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3 天价赔偿(万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早上爆出的新闻,转眼间便跳上热搜榜首。季笙歌来到公司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她拎着包走进环锦大门,立刻引来身边众人的低声议论。

    电梯停在五楼,季笙歌推开办公室门进去时,叶蓁正站在她的办公桌前,来来回回不停走动。

    “季姐,你回来了。”见她终于露面,叶蓁顿时松口气。

    季笙歌把皮包放在桌上,挑眉看眼面前的人,沉声道:“蓁蓁,去帮我倒杯咖啡。”

    “好的。”叶蓁急急忙忙跑出去,很快从茶水间端来一杯咖啡。她还把自己中午买的三明治一并拿进来,放到季笙歌面前,“先吃点东西吧。”

    “谢谢。”季笙歌端起咖啡抿了口,还没等喘口气,办公室大门便被人从外面粗暴的推开。

    “季笙歌!”

    季美音气冲冲跑进来,看到坐在转椅中的季笙歌时,瞬间瞪大眼睛,“你昨晚和闫豫大哥在一起?”

    今早的娱乐报道轰轰烈烈,想来整个云江市的人们都能看到。季笙歌轻抿几口咖啡,微微平复下呼吸后才看向对面的人,“那些新闻报道应该都很全面,还需要来问我吗?”

    “你……”季美音瞬间被气的变了脸色,她抬手指着对面的女人,心底的怒火一浪高过一浪,“先前是顾家三少,现在又是闫豫大哥,你看到顾家三少没有了利用价值,转身就又去勾引闫豫是吗?”

    “二小姐,你说话不要这么难听!”叶蓁沉下脸,下意识挺身上前。自从季笙歌把她带在身边后,她一直都把季笙歌当做姐姐般亲近。

    “我在这里说什么话,需要你来多嘴?”季美音满心的怒火没有地方发泄,眼见叶蓁凑上前,正好用她出气,“叶蓁我告诉你,你现在领的是环锦的工资,是我爸爸发给你的钱,不是季笙歌的钱,你最好给我夹着尾巴做人!”

    话落,季美音似乎还不够解气,扬手就朝着叶蓁的脸扇过去。

    面前横过去一双手,及时勒住季美音的手腕。季笙歌面色阴郁的看着眼前的人,手上的力度很大。

    “喂!”

    季美音吃痛的皱眉,想要抽回手腕,却被季笙歌攥的更紧,“你放开我!”

    “你喜欢闫豫?”面前的人轻声开了口,季美音挣扎的动作猛地顿住。她缓缓抬起头,目光一瞬不瞬盯着季笙歌,笑道:“对啊,我从小就喜欢闫豫大哥。”

    从小?!

    季笙歌冷冷笑了声,从小到大,季美音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和她抢东西。但凡是她喜欢的东西,季美音就总是要想尽一切办法去毁掉。

    “那真是可惜了。”季笙歌笑笑,望向季美音的神情出奇的清冷。

    “可惜什么?”

    “可惜闫豫喜欢的人,不是你。”

    “季笙歌——”

    这句话深深刺激到季美音,她气的尖叫一声,顿时将外面走廊经过的员工目光都吸引过来。

    “你放开我!放开我!”

    这边办公室闹成一团,很快有人跑去通知季闲。不多时候,季闲沉着脸赶过来,眼见她们两姐妹僵持不下,立刻呵斥道:“都给我安静点!”

    季闲的声音响起后,季笙歌才松开攥住季美音手腕的五指。手腕周围的肌肤泛起一片红晕,季美音委屈的跑到父亲面前,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爸爸,你看姐姐对我多凶。”

    走廊外面有不少双眼睛盯着,季闲顾忌着面子,总不好多说什么。他只能无视季美音的委屈,压低声音问道:“笙歌,今天早上的新闻……”

    “爸爸。”季笙歌敛下眉,不等父亲说完便开了口,“早上的新闻都是真的,我昨晚和闫豫去看别墅,遇到大雨只能住下。”

    “事情只是这样?”季闲蹙了蹙眉,显然并不怎么相信。

    “不然呢?”季笙歌冷笑声,望着季闲的眼神冷冽几分。她瞪着站在季闲身边演戏的季美音,语气一沉,“我也是你的女儿,你难道不相信我?”

    “不是,爸爸当然相信你。”季闲立刻应了句,微蹙的眉头也跟着舒展开,“那些报道本来就是哗众取宠,既然你们没事,那爸爸就放心了。”

    “爸爸,我不相信她的话。”季美音撅着嘴,明显还要闹,但被季闲一个厉色扫过去,呵斥道:“好了,这里是公司,像你这样吵吵闹闹成什么样子?!”

    “爸爸……”

    “赶紧回去工作。”

    季闲一声怒斥,季美音立刻眼眶泛红的跑走。眼见小女儿离开,季闲转而又看向季笙歌,道:“你脸色不太好,要是身体不舒服就早点回家休息。”

    季笙歌点点头,没在多说。等到季闲离开后,她平静的神情才沉了沉。

    将办公室门关上,叶蓁轻轻走到季笙歌身边,不悦的低语,“季总好偏心啊,每次都袒护二小姐。”

    桌上的咖啡此时已经凉透,季笙歌抿了口,目光淡淡。偏心这种事,她从小领教到大,早已经麻木。

    “季姐,你和闫影帝昨晚真的……”

    眼见季笙歌扫来的厉色,叶蓁瞬间捂住嘴巴,不敢再问。

    环锦大门前围堵不少记者,大概有人听到风声,纷纷跑来追加参访。但凡这种桃色绯闻,总是有人乐此不疲的报道。

    季笙歌上半身靠着转椅,面色染着疲惫。昨晚折腾一整夜,她几乎没有睡,今天早上又闹出被记者围堵,事情简直一塌糊涂。

    不过想到早上被记者们围堵的事情,季笙歌咻的直起身,“蓁蓁,早上堵住我们的记者都是那些报社和电台的人?”

    “呃……”

    叶蓁迟疑了下,然后回答:“好像有很多家,具体我也说不出来。”

    “你去查查看,把都有那些报纸杂志社参与的名字记下来。”

    “季姐,怎么了?为什么要去查这些?”叶蓁不明所以的问。

    落地窗外的天空阴沉,昨晚的暴雨过后,整座城市并没有引来晴天。听说未来几天还会有雷雨台风,想来云江市的天要好几天都不能放晴。

    季笙歌眯了眯眼,并没有回答叶蓁的话。虽说闫豫最近备受新闻媒体们的关注,但城郊那栋别墅是他刚刚购置不久的,就算那些记者们的消息灵通,也不至于快到这种地步吧?!

    傍晚离开环锦时,大厦外面还有守候的记者们。季笙歌只好让司机开车过来接她,绕道从后门离开。

    回到家已经七点多钟,季笙歌先把嘿哈喂饱,自己才走进浴室洗澡。昨晚冷热交替的折腾,她身上黏腻腻的难受,如今洗过热水澡后,整个人也觉得舒服些。

    冰箱里有不少素食品,她拿出袋水饺,煮熟后很快吃完。客厅的电视机开着,跳转到娱乐台的时候,早上的新闻又在循环播放。

    季笙歌沉下脸,抬起遥控器将电视机关掉。她把餐桌收拾好以后,才拿起电话打给闫豫,“喂。”

    “笙笙,有事?”

    闫豫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季笙歌敛下眉问道:“你胳膊的伤口处理好了吗?千万不能感染。”

    男人低头看眼左边手臂那几道泛红的伤痕,淡淡一笑,道:“放心吧,我会好好处理伤口的。”

    “那就好。”季笙歌握着手机,语气微沉,“这些新闻越报道越离谱,会不会对豫娱乐的新戏有什么影响?”

    电话那端的男人应了声,“不会,我们的新戏今天官宣,这些新闻要是激烈点,倒是给我们免费打了个广告。”

    顿了下,闫豫似乎察觉到电话那端的人语气不对劲,“这些新闻对你的影响很不好,明天我会找人想办法撤下来。”

    “谢谢。”

    不久,季笙歌挂断电话回到卧室。她掀开被子后,整个人直接倒在床上。回到熟悉的环锦,身体和精神都得到最大程度的释放,脑袋刚刚沾上枕头,眼皮就沉的再也睁不开。

    与此同时,房门外屹立的男人,缓缓将手中的烟蒂掐灭,一步步走上前。他单手插兜站在门外,深邃的双眸紧紧盯着面前这扇门,眼底的神情有些黯然。

    嘿哈趴在门边玩耍,忽然好像听到什么动静,原本倒在地上的身子一瞬间直立起来。它摇着尾巴跑到门边,呜咽呜咽的叫起来。

    隔着门板,顾唯深隐约听到嘿哈的动静。他伸出手的徒然在半空中停住,片刻后,他沉着脸把手收回,转身走进电梯。

    门外的动静消失后,嘿哈的叫声也跟着消失。小东西摇着尾巴一溜烟跑进卧室,踮起前面的爪子拼命往上攀,想要爬上床。

    可惜它的努力半天,还是没能成功。随后嘿哈跑到床边,钻到纱帘后面后,对着窗外又是一阵叫唤。

    “汪汪汪——”

    躺在床上的人被嘿哈的叫声吵到,季笙歌闭着眼睛翻个身,并没有苏醒的迹象。嘿哈钻在窗前的纱帘后面又是一通叫:“汪汪汪!”

    “唔。”

    季笙歌烦躁的皱眉,下意识低喃了句,“嘿哈,别吵,我要睡觉。”

    楼下停靠的黑色轿车慢慢发动起来,嘿哈咬着尾巴从窗前的纱帘里钻出来,哒哒哒回到床边,噗嗤一下趴在主人的拖鞋上。

    “嗷呜,嗷呜。”嘿哈耷拉着脑袋,失落的呜咽几声。只可惜季笙歌始终沉沉睡着,并没有醒过来。

    翌日早上,虞宛收拾好出来时,就看到顾唯深已经坐在餐桌前。他手里拿着报纸,正在看今天的新闻内容。

    “三哥,早。”虞宛笑眯眯上前,乖巧的拉开他身边的椅子坐下。

    顾唯深眼皮都没抬,语气淡淡:“你这几天都没有出去过?”

    “没有啊。”虞宛端了杯牛奶,笑着回答:“这几天我都留在家里,和阿姨学习烧菜煲汤呢。”

    眼见尤阿姨端着餐盘出来,虞宛立刻问道:“尤阿姨,我这几天是不是都在家里,一直跟你学习烧菜?”

    尤阿姨放下手中的东西,低头擦擦手,“是啊,虞小姐这几天都在家里。”

    听到阿姨这么说,顾唯深才伸手拿起刀叉。

    拿起桌上的遥控器,虞宛将对面的液晶电视打开。早间新闻报道的时段已经过去,这会儿都是娱乐新闻报道。

    “据悉昨日豫娱乐影视公司官宣新剧后,有关闫豫恋情的报道越来越扑朔迷离。前晚曾与闫豫共度一晚的神秘女友,已经证实为环锦影业的长女。先前有关季笙歌同顾家三少解除婚约的内幕,如今又有新的紧张……”

    啪!

    不等电视里新闻报道讲完,顾唯深便沉着脸把电视关掉。虞宛偷偷瞥眼身边的男人,见到他始终紧蹙的眉头,不禁暗自欢喜。

    “顾先生。”

    顾锐接了通电话进来,神情似乎变的不太对劲,他弯腰站在顾唯深身边,低声耳语几句后,两人的神色同时都发生变化。

    “消息确实吗?”顾唯深拿起餐巾擦擦嘴。

    顾锐垂首,道:“应该没有问题,人已经在您的办公室了。”

    “走吧。”男人拉开椅子,拿起外套后径直离开。

    “三哥,你早餐还没吃完呢。”虞宛紧跟着喊了句,但并没有影响男人离开的坚定脚步。她一把拉住顾锐,低声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顾锐抿了抿唇,语气低沉,“虞小姐,公司出了点事情。”

    “什么事情啊?”

    虞宛还想着追问,但顾锐已经垂下眸,“我不能说。”

    “……”

    话落,顾锐便转过身,快步回到男人的身边。

    三日后,云江市娱乐圈又发生一件大事。凌晨时分,先是有人在微博爆料,说是豫娱乐官宣的新戏与唯一影视即将开拍的新剧情节相比,疑似有抄袭的嫌疑。但唯一要先豫娱乐签下那部烧脑悬疑大局,所以众人一致认定是豫娱乐为抄袭。

    早上起来,季笙歌看到手机新闻网页跳出的新闻后,整个人被吓了一跳。待她看过整篇新闻报道后,脸色瞬间就变了。

    她第一时间给闫豫打电话,可是闫豫的手机已经关机。想来闹出这么大的乱子,不少人都会找闫豫核实情况,他疲于应付,只能把手机关掉。

    不多时候,季笙歌驱车赶往豫娱乐,她到时候时候,公司外面已经被记者们团团围住。她还是从后门偷绕进来,才能躲避开那些眼尖的娱记们。

    “笙歌,你来了。”卫茵刚从会议室出来,恰好看到季笙歌上楼。

    “卫姐,情况怎么样?”

    卫茵摇摇头,如实道:“一团糟。”

    “闫豫在哪里?”

    “在办公室。”

    深吸口气,季笙歌转过身,朝着闫豫的办公室走过去。卫茵站在原地,眼见季笙歌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并没有跟着上前。

    “卫总监。”有工作人员拿着资料夹跑过来,“这是您要的新剧编剧的联系资料。”

    卫茵面色一喜,打开袋子后拿出联系电话还有张照片。可等她看清照片中那个男人的相貌后,眼神瞬间沉下来。

    “总监,需要我来打电话吗?”工作人员低声询问。

    卫茵敛下眉,将照片放回袋子里后,道:“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去忙吧。”

    “好。”

    工作人员转身离开,等到走廊周围没人时,卫茵再次把袋子里的照片拿出来,仔细看了看。这个照片的男人,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倏然间,卫茵眼前一亮。前几天她在闫豫的办公室里,见到的那个男人不就是这个吗?!可是……

    卫茵猛地想通什么,脸色一下子变的苍白起来。

    季笙歌推开进去时,闫豫正双手插兜站在窗前。他桌上摊开放着很多剧照,以及被撕碎的剧本和演员剧照。

    “谁?”男人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警惕的侧过身。见到进来的人是季笙歌后,他眼底的那抹警惕才放松下来。

    轻轻走到男人身侧,季笙歌看到他挽起的小臂上,那几道红痕还没消退。她不由蹙起眉,“抄袭的事情可大可小,也许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你先不要担心。”

    “可大可小?”闫豫轻念了句,继而笑出声,“既然同唯一有关系,你觉得还能小的了吗?”

    闻言,季笙歌秀气的眉头紧紧蹙起。是啊,先前因为这部悬疑烧脑剧,唯一同豫娱乐两家争抢便闹的十分不愉快。如今豫娱乐新戏被爆抄袭唯一的新剧,恐怕顾唯深那边不会轻易就过去的。

    心底某处沉了沉,她嘴角牵起一抹苦笑。怎么绕老绕去,唯一和豫娱乐就是非要纠缠不清呢?

    隔日,季笙歌刚刚从片场回到公司,就被叶蓁急忙拉到电脑前,“季姐,你看,唯一已经起诉了豫娱乐。”

    果然如此!

    季笙歌拉开椅子坐下,点开网页报道的新闻逐一看过后,神情更加暗淡几分。

    “还有件更劲爆的消息。”

    “什么?”

    季笙歌抬头,盯着叶蓁微变的脸色,心底某处忽然揪了下。

    重重叹了口气,叶蓁无奈的垂下头,道:“我刚听豫娱乐那边的人说,唯一要求豫娱乐索赔的金额高达八千万。”

    “什么?!”季笙歌咻的站起身,因为工作过快,转椅的椅背碰一下撞上墙壁,紧跟着又反弹回来。

    八千万?顾唯深是不是疯了?!

    连日来的阴雨密布,终于散去。中午时分,云江市最著名的360度幻景餐厅,座无虚席,哪怕没有到晚上,这家餐厅的上座率也是杠杠的。

    顾唯深手中握着刀叉,优雅的切动餐盘中的牛排,动作闲适。入口的牛排香气四溢,火候有把握极好。

    对面椅子里的男人,有张同样英俊镌刻的面容。他不紧不慢放下手中的刀叉,嘴角轻挽起来,“你说的没错,这些年老大在俪星里面安插了不少眼线,最近这几个要解约的艺人,曾经都是他高价签回来的。”

    “哼。”

    顾唯深冷笑声,语气低沉,“他平时总说爷爷偏心我,其实这些年爷爷对他才是真的纵容。他以为他在公司搞的那些小动作,爷爷真的不知道吗?”

    顿了下,他才继续说道:“爷爷只不过没有说破,始终给他留着面子而已。无论怎么样,他都是顾家的长孙,爷爷对他还是宽容的。”

    这些话顾以宁也是认可的,他抽出餐巾擦擦嘴,道:“最近老大和二叔走的很近,自从顾傲出事以后,二叔始终就在找机会。”

    “我知道。”顾唯深点头。

    “这次你解约的几个演员,可是动了顾载成的筋骨,小心他要对你不利。”顾唯深薄唇微抿,好看的剑眉淡淡蹙着。

    也许在外人看来,这些年他同顾载成明争暗斗,不相上下。可是顾唯深从来想过要真正和他去斗去争。只是顾载成步步紧逼,他才不得不应对而已。

    “你走了,现在大哥把我当做眼中钉。”顾以宁笑了笑,那张冷冽的脸庞依旧是情绪不辨。

    顾唯深耸耸肩,显然认同他的话。

    不久,两个人男人结束顾家的话题后,顾以宁眯了眯眼,主动开口“一个抄袭你就要人家八千万,三少爷最近很缺钱?”

    “我高兴。”顾唯深挑起眉,目光微闪。

    “呵呵。”顾以宁伸手扯下餐厅,转而丢在桌上,笑道:“既然三少爷这么能玩,那还约我出来做什么?”

    话音落下,顾以宁已经站起身,打开包厢门走了出去。顾唯深吩咐顾锐去结账,便跟在顾以宁身边,两人并肩出去。

    餐厅顶层的观景区域,桌次间距不大。顾唯深不经意的看眼,却意外看到那边坐着的女人,面容并不陌生。

    “咳咳。”男人轻咳声,然后拍了拍顾以宁的肩膀。

    顾以宁顺势看过去,果然在前方的餐桌前,见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四方桌前,夏朝露一袭红色长裙,妆容精致的脸颊泛着笑意。她聘婷端庄般坐在厉俊身边,笑的那叫一个好看。

    男人寡淡清冷的面容,似乎看不出什么太大的起伏。顾唯深单手插兜站在边上,紧紧盯着顾以宁那张故作镇定的脸,差点没笑出声。

    “喂,二哥。”

    顾唯深往前半步,俊脸抵在他的耳边,笑道:“这样吧,你帮把豫娱乐这场官司打赢,我帮你把你的女人追回来。”

    “呵。”

    顾以宁勾了勾唇,斜晲眼身边笑的得意的男人,语气不咸不淡,“三少自己的女人都要保不住了,还有心情帮别人的忙?”

    “……”

    顾唯深嘴角抽了抽,他这个二哥真的很难搞定。

    午后的阳光火辣辣的热,午休时间的走廊,几乎看不到人影。卫茵走到办公室门前,犹豫片刻后,才伸手敲了敲门。

    扣扣——

    “请进。”

    等到里面的男人回答后,卫茵才推开门走了进去,“阿豫。”

    办公桌后的男人抬了抬脸,看到进来的人后,问道:“律师找好了吗?”

    “找好了。”

    卫茵走到办公助桌前,低低回答。

    闫豫点点头,依旧盯着手里的文件。

    隔着一张办公桌的距离,卫茵抬眼仔细看着对面的男人。他们相识已经很多年了,当初她刚见到闫豫的时候,他还处在娱乐圈的巅峰,受到万千少女的追捧。

    “有事?”

    办公桌后的男人没有抬头,但却已经感觉到卫茵的目光。

    这些年跟在闫豫身边,对于他的行事作风,卫茵还是了解一些的。她动了动嘴,伸手挽起散下的碎发后,轻声开口,“阿豫,我知道你喜欢笙歌,一直都很喜欢她。”

    男人蹙了蹙眉,将手中的文件放下后,抬头看着对面的人,“你想说什么?”

    “这次抄袭的事情,对豫娱乐影响很大,你真的要孤注一掷吗?”

    听到卫茵的质问,闫豫瞬间眯了眯眼,“你知道什么?”

    “呵呵。”

    卫茵笑了笑,眼底某处有抹落寞的神色一闪而过,“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阿豫,我只想提醒你,笙歌很聪明,如果这些是被她发觉的话……”

    “卫茵!”

    办公桌后的男人一下沉下脸,道:“你的话比以前多了。”

    比以前多了吗?

    卫茵自嘲的笑了笑,也许是吧。她轻叹口气,望着眼前这个她爱了很多年的男人,一时间心中感慨万千。

    她深知闫豫心中所爱,可这些年她还是无怨无悔陪在他的身边。哪怕她为了闫豫,只能掩藏起自己的感情,但她还是甘之如饴。

    这个世上,总会有一些人,甘愿为了心中的爱人去做任何事,这其中,就包括她。

    “豫娱乐是你自己的心血,阿豫,你千万不要一时大意,造成不能挽回的后果。”卫茵苦口婆心的劝说。

    闫豫沉下脸,目光浅淡,“我的事,你不用操心了。”

    听到他的话,卫茵脸色白了白,却又不得不闭嘴。看破不能点破,这是卫茵能够呆在闫豫身边这么久的法宝。今天若不是因为季笙歌,她也不会多说这么多的话。

    须臾,卫茵转身离开。办公室的大门重新合上后,闫豫沉寂的双眸才缓缓抬起。他拉开转椅起身,径直走到落地窗前,呆望许久。

    不多时候,顾唯深驱车回到公司。他拿着车钥匙刚走出电梯,远远就看到燕南淳快步走过来,“三哥,你可算回来了。”

    “有事?”顾唯深单手插兜走在前面,脸色微微有些难看。

    燕南淳伸手在他面前拦了下,小声道:“有人找你。”

    “什么人。”

    “夜夜笙歌。”

    男人往前的步子顿了顿,内敛的双眸瞬间眯起。燕南淳笑嘻嘻走到他的身边,朝他眨了眨眼,“人家在你办公室等好久了。”

    顾唯深咻的沉下脸,冷冷的两道目光射向面前的男人。燕南淳识相的闭上嘴巴,无奈灰溜溜走远。

    三哥就是这么小气哦,连个围观的机会都不给。

    须臾,男人走到办公室门前,微微沉吟片刻,才把门推开。

    迎面的落地窗前,有道纤瘦的身影屹立。顾唯深单手插兜,薄唇挽起后,朝着前方的女子走来。

    “顾先生。”

    听到身后响起的脚步声,季笙歌立刻转过身。她挑眉望向走来的男人,眼底的神情极为平静。

    “请坐。”顾唯深沉下脸,几步走到办公桌后坐下。

    季笙歌也没有矫情,直接走到他的对面,拉开椅子后坐下。她的双手自然垂放在腿间,脸上的神情淡然如水。

    “你来找我,有事吗?”这句开场白有点多余,顾唯深脸色不自然的别开脸。

    这几天有关唯一起诉豫娱乐的新闻铺天盖地,季笙歌轻吸口气,然后才开口,“我来见顾先生是因为豫娱乐抄袭的事情。”

    闻言,顾唯深好看的眉眼瞬间冷冽起来,“这件事,好像同你没有什么关系。”

    无视他话语中的轻蔑,季笙歌语气如常的说道:“豫娱乐的新剧并不是有意抄袭,而是那个编剧抄袭,但他现在人失踪了,闫豫只是花钱买下了他的剧本而已。”

    办公桌后的男人似乎笑了声,那双锐利的眼眸变的更加幽暗,“季小姐好像对这些事情,了解的十分清楚啊。”

    “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自己去调查。闫豫根本不知道那个编剧抄袭了别人的作品,他也是被人骗了。”

    “闫豫是不是被人骗了,跟我没有关系。”顾唯深敛下眉,语气低沉。

    垂在腿间的双手缩了缩,季笙歌安耐住心底的怒火,再次开口,“顾先生,这件事豫娱乐确实又有错误,但能不能不要打官司,两家和解可以吗?关于赔偿的费用,我们也可以谈,但是八千万这笔数目实在太多了……”

    “季笙歌!”

    不等对面的人把话说完,顾唯深脸上的神情便已经彻底沉下来,“你今天跑来跟我说这些话,是闫豫让你来的?”

    “不是。”

    季笙歌抿起唇,道:“闫豫并不知道我来找你,这件事豫娱乐也是被人陷害的。顾先生,抄袭的事情可大可小,只要你能高抬贵手,这件事就可以达成双方都满意的地步。”

    “为什么要高抬贵手?”

    “……”

    男人话锋犀利,亦如当初。季笙歌硬生生被他噎的说不出话来。

    顾唯深缓缓站起身,绕过办公桌一侧,转而走到季笙歌面前。他双手环胸倚在桌前,笑着看眼椅子里的人,道:“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我就是要起诉豫娱乐。”

    “顾、唯、深——”

    季笙歌心底的怒火一瞬间爆发出来,她仰头瞪着面前的男人,道:“先前是你先抢了豫娱乐的新剧,才会逼得闫豫退而求其次转而找个不知名的编剧合作。如今事情闹成这样,只要你稍稍退让半步,就不至于把豫娱乐逼到绝境。”

    “绝境?”男人念着这两个字,不由嗤笑声,“他退出娱乐圈两年,如今回来还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浪,你当着以为这场官司可以把闫豫逼到绝境?”

    忍住心底不断攀升的怒火,季笙歌努力压制火气,“顾先生,我今天不是来跟你吵架的,我只想要和你商量一下,做事能不能不要这么过分?”

    顾家的三少爷,做事历来不给被人留有余地。纵然顾唯深如今已经离开顾家,但他身上出事作风的习惯,却早已深入骨髓,恐怕这辈子都改变不了。

    男人骤然沉下脸,忽然抬手一把攫住季笙歌的下巴。他微微俯下脸,那张俊逸的脸庞霎时出现在季笙歌的眼眸深处。

    季笙歌皱了皱眉,下颌的地方被男人手指捏的有些痛。但她并没有挣扎,而是依旧与他目光对视。

    “季小姐这么卖力的为闫豫求情,我倒是想问问,你和闫豫是什么关系?”顾唯深面色阴郁,幽暗的眸子直勾勾盯着面前的人,似乎要望进她的心底。

    面前的男人近在咫尺,可他开口的每句话,都狠戳在季笙歌的心尖。她愤怒的抬眸,视线却在触及到男人额头那道已经变的清浅的伤疤时,心尖蓦然颤了颤。

    不久之前,他还曾经将她从顾傲手中救出。那一天的那个画面,始终都刻在季笙歌心底,哪怕她此时回想起来,手脚还会发冷。

    原本她并不想同顾唯深再有任何挣扎纠缠,可她越是想要绕过这个男人,偏偏就越是要与他纠缠过多。

    那晚虞宛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季笙歌勾了勾唇,眼底闪过一丝冷笑,“顾先生,当初我们分开的时候,也算好聚好散,我从来都没有任何纠缠。如今顾先生的的身边,早已有了虞小姐。那么请问,我和闫豫是什么关系,还与顾先生有关吗?”

    她的回答字字铿锵,不卑不亢,顾唯深心底某处狠狠刺痛了下。他骤然松开捏住她下巴的手指,然后往后推开半步,“笙歌,你还是这么伶牙俐齿。”

    季笙歌垂下脸,抬手揉了揉酸疼的下巴,眼眶微微有些酸涩。

    片刻后,男人脸上的神情已经恢复如常。他单手插兜走到落地窗前,深邃的目光直直望向远方,“这件事没有回旋的余地,你告诉闫豫,这场官司我打定了。”

    垂在身侧的双手狠狠攥紧,季笙歌心头瞬间压下一块大石头。她偏过头,目光望向前方的男人时,莫名笑了笑。

    是她天真了,其实这个男人的霸道强势,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走出唯一影视,天色已暗。季笙歌仰头看了眼远处的天际,落日的绯红渐渐显露在远方,映出半天的荼蘼,煞是好看。

    只是这漫天的迷人色彩,并没有令季笙歌觉得开心。她打开车门坐进去后,紧绷许久的那根神经才彻底放松下来。

    如今顾唯深铁了心要同豫娱乐打官司,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豫娱乐几乎没有胜算。八千万的天价赔偿金,几乎能够令豫娱乐元气大伤。

    更何况为了这部新剧,闫豫先前也花费不少宣传费用,如今官宣都已经发布才要叫停,那么之前他投资的所有资金都等于打了水漂。

    季笙歌咬了咬唇,心情一瞬间沉到低谷。《晚安郁先生》这部剧纵然好拼如潮,可如果这场官司输掉,这笔赔偿金立刻就能吞掉晚安这部剧的所有收益。

    顾唯深这一招,实在太过分了!

    三天后,抄袭的官司准时开庭。早上九点钟,顾唯深一身笔挺的西装出现在法院门前,一时间围守的记者们,一窝蜂的跑上前。

    “请问顾先生,关于今天这场官司,您当真要八千万的天价赔偿吗?”

    顾锐抬了抬手,立刻有保镖上前,将围堵的记者们往后驱散一些,然后让出一条通道,能够使他们一行人通过。

    咯吱!

    前方一辆银色轿车停下,随后闫豫打开车门,拉着车里的人一同跨上台阶。记者们看到另外一位当事人,瞬间又举着话筒跑过去。

    闫豫脸色平静的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中,季笙歌同他并肩而站。有记者举着话筒,直接朝他们两人开问。

    “请问闫影帝,如今您和季小姐是不是已经正式交往?”

    “先前您在城郊购置的那栋别墅,是不是您送给女朋友的礼物?”

    “今天豫娱乐同唯一影视的官司,对方提出天价赔偿,对此您有什么要说的吗?”

    记者们的问题,历来都是刁钻犀利的,越是哪里痛,他们越要问哪里。须臾,有十几名保安跑上前,开始维持秩序。

    闫豫弯了弯唇,刚要开口回答记者们的提问,却感觉身边的女子伸出手来,轻轻挽住他的臂弯。

    季笙歌笑着上前半步,朝身边的男人笑了笑,示意他不要说话。记者们看到他们相视而笑的亲密举动,立刻举着相机一通猛拍。

    “走吧。”季笙歌轻声在闫豫耳边提醒,她抬起的视线,直勾勾落在闫豫脸上,嘴角弯起的弧度恰到好处。

    闫豫怔了怔,却在看到季笙歌眼底那抹狡黠的笑意时,似乎明白过来。

    季笙歌始终乖巧的站在闫豫身边,一直都没有回答那些记者们的提问,偏偏就要留下空间令他们瞎想乱写。

    他们两人相携走向高台,进入大厅的那刻,前方男人射来的冷冽目光,瞬间定格在季笙歌身上。

    顾唯深单手插兜,看到季笙歌挽着闫豫的手臂走来时,脸上的神情瞬间变的更加难看。

    ------题外话------

    因为万更都是每天现写,字数多,所以更新时间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