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 她的男人,不给别的女人碰!
    近来两日,《晚安郁先生》拍摄进度受到不小的影响。先是顾傲带人过来闹事,后又因为闫豫受伤住院,从而影响到整个剧的拍摄速度。好在闫豫伤势并不严重,今天早上已经出院,人已经被卫茵送回去休息。

    剧组的**oss没在,所有人难免有些心浮气躁。这两天重点拍摄的都是配角戏份,男女主角的每天只有一场戏。

    商勤今天早早就来剧组,他的戏要等到下午拍摄,但左尔有场戏需要他来搭一下,所以他也就一早赶到片场。

    起先拍摄时,左尔状态过于紧张,放不开,有些情感把握不准确。经过这些日子的磨合切磋,季笙歌倒是发觉她同商勤配合起来比刚进组那会儿要好很多。

    这会儿在艺人休息间,左尔正捧着剧本,同商勤对台词,两个人坐在长椅中,并肩而坐,因为剧中的情节需要,时而要酝酿一下情绪。

    左尔抬起脸,目光含羞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商勤冷冽沉俊的眼神中,倒映着身边的女子,他微微勾起嘴角,那抹似笑非笑的样子简直太过吸引。

    季笙歌距离他们不远,整个人竟然被他们两人刚刚那一瞬间的神情所带入。好像此刻坐在她对面的那两个人,俨然就是乔南和郁锦安,他们眼里有情,彼此吸引。

    心底某处倏然一动,有个念头无形中窜入大脑。季笙歌眨了眨眼,再去细看时,商勤已经低下头,脸上重新又恢复他那副惯有的清冷模样。

    左尔也继续捧着剧本,默念台词。很明显,左尔的台词功底,不如商勤。但这个小姑娘并不娇气,又肯吃苦。前几天拍摄时,因为有场戏她处理的很不好,闫豫有些发脾气,可左尔并没有像其他那些女孩子一样哭鼻子,更没有闹情绪,反倒是很快调整状态,她这种心理素质,过后令闫豫都刮目相看。

    在这个圈子里,商勤算是新人。虽说他以前是模特,为不少时尚杂志拍摄过宣传照,也走过著名服装大师的秀场,可这个圈子更新换代太快,人们的关注度更广泛,只要商勤的曝光率低下来,他瞬间就会被大众遗忘。最近接拍《晚安郁先生》,季笙歌时常在他的微博发一些剧照,积极与粉丝互动,令她欣慰的是商勤的粉丝数量正在增长,这是个好的兆头,不过增长的速度缓慢。

    艺人蹿红的最快途径就是炒作,而这中间,cp的炒作新闻又是最为吸引大众眼球的类型。季笙歌脑袋里跳出的那个念头,其实在她心中酝酿已经有段时间了,只是她还没下定决心。毕竟商勤的性格,有些孤僻,甚至可以说冷漠。他这种性格混这个圈子并不吃香,要么大火,要么一辈子别想出头。

    当年闫豫走的就是这个路线,可在季闲的包装和带领下,闫豫最终走上事业的巅峰,夺下影帝的宝座。那十年中,正因为有闫豫的存在,连带环锦都成为行业中耀眼的明星。

    只可惜,闫豫只能有一个,他是无法被模仿和超越的存在。哪怕后来封汰也想走他的路线,却终究铩羽而归。

    剧组午休时,季笙歌趁着空闲出来。今晚要参加虞宛的生日宴会,她需要买套衣服,既然人家明晃晃来挑战,她自然不能轻视。

    叶蓁三两口吃完饭,屁颠颠非要跟着她出来。因着剧组拍摄地借用燕家的电视台,所以地处繁华中心,附近林立着几家大型商场。季笙歌带着叶蓁来到距离较近的一家百货商场,直接到三楼女装部。

    虞家生日宴,算是上流社交圈的宴会。穿衣打扮当然不能马虎,季笙歌选家中档品牌的女装旗舰店,价格不会贵的离谱,在她接受范围之内。不过相比她平时的穿着牌子,价位肯定还是高,但这种肉疼在所难免。

    “小姐,欢迎光临。”店员站在门前,主动热情的接待。

    叶蓁手里攥着一杯奶茶,紧紧跟在季笙歌身边。女孩子天生都喜欢逛商场,哪怕买不起,看看也养眼。

    店员察言观色的能力极强,很快就分辨出季笙歌是消费对象。年轻的女店员殷勤的走上前,开口询问,“您要选出席场合的礼服,还是选日常工作的套装?”

    “礼服。”

    “您跟我来这边看看。”

    店铺左面的长排衣架中,一件件各种颜色款式的礼服琳琅满目。叶蓁眼神瞬间发亮,左看右看,觉得哪件都很漂亮。

    “季姐,那件红色好看。”叶蓁抬手指了下最前面那间红色蕾丝花边的小礼服,眼底蹭蹭冒光。

    季笙歌瞥了眼,然后淡淡一笑。她这个年级的小姑娘,多数都爱蕾丝花边,透着浓浓的少女风。

    今晚虞宛生日,按照她那样张扬任性的作风,估计会选红色。季笙歌手指轻抬,指尖很快划过那件红色礼服,转而落向一边那件白色真丝长裙。

    “这件怎么样?”季笙歌将长裙勾起,笑着问身边的叶蓁。

    叶蓁咬着奶茶习惯,点头,“不错。”

    “我试试这件。”

    “好的。”

    店员将季笙歌带到试衣间,叶蓁坐在外面的沙发里等着。她五官长得好看,年纪又轻,皮肤好的简直逆天。周围几名店员凑过来,小声与她搭话,“小姐,你们是不是演员?”

    叶蓁捧着奶茶,笑眯眯的回答:“我们不是演员,不过我们是天天看演员的。”

    “啊!”叶蓁此话一出,立刻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有的店员倒了茶过来,还拿来几样糖果放在茶几上,蹲在叶蓁身边套消息。

    “那你们天天看什么演员呀?”

    “对啊,你们在拍那部戏?”

    女人们对于明星永远没有免疫力,众人七嘴八舌向叶蓁打探,看能不能知道自己偶像的消息。叶蓁坐在沙发里,一双黑亮的眸子闪过狡黠的光。

    季笙歌换好礼服出来时,便见到叶蓁被女店员们围在中间。听着叶蓁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她差点笑出声。

    这小丫头,倒是能搞怪!

    “哇塞——”

    叶蓁抬起脸,恰好见到从试衣间出来的季笙歌。她瞬间站起身,绕过围在身边的女店员们,小步跑过来,“季姐,你好美!”

    她双手捧着脸颊,不停在季笙歌身边转圈圈,“真的太美了!”

    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季笙歌抬手在她脸颊掐了下,道:“油嘴滑舌。”

    “没有,我说的都是实话。”叶蓁拼命点头,同时转身看向身后的那些店员,“你们说,我姐穿这裙子是不是好美?”

    女店员含笑上前,“是的,这条裙子您穿确实很完美。”

    季笙歌走到落地镜前,身上这件白色长裙并没有繁复的设计,只在腰部位置有细小的褶皱隆起,恰好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肢曲线。

    裙摆鱼尾样式,微微收紧的弧度,完全展示出季笙歌身体的线条。

    望着镜中的自己,季笙歌颇为满意。这条裙子不张扬,又不失精致,小细节暗藏心思。最重要价格也合适,她立刻点头,也不在挑选其他的浪费时间。

    选好礼服,季笙歌又在店里选了双鞋。裸色高跟鞋,鞋跟七八厘米左右,参加晚宴穿正合适。她付了款,很快带着叶蓁离开。

    回到剧组时,恰好碰到卫茵。她刚从外面回来,见到季笙歌手里拎着购物袋子,笑道:“今晚也要去参加虞小姐的生日宴?”

    “要的。”季笙歌点头,因为最近合作的关系,虞宛也给闫豫和卫茵发了请柬。

    卫茵了然的笑了笑,道:“那晚上我们一起过去。”

    “好。”

    季笙歌应了声,便同叶蓁先回剧组工作。

    下午剧拍摄的速度还算顺利,商勤的戏份一遍过,副导演松口气,只要他这场戏没问题,后面的几场都不是问题。

    商勤昨天有些感冒,今天中午吃过饭有点低烧。季笙歌端着热水走到他身边,小声问道:“感觉怎么样?”

    “还好。”他说话时,声音有点闷。

    季笙歌不放心,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发觉温度不对,“你发烧了,要去医院挂水。”

    “我不想去。”商勤皱眉,明显排斥。

    “不行!”季笙歌一口否决,“要是今晚烧起来,你明天就别想拍戏。明天你要三场戏,都是重头戏。”

    商勤动了动嘴,还想反驳,但看到季笙歌投来的冷冽目光时,竟然没有回嘴。几分钟后,季笙歌把助理叫过来,吩咐她带商勤去医院看病。

    打电话安排司机开车在楼下,季笙歌叮嘱助理,“你要盯着他挂水退烧,有什么情况立刻给我打电话。”

    “好的,季姐。”助理点头,商勤带着口罩出来时,又被季笙歌叮嘱,“我有事不能陪你去医院,你要配合医生,不许闹脾气。”

    商勤怔了下,目光从季笙歌脸上扫过后,缓缓垂下,“知道了。”

    “去吧。”

    司机打电话通知,说车子已经到后门。季笙歌眼见助理带着商勤走进电梯,这才松口气。哎,带个艺人真心不容易,虽说她是经纪人,但多数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像个老妈子,商勤的衣食住行她都要操心,生病了也要盯着。

    商勤离开剧组后,所有工作人员的工作也都进入尾声。季笙歌看眼腕表,急忙走进换衣间把礼服穿上。

    她换好衣服出来时,叶蓁侧头一看,顿时竖起大拇指。

    卫茵也换了衣服过来,见到季笙歌出来,大步朝她走来,“笙歌,你准备好了吗?”

    “好了。”季笙歌低头看眼身上的礼服,她也没什么准备的。只不过妆容比平时稍微浓一点,她把头发的发梢做个微卷,其他都没有变化。

    卫茵看向季笙歌时,眼底有一丝难以掩饰的惊艳,“这件礼服真适合你。”

    季笙歌笑了笑,轻轻松口气。既然卫茵都这么说,那应该真的不错。

    “走吧。”卫茵转身走在前面,季笙歌拿着手包走到电梯前。

    叶蓁有点舍不得,还站在季笙歌身边不肯走,并且压低声音在她耳边低语,“季姐,你今晚一定比虞小姐漂亮。”

    季笙歌怔了下,继而看向叶蓁的眼神微有变化。这小丫头年纪不大,倒是挺聪明,她这几天肯定在剧组听到不少的议论吧。

    电梯还没到,剧组内不少工作人员经过,纷纷朝卫茵打招呼。众人目光掠过她身边的季笙歌时,狠狠一震,然后交头接耳的走开。

    卫茵原是经纪人出身,她的五官样貌属于大众化,只是这些年穿衣打扮品味不错,也帮她提升几分颜值。可她若是同明星们站在一起,自然要逊色很多。但季笙歌并非明星,却生着一张比明星还要美的脸,如今卫茵同她并肩而站,简直不知道被比下去几个档次。

    大家原本就在背后议论,都觉得卫茵的外形气质都配不上闫豫。虽说闫豫如今的风头不复当年,可三十多岁的男人正是最具魅力的时刻,更何况闫豫那张脸本来就是令女人们尖叫的长相,哪怕他今非昔比,大家依旧觉得卫茵与闫影帝不相配。

    叮!

    电梯门打开,卫茵低头走进去,季笙歌回头看眼身边的叶蓁,低声叮嘱她:“一会儿早点回家,路上小心点,有事给我电话。”

    “好的。”叶蓁乖乖点头,她知道季笙歌担心自己,虽说顾傲已经被警局带走,但她这些日子进出都还很小心。

    电梯门关上,叶蓁深吸口气,欢快的回到剧组收拾东西。她越来越感觉,跟在季笙歌身边是个明智的选择。季姐不但人好,对她也好。

    司机的车子停在楼前,季笙歌弯腰坐进去,同卫茵一起坐在后座。司机打动引擎,将车朝着酒店开去。

    低头看眼时间,季笙歌拿出手机犹豫了下,还是给顾唯深发了条短信,说她今晚要去参加一个宴会,不能回去。

    很快的功夫,顾唯深给她回复,说他晚上也有事情。

    盯着手机屏幕呆愣数秒,季笙歌心头忽然有些沉闷。从昨晚到现在,顾唯深对于参加虞宛生日宴的事情,对她只字未提。她刚刚发了微信过去,其实也存在几分试探的意思,想看看他会不会主动开口,可喜的是,那个男人依旧没有提起。

    她将手机塞到皮包内,心情闷闷的。虞宛今晚特意邀请她去参加生日宴,想来应该会瞒着顾唯深,所以他应该不知道,而她也没点破今晚要出席虞宛的生日宴。

    车子朝着市中心七星级酒店行驶,季笙歌不想让这些情绪影响心情,故意岔开话题,同卫茵聊天,“卫姐,你觉得左尔怎么样?”

    “小尔啊,她很聪明,人也肯努力。”

    季笙歌点头,随后笑道:“咱们这部剧再有一个多月就能杀青,现在正式炒作演员人气的好机会,我给商勤接了两个代言,虽然知名度不算很大,但对于他提高人气也有帮助。”

    “嗯,你的思路很对。”卫茵经纪人出身,对于捧红艺人的经验自然要比季笙歌丰富,她这么说,也算认可季笙歌的工作能力。

    “我今天有个很大胆的想法。”季笙歌轻声开口,看眼卫茵的反应,“哦,你也有想法?昨天阿豫也和我说过一个想法,不知道我们是不是不谋而合?”

    闻言,季笙歌眼神亮了下,紧接着开口,“商勤和左尔需要曝光率,如果我们两家合力炒作他们这对cp,应该会有效果。”

    “呵呵。”卫茵弯起唇,掌心落在季笙歌肩头,“你的想法果然和阿豫一样,他昨晚就跟我说了,只是怕你有顾虑。”

    车厢内光线昏暗,只有路灯的光华顺着车窗玻璃照射进来。季笙歌只觉得卫茵眼底似乎有什么情绪闪过,只是很快又恢复如常。

    “好啊,我没想到闫豫大哥也这么想,那我们可以好好商量一下。”季笙歌心底有几分窃喜,若是闫豫真有这样的念头,那他们也算不谋而合。

    “阿豫明天回组,到时候我们从长计议。”

    “好的。”

    车速逐渐减缓下来,季笙歌往外看了眼,发觉已经到达酒店附近。前方车流微微有些拥堵,大概因为虞家的生日宴,前来到访的名流不少。

    不久,卫茵同季笙歌走进酒店,她们拿出邀请函后,直接被是适应生带到酒店的顶层。这家七星级酒店的顶层,只有一间宴会厅,面积超大,装修豪华。同时配套设施齐备,宴会厅外配备花园,露天观景台,以及泳池。

    上流圈内的宴会,季笙歌出席的次数并不多。以前父亲有这样的机会,多数都会带着季美音来参加。今晚虞宛的生日宴会,排场豪气,前来道贺的宾客人数不少。在云江市,虞家算是大户人家,除去顾家外,虞家便是大家想要巴结攀附的第二大家族。

    前方主会场内,人头攒动。衣香鬓影间,虞宛一袭拖尾红色长裙,明艳照人。她今天的妆容恰好好处,乌黑柔顺的长发盘起后,发髻顶端带着一定镶嵌珍珠与钻石的小巧公主皇冠分外吸引大家的目光。

    众所周知,虞家四小姐,自幼得宠,更是父母掌心的明珠。她每年生辰,都会在云江市上流圈子内引起小小的轰动。

    “虞小姐,您今天真的太美了!”

    “是啊,虞小姐头上这顶皇冠怕是价值不菲吧。”

    豪门阔太太们一窝蜂围上去,手里都攥着礼盒,争相恐后献宝一样递到虞宛面前,生怕自己比别人送的晚,又生怕虞宛记不住自己送的什么。

    那些礼物虞宛一一伸手接过,然后都递给身边的女伴。那些东西她年年都收,收的毫无新意,她更是半点兴趣都没有。只不过今天这样的场合,对于那些存心想要巴结攀附的人家,无非是个送礼的借口而已。

    虞宛收下,代表虞宛给那些人家面子,同时也能显示出虞家在这个圈子内的地位和声望,何乐而不为。

    “虞小姐,您这皇冠是哪里买的?”

    有人偏要问,虞宛红唇轻挽,只低低笑道:“不是买的,是我大哥派人去欧洲找有名的珠宝大师定做的。”

    “哇,那价值果然不菲啊。”

    众人的吹捧声,虞宛也早已听烦了。她越过人群往偏厅看了眼,见到季笙歌的身影后,瞬间弯起唇。

    “虞小姐。”季美音挽着皮包上前,恰好被虞宛拉过去,“走,我们过去。”

    “哦。”季美音还没搞清楚状况,只能随着虞宛大步往前,直到她见到季笙歌的身影,心中才瞬间明白过来。

    “季小姐,卫姐。”

    虞宛过来主动打招呼,卫茵回身看到过来的两人,先是一怔,随后笑道:“虞小姐,祝你生日快乐。”

    卫茵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礼物,虞宛倒是没有驳她的面子,伸手把东西接过去。毕竟两家有合作,这个面子,她还是要给的。

    “美音,你也来了。”卫茵偏头看向季美音,淡淡笑了笑。

    季美音目光从卫茵身边转了圈,又往外面看了眼,却都没看到闫豫的身影。前几天片场出事,闫豫受伤住院,她今早听到消息赶去医院时,护士却说闫豫已经出院。

    又是季笙歌搞得事情,季美音这会儿心中还有气。

    “闫豫大哥没来吗?”季美音忍不住问了句,卫茵只笑笑,却没回答。

    季笙歌目光流转,看到季美音身上的粉色蕾丝礼服时,不禁摇摇头。虞宛生辰,就连季闲都没被邀请,虞宛倒是把季美音叫来,显然没安什么好心思。

    “虞小姐。”

    季笙歌抬起脸,精致的五官染着一抹笑,“生日快乐。”

    顿了下,她又道:“我来的仓促,没有给虞小姐买礼物,还请虞小姐见谅。”

    哼!

    边上的季美音听到这话,瞬间嘲讽的冷笑声。什么来的仓促,她那是没钱给人家虞小姐买礼物吧。

    虞宛弯起唇,嘴角的笑容特别温柔,“哪里,只要季小姐赏脸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就是最好的礼物。”

    面前的季笙歌,粉黛略施,那条白色真丝长裙并不名贵,甚至她从头到脚都没有一件首饰。可虞宛看着她那张精致的脸,心底没由来的颤了颤。

    那样素雅不起波澜的白色,穿在季笙歌身上却分外贴合。她不笑的时候,彷如盛开在冰山之巅的雪莲,知晓让人看一眼,便泥足深陷。

    虞宛心情突然有些压抑,论家世,论地位,论背景,自己没有一样输给季笙歌。

    可为什么三哥为了她,却能一次次超越底线?!

    身边这两个人忽然和颜悦色起来,倒是令季美音有点懵。虞宛对于季笙歌的恨意,应该是越来越浓烈才对,怎么今天还邀请她来参加生日会,还对她笑眯眯说话?

    卫茵瞥眼她们,只是淡笑的垂下头,并不参与。

    须臾,大厅大入口处一阵骚动。众人惊呼声四起,“三少来了。”

    虞宛偏过头,见到那边走来的男人,目光不自觉划过季笙歌,随后她便笑着转过身,大步走过去。

    宴会厅的入口处,并肩走来三道身影。今晚顾家的三位少爷同时现身,立刻惹来众人一片惊叹声。

    要知道,这种顾家三位少爷齐聚的场面,可是鲜少出现。顾家那位二少爷素来神秘,极少出现这种场合。今晚虞宛生辰,顾家的长辈虽没有出席,但顾家三位少爷同来,显然标明出顾家对于虞家的重视程度。

    虞森看到顾家三位少爷同来,原本心中对于顾唯深的那些不满,顷刻间散去。放眼整个云江市,顾家也就只会给虞家这样的面子。

    “顾大哥,顾二哥。”虞宛提着裙摆,快速走向人群。她也没有想到顾家二少爷顾以宁能出现,心中颇为诧异。

    “小宛,生日快乐。”顾载成将手中的礼物送上,虞宛兴高采烈接过去,转而递给身边的女伴。

    “谢谢。”

    顾以宁性格内敛,不喜热闹。他面色平淡的同虞宛说了句话,便转身走到那边清净的角落。

    顾载成端起一杯香槟,瞥眼被人群包围的顾唯深,笑道:“三儿,你过来。”

    男人正被那些人缠住难以脱身,这会儿听到顾载成开口,他立刻退出人群,“大哥。”

    无论人后如何争斗,在人前,顾唯深同顾载成永远都是兄弟亲热的态度。顾载成抿了口酒,抬手指了指前面,“人家小宛巴巴的看着你呢。”

    “顾大哥。”虞宛到底脸皮薄,被顾载成一开玩笑,脸色微红。

    顾唯深单手插兜,看眼面前的虞宛,见她一身红色拖尾长裙醒目,眼角却透出几丝慵懒。其实这种张扬的红色并不适合虞宛,可她好像极为偏爱。

    顾唯深敛下眉,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个深蓝色丝绒盒子,递给虞宛面前,说道:“生日快乐。”

    虞宛有些激动地伸出手,将他递来的盒子握在手心。顾载成看眼身边的两人,识相的端着酒杯,走入人群中。

    顾家的大少爷虽然没有三少得宠,但也是顾家的少爷,众人自然免不了上前,很快将他团团围住。

    掌心内的丝绒盒子触感温暖,虞宛低头将盒子打开,一枚金色珍珠胸针,镶嵌在玫瑰花的造型中间,花瓣四周还点缀着不少碎钻。

    见到胸针的那一刻起,虞宛含笑的嘴角僵硬了下。每年生日,顾唯深都会送她一件首饰,这些年她收到过耳钉、项链、手链,还有胸针,却独独没有收到过戒指。

    名贵的珠宝,她有很多,也不稀罕。但因为这些都是顾唯深送给她的,所以每一样她都会小心保护,收藏起来,只在重要的场合才会佩戴。

    今年她的生日,他又送一个珍珠胸针。硕大的金色珍珠光泽圆润,工艺精湛,想来应该价值不低。

    可惜虞宛嘴角的那抹笑容,挤出的有些勉强。她眼角余光微微一动,看到不远处人群中那抹身影时,瞬间改变想法。

    “谢谢三哥。”

    虞宛仰起头,清脆婉转的声音格外动听。她把珍珠胸针从首饰盒中取出,笑眯眯说道:“这胸针和我的衣服很配。”

    话落,她低头将珍珠胸针别在胸前,立刻吸引来众人的羡慕视线以及赞叹声。

    “三哥,好看吗?”虞宛笑眯眯走到顾唯深面前,朝他眨了眨眼。

    顾唯深脸色平静,目光只在她身上淡淡扫过,敷衍的点头,“很适合你。”

    男人轻飘飘的一句话,立刻换来虞宛银铃般的笑声,她笑着走上前,顺势挽起顾唯深的手臂,道:“我爸妈过来了,你帮我个忙好吗?”

    顾唯深还没来得及抽回手臂,果然看到虞家夫妇出现在会场中央。虞宛用力攥住顾唯深的手臂,转身时还特意朝身后的方向笑了笑。

    不远处的偏厅内,季笙歌缓缓低下头,轻扣手包的五指逐渐收紧。虽然她早就知道,顾唯深给虞宛准备了生日礼物,但亲眼看到的那刻,她的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

    珍珠胸针?是不是他每年都来参加虞宛的生日宴会?是不是每年都会送她一份生日礼物?那他去年送的又是什么礼物?

    季笙歌深吸口气,心底某处骤然腾起一股怒意。刚刚虞宛离开时,故意挽着顾唯深的手臂,还攥的那么紧!

    有那么一刻,季笙歌差点控制不住冲过去,直接把虞宛放在顾唯深手臂上的那只爪子,狠狠拍掉!

    那是她的男人,凭什么给别的女人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