开的药,她伸手摸了摸甘佳的额头,还微微有些发热。

    “吃药了吗?”季笙歌关心的问。

    甘佳摇摇头,“我不需要吃药,这样才能让我更清醒一些。”

    “甘佳……”

    “季姐!”

    甘佳猛地抬起脸,目光直勾勾盯着面前的季笙歌,问道:“他真的没有提起过我吗?”

    “封汰还在片场拍戏,我也没有见到他。”犹豫片刻,季笙歌还是找了个比较妥帖的说辞回答。

    “呵呵。”甘佳笑了笑,眼眶蓦然一阵温热,“季姐,当初那天晚上,你也是这样站在我的面前,对我说:如果我走出那扇门,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可我就是不愿意相信,我总觉得,也许他……”

    吸了吸鼻子,甘佳黯然的眼眸忽然亮了下,“但是现在,我信了。”

    有关封汰和甘佳的事情,相比起来季笙歌是最清楚地那个人。她也算是亲眼见证过甘佳和封汰这段感情纠缠始末的人。如今看着这样的甘佳,其实她的心里也并不好受。

    “好了,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先把身体养好。”季笙歌上前半步,轻声安慰她,道:“你要相信露姐,她一定能够帮你。”

    甘佳垂眸坐在沙发里,什么话都没有说。季笙歌原本以为她的情绪会很不稳定,但此时看着,似乎要比她以为的好很多。

    须臾,季笙歌走出酒店套房。她拎着皮包往前,果然看到不远处,夏朝露倚在走廊的窗前,还没有离开。

    “她怎么样?”

    “还好,”季笙歌走到她的身边,同她并肩而站,“甘佳的反应还算冷静。”

    “哼!”

    夏朝露秀气的眉头皱了皱,恨声道:“我后悔了,当初就不应该答应季总的高薪,出面带这样一个不听话的女艺人。没准高薪没有赚到,我的名声都要被她连累了。”

    “噗!”

    季笙歌忍不住笑出声,“露姐,你是面硬心软的人。”

    “切,”夏朝露耸耸肩,斜眼晲着身边的人,道:“难道你不是?”

    “呃……”季笙歌弯起唇,“也许我们都是同样的人。”

    原本压抑紧张的气氛,倒是因为她们这两句玩笑话轻松不少。季笙歌抬起脸,目光落向面前的人,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闻言,夏朝露眯了眯眼,道:“封汰是你的艺人,我不会对他怎么样的。不过他想要把甘佳拖下水,也没那么容易。”

    顿了下,她潋滟红唇缓缓挽起,“别忘了,他封汰除了会演戏,还姓封。封家的生意他总要顾忌。”

    事到如今,似乎也只能这样。无论之前甘佳和封汰之间发生过什么,但如今甘佳是环锦的艺人,也是最有希望能够拿到影后的人选,她们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环锦因为艺人们之间的私人感情,而受到名誉的损害。

    夏朝露性情泼辣,做事干脆,但她也是个极其护短的人。纵然这次的事情甘佳有错在先,但好歹甘佳是她的艺人,她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上午连拍三场戏,封汰换下戏装的时候,已经中午。剧组内不少人指指点点,都在偷偷议论今早的热搜头条。

    封汰冷峻的面容依旧,他沉着脸回到休息间,刚刚进门就见到早已等候的季笙歌。

    “你来了。”封汰推门进来,神情平静的坐到椅子里。

    季笙歌挑眉朝他看过来,直接问道:“从你答应签入环锦的那天开始,就已经在筹划要如何报复甘佳?”

    “在我最落魄的时候,你能够把我签回来,这份情我永远都会记得。”封汰伸手端起桌上的水杯,语气低沉,“我和她的事情,其实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封汰。”

    季笙歌抿唇站起身,一步步走到封汰身后,说道:“当初甘佳陷害你的那一晚,我曾经对她说过,我说如果她踏出那扇门就没有了后悔的机会。今天,我同样把这句话送给你。”

    椅子里男人低着头,垂在身侧的双手慢慢紧握起来。

    “无论你们之前有过怎么样的纠葛恩怨,如今你们都是环锦的艺人。你这样做,又把公司的利益放在何处?”季笙歌沉着脸,神情严厉。

    “公司的损失,我会弥补。”

    “封少爷好大的口气。”季笙歌笑声,继而眼神变冷,“甘佳的事情到此为止,如果你想要报复她,那么你做的已经够多了。”

    “够吗?”封汰慢慢抬起头,薄唇弯起的弧度薄凉。

    季笙歌沉着脸走上前,黑亮的眸子透着几分阴郁,“我再说一遍,你们都是环锦的艺人,一切都要以环锦为先。如果你不听我的劝告,那我就会把你送出这个圈子。”

    “因为甘佳,你要亲手对付自己的艺人?”封汰沉着脸问。

    “当然不是,”季笙歌摇摇头,“我这么做,是为你好。封汰,如果你还想在这个圈子里立足,就好好演你的戏,你还有大好的机会和前程,不要自己亲手毁了!”

    话落,季笙歌便离开休息间。

    晚上七点多,顾唯深如常回来。只不过,前几天他这个时间回来,晚饭都已经摆上桌,可今天,餐桌上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季笙歌无精打采坐在沙发里,只有嘿哈在她身边上蹿下跳,自己玩的不亦乐乎。

    “怎么了?”

    顾唯深脱掉西装外套后,在她身边坐下来,“因为甘佳的事情?”

    季笙歌嗯了声,忽然伸手挽住身边男人的手臂,将头靠在他的肩膀,神情落寞。

    眼见她这幅模样,顾唯深不禁笑了笑。他伸手将身边的人拥入怀里,笑道:“你不用担心,有夏朝露在,她心眼那么多,一定能够帮甘佳摆平。”

    “你怎么知道?”季笙歌反问了句。

    顾唯深低头看了眼她,手指在她鼻尖轻点,“我认识她的时候,还不认识你呢,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当然清楚。一个连我二哥都敢卖的女人,根本不需要我们担心。”

    “喂!顾唯深,你什么意思?”季笙歌咻的坐起身,望向他的小眼神含着几分怒火,“你是说,我认识你太晚了吗?”

    “没,我没有这个意思。”顾唯深见她情绪不对劲,立刻举手投降,“你认识我的时候,刚刚好。”

    这还差不多。

    季笙歌眨了眨眼,可想起他们初遇的时候,时时处处都在被这个男人刁难。几次三番折磨她不说,每每他都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顾唯深,我肚子饿了,你去做饭。”

    “……”

    从小到大,顾唯深还是第一次被人指使要去做饭。他一时间有些缓不过神来,定定望着面前的人,又问了句,“你说什么?”

    “我说,我肚子饿了,你去做饭。”

    “快点,还愣着做什么?”季笙歌双手叉腰,沉着脸瞪他,“你现在住我家,吃喝都是我的,让你做顿饭怎么了?!”

    闻言,顾唯深一把将面前的人扯到怀里,继而压到沙发里,“季笙歌,你胆子大了是不是?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唔。”季笙歌手脚被他按住,此时处于劣势。她眨了眨眼,双手无名指对扣后,倏然笑出声,“顾先生,我肚子饿了,好饿。”

    这男人吃软不吃硬,同他相处久了,季笙歌也摸出他的套路。果然她的话音落下,男人紧绷的脸色就舒展开。

    只不过,顾唯深脸上的厉色散去后,却没有起身去厨房做饭,而是拦腰将沙发里的人抱起来,直接走向卧室。

    季笙歌大惊失色,想要挣扎,但已经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