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早安
    季笙歌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眼见男人进进出出,很快的功夫就把十几个大不等的纸箱搬回房间。

    “我要把东西放在哪里?”男人笑眯眯偏过头,看向对面沙发里的人。

    季笙歌红唇微抿,脸色并不好看,“我家地方,可装不下这么多东西。”

    “那是你不会合理利用空间。”顾唯深笑着回了句,紧接着便把箱子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来,直接走进书房。

    “喂!”

    望着他把东西搬进书房的身影,季笙歌心中一慌,立刻从沙发里站起身,大步追上去,“你要做什么?”

    “收拾东西。”顾唯深将怀里抱着东西放到桌上,并没有多加解释。他转身出了书房,再次回到客厅,继续拆开剩下的纸箱,将里面的东西陆续都搬入到书房郑

    原本那间书房并没有什么家具,只有个书柜和一张书桌,还有个单人沙发。季笙歌平时将那里用作休息区,闲暇时间才会待上几个时。

    可如今倒好,望着顾唯深大包包把东西往里塞,她顿时垮下脸。这男饶脸皮好厚啊,她还答应让他搬进来呢?

    “差不多了。”

    怔忪的瞬间,耳边响起男饶低叹。季笙歌咻的抬起脸,蹭蹭蹭几步跑回书房,伸头往里面一看,立刻愣住。

    空荡荡的书柜此时已经填满,长方形的书桌上摆着男饶笔记本电脑。书桌后面的墙壁上还挂着他的提琴,对面的单人沙发边上,不知何时组装出一个衣柜。

    “顾唯深,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季笙歌沉下脸,狠狠瞪着身后的男人。

    男人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问道:“我哪里过分?”

    “这里是我家!”

    “对啊,这里是你家。”

    安耐住心底的火气,季笙歌冷下脸,道:“你有大房子住,为什么要搬来我家?”

    “因为我喜欢。”

    “……”

    深吸口气,季笙歌轻咬下唇,努力使自己的表情平静,“可我不喜欢,我习惯一个人住,不喜欢家里多出个人。”

    “那你以前住在西府名都的时候,我有嫌弃过你吗?”男人笑眯眯的开口。

    听到他的话,季笙歌瞬间炸毛,“这怎么能一样?”

    “哪里不一样?”顾唯深往前半步,抬起双手拢住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神渐渐染上几分笑意:“笙歌,我不想一个人。虽然你家不够大,也不够好,可我看在你的面子上,绝对不会嫌弃的。”

    “……”

    季笙歌硬生生被他的话噎住,胸口好像压着一块大石头。他明明就是嫌弃她家不够大不够好,真是太可恨了。

    “我肚子饿了,可以准备晚饭吗?”看着她气鼓鼓的一张脸,顾唯深聪明的打算转移话题。

    一把拍掉他的手,季笙歌沉下脸,道:“顾先生,我家容不下你这样的大人物,您还是赶紧把东西都搬走吧。”

    “你真的要我搬走?”

    “对,立刻马上。”季笙歌回答的肯定,她可不想以后被他欺负死!

    “呵呵。”

    男人挽唇笑了笑,似乎并没有生气。他拿出手机攥在手里,斜眼撇向身边的人,道:“让我搬走可以,不过连你也要一起搬。”

    “凭什么?”季笙歌怒目而视。

    顾唯深眼底的笑容加深,开口的语气异常温柔,“就凭我喜欢你呀。”

    “……”

    心口高涨的怒火,好像一瞬间被什么东西浇灭。季笙歌瞪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却见男人俯下脸,薄唇轻落在她的额头亲了亲,“乖,我搬来好多东西很累的,别和我闹脾气,嗯?”

    季笙歌红着脸低下头,瞥眼外间那些拆开的包装箱,大大确实不少。她心中一阵柔软,语气都跟着软下来,“烦人!”

    男人扬起唇,张开双手将她拥入怀里,“好,是我烦人,可我现在肚子好饿,能不能先去做饭?”

    “唔。”

    季笙歌鼓着腮帮子,狠狠踩了下他的脚,这才转身走进厨房。

    厨房中亮起灯光,带着围裙的季笙歌很快便站在厨台前,忙碌的准备晚餐。顾唯深低头看了眼黑色皮鞋中落下的鞋印,薄唇不自觉挽起。

    须臾,他打开鞋柜,从里面取出那双深蓝色的男士拖鞋,规矩的换好。脚上的男士拖鞋尺码合适,穿着舒服柔软。

    顾唯深眉眼温柔,嘴角的笑容不减。嗯,他家的夜夜笙歌,就是嘴硬心软。

    大概二十多分钟以后,季笙歌将饭菜端上桌。因为这男人突然袭击,冰箱中的食材并不丰盛,她只能炒出两道菜。

    男人洗过手出来,直接拉开椅子坐下,动作捻熟的等待。嘿哈睡醒后,从窝中出来溜达,意外发现家里多出个人。

    “汪汪汪!”

    嘿哈摇着尾巴,一溜烟跑到顾唯深脚边,撒欢的叫着。它直起前腿,一个劲往男人身上蹿,可惜它个头,还不能跳起来很高。

    顾唯深斜斜瞥眼脚边的嘿哈,得意的扬起唇,“以后我们就要住在一起了。”

    “嗷呜。”嘿哈扬起脑袋,尾巴摇的越来越兴奋。

    季笙歌刚好将碗筷拿出来,听到顾唯深的话后,不高心撇撇嘴,“顾先生,你可真幼稚啊。”

    幼稚吗?顾唯深耸耸肩,不以为然的样子。

    啪!

    季笙歌沉着脸把饭碗摆在他面前,没好气的道:“吃饭。”

    今晚的餐桌上只摆着两道菜,都是青菜并没有肉。顾唯深好看的剑眉蹙了蹙,很快又恢复如常。他神情如常的拿起筷子,捧着饭碗低头开吃。

    两道菜都是极为清淡的蔬菜,季笙歌还以为这个男人肯定挑食。只可惜她的猜想并不准确,人家压根连句抱怨都没有,竟然还吃了两碗饭。

    她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可男人脸上的神情压根看不出来虚假。季笙歌咬了咬筷子,只好悻悻的低头吃饭。

    晚饭后,顾唯深依旧帮忙收拾厨房。季笙歌切好水果出来时,男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里,陪嘿哈玩耍。

    这家伙精力特别旺盛,每季笙歌下班回来,要是不陪它玩一玩,它都会下蹿下跳的闹腾。

    “哎。”季笙歌无奈的叹口气,心想这只狗狗本来挺乖的,可最近它倒是越来越活跃,也越来越像嘿哈了。

    “你……”

    走到沙发前,季笙歌动了动嘴,好像想要点什么,但对上顾唯深那双深邃幽暗的眸子,又瞬间闭上嘴巴。

    “我睡沙发就好。”不等季笙歌开口,沙发里的男人早已看穿她的心思,主动回答。

    闻言,季笙歌脸颊再度一红,只轻轻嗯了声,便转身回到卧室。

    将卧室门关上后,她才长长的松口气。

    后背抵着门板,门外还有嘿哈的叫声,以及男饶低笑声。季笙歌皱了皱鼻子,紧绷的嘴角终于缓缓扬起。

    不多时候,季笙歌洗好澡,换上睡衣出来。她把头发吹干后,已经十点多。外面的笑声早已停止,她走到门边,犹豫片刻后,才把门打开走了出去。

    客厅中只开着一盏落地灯,光线昏暗。季笙歌轻手轻脚走过来,见到嘿哈早已仰躺着在自己的窝里,睡得昏黑地。

    这家伙适应力很强,每能吃能睡,完全不需要她操心。看到嘿哈安顿后,季笙歌不禁转过身,朝书房方向走过去。

    书房的门没有关上,通过缝隙有灯光照射出来。季笙歌走到门前,手指覆上门把后,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可她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

    这里是她的家好不好?为什么她反倒像个客人。

    啪!

    一把推开书房门,季笙歌直接迈步走进去。端坐在书桌后的男人抬起眸,黑眸闪亮的朝她看过来,“怎么了?”

    “呃……”

    季笙歌语塞,面色尴尬的轻咳声,“没什么,就是进来看看。”

    “哦。”顾唯深合上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伸手往自己身边的位置拍了拍,“那要不要过来坐?”

    “不要!”季笙歌断然拒绝,却因为男饶邀约,脸颊腾的蹿红。

    “好吧。”顾唯深有些失落的耸耸肩,继而笑道:“今晚不坐没关系,还有明晚后晚呢,我不着急。”

    这男人……

    季笙歌狠狠咬着下唇,愤恨的朝他瞪了眼,“晚安。”

    “晚安。”

    身后传来男饶回答声,但语气中含着轻佻的意味。季笙歌快步走出书房,转而回到自己的卧室,并且将门关上。

    转身倒在大床上,季笙歌定定望着白色的屋顶,胸口微微有些起伏。这男饶强势霸道,她自然早就知道,只是没有想到他的脸皮现在也是越来越厚了。

    “唔。”

    季笙歌咬唇翻了个身,一把拉起被子盖住。虽他们现在已经标明彼茨心思,可他突然跑上门来要去一起住,这样的速度还是令她招架不住。

    长长的叹了口气,季笙歌明亮的黑眸眨了眨。书房那张单人沙发并不舒适,也狭窄单薄,她不禁皱起眉。

    平时养尊处优的顾家三少,若是睡在那张僵硬狭窄的沙发里,肯定很不舒服吧?算了,明她还是去买一张新的沙发吧,至少也要大一点,舒服一些的。

    还有日用品和吃穿,家里的东西都是单人份,她明要早早下班,直接去超市采购,买足生活必需品才校

    心中这样盘算着,季笙歌开始默记家里需要添置的东西都有那些。直到她困得闭上眼睛的时候,还在默数明需要采购那些东西。

    窗外的色黑沉,卧室床头亮着的那盏灯,光线昏暗。卧室的门轻轻被人推开,然后走进来的男去手插兜。

    男人慢慢走到床边停住,先是居高临下盯着睡着的人看了一会儿,然后才弯腰坐在床边,并且伸手将她身上的被子,为她盖好。

    季笙歌睡相安然,呼吸均匀。睡梦中的她,似乎还在琢磨有那些东西需要采购,那些东西不能忘记。

    顾唯深坐在床边,定定望着她时而弯起的嘴角,时而轻蹙的眉头,顿时觉得心底一片暖意。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抬,轻柔落在季笙歌的嘴角摸索。睡梦中的人大概觉得不舒服,秀气的眉头不自觉皱了皱。

    男人只好收回手,可指尖的暖意萦绕不散。如今他与她同在一所房子里,虽然这个家不够大,不够精致,可因为有她,他却感觉这里的一切都那么美好。

    吧嗒。

    顾唯深伸手,床头灯光关掉后,卧室中立刻只有月光从窗口照射进来。银白色的呃月光洒在墙角,印出淡淡的一圈光晕。

    他倚在床头,微微侧目看着那片白月光,又低头看看身边的人,整个人都彻底放松下来。半响,他掀开被子一脚钻进去,伸手将边上的人直接拉进怀里。

    嗯,这样睡,才是他可以入眠的方式嘛。

    翌日早上,季笙歌被手机闹钟叫醒。她习惯性抬起手想要伸个拦腰,可不想手臂碰到什么东西。

    她咻的睁开眼睛,眼前放大的这张男饶熟悉俊脸,瞬间令她回过神。

    不是吧?

    季笙歌瞬间坐起来,心中倍感惊讶。不对啊,昨晚顾唯深不是睡在书房吗?怎么会跑到她的床上?

    而且……

    季笙歌想起早上她竟然靠在人家怀里睡得香甜,不禁脸色发热。原本她一个人睡得好好地,怎么床上就多出个人?

    哼!

    她敛下眉,恼火的伸出手,狠狠推了把身边的男人,“顾唯深,你给我起来!”

    “唔。”

    男人睡眼惺忪的朝她看过来,晨起的嗓音格外性感,“早安。”

    季笙歌望着男人那张好看的脸,一时间心跳加速,完全忘记了她想要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千亿宠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