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6 她的接近,别有用心
    庭院中的榕树下,严如面色温婉而平静。她目光平视过来,恰好看到顾唯深一步步走下台阶。

    眼前这道高大伟岸的身影,早已不在是儿时牙牙学步的蹒跚。他的五官像极了顾长引,尤其那微微一笑,眼角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温柔之色,简直就与三十多年前的顾长引一模一样。

    严如心中似有感叹,她的以宁十足遗传了顾长引性格中的冷漠寡淡,而顾唯深,却遗传到顾长引深情不羁的那一面。

    “呵呵。”想到此,严如禁不住冷笑声。是啊,顾长引心中那份情深,这辈子只给过一个女人。所以当年,他给他最爱的女人生的孩子,取名叫唯深。

    却给她的儿子,取名以宁。

    以宁?安宁如水,他无非就是想要她一辈子都平静无争。

    可是顾长引,我们夫妻三十多年,你却从来都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顾太太的身份?

    还是顾家这份权势?

    “三儿。”严如开口,轻轻唤着面前的人。

    顾唯深眼底的深情瞬间变的深刻,他单手插兜站在原地,幽暗的目光掠过这株遮天蔽日的榕树,薄唇不自觉挽起。

    小的时候,每到盛夏时节,严如都会吩咐佣人在这株榕树下搭好藤椅、秋千,以供他们兄弟三人玩耍。

    小时候的顾唯深很淘气,上蹿下跳没有一刻消停。全家人都宠着他,又要老爷子护着,哪怕闯祸他都不怕。以至于每年暑假,顾家的三位少爷都能把顾家闹个天翻地覆。

    盛夏午后的阳光最毒,严如担心孩子们中暑,每日都会亲自煮好酸梅汤,然后用冰块镇着,放在树下的长桌前。等到顾唯深跑的满头大汗时,她总是笑眯眯朝他招招手,唤道:“三儿,到妈妈这里来。”

    年幼的顾唯深听到她的声音,立刻就屁颠颠跑过去,带着满头的汗水蹭到严如怀里,在她跟前撒娇:“妈妈,我好热,我想吃冰淇淋。”

    “三儿乖,妈妈给你冰了酸梅汤,你胃不好,不能吃太冷的东西。”

    “唔。”顾唯深皱着眉,不情不愿的点头。

    见他答应,严如立刻拿出瓷壶,将早已用冰块镇凉的酸梅汤倒出来,一小口一小口喂给他喝。那时候他们母子两人就坐在这株榕树下,有说有笑,情真意切。

    后来很多人都说,顾太太最疼小儿子。而从小到大顾唯深也觉得,妈妈最疼他,妈妈给予他的关怀和照顾,甚至超过她对二哥的疼爱。

    所以若不是严如亲口说出来,顾唯深绝不会想到,他不是她的亲生儿子!

    心口蓦然泛起一阵酸意,顾唯深垂下的眼睛里,有丝丝缕缕的痛楚闪过。原来严如所有对他的疼宠,就只为今天的亲手捧杀?!

    “你有话想对我说吗?”

    严如再次开口的声音,拉回顾唯深飘远的思绪。他眯了眯眼,放在裤袋里的那只手,不自觉紧握成拳。

    好像有很多话想要说,顾唯深微微一笑,几经翻涌的心思沉淀下来,最终却只说道:“这多年那些母慈子孝的画面,都是你装出来的吗?”

    严如眉间淡淡蹙了下,继而弯起唇,“你还在襁褓的时候,很喜欢哭,几乎每天晚上我都不能安睡。每当把你哄睡,我就坐在床边,一瞬不瞬的盯着你看。记不清有多少次,我差点就要忍不住那个掐死你的念头!”

    顿了下,她低笑一声,道:“这些年我养你教你,不曾亏待过你半点。三儿,我对你,仁至义尽,不曾亏欠过你什么。”

    不曾亏欠?顾唯深缓缓弯起唇,因为这四个字,无声的低笑起来。

    他抬眸,那双幽暗深沉的眼睛,直抵严如心尖,“你疼我宠我,就是想要把我捧上云端,然后再把我狠狠拉下来,是吗?”

    垂在身侧的双手倏然收紧,严如没有回避他的眼睛,“是。”

    她的回答不曾有一丝犹豫,顾唯深笑了笑,转而抬起脚,朝她走了过来。

    眼见他靠近,严如下意识往后倒退几步。

    男人上前的脚步倏然停住,随后他弯下腰,深深的在严如面前鞠下一躬,“妈。”

    他的声音很轻很柔,每一次他犯错撒娇时,也都是这幅语调。严如怔了怔,盯着顾唯深紧蹙的眉头,下意识就想伸手为他抚平。

    可她还来不及抬手,面前的男人就开了口,“我欠你一份养育之恩,将来若有机会,我会还给你。但从今以后,我们若是再见,已不是母子。”

    已不是母子。

    话落,顾唯深越过严如的肩膀,大步走远。

    严如勾了勾唇,侧目看向顾唯深走远的身影。前方祖宅的那扇大门,一开一合,她盯着很快消失的人影,目光终是微微湿润。

    当年她踏进这扇大门时,还以为她会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她以为,她终于寻到她的如意郎君。她愿意为这个男人相夫教子,任凭年华老去,永远都陪伴在他的身边。

    只可惜啊,这个男人的心,一直都不曾在她身上停留。哪怕他日后与她琴瑟和鸣,相敬如宾。但她却清楚,他的深情专一,不过是因为那个女人。

    偌大的庭院中,转瞬便是人影空空。严如轻叹口气,缓缓转过身时,只见不远处的台阶前,顾以宁已经双手插兜,似乎等待许久。

    “以宁。”严如敛下眉,将心中的情绪收藏起来。

    顾以宁抿唇站在台阶前,望着刚刚走出大门的顾唯深,冷冽淡漠的脸庞泛起一丝轻笑,“这些年,你处心积虑培养顾唯深,让他同顾载成明争暗斗。等到时机成熟,你又给顾载成下套,引诱他出来指证顾唯深的身世。如此一来,爷爷必然会对顾载成心生嫌隙,俪星的继承权他就已经出局。原来我的母亲,竟是心思缜密,又深藏不露的人。”

    严如脸色变了变,“妈妈这么做,都是为了你。”

    “为我什么?”顾以宁偏过脸,两道锐利的眸光落向面前的人,“为我夺权?”

    “不是夺权,”严如轻笑声,道:“你是我的儿子,我是顾家明媒正娶的顾太太,顾家的一切理应都属于你。”

    “妈。”

    顾以宁笑了笑,看向她的目光冷漠疏离,“可你还是算漏了一步。”

    “什么?”

    “我终究是姓顾,无论是顾载成或者顾唯深,他们都是我的亲兄弟。”

    “以宁!”严如猛地跨上台阶,一把拉住顾以宁的手臂,却被他侧身躲开。

    严如盯着顾以宁那张冰冷冷的脸,眼眶霎时泛红,“儿子,在这个家里,你才是妈妈最亲的人啊。”

    顾以宁淡漠的垂下脸,并没有搭话,转身便上了楼。

    “以宁——”

    严如想要追过去,但她很清楚自己儿子的脾气秉性。这孩子自幼性格内敛倔强,她这会儿要是逼得越紧,只怕他越会反感。

    顾家祖宅的大门打开后,走出来的男人面容沉寂。虞宛早已等候多时,此刻见到顾唯深出来,立刻朝他跑过去。

    “三哥,你没事吧?”

    顾唯深眼皮都没抬,越过她的肩膀就准备离开。

    黑色轿车停在门前,顾锐将车门打开。顾唯深走到车前,作势就要坐进车里。

    “三哥!”

    虞宛气急,再度跑上前,“我一直都站在这里等你,担心紧张的要死,你为什么就不能和我说句话?”

    “你要我说什么?”男人冷冽的眼眸微抬,虞宛看到他的眼神,心尖猛然一缩。

    “我真的很担心你,”虞宛红唇微弯,不自觉抬手拉住他的胳膊,“顾家的人难为你了吗?他们是不是对你,对你……”

    顾唯深眉头蹙了下,道:“虞小姐,你现在应该关心的是顾载成,你找错人了。”

    男人低下头,不想继续再同她多说。

    眼见他要上车,虞宛一把伸手抓住他的手臂,“我有东西给你看。”

    不久前顾家那一场大戏,顾唯深已经倍感身心疲惫。此时虞宛还在没完没了,男人眼神瞬间沉下来,“顾锐。”

    顾锐抿起唇,上前微微将虞宛拉开,“虞小姐,有话改天再说吧。”

    “不能改天,我要给三哥看的东西,同季笙歌有关系。”

    顾唯深弯腰上车的动作一顿,继而两道锐利的目光射向她,“你又想干什么?”

    “不是我想干什么,而是季笙歌,她想干什么?!”虞宛理直气壮抬起脸,倏然将她手里的信封递到顾唯深面前,“三哥,你自己看。”

    深吸口气,顾唯深犹豫片刻,才把虞宛手中的东西接了过去。

    “我早就说过,季笙歌接近你根本就是有目的的。”虞宛妆容精致的脸颊,印着满满的愤恨嫉妒,“听说她妈妈死的不明不白,她想要报仇,所以才会接近三哥你。她想要嫁入顾家,拿到顾家三少奶奶这个身份为她妈妈报仇!”

    “闭嘴——”

    顾唯深面色徒然阴霾下来,吓得虞宛喋喋不休的嘴巴瞬间不敢再发出半点声音。

    男人沉着脸,坐进车内。顾锐也不敢多说,只把车门关上,转身跑回驾驶室。

    “三哥!”

    虞宛站在车门前,双手不停拍打车窗。

    车内的男人面色阴郁,开口的声音很冷,“开车。”

    “是,三少。”顾锐瞥眼站在车外的虞宛,不得已只能发动引擎。

    “三哥!”

    车子发动引擎,虞宛整个人脚步不稳,差点被车尾蹭倒。她怒不可遏的抬起脸,朝着前方发动的黑色轿车,歇斯底里的叫道:“顾唯深,你是不是傻?季笙歌从头到尾根本就是利用你,她不爱你,她爱的人是闫豫!”

    “她爱的人是闫豫!”

    嗡——

    黑色轿车发动的马力十足,虞宛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追了几步,很快就被远远甩在后面。她脚下一歪,整个人双手撑地,跪在地上不住喘息。

    身后的保镖见状,立刻上前将虞宛搀扶起来。

    虞宛声嘶力竭的刺耳喊叫,终究还是透过车窗玻璃传了进来。男人背靠座椅,缓缓低头将手中的信封打开。

    须臾,男人抬起脸,眼底的情绪讳莫如深。季笙歌手机中那张有关方云佩流产单子的照片,倏然闪现出来。

    顾唯深轻轻合上眼睛,心中有什么东西,不自觉的翻滚起来。他想起,她亲手丢掉有关闫豫的那个本子。

    还有虞宛那句“她爱的人是闫豫”。

    “三少。”

    顾锐带着蓝牙耳机,挂断电话后,看向后座的男人,道:“西府名都还有您名下的所有住宅周围都有记者,咱们暂时不能回去,我已经定了酒店。”

    “嗯。”顾唯深应了声,敛眉道:“刚刚虞宛说的事情,你都听到了吗?”

    有关季小姐的那些事?顾锐点头。

    “去查清楚,然后告诉我。”

    “……是。”

    距离订婚典礼被破坏,已经过去六个小时,季笙歌身上的礼服一直都没有换下。她坐在床边,紧紧握着手机,手指不停地刷新各种新闻。

    各大网络门户,有关顾唯深身世之说,已经越演越烈。不过短短几个小时而已,顾家三少隐秘身世的新闻,便已经占据各大门户网站。

    季笙歌深吸口气,只觉得心口堵得难受。她几次点开顾唯深的头像,想要给他发个消息,可又怕影响到他。

    等待,就是一种最折磨的煎熬。

    “大小姐,老爷让您下楼吃饭。”有佣人进来敲门,季笙歌慢慢回过神,她瞥眼窗外,这才发觉天色变的暗沉。

    她点了点头,示意听到了。

    佣人转身离开,顺手将房门关上。季笙歌起身走进浴室,先把身上的礼服脱下来,又迅速洗了个澡,换上套休闲服,这才下了楼。

    餐厅中亮着灯,佣人们早已将菜肴一道道端上桌。季闲坐在椅子里,见到季笙歌失魂落魄的那副样子,眉头瞬间蹙起。

    “笙歌下来了,快点坐吧。”方云佩起身拉开椅子,伸手将季笙歌按坐下。

    季美音拿着筷子坐在椅子里,这会儿盯着季笙歌稍显苍白的脸颊,差点憋不住笑。天哪,这样的剧情反转谁能想得到?顾家高高在上的三少,竟然是个私生子?!

    “姐姐,你也不要太难过。”季美音撇撇嘴,收到方云佩递来的眼色,立刻装起姐妹情深,“现在顾唯深的事情闹的如此大,幸好你和他的订婚典礼没有成功,不然我们季家的脸可是丢大了。”

    季笙歌脸色一沉,黑沉明亮的黑眸射向对面的季美音,她不笑冷冷看人的目光十分清冽,愣是看的季美音闭上了嘴。

    不过小女儿的话,倒是恰好说到季闲的心坎里。他抿起唇,看眼身边的季笙歌,道:“美音说的不错,这场婚没有定成,倒是一桩好事。”

    如今顾唯深从顾家最得宠的儿子,变成顾家弃如敝履的私生子,这身份天差地别。谁要是这会儿同顾唯深攀上关系,那不是自讨苦吃嘛,他们季家可不能做这种赔本的买卖!

    “爸爸。”季笙歌握着筷子,神情出奇的平静,“三少和我已经有婚约了,就算这次的订婚礼没有成功,过段时间我们也会结婚的。”

    “结什么婚?”季闲一下子拍了桌子,“笙歌,你是不是昏了头?那个顾唯深现在只是个私生子,你要是嫁给他,能有什么好处?”

    口中的饭菜食不知味,季笙歌艰难的咀嚼下咽后,轻轻将筷子放下。她拉开椅子站起身,神情始终特别平静,“我吃饱了,先上楼。”

    她绕过桌角,转身直接上了楼。

    “你这孩子!”季闲恼怒不已,作势就要起身,却被身边的方云佩拉住,“好了好了,你先别气。”

    轻轻将丈夫按坐在椅子里,方云佩盛了碗汤放在季闲面前,笑道:“笙歌也长大了,有她自己的想法了,你要慢慢跟她说。”

    “哼。”季闲冷哼声,脸色被气的铁青。

    方云佩见季闲心中的火气越来越大,忍不住偷偷弯起唇。原本她还以为,季笙歌嫁到顾家去,她们母女两人从此就要仰人鼻息,看她的脸色过日子呢。

    谁能想到,不过转眼的功夫,顾家三少就从天之骄子变成一个没有继承权的私生子,她倒要看看,这个季笙歌还要如何神气?

    回到卧室,季笙歌将房门关上后,强撑的那丝精神才松懈下来。她握着手机倒在床上,盯着发送给顾唯深许久没有恢复的信息,心中焦急不已。

    傍晚,酒店的套房中,亮着一盏落地灯。

    顾锐推开门进去时,房间内的男人端坐在沙发内,怔怔有些发呆。

    听到脚步声,顾唯深幽暗的双眸一点点抬起,“查到了吗?”

    “查到了。”

    顾锐点头,径直走到沙发边的茶几前,双手将查到的资料放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