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更胜一筹
    早上九点钟,季闲开完会回到办公室,推门进去就看到桌前的椅子里,有道身影背对着他,“笙歌啊,你过来怎么不让秘书通知我?”

    季闲笑着走到桌前,转身坐在黑色转椅郑

    “没关系,我有时间,可以等。”季笙歌弯起唇,嘴角的笑容十分平静。

    吩咐秘书送来两杯茶,季闲端着茶杯看向对面的女儿,不由蹙了蹙眉,“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手指轻触桌前的杯沿,季笙歌抬起脸,目光笔直望向父亲,道:“颁奖礼前一晚,商勤被人下了药,差点闹出大事。”

    “有这种事情?”季闲猛地瞪大眼睛,脸色跟着沉下来,“是谁做的?有没有查到什么线索?”

    父亲的神情满是震惊愤怒,他的反应倒不是能够假装出来的。显然这件事,季闲当真不知情。

    季笙歌微微松口气,“我已经查到是什么人了。”

    “是谁?”季闲脸色沉下来。

    “先把美音叫过来吧,公司发生这种事情,她也应该了解一下。”

    这话也有道理,季闲并没有深想,直接拿起桌上的电话打给季美音。几分钟后,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季美音笑眯眯进来,“爸爸,你找我?”

    “坐吧。”季闲伸手朝书桌对面的椅子指了指,道:“你姐姐,前几商勤被人下药,差点闹出大事。”

    “……有这样的事情吗?”季美音脸色一僵,很快又恢复如常,“这是很严重的事情呀,有没有找到线索?”

    “我找到下药的人了。”季笙歌目光含笑,好整以暇的弯起唇。

    “找到人了?!”因为她的话,季美音心头禁不住颤抖起来。她双手不自觉攥紧,但面上还在强撑,“是吗?姐姐找到的是什么人?”

    “美音。”

    季笙歌嘴角依旧泛起笑意,只是那抹笑容却不达眼底,“商勤这件事情,难道你不清楚吗?”

    “我?”季美音杏目圆瞪,俨然一副无辜模样,“姐姐,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商勤可是你带的艺人。”

    “季美音,我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自己坦白。”季笙歌的语调虽然不高,但字字都敲打在季美音心尖。她紧紧咬着下唇,眉目中流转的神情逐渐阴霾下来。

    那个助理已经跑了,就算季笙歌有所怀疑,她也找不到人。

    “我听不懂你的话。”稍稍平复下忐忑的心情,季美音再度脸色镇定的仰起脸。

    季闲听出不对劲,眉头不禁蹙了蹙,“笙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商勤的事情,跟你妹妹有什么关系?”

    “爸爸,商勤一直都是姐姐带着的艺人,平时什么都不让我过问。如今她的艺人出事,跟我能有什么关系?”

    女儿的抱怨也有道理,季闲抿起唇,又把目光落向对面椅子里的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似乎早就料想到季美音不会主动承认,季笙歌并没生气,她只耸耸肩,眼神一点点沉寂下来,“商勤被人下药,是季美音主使的,她买通了商勤的助理,吩咐助理在商勤喝的水里放了药。”

    “你胡——”

    季笙歌咻的变脸,妆容精致的脸颊涨的通红,“姐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不想让我在公司碍眼,可是陷害艺人这种事要讲证据,你凭什么这么我?”

    “证据?”季笙歌轻念着这两个字,低头拿起手机,直接把电话拨出去,“蓁蓁,把人带进来。”

    话落,季笙歌将手机放在桌上,神情平静。

    听到把人带进来那句话时,季美音整个人就乱了。她双手紧握成拳,只觉得寒意从头顶蔓延而下。

    难道季笙歌真的找到了人?她咬着下唇,脸色渐渐发白。

    不多时候,叶蓁推开办公室的门进来,同时还带进来一个鼻青脸肿的男人。

    “二姐。”

    鼻青脸肿的男人扑过来,一把抱住季美音的腿,哭嚎道:“二姐,我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做的,您要救救我啊!”

    “滚开!”

    季美音慌张的抬手,狠狠将扑过来的男人推开,“你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我是勤哥的助理啊,您前几给了我五万块钱,让我让勤哥的水里放点药,这些事情都是您吩咐我做的。”

    “胡袄!”季美音恼羞成怒,瞬间起身过来,扬手就要朝着那个男饶脸扇过去,只不过季笙歌快她一步,将她的手腕档开。

    “季美音,你还不承认?”

    “我承认什么?”季美音脸色煞白,强硬的狡辩道:“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人,也没有让他给商勤下过什么药!爸爸你看,姐姐找来这样一个男人诬陷我,究竟是有多讨厌我啊?”

    季美音的信誓旦旦,脸不变色心不跳。反正她掐准了不松口,单单一个助理的话,爸爸肯定不会相信。

    闻言,季闲脸色也不好看,他抿起唇,出声质问道:“笙歌,这个助理的话不能相信。美音是你的妹妹,你总不能相信个外饶话吧。”

    “就是啊。”听到父亲为自己出言辩护,季美音一下子来的精神。她委屈的红着眼睛,跑到季闲身边装可怜。

    “呵呵。”

    早已想到季美音不会这么轻易承认,季笙歌淡淡一笑,随后看向跪在地上的男人,道:“你还有什么证据?”

    “我樱”助理早已吓破哩,这会儿指向摆脱罪名,把责任全部丢到季美音身上去。原本他安安分分跟在商勤身边做事,倒也前途无量。可他一时间财迷心窍,为了区区几万块钱不但毁了自己的前途,竟然还惹上一身麻烦。

    这会儿他的心里早就呕死了,也把季美音恨死了!

    “什么?”

    “我还有录音。”助理颤巍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再度望向季美音的眼神时,泛起一丝冷意,“二姐,您可能不知道吧,您吩咐我做事的那通电话,我是录了音的。”

    “……”

    心底咯噔一下,此时的季美音差点一口鲜血吐出来。这个混蛋竟然敢录音,这倒是彻底令她傻了眼!

    助理阴测测笑了笑,继而点开手机中的录音通话。话筒传来的声音清晰,季美音的话声一字不漏都灌入季闲的耳朵里。

    他缓缓沉下脸,因为怒意胸口不住地起伏,“季美音,这件事真的是你做的?!”

    “爸爸,我,我……”

    眼见父亲愤怒扭曲的脸,季笙歌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解释。完蛋了,这次爸爸真的生她的气了!

    啪——

    季闲猛地抬起手,一巴掌狠狠扇向对面的人,“混账东西!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面前落下的巴掌又快又狠,季美音完美有躲闪的余地。她捂着左边脸颊,不敢置信的瞪着父亲,眼眶瞬间猩红一片,“爸爸,你打我?从到大,你从来都没有打过我!”

    话落,她转过身狠狠朝着季笙歌看过去,吼道:“季笙歌,你满意了吗?”

    这个巴掌,确实来的有些快。季笙歌挑了挑眉,只见季美音捂着脸,哭着从办公室跑了出去。

    喧闹声逐渐停止,季闲重新坐回到转椅中时,脸色依旧透着怒意。季笙歌倒了杯茶递给父亲,低声道:“爸爸,这件事您打算怎么处理?”

    季闲接过她递来的茶杯,挑眉看眼那边的助理,眉宇间泛起一阵寒意,“你放心吧,美音这次做的太过分,爸爸一定会给你个交代。”

    “好。”

    季笙歌没在多,神情出奇的平静。

    不久,季闲安排人把助理先带走,等着他一起发落。季笙歌并没多加纠缠,很快带着叶蓁离开。

    傍晚时分,司机将车开回别墅,车子停下后,佣人上前将车门打开,“老爷。”

    季闲沉着脸从车里出来,厉声问道:“季美音呢?”

    “二姐在里面。”佣人如实回答。

    “哼。”

    季闲气哼哼抬起脚,大步走进客厅。但客厅中空无一人,压根没有季美音的身影。他脱掉外套,正欲发火,却见佣人神色匆匆的跑下楼,“老爷不好了,二姐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

    佣人支支吾吾不敢,季闲抿起唇,转身便上了楼。他刚刚走到楼梯口,便听到方云佩的叫声,“美音,你把门打开!你这孩子,千万不要做傻事啊!”

    季闲几步走到紧闭的卧室门前,追问道:“怎么回事?”

    看到丈夫回来,方云佩立刻捂着嘴巴哭出声,“老公,美音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只自己做错了事,惹你生了气,这会儿不肯出来,我怕她,怕她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来。”

    扣扣扣——

    季闲抬手敲了敲门,叫道:“美音,你把门打开。”

    卧室里,季美音委屈沙哑的声音传来,“爸爸对不起,是美音不懂事,做了错事惹爸爸生气!我……我不想活了!”

    “美音!美音,你不要吓妈妈啊,快点开门!”

    听到女儿的话,方云佩吓得脸色惨白。她哭着揪住季闲的胳膊,颤声道:“老公啊,我们只有美音一个女儿,我不能让她出事!”

    “来人,去把房间钥匙拿来。”

    “是,老爷。”

    佣人们一溜烟跑走,慌张到储藏间将钥匙取来。季闲接过钥匙后,立即将紧锁的房门打开。

    等到他们推门进去时,只见季美音横着跨坐在阳台的护栏前,脸上满面泪痕。

    “美音!”方云佩看到女儿坐在那么危险的地方,一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

    “不要过来——”

    季美音整个身体大半都已经悬空,她唇色苍白的坐在护栏前,哽咽的哭诉道:“爸爸妈妈,是美音错了,都是美音不好,你们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吧。”

    “不要!美音你快点下来,妈妈求求你。”方云佩哭哑着嗓音,眼眶内的泪水不断滚落。她只有这一个宝贝女儿,平时对她极为宠爱,哪里肯让女儿受过半点委屈。

    “妈妈。”

    季美音忽然抬起一只手,整个身体都跟着晃了晃,顿时吓得方云佩尖叫一声,差点昏倒在地。虽三楼不高,但若要摔下去,那也是非死既玻

    “老公,你快点句话,劝劝女儿啊。”方云佩摇了摇季闲的手臂,苦苦哀求的看着他。

    眼见女儿半个身子探出护栏,季闲也是吓得后背泛起一层冷汗。他抬起眼睛,看到季美音高高肿起的左边脸颊,这会儿心中的怒火已经散去大半。

    哎,到底是他从疼爱的孩子,他明知她有错任性,可终究还是忍不住心软。

    “美音,你先下来,有话好好。”季闲放软语气开口。

    季美音委屈的撅着嘴巴,哭诉道:“爸爸可以原谅美音吗?”

    “这个……”季闲眼神动了动。

    望着父亲犹豫的神情,季美音不着痕迹看眼方云佩,母女俩暗自交换个眼神后,季美音再度泛起泪水“既然爸爸不能原谅美音,那我还是不想活了!”

    话间,季美音侧过身,整个人呈现一种倾倒的姿势。

    “美音!”

    季闲大惊失色,立刻上前叫道:“你不要做傻事,爸爸不生你的气了。乖,快点下来,先下来再。”

    “爸爸,你真的不生气了吗?”

    “真的。”

    方云佩趁机上前两步,朝着女儿伸出手,“美音,快点下来,别让爸爸和妈妈担心。”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把二姐扶下来。”

    “是。”

    几名佣人同时上前,很快按住季美音的肩膀,将她从护栏前拉下来。

    “呜呜呜——”

    方云佩急忙跑上前,一把将女儿揽在怀里,母女两人抱在一起痛哭失声。看到季美音被救下来,季闲也跟着松口气。

    晚上九点多,方云佩照顾好女儿睡下后,才下了楼。季闲坐在沙发里,紧绷的脸色有些难看。

    方云佩倒了杯热茶,慢悠悠走到季闲身边坐下,“来,喝点水吧。”

    推开妻子递来的茶杯,季闲脸色沉寂,“美音这次做的事情太过分,她差点就给公司惹出大乱子。”

    “老公。”方云佩将茶杯放下后,眼眶微红的道:“美音年纪还,难免做事任性些。她这会儿高烧不退,人都烧糊涂了。”

    顿了下,她又道:“这次的事情,确实是美音做的过分了。可她也是因为最近你对笙歌太过重视,心里不舒服,所以才会做出这种糊涂事。”

    “哼。”季闲冷冷哼了声,道:“笙歌签了商勤和封汰,最近为公司赚了不少钱。要是美音能够把那些心思也放在工作上面,我又怎么会对她如此失望?她们两个都是我的女儿,可是美音怎么就不能像笙歌那样让我省省心?”

    “美音确实不如笙歌精明,可她心思单纯,不像笙歌这么有心机。”

    “你这话什么意思?”

    方云佩将四周的佣人都支开,然后才声道:“笙歌现在长大了,不像孩子那样好骗了。你觉得,因为她妈妈的事情,她不会对我们心存怨恨吗?”

    季闲眯了眯眼,脸上的神情骤然一沉。眼见丈夫变了脸色,方云佩才隐隐弯起唇,不在多。

    傍晚,季笙歌开车回到公寓时,男人已经站在楼前,似乎等她许久。

    “你……”

    季笙歌怔了怔,眼见男人抬脚朝她走了过来。

    “听今晚季家,被季美音闹的很热闹。”顾唯深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就开了口。

    这些年,季美音闹过的热闹又何止今晚。季笙歌眉间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只淡淡一笑,“谢谢顾先生提醒。”

    她微微错开身,拎着皮包打算绕过男饶肩膀离开。

    “笙歌。”

    身后的男人忽然出了声,季笙歌往前的步子瞬间停住。

    季笙歌站在原地没有转过身,顾唯深也没有上前,与她隔着几步的距离。此刻,她对着他,看不出什么表情。

    “商勤的事情,你真的相信你爸爸能够秉公处理?”男韧沉磁性的嗓音轻轻传来,季笙歌握着皮包的五指紧了紧。

    顾唯深薄唇抿了抿,继而问道:“需要我做什么吗?”

    “不。”

    季笙歌摇摇头,目光坦然,“这是环锦内部的事情,也是季家的事情。顾先生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后面的事情我可以自己处理。”

    闻言,顾唯深眼神暗了暗,菲薄的唇瓣紧抿成一条直线。

    不多时候,季笙歌洗过澡后,换上睡衣走出浴室。她打开咖啡壶,将磨好的咖啡豆放进去后,等待片刻就能喝到醇香的咖啡。

    这个时间,并不适合喝咖啡,但她今晚却莫名想要喝上一杯。须臾,她端着咖啡杯走到窗前,透过玻璃窗往楼下看了看。

    那辆黑色轿车早已消失不见,季笙歌侧身倚在窗前,眼神望向前方的某个点时,瞬间变的没有焦距。

    不久前顾唯深的话,再度在耳边响起。他问,商勤的事情季闲是不是能秉公处理?

    秉公处理?这四个字,令她弯了弯唇。

    这个答案,她明就能知道了。

    翌日早上,季笙歌准时来到环锦上班。她回到办公室不久,秘书便进来通知,“季姐,季总让您过去一趟。”

    “好。”

    起身整理好身上的长裙,季笙歌走出办公室大门。她沿着走廊直走,很快就看到前方有另外一道俏丽的身影走来。

    “姐姐,早。”

    季美音笑意盈盈的走上前,左边脸颊微微还有些红肿。

    看到她的这一刻,季笙歌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怎么,是不是看到我很失望?”季美音得意的弯起唇,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站在季笙歌面前,道:“你以为在爸爸面前告状,就能把我踢出局吗?哼,你想得美!”

    季笙歌敛下眉,并没同她多,直接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去。

    不多时候,季美音红着眼睛站在桌前哭道:“姐姐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不懂事,是我嫉妒你比我能干,所以才会让人陷害商勤,都是我不好!”

    望着季美音声泪俱下,委屈认错的样子,季笙歌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樱她只静静坐在椅子里,看着她卖力的表演。

    从到大,季笙歌不知道看过多少次,她早已习惯麻木。

    “笙歌啊,这次的事情,确实是美音做错了,爸爸已经狠狠教训过她了。不过好在商勤并没有受到影响,所以……”

    “所以什么?”季笙歌抬起脸,与父亲的目光平视。

    望着她犀利的眼神,季闲不自觉咳嗽了声,语气微有尴尬,“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毕竟这事情传出去,对我们环锦的声誉也没有好处。”

    “算了?”季笙歌笑了声,“这就是爸爸的,一定会给我一个交代?”

    “笙歌。”

    季闲抿起唇,沉声道:“美音不懂事,我已经警告过她了,我相信她不敢再胡闹。你是美音的姐姐,这次就原谅她一次吧。”

    “如果我不呢?”季笙歌猛地冷下脸。

    “姐姐。”一脸泪痕的人忽然抬起头,得意的笑道:“我已经认了错,那个助理也已经被爸爸打发走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她话里的意思是,这件事证人和证据都没有了,季笙歌就算想要闹,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伸手将口袋里的手机放在桌上,季笙歌点开里面的录音,播放出来的内容,竟与昨那个助理播放的内容一模一样。

    “季笙歌!”

    季美音脸色一变,瞬间上前将手机抢过来。

    “没用的,这段录音我还有很多备份。”季笙歌抬起脸,好笑的看着季美音。

    “爸爸,你看她多阴险!”季美音气哼哼把手机丢掉,立刻向季闲告状。

    听到季笙歌的录音后,季闲脸色也难看下来,“笙歌,咱们都是一家人,你何必要这么做。”

    一家人?季笙歌弯起唇,道:“爸爸,这些年,你真的把我当做一家人吗?”

    “我……”季闲脸色一沉。

    “季笙歌,这次商勤根本就没事,你以为有个录音,就能把我怎么样吗?”季美音阴沉着脸,口气丝毫不弱。

    “呵呵。”

    季笙歌忍不住笑了笑,继而回答,“这段录音,确实不能把你怎么样。可如果我把录音放出去,外面的人知道后会对环锦怎么看呢?季家的二姐,对自己家的艺人动手,你觉得从今以后,你还能在这个圈子里立足吗?又或者,以后还会有艺人敢来与环锦签约吗?”

    “你,你……”季美音硬生生被噎住,愤恨的瞪大眼睛。

    办公桌后的转椅内,季闲听到季笙歌的话后,脸色也是几变。他脸色阴沉的抬起头,直勾勾盯着对面的人,问道:“吧,你想要什么才能平息这件事?”

    “环锦的股份。”季笙歌脸色平静的开口。

    环锦的股权?季美音脸色刷的一白,嚣张的气焰顿时全无。

    闻言,季闲先是一怔,随后轻笑出声。难怪昨季笙歌那么好话的,原来她早就料到会有今的结果,所以她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想要个公道,而是想要环锦的股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千亿宠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