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3 绑架
    ,精彩无弹窗免费!

    俪安会所进出入口一共有三处,其中两处守卫严格,只有西面那个出口守卫人员松懈一些。顾锐带人在会所内找寻许久,却始终都没有找到季笙歌的身影。

    半响,顾锐无奈的回到地下停车场,见到顾唯深倚在那辆红色车门前,手中夹着一根香烟。

    “顾先生。”顾锐面色冷冽的走过来。

    男人微微抬起脸,夹在手中的香烟燃着红色火星,“怎么样?”

    “没找到人,也没有任何线索。”顾锐蹙眉,脸上的神情也很不好看。明明不久前季笙歌还在会所中,怎么转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呢?

    顾唯深敛下眉,听到顾锐的回答后,脸色并没有太大的起伏。自从见到季笙歌的车子停在这里时,他心中就已经猜到大概。

    “走吧。”男人把手中的烟蒂碾灭,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不多时候,黑色轿车缓缓开出地下停车场。顾唯深坐在车后座,透过车窗看出去,只见举着应援牌子的商勤粉丝们还聚在会所外面。商勤已经离开会所,但还有不少粉丝们没有离去。

    顾唯深幽暗的眸子眯了眯,低头看眼腕表,眼底的情绪讳莫如深。

    黑色轿车沿着车道行驶,顾锐双手握着方向盘,将车朝着季笙歌的公寓开过去。无论他们在会所是否找到人,但总要再确定一遍才能安心。

    车子停在公寓楼下,后座的男人打开车门,大步跨上台阶,上了楼。当他走到那扇门前时,心跳的速度不自觉加快。

    扣扣扣——

    男人抬手扣响门板,一下又一下,短促而有力。只可惜,敲门声后,这扇门板并没有打开的迹象。

    “笙歌!”

    门外的男人再度开口,轻唤口中的名字。回答他的,依旧是空寂无声,安静的走廊半点波澜都没有。

    她果然没有回家,果然出事了!

    叮!

    前方电梯门忽然打开,闫豫手中拎着餐厅的打包食盒走过来,却在见到门前另外一道男人的身影时,眼神骤然沉下去,“顾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说话声,顾唯深不自觉侧过身。他看着一步步走近的闫豫,又看着他手中拎着的东西,脸色不禁变了变,“笙歌和你联系过吗?”

    “什么意思?”闫豫好看的剑眉霎时蹙起,他瞪着顾唯深脸上的神情,隐约间似乎猜到什么。

    他拎着东西上前一步,伸手扣响门板,“笙歌,是我,你开门。”

    ‘扣扣’的敲门声令人心烦,顾唯深往后退开半步,后背抵着墙壁,“她没回来。”

    “她没回来,是什么意思?”闫豫皱眉,想起不久前接到季笙歌的电话。当时季笙歌在电话里说身体不舒服,头疼不能和他一起吃晚饭。他这才开出去餐厅打包好晚饭带回来,想要看看她的情况,但却遇见顾唯深也在这里?

    顾唯深幽幽叹了口气,道:“我在会所见到笙歌准备离开,可是等我到停车场的时候,发现她的车子还在,可人却不见了。”

    “人不见了?”闫豫瞪大眼睛,瞬间拿出手机把电话拨出去。毫无意外,他拨打的电话提示对方已关机。

    “笙歌出事了!”闫豫脸色一下子沉寂下来。

    不久,两个男人同时从楼上走下来。闫豫径直走到自己的车前,很快驾车离开。他开车赶着去季家,季笙歌忽然始终,肯定要第一时间通知她的家属。

    只可惜,这种时候,顾唯深却只能眼睁睁瞧着,并不能再做什么。毕竟他同季笙歌已经解除婚约,而且他现在的身份也不适合出现在季家。

    闫豫到达季家的时候,季闲显然并不知道季笙歌出了事情。等他察觉到有问题时,整个人也是惊慌失措。

    “笙歌怎么会不见呢?”季闲面色紧张的说道。

    方云佩吩咐佣人端来茶点,坐在丈夫身边不住安慰,“你先别紧张吧,也许笙歌只是一个人有事要去处理。”

    “笙歌要是有事处理,肯定会和我们打招呼的,怎么会联系不到?”

    “那也许,笙歌去朋友家了呢?”

    “不会。”闫豫沉着脸打断方云佩的话,道:“我已经给笙歌的朋友打过电话,她们最近都没有和笙歌联系。”

    大概因为家庭的原因,季笙歌平时往来的朋友并不多。闫豫先给谭姿打过电话询问,又让谭姿把所有认识笙歌的的朋友同学都询问过一遍,并没有人和笙歌有过联系。

    所以说,季笙歌肯定出事了!

    方云佩不高兴的撇撇嘴,但碍于季闲就在身边,也不好多说什么。她心中隐约有点小兴奋,要是这个季笙歌出点什么事情,那对她们母女来说可是好事!

    “姐姐不见了吗?”

    季美音一溜烟从楼上跑下来,看到闫豫在,立刻跑到他的身边坐下,“闫豫大哥,姐姐怎么会不见?我上午还和姐姐请教公司的事情呢?”

    闫豫抿起唇,眼底掠过一丝暗芒。是啊,季笙歌怎么会不见呢?她平时也没得罪什么人,怎么忽然就不见了?

    “爸爸,我们赶快报警吧。”季美音脸色看起来非常担忧,拿起电话递给季闲,摆明在闫豫勉强做样子。

    “对对对,报警,报警。”季闲这会儿人也慌了,完全来不及思考。

    一把抽出季闲手中的电话,闫豫沉声道:“现在时间还短,先不要报警。”

    这句话提醒季闲,他颓然的叹口气,转而看向对面的闫豫,“那要怎么办?笙歌会不会有危险?”

    “等。”

    闫豫沉着脸坐在沙发里,薄唇微动。事到如今,他们能做的确实只有等,如果有人处心积虑把季笙歌带走,必然会有所图谋。

    此时此刻,他们只能等待。

    西府名都的客厅内,灯火通明。钟点工阿姨将晚饭准备好,垂首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

    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七点多,这个时间顾唯深还没回来,只怕今晚又不会回来吃饭了吧。每天这个时候,虞宛都会狠狠发一通脾气。

    “虞小姐,要不然您先吃饭吧?”阿姨试探的小心问。

    虞宛咬着唇,怒声道:“我要等三哥回来。”

    尤阿姨撇撇嘴,心想这种时候顾先生都没回来,那肯定是不会回来吃饭了,还有什么可等的?

    倏然间,庭院中有汽车引擎的声音传来。虞宛咻的站起来,一溜烟跑到门前,欢喜不已的将大门打开。

    “三哥。”

    虞宛几步跑到男人面前,伸手挽起他的胳膊,笑道:“你怎么才回来啊,我还以为你今晚又有应酬,不能回来吃饭了呢。”

    眼见男人进门,虞宛顿时心情大好。她看眼站在桌前的尤阿姨,立刻吩咐道:“阿姨,你去把饭菜再热一遍。”

    “是,虞小姐。”尤阿姨转身回到厨房,按照吩咐做事。

    顾唯深沉着脸抽回手,盯着身边的人,突然语气变的阴霾,“你今天去过哪里?”

    “啊?”虞宛有些懵,回过神后,才笑道:“我哪里都没去啊,今天一天都呆在家里,没有出过门。”

    男人偏过头,把尤阿姨从厨房中喊出来,问道:“她说的是真话吗?”

    尤阿姨不明所以,不敢乱说,只能如实回答,“顾先生,今天虞小姐确实没有出过门,一整天都在家里待着。”

    听到阿姨的回答,顾唯深好看的剑眉蹙的更紧。他绕过虞宛的肩膀,作势就要上楼,却又把虞宛伸手拉住,‘三哥,你不吃晚饭吗?’

    顾唯深盯着她伸过来的手,眼神沉寂,“放开。”

    这会儿客厅里站着阿姨和顾锐,但顾唯深的态度丝毫没有顾忌虞宛的面子。她咬了咬唇,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可看到他的眼神,又不得不把手松开。

    “顾锐,你跟我上来。”

    “是。”

    话落,男人转身上了楼。

    顾锐快步上前,但被虞宛拦住,“怎么回事?三哥心情不好?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面对虞宛一连串的问题,顾锐脸色倒是平静。他只淡淡抬头看眼面前的人,开口劝道:“没什么,虞小姐先吃饭吧。”

    “顾锐,你们有事瞒着我!”好歹从小一起长大,虞宛看到顾唯深那张紧绷的脸色时,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

    顾锐神情依旧淡然,微微一笑,道:“虞小姐,你最好相信我的话。”

    “……”

    自从那次以后,顾锐对她说话的态度,总是这样强硬。虞宛只能眼睁睁看着顾锐将晚饭放到托盘中,端着上了楼。

    偌大的客厅,转眼间就只剩下虞宛一个人。她气哼哼拉开椅子,瞪着满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却没有半点胃口。

    搬来西府名都,在外人眼中都对虞宛羡慕不已。可只有虞宛自己明白,自从她搬过来,顾唯深连一个好脸色都没有给过她!

    “顾先生,会所的监控都查过了,季小姐应该是从北门被带走的。”顾锐端着托盘进来,语气低沉的汇报。

    顾唯深单手插兜站在落地窗前,幽暗的目光直勾勾望向庭院中亮起的景观灯。他的立体的五官被灯光勾勒出一层暗影,明灭间看不出什么情绪。

    “什么人能看清吗?”

    “看不清。”顾锐如实回答。

    在云江市来说,俪安会所算是比较高级的场所。平时出入这里的人身份地位都不低,如今能够有人从这里把季笙歌悄无声息的带走,那就说明这人也是有一定身份的才能做到。

    季笙歌平时接触的人并不多,与人结怨的可能性并不大。那么带走她的,会是什么人呢?而谁又有这么大的胆子,赶在众目睽睽下把人带走?!

    男人内敛的双眸眯了眯,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你去查查,今晚顾傲在哪里。”

    “顾傲?!”

    听到这个名字,顾锐瞬间蹙起眉,他动了动嘴,似乎恍然大悟,立刻点头,“好,我立刻去查。”

    初夏的云江市,空气燥热。季笙歌清醒过来,已经是几个小时后,她整个人咻的坐起来,望着四周黑漆漆的房间,只觉得头晕目眩。

    不久前她还在电梯里,等她察觉到身边两个陌生男人的异样后,便被他们用手帕捂住鼻子,整个人失去意识。

    再次睁开眼睛,她的人就出现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季笙歌混沌的大脑逐渐运转起来,她单手扶着墙壁站起来,手脚都使不出什么力气。手指擦过粗粝的墙壁,留下一串黑色污迹。墙壁地面都落着厚厚的灰尘,空气中泛着一股潮湿的味道。

    这些情况都足以说明,次处应该荒废已久,没有人居住。她站在墙壁一侧,举目往四处查看,只有门对面的那扇墙上留着一扇窗户。

    “有人吗?”

    季笙歌迈步走到门前,双手用力一拉,果然门从外面被反锁。她又使劲拽了几下,但门锁坚固,根本没有晃动的迹象,“有人吗?这是什么地方?!”

    她连着喊了两声,外面似乎有人听到,紧接着有脚步声传来。有个男人透过窗口看进来,见到季笙歌清醒过来,急忙又走开。

    “你们是什么人?”季笙歌开口质问,但男人已经快步走远。她紧紧咬着下唇,精致的脸颊透出一丝惊惧。

    原本她带着商勤在俪安会所参加活动,可转眼就被人绑架到这种地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没有得罪过任何人啊!

    这个房间内没有开灯,只有微弱的月光透过那个小小的窗口照射进来。季笙歌凭借这点亮光,发现房间中央放置着一张木椅。她的皮包随身物品都没有,想来已经被那些人抢走。想要打电话求助,并无可能。

    季笙歌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这种时候,她不能自乱阵脚。既然有人想要绑架她,必然有所目的,她需要知道对方是谁,有何种目的?!

    须臾,有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传来。季笙歌侧耳听到那阵脚步声,心尖不自觉紧揪起来。她伸手将凌乱的发丝整理了下,立刻转身坐到房间的木椅中。

    哗啦!

    门外的锁头打开,紧接着有人将木门推开。季笙歌双手握着木椅的扶手,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前方出现的男人。

    光线微弱,季笙歌一时间不能看的很真切。只是那男人身材高大,身影有几分熟悉,她屏住呼吸,看到男人慢慢走了过来。

    男人抬起的左腿似乎不稳,每次他迈步前行的时候,左脚总会一跛一跛,显然左边那条腿有问题。

    左腿有问题?

    季笙歌似乎想起什么,黑亮的眼眸立刻瞪大。她盯着渐渐走近的男人,待她看清男人那张脸时,整颗心霎时沉到谷底。

    “是你?!”

    “醒了?”

    男人阴测测的开口,手中夹着一根烟,目光含笑的看向木椅中的季笙歌。他朝身边的人抬了抬手,立刻有人将房间的灯打开。

    昏黄的光线照射下来,季笙歌不适应的眯了眯眼。等她睁开眼睛后,瞪着面前的男人,冷冷笑道:“顾傲,你竟然还敢做这种事情?”

    “为什么不敢?”顾傲拖着不算灵便的左腿往前,轻佻的笑了笑。

    季笙歌心底的怒意翻滚起来,“绑架是犯法的,你不知道吗?”

    “犯法?”顾傲哼了声,低头吸了几口手中的香烟,转而朝着季笙面前吹过去,“我不在乎犯法,只要能报仇!”

    顿了下,他伸手搭在木椅的椅背上,低头看着木椅中的人,道:“季笙歌,你给顾唯深打个电话吧。”

    季笙歌脸色变了变,努力压制住心底起伏的情绪,“我为什么要给顾唯深打电话?我和他之间,早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呵。”顾傲好像听到什么笑话,薄唇扯出的弧度上扬,“没有关系?这种谎话你敢来骗我?”

    “我没有说谎,我说的是事实。”季笙歌眨了眨眼,神色平静道:“顾傲少爷,你绑错了人,最好现在放我离开。”

    男人弯腰站在季笙歌面前,轻笑道:“别装了,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吗?季笙歌,因为你,顾唯深和我打过两次架,要是你对他没用,我又怎么会大费周章把你带到这里来呢?”

    打过两次架?季笙歌蹙了蹙眉,在她的印象中,顾唯深确实因为她打过顾傲,但只有片场那一次啊,怎么还有一次?

    “把电话给她。”顾傲吩咐身边的人。

    “是。”

    有人递过来一支手机,放在季笙歌面前,“季小姐,电话。”

    季笙歌深吸口气,开口的声音很轻,“你想要做什么?”

    听到她的问话,顾傲冷笑声,倒是没有隐瞒,“顾唯深敢打断我一条腿,那我就打断他两条腿。”

    “顾傲,你被人袭击的事情,与顾唯深无关。”

    “无关?”顾傲脸色霎时变的阴霾,他一把抬高季笙歌的下巴,狠狠捏住,道:“不是他还有谁?在云江市敢对我下手的人,除了顾唯深,还有第二个吗?”

    “……”

    季笙歌心口一阵发堵。顾傲被人袭击的事情发生后,几乎所有人都认定这件事与顾唯深有关,只是一直找不到证据,这件事也才没有定论。

    垂在身侧的双手狠狠攥紧,季笙歌知道顾傲这种性格偏激的人,但凡认定的事情绝对不会改变。她脸色微微发白,贝齿紧咬下唇。

    “打电话。”有人举着电话再度上前。

    季笙歌冷下脸,沉声拒绝,“我不打。”

    “不打?”顾傲低头将手中的烟蒂碾灭,笑道:“那好,我来打。”

    话落,有人将拨通的电话送到顾傲面前。

    电话铃声响过后,很快被接听。顾傲开了手机的免提,对方的说话声能够透过麦克风传递过来,“喂。”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的那刻,季笙歌鼻尖蓦然一酸。顾傲把电话举过来,但季笙歌死死咬着唇,不肯发出半点声音。

    “笙歌,是你吗?”

    电话那端,顾唯深开口的声音有点急。顾傲幽幽一笑,继而将电话拿起,“顾唯深,是我。”

    男人的声音有片刻的停顿,随后问道:“笙歌在你手里?”

    “对,你的女人在我手里。”顾傲笑眯眯回答。

    那端的男人停了停,再次开口,“让她跟我说句话。”

    顾傲把手机话筒举到季笙歌面前,身后的黑衣人上前,按住季笙歌的肩膀,想要让她开口。

    季笙歌忍住肩胛处传来的闷疼,咬牙道:“顾唯深,我没事。顾傲他疯了,你千万不要听他的话……”

    她的话没有说完,便被人捂住嘴巴。顾唯深面色阴郁的说道:“顾傲,不许碰她!否则你只有死路一条!”

    “呵呵。”

    顾傲冷冷笑了声,示意手下人动手。

    啪!

    隔着手机听筒,顾唯深清楚地听到那边传来一声巴掌响。他握着手机的五指骤然收紧,内敛的双眸厉色四起,“顾傲,你想怎么样?”

    “别急,”顾傲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中带着几分慵懒的味道:“我先要想想,等我想好再通知你。”

    “记住,不许报警,否则你的女人就活不成了。”

    顾傲反手将电话掐断,转而丢给身边的黑衣人,吩咐道:“把这个女人给我关好,你们都盯仔细了。”

    “是,傲少爷。”

    几名黑衣人跟着顾傲离开,房间内的灯光再次熄灭。季笙歌坐在木椅中,右边脸颊火辣辣的疼。

    但她此刻关心的并不是身体的伤痛,而是电话那端的男人究竟会怎么做?

    房间内漆黑一片,只有从窗口照射下来的微弱光线。季笙歌忍不住抬起双手,紧紧环抱住自己的肩膀,呈现出一种自保的姿势。

    她一点点合上眼睛,眼眶渐渐泛起潮湿。

    顾唯深,你千万不能中计啊!

    半响,顾锐回到二楼时,便看到顾唯深握着手机,呆呆坐在床边。

    “顾先生,我去查过了,顾傲今晚确实不在别墅。”顾锐上前半步,沉声说道:“而且他这两天都没有回过家,不知道人在哪里。”

    坐在床边呆愣的男人动了动,转而将手机丢在边上,“笙歌在他手里。”

    他?顾锐一怔,明白过来后,神情变的冷冽起来。

    凌晨五点钟的时候,顾唯深的手机再次响起。他把电话接通后,对方迅速告诉他一个地址,便把电话挂断。

    “顾先生,我们一起去。”

    顾唯深拿起车钥匙,按住顾锐的肩膀,道:“只有我一个人。”

    “不行,顾傲分明就是想要报复,你一个人去太危险。”

    男人勾了勾唇,眼底掠过一丝阴霾,“既然顾傲都准备好了,那我也不能让他失望。你留下,还有其他事要办。”

    “顾先生……”顾唯深转身下了楼,没再给顾锐继续开口的机会。

    黑色轿车很快开出西府名都的大门,顾锐站在门前,好看的剑眉倏然蹙起。自从顾傲出事后,他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却没想到今天真的发生这种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