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7 朝她落下的马鞭
    市中心的地段,都是寸土寸金的价位,偏偏如此妗贵的地皮,硬是被圈出一块地方成为顾家的马场。早年间,顾老爷子就选中这地方,化为自家所有。后来老爷子又命人将这片地方建成马场,用来饲养爱马。

    顾家这片马场,季笙歌早有耳闻,可惜马场平时不对外开饭,能够进来的都是顾家的人,外人一律不能入内。

    顾唯深牵着身边人的手,见她一路走一路好奇的张望,微微有些发笑,“怎么样,我们家这马场不丢人吧?”

    “不不不。”季笙歌连说三个不字,只觉得能在市中心地带拥有这样一个豪华马场,哪里还能丢人。

    “三少。”马场负责人看到顾唯深出现,立刻迎上前。

    平时顾老爷子不在,马场也由他亲手培养出来的人管理。老爷子喜欢养马,马场中饲养的马种多数都是名贵品种,而马场内的工作人员也都是专业性很强的人员。

    每年顾老爷子都是固定拨给马场一笔费用,足够维持马场的正常运作,以及养活这些工作人员。可以这么说,能在顾家马场工作的人员基本都是高薪阶层,他们不需要接待外面的客人,每天的工作量并不大,甚至可以说很清闲,有这样悠闲自在的工作还能拿到高薪,大家都在背后偷着乐。

    顾老爷子之所以对马场的员工们如此优待,就是希望他们能够尽职尽责,万万不能委屈了他那些爱马。

    “今天雪球的状态怎么样?”顾唯深询问马场的负责人。

    昨天就听说三少今天要过来,负责人早已吩咐人专门盯着雪球,今天顾唯深开口一问,负责人立刻笑眯眯回答,“三少放心,雪球状态很好,我已经吩咐人去把它牵过来。”

    顾唯深点点头,随后又吩咐工作人员将骑马装送过来。他伸手接过一套全新的女士骑马装,径直走到季笙歌面前,“换衣间在里面,去换上。”

    “给我的吗?”季笙歌眨了眨眼,低头看到他手上捧着的白色骑马装,眼底一亮。

    男人应了声,将衣服交到她手里,再次催促,“快去。”

    “好。”

    接过他递来的骑马装,季笙歌走去换衣间。她还是第一次穿这种衣服,稍稍研究片刻,然后才一件件拿起来,逐一穿好。

    黑色骑马靴过膝,季笙歌穿上以后大小正合适。她对着镜子看了看,白色考究的骑马装穿在身上,立刻使人变的英气勃发。她拿出个发圈将头发竖起,再次对着镜中的自己左右审视,直到满意的勾唇。

    打开换衣间的门,外面有女工作人员守着。见到季笙歌换好衣服出来,工作人员立刻上前,道:“季小姐,三少在跑道那边,请您跟我过来。”

    “好的,谢谢。”

    季笙歌礼貌的道了谢,随后跟着工作人员往跑道那边走过去。远远地,她就看到身穿一身黑色骑马装的男子,站在阳光下,有金色的光圈落在他身侧,将他颀长的身影包围。

    “三少,季小姐到了。”

    男人闻言,不禁转过身。前方朝他走来的女子,身上那套白色骑马装极为合身,骑马装剪裁完美的弧度,恰好勾勒出季笙歌身材的曲线美好。

    尤其从她胸前凸出的线条,再到腰间凹进去的弧度,此刻都毫不保留的体现出来。

    顾唯深幽暗的眸子沉了沉,他忽然有点后悔,不应该让她穿上骑马装出来。虽说这马场中没有外人,但除去他以外,工作人员还有十几名,那些人也是外人啊。

    “怎么了?”季笙歌见他沉着脸不说话,立刻有些紧张。她低头四处看看,不安的问:“我是不是哪里穿错了?”

    确实穿错了。

    顾唯深上前半步,面色紧绷,“这衣服不适合你,你去换了吧。”

    “啊?”季笙歌脑袋一懵,听到他的话有片刻的怔忪。等她回过神后,又禁不住噗嗤笑出声。

    这男人好小气哟!

    “骑马装我还是第一次穿呢,我不想换。”季笙歌轻轻握住男人的手掌,眼含笑意的盯着他,“三少,你觉得,我这么穿好看吗?”

    “……”

    顾唯深额头两边的太阳穴,突突直跳。他盯着季笙歌眼底那抹狡黠的坏笑,真恨不得就把她扛起来带走。

    这个小妖精,竟然敢当众撩他?

    “三少。”

    有工作人员牵着雪球过来,季笙歌的目光瞬间被这通体雪白的骏马吸引过去。她长着嘴巴,几步跑到那匹马的边上,“哇塞,这马好漂亮。”

    以前她只在电视机中,见过这么好看的高大骏马。这样面对面看见真实的,她整个人都变的激动起来。

    雪球认生,顾唯深一把将季笙歌拉到身后,低声道:“别急,它还不认识你。”

    “唔。”

    季笙歌撇撇嘴,瞪着那匹白马,差点流口水,“它有名字吗?”

    “雪球。”

    “这名字三少取的?”

    “对啊,怎么了?”

    “呵呵。”

    季笙歌笑了笑,想起她给嘿哈取名时这个男人的嘲笑,不禁耸耸肩,“这名字不怎么样呢。”

    顾唯深硬生生被她噎住,低头在她嘴角亲了下,才算松口气,“你胆子大了?”

    周围还有工作人员,季笙歌捂着嘴,脸颊微红。虽说大家都识相的眼观鼻鼻观心,没人敢偷看,可她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她心底纷纷难平,但她脸皮薄,只好忍气吞声。

    见她不在还嘴,顾唯深才满意。他往前走到雪球身边,抬手在雪球的颈侧摸了摸,笑道:“小子,你今天状态不错,很精神嘛。”

    雪球今年八岁,按照马的年龄来划分,它已经算中年马。顾唯深同雪球的状态十分亲密,每次男人伸手过来时,雪球都会表现的特别温顺。

    呼哧呼哧!

    眼见雪球俯下脑袋,往顾唯深身边探过来,季笙歌不禁笑了笑。动物都是通人性的,就好像嘿哈也是,每天看到她,都会跑过来围绕着她转来转去,不停地撒娇卖萌,惹人怜爱。

    顾唯深掌心一下下轻拍雪球的脖子,同时小声低语,“小子,给你介绍个人。”

    说话间,他伸手把季笙歌拽过来,朝着雪球指了指,“喏,她很快就是我媳妇儿,也是你未来的女主人。”

    “顾唯深!”季笙歌倒吸口气,周围一双双眼睛也都齐刷刷看过来。

    男人不以为意,“我说错了吗?”

    “……”

    错倒是没错,季笙歌敛下眉,回想着他刚刚那句我媳妇儿,红唇不自觉扬起一抹笑。其实吧,这话她挺喜欢听的。

    有工作人员快步上前,毕恭毕敬的过来汇报,“三少,大少爷和虞小姐到了。”

    闻言,顾唯深眼神一沉。

    不多时候,顾载成换好骑马装,带着同样穿上骑马装的虞宛,两人同时往跑道这边走过来。顾家这家骑马场虽然不对外营业,但因为顾虞两家的关系,虞宛很早前就能出入。

    跑道中那匹雪白色的骏马,飞驰在阳光下异常耀眼,而那骑在马背上的男人,更是从她幼年起就早已入了她眼,入了她心的人。

    阳光之下,雪白马背上的男人,一袭黑色骑马装,面容俊美。他双手勒住缰绳俯低身子的样子,特别吸引人的目光。

    虽说以前听说过顾家的男人们骑术了得,但当真见到的这刻,季笙歌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她定定望着那驰骋在马背上的男人,心中禁不住有几分得意。

    嗯,那是她的男人呀。

    顾唯深骑着雪球溜了两圈,顿时觉得全身舒畅。他勒紧缰绳,侧身从马背上跳下来,直接走到季笙歌身边。

    “三儿,季小姐。”顾载成笑着打招呼,一早之前的不友好态度。

    季笙歌偏过头,见到站在顾载成身边的虞宛时,眉头轻轻蹙了蹙,“大少,虞小姐。”

    她开口的声音客客气气,同样也挑不出丝毫差错。

    顾载成应了声,有意抬手圈住虞宛的肩膀,将她拉到身边,道:“小宛,你想骑哪匹马,嗯?”

    虞宛眼神动了动,目光掠向对面紧紧牵手的那两人,顿时弯起唇,“我以前每次过来,都会骑雪球。”

    整个顾家的人都知道,顾老爷子最喜欢雪球这匹马,而这匹马又是顾唯深饲养长大的。以前虞宛来马场玩,都会对雪球特别关爱。

    身边的男人眸光微沉,正好开口,不想他身边人一把握住他的手,朝他摇摇头。顾唯深看到季笙歌递来的眼神,瞬间明白过来。

    “虞小姐。”

    季笙歌含笑弯起唇,清澈眼眸从虞宛身上扫过,柔声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从现在开始,雪球有了新的女主人,那就是我。”

    顿了下,她上前半步,走到虞宛面前,与她目光相抵,“既然虞小姐同大少情投意合,那就应该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大少身上,好好准备做你的大少奶奶。至于那些不属于虞小姐的,还请你不用乱操心了。”

    季笙歌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周边几人都能听到。顾载成眯了眯眼,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他揽住虞宛的手指,逐渐收紧。

    每次虞宛见到顾唯深的眼神,都还是那样的火热。顾载成眼睛也不瞎,他当然清楚虞宛心中还存着对顾唯深的心思。

    虞宛硬是被季笙歌一席话,堵得无法反驳。

    原本心情不爽的顾唯深,在听到季笙歌那些话后,顿时弯起唇。他上前牵过季笙歌的手,低头深深地望着她,“想不想骑着雪球溜达一圈,让它快点熟悉自己的女主人?”

    “我可以吗?”

    “有我,没什么是不可以的。”

    顾唯深揽住身边的人,两人转身走到雪球边上。男人利落的抬腿跨上马镫,继而整个人骑上马背。

    随后他弯下腰,单手就把季笙歌拉上马背,置于他的身前。

    猛然被拽上马背,季笙歌心中还有些害怕。她后背紧贴男人温暖有力的胸膛,听到他低沉磁性的声音尽在耳边,“别怕,有我呢。”

    “嗯。”季笙歌点头,慢慢平复下心跳。

    顾唯深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马术头盔,给季笙歌戴好后,又低头对身前的人说,“准备好了吗?”

    “好了。”

    “驾!”

    随着顾唯深双腿夹紧马肚的那一瞬间,季笙歌只觉得眼前的景物一闪,而后她的耳边就有风声响起。

    雪球的速度很快,又被自己的主人驾驭,驰骋在跑道中央,通体雪白的毛发,强壮有力的四肢奔跑起来,越发英姿飒爽。

    跑道一侧,虞宛直勾勾盯着马背上亲密相拥的一男一女,眼眶渐渐酸涩,眼前的景物都跟着模糊起来。

    顾载成坐在椅子里,看到身边的虞宛一瞬不瞬盯着前方,眼底的眸色瞬间阴霾。

    不久,顾唯深双手勒住缰绳,勒令雪球停步。有工作人员上前,帮忙收住雪球的缰绳,顾唯深跳下马背,转而将季笙歌抱下来。

    对于第一次骑马的人来说,季笙歌整个人还没从兴奋中缓过神来。她一把揪住顾唯深的衣袖,道:“我还想骑。”

    顾唯深抬手捏了捏她的脸蛋,笑道:“下次,今天雪球需要休息了。”

    “哦。”季笙歌恋恋不舍,抬脚走到雪球身边,学着顾唯深刚刚的动作,伸手摸了摸它的脖子,道:“雪球,你要记住我哦。”

    呼哧呼哧!

    雪球低下脑袋,表现出极为温顺的一面。顾唯深勾唇,掌心轻拍雪球的脑袋,道:“臭小子,那是我的女人,你少给我套近乎。”

    “三少,你怎么跟一匹马还如此小气?”

    “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小气?!”

    “我……你真是太讨厌了!”

    那边甜蜜互动的两人,完全没有看到虞宛越来越阴霾的神色。他们眼中彼此相对的情义,深深刺激着虞宛的心房。

    垂在身侧的双手狠狠攥紧,她已经快要把一口牙都咬碎了。哼,那两个人是故意在她面前秀恩爱吗?

    顾载成挑了匹黑色骏马,从马圈快步走过来。可惜他走了没有几步,看到前方的一幕时,瞬间就变了脸色。

    不知何时,虞宛走到雪球的身后。几乎在她靠近过去的那刻,雪球机敏的抬起后提蹄,朝着靠近的人踹过去。

    嘶!

    伴随着雪球扬起的后蹄,它还惊恐的嘶吼出声。

    “小心!”

    原本攥在工作人员手中的僵硬,一瞬间脱落。眼见雪球受惊的抬起后蹄,大家都来不及阻止。

    幸好顾唯深眼疾手快,一把揪住脱落的缰绳,迅速跑到雪球身边安抚。

    “啊——”

    “小宛!”

    虞宛整个人倒在地上,虽然雪球抬起的后蹄并没有踢到她身上,但马蹄子还是蹭过她的手背,落下一道血痕。

    顾载成几步跑到虞宛身边,急忙将她扶起来,“小宛,你没事吧?”

    手背上的伤口渗出血丝,虞宛含怒瞪着面前那匹受惊的雪球,抬手将顾载成狠狠推开,骂道:“混账东西!现在连你个畜生都敢欺负我?”

    话落,虞宛转手抢过工作人员手中的皮鞭,抬手就朝着边上的雪球用力抽过去。

    顾唯深正在安抚雪球,眼见虞宛挥舞过来的皮鞭,却无法分身阻止。

    几乎在虞宛抢过皮鞭的那刻,季笙歌就已经上前。她伸手牢牢握着虞宛的手腕,脸色愠怒,“你要干什么?”

    “教训那头畜生。”虞宛瞪着季笙歌的眼神能够喷出火来,“你给我放手!”

    “是你自己走到雪球后面,把它吓到了。”季笙歌早已看出虞宛的心思,她就是心里不痛快,想要用一匹马来发泄怨气。

    “季笙歌,你以为你是谁?”虞宛眯了眯眼,看着季笙歌那张脸,心底的怒火更深,“你还没嫁进顾家呢,现在就摆出三少奶奶的气势想要压住我?呵呵,我告诉你,你还没有这样的资格!”

    话音落下,虞宛猛地抽回被季笙歌钳制的手腕,转而将手中的皮鞭调转方向,向着季笙歌的位置抽过来。

    顾唯深已经意识到不对劲,可他松开雪球往季笙歌身边过来时,还有段距离。眼见虞宛举起皮鞭抽过来,他变了脸色。

    啪——

    就在虞宛手中的皮鞭落下的那刻,忽然有什么东西过来,迅速将皮鞭档开。众人皆是一怔,都被眼前的画面惊住。

    顾鸣善抬起手中的拐杖,重重打偏虞宛手中挥舞过来的皮鞭。老爷子脸色阴霾的走上前,盯着面前几人,最后将目光落向虞宛,冷冷一笑:“虞小姐,真是好大的脾气啊。”

    虞宛惊讶的偏过头,看到突然出现的顾老爷子后,脸色瞬间一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