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2 人不见了
    扣扣——

    办公室敞开的大门被人敲响,季笙歌咻的抬起脸,看到站在门前的男人时,不禁笑了笑,“你怎么有空过来?”

    闫豫拎着手中的袋子,含笑走进来,“约你几次,你都没空,我只能自己跑一趟了吧。”

    “呃……”季笙歌皱了皱眉,下意识问道:“找我有事?”

    “吃饭算不算大事?”

    “……”

    闫豫把带来的袋子放到茶几上,转而又伸手将坐在书桌后的季笙歌拉出来,直接拽到边上的沙发里,“我来的时候,正好路过一家蛋糕店,有你喜欢的巧克力慕斯。”

    “哇。”

    圆形巧克力慕斯上面印着白色花纹,看起来精致可口。大概所有女孩子都喜欢甜食,季笙歌看了一上午剧本,这会儿额头隐隐作疼,正好需要甜食缓解一下。

    她伸手拿起两个勺子,笑着分给对面的人,“一起吃吧。”

    闫豫又将打包打来的花果茶拿出来,倒好后放在她的面前,道:“你吃吧,这种甜腻腻的东西,对我保持身材可没什么好处。”

    “唔。”季笙歌品尝着巧克力淡淡的苦涩味道,眼角眉梢染上几分惬意,“闫影帝现在都转幕后了,还需要这么在意身材?”

    闫豫瞥眼身边的人,忍不住抬手在她鼻尖轻点,“当然要在意,尤其跟你这样的漂亮小姑娘在一起,不注意保持很容易就被你给比下去的。”

    男人的语气温柔宠溺,可停在季笙歌的耳朵里,却令她嘴角的笑容瞬间有所收敛。她本能的低下头,躲闪开闫豫眼底炙热的光亮。

    那天闫豫表白过后,她说了需要时间适应,只是她自己也不清楚,究竟需要多久?

    眼见季笙歌侧过脸,躲开他伸过去的手指,闫豫脸色一瞬间沉了沉。只是他很快又恢复如常,完全看不出异样情绪,“中午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吃饭。”

    “中午不行,”季笙歌果断摇头,道:“下午三点,我要带商勤去俪安会所参加活动,等下我还要准备很多事情呢。”

    闻言,闫豫眼底闪过一抹暗色,好看的眉头也蹙了蹙。

    自从豫娱乐的新戏被唯一抢走后,闫豫的心情好像都不太好。听说最近他又在谈新戏,但剧本都不如先前的满意。

    “既然你还有事,那我先走了。”闫豫没有多做停留,径直起身准备离开。

    季笙歌放下手中的勺子,一把拉住他的手腕,“等等。”

    “怎么?”

    “今晚我们可以一起吃饭。”季笙歌话锋一转,继而弯起唇,“活动大概五点左右结束,我六点就能有时间了。”

    “好,那我提前定好餐厅。”

    “嗯。”

    季笙歌点点头,起身将闫豫送到门前,“电影的进度我想要快一些,最近商勤片约不少,我怕后面安排不过来。”

    “你放心,我会尽快安排人准备好,给你个确定的时间。”

    “ok。”

    男人走到门前,季笙歌紧跟在他身侧,眼角余光瞥见茶几上的东西,又道:“谢谢你的蛋糕和花果茶。”

    闫豫侧身望向身边的人,抬手在她额头轻点,“小丫头,你是故意的?”

    “没有。”季笙歌揉了揉肉脑袋,红唇微撅的看着他,“我是发自心底的感谢。”

    眼见闫豫再次抬手,季笙歌只好求饶的举起手,“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行吗?你不知道自己手劲很大吗?”

    闫豫一怔,稍有紧张的问她,“打疼你了吗?”

    “还好。”季笙歌撇嘴,强忍半天的笑意终于泛起。见她嘴角那抹狡黠的笑意,闫豫才意识到她是装的。

    以前她经常闹一些这样的小把戏,闫豫早已习惯。如今再看到她露出这样可爱,甚至有点撒娇的样子,闫豫心中骤然泛起一片暖意。

    “晚上见。”闫豫压制住心底翻滚的情绪,不想令她反感。

    季笙歌笑着点头,道:“路上小心开车。”

    男人应了声,便转身离开。他高大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走廊尽头。季笙歌转身回到办公室,没走几步,身后再次响起敲门声。

    她惊讶的转过身,只见季美音面色阴郁的站在门前。

    “有事?”

    季美音抿唇进来,把怀里的资料夹递过来,道:“爸爸让我把这个送来。”

    季笙歌伸手接过去,打开仔细查看。

    “刚才闫豫大哥来过了?”季美音站在办公桌前,语气含着质问的意思。

    “嗯。”季笙歌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文件上,并没有察觉到季美音的神情变化。

    那边茶几上摆放着巧克力慕斯以及花果茶,季美音想着刚刚闫豫来时的画面,心底的怒火更加翻涌。如今季笙歌和三少分开,顾家三少奶奶是做不成了,又把心思打到闫豫身上了吗?

    “文件没问题。”季笙歌看过后,重新将资料夹合上递回来。

    季美音脸色温和的笑笑,道:“姐姐,爸爸说让我跟你多学习,以后工作中有不懂得事情,我可以来向你请教吗?”

    季家的二小姐一直都高高在上,任性妄为的模样,难得有今天这样的温顺乖巧。季笙歌淡淡一笑,道:“只要是工作的事情,我都会尽量帮你。”

    “太好了,谢谢姐姐。”季美音笑着接过资料夹,说道:“爸爸说,最近姐姐工作辛苦,周末要姐姐回家吃饭,给你补补。”

    “周末再说吧,最近商勤的戏份多,我要多盯着。”

    “好,看姐姐时间安排。”

    须臾,季美音拿着资料离开。季笙歌坐在转椅中,盯着她离去的背影,秀气的眉头慢慢蹙起。

    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季二小姐不但认真努力工作,还一口一个姐姐,态度谦逊有礼,与以前任性妄为的季美音,简直判若两人!

    下午三点钟,季笙歌带着商勤准时来到俪安会所。如今但凡有商勤出现的地方,都需要保安维持秩序,也已经都有大批赶来的粉丝应援。

    活动在会所十楼举行,季笙歌走在商勤身边,两人低声交谈。

    “最佳新人奖项,你已经进入提名。”季笙歌将刚刚收到的好消息,如实告诉商勤,“最终结果大概下周公布,你提前做好准备。”

    “嗯。”商勤应了声,侧目看眼身边的人时,不禁蹙起眉,“你身体不舒服吗?脸色好像不太好。”

    “有吗?”季笙歌怔了下,随后拿出小镜子看眼,果然脸色有些憔悴。她撇撇嘴,道:“这两天都在熬夜看剧本,今天又看了大半天,头疼。”

    商勤眉心皱了皱,正要说话,就见工作人员小跑过来,“勤哥,可以开始了。”

    “好。”商勤点头,转身看向季笙歌,问道:“要不要看医生?”

    “不用,”季笙歌压低声音回答:“没什么大事,我就在这里,你去吧。”

    “好。”

    有工作人员上前,将商勤带过去开始活动。季笙歌原地休息,找个地方坐下来,双手轻揉太阳穴,想要缓解一下头疼。

    最近这些日子,她工作强度真的太大,又经常熬夜。看起来从今晚开始,她不能再看剧本了,还是身体重要。

    大概一个半小时后,商勤的活动提前结束。他穿过会场,直接走到休息区,来到季笙歌身边,“怎么样?头还痛吗?”

    “还有一点儿。”

    活动结束后,主办方又主动过来寒暄。季笙歌同他们应付几句,便准备带着商勤离开。楼下的保安们已经准备好,她打电话吩咐司机把车开到侧门。

    商勤看到季笙歌放下手机回来,薄唇轻轻抿起,“要不要先让司机送你回去?”

    “不用了。”季笙歌弯起唇,笑道:“我自己开车过来了,你早点去片场吧,今晚的夜戏要多注意。”

    “你的头……”商勤不放心的指了指她。

    季笙歌朝他露出一抹笑,“没事,我等下回家睡一觉就会好的。”

    剧组那边还在等人拍戏,商勤没有多勉强,便跟着助理走进电梯。不久,助理打电话来说,商勤已经安全坐车离开会所,季笙歌才松口气。

    如今商勤身价倍涨,季笙歌做事都要小心翼翼,可不敢有任何闪失。她低头看眼腕表,已经五点多,但她身体确实不太舒服,便拿出手机给闫豫拨出去。

    “喂。”

    她边打电话边走进电梯,压根没有看到侧面站着的男人。

    男人单手插兜站在原地,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他还是清晰的听到季笙歌口中轻念的那两个字‘闫豫’。

    同层楼有两部电梯,季笙歌坐的那部电梯已经下行。顾锐眼疾手快按下另外一部,抿唇站在男人身边。

    “顾先生。”

    身后有人过来打招呼,男人偏过头时,脸上的神情已经恢复如常。

    挂断电话,季笙歌侧身靠着电梯壁,因为头疼的关系眼皮轻合。

    叮——

    电梯在五楼停了下,有两个穿着黑衣的男人走进来。季笙歌没有抬头,只是下意识往后退开一些,继续靠着电梯壁休息。

    她只想着,等下取车后赶紧回家,洗个热水澡应该能缓解头疼。

    此时的电梯内,除去季笙歌,只有刚刚进来的那两个男人。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眼底的神情瞬间变的阴霾。

    叮咚!

    电梯门打开,顾唯深单手插兜走在前面,顾锐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他们两人并肩往停车位走过去。不久,顾锐按下车控锁,将后门打开,“顾先生。”

    顾唯深眉眼清冷,走到车门前,弯腰准备上车。只是在他弯腰的那个瞬间,眼角余光似乎扫到什么,上车的动作不禁停住。

    “顾先生,您怎么了?”顾锐见他站在车门前不动,立刻问了句。

    斜对面的车位上,停着一辆红色轿车。顾唯深眯了眯眼,转过身大步朝那辆车走过去。顾锐没敢多问,只好跟上前。

    走到红色轿车的车位前,顾唯深低头看眼车牌号,而后脸色更加难看。他抿唇看眼腕表,神情一瞬间沉下来。

    “顾先生,这是……季小姐的车?”

    “是。”

    那天晚上他开过这辆车,车牌号早已铭记于心。

    顾唯深单手插兜站在车前,不自觉转头往四周看去,可都没有看到季笙歌的身影。二十分钟前,他就看到季笙歌走进电梯,可是如今,她的车子为什么还停在这里?

    顾唯深薄唇紧抿,拿出手机犹豫了下,还是把电话打过去。只是电话打出去后,电话铃声响过很久也没人接通。

    “刚刚这两部电梯有过故障吗?”顾唯深沉着脸问。

    “我去查。”顾锐立刻会意,急忙去找人询问。

    几分钟后,顾锐行色匆匆赶回来,“我已经问过了,这两部电梯运行都正常,并没有发生故障。”

    既然电梯没有发生故障,那么季笙歌应该早就取车离开了?为什么她的车子还在这里?!

    顾唯深再次拨打季笙歌的电话,可这次电话打出去,对方已经关机。

    啪——

    顾唯深握着手机,心口跳动的速度莫名加快。她的手机打不通,车子丢在停车场,这种情况不对劲!

    “去找人,看笙歌还在会所里面吗?”顾唯深再次开口的声音,隐约间带着几分紧绷。他的心中似乎预感到什么,只是不敢承认。

    “是,我马上安排人去找。”

    顾锐这会儿也觉察到不对劲,不敢有片刻的耽误,立刻吩咐人去做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