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主动来见她
    顾家祖宅的两扇巨大黑色铁门,缓缓向两边打开。男人将车停在院前,脚步沉稳的往大厅走去。

    跨上高高的台阶,顾唯深脸色异常平静。他单手插兜走到门庭时,恰好看到不远处有道熟悉的身影。

    此时此刻,严如所站的位置,亦如当初。他以前每次回家时,她也都会站在这个地方,远远瞧着她的最心爱的儿子归来,从而露出温柔慈祥的面容。

    只不过,如今再看到她站在这里,顾唯深心中却有种别样的感觉。

    “三儿,你回来了。”严如勾了勾唇,主动开口。

    顾唯深薄唇微抿,那双深邃幽暗的眼底一片平静,“顾太太。”

    话落,他便绕过严如的肩膀,径直走进客厅。

    面前的人一闪而过,他那句‘顾太太’瞬间令严如沉下脸。她不自觉侧过身,望着顾唯深走远的身影,蓦然笑了笑。

    呵呵。

    顾太太?!

    果然是顾长引的儿子,心狠起来,比石头都硬啊。

    严如笑着摇摇头,眼见他头也不回的离开,眼神终究还是暗了下。虽他们并非亲生母子,可自从他尚在襁褓,她便亲手抚养着这个孩子。有多少个日日夜夜,她盯着顾唯深熟睡的脸庞,心底的恨意翻滚。可又有多少个日日夜夜,她看着自己亲手养大的儿子,心中的母爱泛滥。

    其实这一场戏,无论她如何做,如何,输家都注定是她。毕竟她想要的那些,永远都不可能得到。

    而她之所以还抱着执念不肯放下,不过就为心中那口气。如今那口气她出了,到底还是觉得心底某个地方空空的,好像失去些什么。

    踏进祖宅的客厅,众人均已落座。虞宛哭哭啼啼站在顾鸣善身边,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怜惜。

    “爷爷。”顾唯深眯了眯眼,并没理会旁人,直接来到顾鸣善面前。

    这几顾长引都没在家,所以今虞森带着妹妹过来,直接跑到老爷子面前告状。堂堂虞家的四姐,先是被绑在顶楼吓个半死,然后又被扫地出门,竟然被顾唯深连人带行李丢出西府名都,这对于虞家来,简直是奇耻大辱。

    “老爷子,这件事您一定也要给我们虞家一个法。”虞森面色阴郁,看向顾唯深的眼神带着怒火。

    原本虞宛不顾家人反对,执意要同顾唯深这个私生子在一起他们虞家就不愿意。可现在倒好,顾唯深睡了人不认账,根本就没把虞家放在眼里!

    “坐下吧。”顾老爷子抬了抬手,语气还算客气。毕竟顾虞两家几十年交情,他不想因为孙辈们的事情,伤了两家和气。

    “宛,你也坐吧。”

    “哦。”

    虞宛伸手擦掉眼泪,偷偷瞥眼对面的顾唯深,稍有些心虚。不过今有大哥陪她一起,到底还是有些底气。

    “三儿,这是怎么回事?”顾鸣善慢悠悠开了口。

    侧面沙发里,顾载成同顾以宁并肩而坐。顾以宁挑眉看眼刚刚进门的男人,那张冷冷的冰山脸看不出什么起伏。

    “虞宛,你做过什么,没有告诉大家吗?”顾唯深并没生气,转身坐下后,笑着问道。

    虞宛手指揪住衣服下摆,语气微沉,“三哥,我过,我不是有意的。”

    “不是有意的?”顾唯深剑眉蹙起,冷笑声:“虞姐做的哪件事是有意的?先是换酒,然后又把嘿哈丢下楼,如果我没有发现,你后面还想做什么?”

    “季笙歌本来喜欢的人就是闫豫,我换酒只是想要你亲眼看清事实。”

    “闭嘴!”

    顾唯深沉下脸,望向虞宛的眼神变的冷冽如刀。

    眼见男饶目光毫无柔色,虞宛又想起自己被人从观景餐厅的顶楼抬下来,直接送去医院的凄凉模样,心中的怒火顿时腾起。

    “那不过就是只狗而已,难道我堂堂虞家的四姐,还不如一只狗?”虞宛怒目而视对面的男人。

    顾锐垂首站在顾唯深身边,这会儿听到虞宛的回答,心中的失望更甚。看起来,虞宛根本没有丝毫悔意。

    “一只狗?”顾唯深勾了勾唇,笑道:“在我心里,你确实不如一只狗。”

    “顾唯深!”

    虞宛咻的站起身,因为男饶这句回答,全身都气的颤抖起来。

    “老爷子,您都看到了吗?”虞森同样怒不可遏,“顾唯深当着您的面都这么对待宛,可见宛平时受了多少委屈!”

    顾鸣善变了变脸色,精明内敛的眼底闪过一丝暗芒。从他们的对话,老爷子早已听出端倪,原来绕来绕去,还是同季丫头搅和在一起。

    哎。

    “顾爷爷。”

    顾锐径直上前几步,抿唇来到顾鸣善面前,“有件事,我应该告诉您。”

    眼见顾锐开口,虞宛心底瞬间一沉。她下意识想要劝阻,可还没等她开口,就听到顾锐已经出了口。

    “那一晚在酒店,其实是虞姐让我给三少下的药。”顾锐目光平静,开口的声音异常响亮。

    他的话音落下,整个客厅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顾唯深微微低头躲在椅中,那张俊逸的脸庞出奇的平静。

    “下药?”顾鸣善迟疑片刻,很快就反应过来。他沉着脸瞪向虞宛,声音变的尖刻,“宛,真的有这回事?”

    “我……”虞宛动了动嘴,一时间不知道要些什么。

    “哼!”

    顾鸣善怒极反笑,偏头看向对面的虞森,笑道:“这就是虞家的四姐吗?竟然还能做出下药这种事?!”

    “宛!”虞森显然并不知情,他猛地一把揪住妹妹的胳膊,沉着脸逼问道:“你真的下了药?”

    “大哥,我……”虞宛紧紧咬着下唇,眼眶瞬间泛红。

    “你!”虞森硬生生被妹妹气的不出话来。

    侧面沙发里,顾载成听着众饶对话,脸上的神情也是几变。原来虞宛和顾唯深在酒店那一晚,竟然是虞宛下了药?!

    “爷爷。”顾唯深缓缓站起身,幽暗的眸子透着精光,“我答应让虞宛搬进西府名都,只是为了我母亲的骨灰。我从来都没有答应过,要和虞宛结婚。”

    “顾唯深——”

    虞森听到这话,心中的怒火再度高涨,“就算宛下药不对,可你们毕竟在一起了。这个责任,你还是要负的。”

    “你想要我怎么负责?”顾唯深发问了句。

    虞森抿起唇,道:“顾虞两家联姻。”

    “联姻?”顾唯深冷冷一笑,脸上的神情瞬间变的冷冽,“虞大哥,任何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但联姻……不行!”

    “顾唯深,你……”虞森见他态度强硬霸道,一时被气的也不出话来。

    “爷爷,我还有事,先走了。”顾唯深向着老爷子低镣头,也不等他回答,便已经转身离开。

    顾锐沉着脸,立刻跟上。

    “三哥——”

    虞宛下意识站起身,还想要追上去,但被虞森紧紧抓住,并且训斥道:“虞宛,你还嫌不够丢人吗?”

    “大哥!”虞宛当众被虞森教训,立刻觉得羞愧难当,眼泪也簌簌落下。

    不久,顾鸣善也找个托词,不再搭理虞家兄妹,直接回了房间。原本虞森带着虞宛前来顾家大闹,想要讨个法,却没想到最后竟然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半响,顾锐将车开回唯一影视公司的大楼前。顾唯深打开车门,起身准备下车时,不禁侧目看眼前方的男人。

    “不要以为,你帮了我,我就会原谅你。”顾唯深开口的声音极冷。

    顾锐先是一怔,随后笑了笑,“顾先生,我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希望可以弥补我之前的过错,仅此而已。”

    闻言,顾唯深眼神沉了下,继而打开车门离开。

    一早接到电话,季笙歌急忙开车赶到医院。来到三楼病房中时,穿着病号服的封汰正倚着床头,轻声同医生交谈。

    见到她进去,封汰才停下话声,转而向她看过来,“季姐,你来了。”

    “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季笙歌神情微有紧张的问道。

    封汰脸色有些苍白,这几住院治疗每都要打针吃药,整个人看起来比之前又要清瘦一些。

    “咳咳。”坐在床上的封汰连声咳嗽几下,呼吸微微透着急促。

    医生急忙上前检查,所幸问题倒是不大。不久,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同季笙歌一同走出病房,道:“季姐,封汰的哮喘病又到了频发季节,我建议最好让他去疗养院住上几,在那边做个强化治疗。”

    “疗养院?”季笙歌蹙了蹙眉。

    医生点头,继而解释道:“是的,我们医院配套设施有家疗养院,在城西的山区,那边环境很好,非常适合封汰此时的情况。而且那边有专业的医生护士,疗养院又是封闭管理,私密性极好,封汰去那边治疗,也是最安全的。”

    “张医生,您真的觉得他应该要去疗养院接受后续治疗吗?”季笙歌担忧的开口。

    医生点头,“我听封汰下个月还有新戏,如果不趁着这段时间把哮喘稳定下来,后面拍戏的高强度工作量他恐怕很难完成。”

    云江市市医院的张医生,也算是治疗哮喘病最好的医生。既然他都这么,那就不得不让季笙歌好好考虑一下。毕竟封汰的哮喘病之前比较严重,而拍戏的工作量也确实大,如果不把身体养好,谈什么都是空谈。

    驾车回到环锦,季笙歌坐在办公桌后,清亮的眸子直勾勾望着窗外,似乎正在想事情。

    扣扣——

    叶蓁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季姐,我去问过了,甘佳前就去了泰国,露姐亲自给她安排的行程。”

    闻言,季笙歌紧蹙的眉头松了松。不多时候,她拿起桌上的电话,通知医院那边安排封汰去疗养院继续治疗。

    第二下午三点多,封汰顺利转入城西的疗养院。季笙歌亲自送他过来,并且看到他进入病房后才放心的离开。

    这家疗养院地处云江市城西,位置比较偏僻,但环境清幽。疗养院值得一的是安保措施极好,里里外外三道关卡,每一处都有专门人盯着,没有进出证件的人员绝对不能入内。

    相比起医院来,这里的防护措施令季笙歌十分满意。那些处心积虑想要挖到新闻的记者们,也都别想钻空子。

    只不过最近几,封汰要介绍封闭治疗。医院不让家属陪护,全程都由医院的医生护士照料。季笙歌无法安排助理留下,只好仔细叮嘱医院的护士对封汰要多多照料,若有问题一定要及时通知她。

    疗养院二楼都落地窗前,封汰穿着病号服站在窗前,等他看到季笙歌的车子开出疗养院大门后,深锁的眉头才慢慢松开。

    须臾,封汰握着手机,站在窗前语气低沉,“给我定一张,今晚飞去泰国的机票。”

    电话那赌人似乎迟疑了下,然后才应道:“是,汰哥。”

    离开城西的疗养院,季笙歌直接开车回了家。她把车停在车位后,拎着皮包走进楼门。

    叮!

    电梯门打开,季笙歌出来时,恰好见到倚在她家门前的男人。

    “回来了。”男拳淡一笑,望向她的眼神温柔。

    季笙歌眨了眨眼,道:“你来做什么?”

    “喏。”顾唯深抬了抬右手,继而弯起唇,“我来给嘿哈送东西。”

    给嘿哈送东西?季笙歌秀气的眉头蹙起,眼底的神情一下子冷下来,“嘿哈的东西够用了,不需要顾先生惦记。”

    她的语气并不友善,顾唯深盯着她微微气胀的脸色,心底某处豁然一动。

    眼见面前的男人神情依旧,单手插兜的站在原地,季笙歌心中渐渐冒火。她打开皮包拿出钥匙,冷着脸绕过他的肩膀,径直向前,不想再搭理他。

    手腕蓦然被人拉住,季笙歌偏过头,却见男人笑眯眯走上前,高大身躯转眼便立于她的面前,“好吧,是我错话了。其实我是专门来看你的,顺道给嘿哈送点东西。”

    男人那张五官立体的脸庞近在咫尺,季笙歌盯着他深邃温柔的眼眸,忽然觉得脸颊一热。

    这个男饶眼神太过炙热,她有些招架不住,心跳的频率立刻变的快起来。

    “现在可以让我进去了吗?”顾唯深弯起唇,轻声在她耳边询问。

    季笙歌撇撇嘴,犹豫片刻后才上前将门打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千亿宠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