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3 生日邀请
    午后医院的走廊,静谧而沉寂,几乎没有多余的动静。季笙歌拎着皮包,来到三楼的住院部。她先去护士站询问过,护士告诉她闫豫的情况不算严重,明早再做一次b超,没有问题的话就能出院。

    病房门没有关,两扇门虚掩着。

    季笙歌抬手敲下门板,咚咚的敲门声似乎惊扰到病床上的男人。闫豫握着手机抬起头,见到门前的人时愣了下,然后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进来。

    闫豫上半身靠着床头,正在讲电话,听他低语的内容,应该是给副导演交代一些剧组的工作安排。病床边的柜子上,还有来不及收走的保温饭盒,鸡汤的香气浓郁。

    季笙歌起身将用过的碗筷收拾好,放到边上。

    鸡汤还有温度,卫茵该是才离开没有多久。剧组那边几十口子人,每天花销如流水,一刻都不能少了人盯着。闫豫如今受伤在医院,卫茵必然要两边跑。

    须臾,闫豫将电话挂断,抬眸就看到季笙歌把他用过的碗筷规整的收拾起来,轻轻放到一边。

    以前她经常跑到剧组探班,每次剧组放饭时,她都会第一个跑过去,眼疾手快的抢来鸡腿饭,笑眯眯朝他摆手,“今天中午有鸡腿,我帮你拿了两份饭。”

    那时候她还小,笑起来眼睛眯在一起,齐刘海的短发衬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

    闫豫目光有些暗淡,其实也不过几年光景,她就出落成如今的倾城之色。他看着她长大,守着她长大,在他迫不得已离开的那两年时光里,他曾无数次的梦到过她。只可惜等他羽翼渐丰的归来,她的身边却有了别的男人。

    季笙歌收拾完东西,回身时就看到闫豫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他的眼神过于深沉,她蹙了蹙眉,先开口问道:“伤口还痛吗?”

    “好多了,”闫豫眼神动了动,指着面前的椅子,“坐下说吧。”

    季笙歌轻轻应了声,拉过椅子坐在病床前,“我刚去问过护士,护士说只要明天b超检查没问题,就可以出院了。”

    “嗯。”闫豫低低回应了句,后面便没了声音。

    气氛一下子有点尴尬,季笙歌垂下目光,手指轻搅着外套的下摆,“昨天……”

    她动了动嘴,终于吐出两个字:“谢谢。”

    闻言,闫豫幽深的眸子眯了眯,他很快隐去眼底的情绪,转而勾起唇,“这有什么可谢的,有人来剧组闹事,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出面。更何况我是个大男人,出手保护女孩子本就是应该的。”

    说话间,他的眼睛掠过季笙歌还有些泛红的脸颊时,声音一暗,“不过我并没保护好,还是让你受伤了。”

    闫豫下意识抬起手,往她脸颊指了指,“你的伤怎么样,还疼吗?”

    “我的伤早就没事了。”季笙歌弯起唇,自己抬手摸了摸右脸,忽然想起今早她出门前,顾唯深塞到她外套口袋里的药膏,还叮嘱她要按时涂抹,他说晚上回去要检查。

    检查?

    想到此,季笙歌脸颊不知道怎么就热起来。那个男人的检查,绝对不会只是字面意义,他肯定又会趁机耍流氓。

    面前的人,神情变化的每个瞬间,闫豫都深深看在眼里。他放在被子里的双手逐渐紧握成拳。

    察觉到失态,季笙歌立刻回过神。她抬起的目光恰好与闫豫撞上,惊觉他脸色阴郁,隐隐还透着一层薄怒。

    “哪里不舒服吗?”季笙歌担心他伤口痛,拉开椅子站起身走到病床边。

    闫豫敛下眉,紧绷的脸色霎时舒缓下来,“没有,就是昨晚没睡好,有点累。”

    “哦。”季笙歌松口气,然后拿起皮包,识相的道:“那我先回剧组,你好好休息,不要惦记片场的事情,我会帮着卫姐,不会有问题的。”

    “好。”

    男人点头,随后掀开被子躺下去。季笙歌没有多停留,见他躺好以后,才转身走出病房。轻轻将房门关上,她很快沿着楼梯走下楼,离开医院。

    闫豫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听着走廊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直到消失。而后他单手撑着床垫坐起来,拿起边上的电话拨出去。

    “闫总。”

    “事情查到线索了吗?”

    电话那端的男人语气有些紧张,“还在查,有人故意抹去了痕迹,查起来并不容易。”

    男人轮廓分明的俊脸隐在暗影中,看不清他此刻的喜怒,声音格外低沉,“你应该清楚,我的耐心有限。”

    “是,我会尽快给您回复。”

    挂断电话后,病房中的阳光已经褪去。闫豫缓缓偏过头,看着窗外新吐出嫩芽的树枝,不禁勾了勾唇。

    云江市的春天,今年似乎来的特别早。他掀开被子,走到窗前,推开玻璃窗探出手,指尖便能摸到树枝新冒出的嫩芽。

    那么翠绿娇嫩,只要他稍微大点力气,便能将嫩芽碾碎成泥。闫豫倚在窗前,菲薄的唇瓣紧抿成一条直线。

    他自幼漂泊,命运凄苦。若不是当年季闲有心收留,也许他早已经死在某个无人可知的阴暗小巷。

    那年季家门前,十岁的季笙歌身穿白裙,单薄瘦弱的样子,与他儿时何曾相似。她睁着一双满是泪水的眼睛看过来,霎时就令他想起年幼的自己。

    他们的命运何其相似,所以他懂她,护她,守着她,只想等她长大,等她能够走到他的身边。

    如今她终于长大,却走向另外一个男人。

    “呵。”

    闫豫伸手,果断掐下那株刚刚冒出嫩芽的树枝。他低着头,盯着手中那抹鲜嫩的新绿,蓦然笑了。

    哪怕她已经被人摘取,可只要他想要,她终究还是会回到他的手中。

    回到剧组,季笙歌刚踏入片场,周围一双双异样的眼神纷纷朝她投射过来。她脚步未停,直接走到休息区。

    “季姐。”

    叶蓁早早过来工作,见到季笙歌出现,立刻扯过一张椅子让她坐下,还把已经泡好的红枣水递过来,“商勤去换衣服了,他的戏马上拍。”

    接过水杯,季笙歌抿唇笑了笑,算是对于叶蓁半天工作的肯定。身边间或有人走过,还是有指指点点的低语传过来。

    季笙歌秀气的眉头蹙了蹙,坐在椅子里慢慢回想。昨天顾傲带人过来闹事,他说话口无遮拦,相比因为那些话,又招来莫须有的议论。

    “季姐。”叶蓁年纪轻,好奇心强,凑着小脑袋往她身边靠过来,“昨天那人原来就是三少啊,我以前只听说过,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呢。”

    偏头看眼身边的女孩,季笙歌拧开杯盖,喝了口红枣枸杞水,目光淡淡,“你听到什么八卦了?”

    “咳咳。”叶蓁被看穿心思,尴尬的咳嗽声,一双黑亮的眼睛中有掩藏不住的兴奋,“他们都在说,季姐和三少有特别的关系。”

    “什么特别的关系?”季笙歌红唇紧抿,脸色有些难看。她应该明白,这些人历来都是喜欢看热闹的,原本没有的事情都能空穴来风,更何况昨天顾傲说了那样的话,而且顾唯深又亲自动手打了顾傲,这一下子就把她推到风口浪尖。

    “唔。”

    叶蓁撅起嘴巴,看眼身边的季笙歌,又想想昨天那个帅到无法形容的男人,瞬间弯起唇,“我觉得吧,三少一定是季姐的男朋友,只是三少身份特殊,不能对外公布。”

    顿了下,她摇晃着季笙歌的胳膊,满脸兴奋道:“季姐,我猜的对不对?”

    季笙歌皱了皱眉,打开皮包拿出剧本递给叶蓁,语气微沉,“你去交给商勤,告诉他今天这场戏的重点台词我都画出来了,要他认真看看。”

    “哦。”叶蓁伸手将剧本接过去,转身往艺人休息室走去。她刚刚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怎么季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等到叶蓁走远,季笙歌脸色才有瞬间的暗淡。她低着头,眼睛紧紧盯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眼前出现一双红色高跟鞋。

    “季小姐。”

    头顶飘来熟悉的声音,季笙歌抬起脸,见到虞宛眼神温和的站在她面前,妆容精致的脸颊染着满满的笑意。

    季笙歌站起身,目光与她平行,“虞小姐,有事?”

    “有点小事。”虞宛淡淡笑声,伸手拿出一张粉红色的请柬,递到季笙歌眼前,道:“明天是我的生日宴会,邀请季小姐来参加。”

    生日宴?季笙歌抬手接过去,打开看了眼,心头微微一沉。

    “现在我们也算合作伙伴,我想季小姐,不会不赏脸的对吗?”虞宛温婉大方的言语,声音不高不低,却已经足够整个剧组的人听到。

    大家齐刷刷把目光落向她们两人,因为昨天顾唯深的出现,今天大家都在猜测,季笙歌和虞宛是不是情敌?毕竟在众人眼中,虞宛这样的大家闺秀,名门千金才是顾唯深应该选择的对象,而季笙歌同虞宛相比起来,明显相差甚远。

    眼见季笙歌没有回答,虞宛也不恼怒,她只笑了笑,微微俯下身,红唇贴近季笙歌的耳边,笑道:“季笙歌,你是害怕了吗?”

    她的声音听起来温柔无害,但吐出的话语句句扎心,“明天三哥也会来我的生日宴会,如果你害怕,可以不来。”

    握紧手中的粉红色请柬,季笙歌往后半开半步,拉开同虞宛的距离,“虞小姐,明晚我会准时出现。”

    “好。”虞宛见她点头,不禁弯起唇,迎着众人好奇张望的目光,满意的离开。

    虞宛离开之后,众人又都投入到工作状态。季笙歌不愿多看大家怪异的目光,她盯着手中这张请柬,抿唇笑了笑。

    虞宛这招激将法并不高明,她可以有一百种方法不搭理。只是她和虞宛之间,终究要有这一天,既然早晚都要面对,那她便不会回避。

    傍晚回到家,季笙歌先上楼去洗澡。嘿哈特别黏人,尤其见到她回来,几乎都会与她寸步不离。

    洗好澡,季笙歌穿件白色毛衣,长度过膝盖,露出她纤细的小腿。屋子里有中央温控,温度如春,她并不觉得冷。

    她拿着吹风机坐在台前,一边吹头发一边看嘿哈在她脚边,追着她一条丝巾绕来绕去,累的自己呼哧呼哧喘粗气。

    这个小傻瓜。

    须臾,她关掉吹风机,把嘿哈紧咬的丝巾扯出来,低声训斥,“你看看你,我好好地一条丝巾被你咬坏了,是不是要挨打?”

    “嗷呜,嗷呜。”嘿哈听出主人的语气不对劲,立刻缩起圆滚滚的身子,趴在季笙歌脚边蹭啊蹭。

    季笙歌轻笑声,转眼被它萌萌的样子打动。她弯腰将嘿哈抱起来,搂在怀里轻轻抚顺它身上的毛发。

    墙上的时钟已经快到七点,她抱起嘿哈走出卧室,准备下楼吃晚餐。

    “三少,明天虞小姐生日宴。”

    前方的书桌前,顾锐站在转椅后面,低声同转椅中的男人汇报。

    顾唯深把手中的资料夹合上,低沉磁性的声音不高不低,“礼物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还按照往年的标准准备的。”

    “嗯,那就好。”

    顾唯深轻轻应了声,听到有脚步声传来。他顺势抬起脸,见到季笙歌穿着白色长毛裙,抱着嘿哈走过来。

    “擦药了吗?”顾唯深起身过来,目光落向她的脸颊。

    季笙歌点头,把右边脸颊抬高给他看,“擦过了,已经不红了呢。”

    男人走到她面前,低头仔细看了看她的右脸,确定看不出红痕时,才终于松口气。她刚洗过澡,头发还有点湿气,发丝间染着清淡的香气。

    顾唯深眯了眯眼,下意识低头在她嘴角亲了下,“这么早洗澡?”

    “唔。”季笙歌红着脸往后躲了下,眼见顾锐低着头,转身快步离开。

    这男人能不能注意点场合,好歹顾锐也是个大活人!

    季笙歌脸红的都能烧起来,她咬着下唇,一手抱着嘿哈,一手轻轻攥住男人的掌心,道:“别闹,下去吃饭。”

    原本重度洁癖的三少爷,见到她用摸过嘿哈的手摸向自己,竟然没有厌恶的甩开,反而笑眯眯牵过她的手,握在手里,带她下楼。

    身边的男人身形高大,他只需要抬起一只手臂,便能将她整个人纳入怀中。季笙歌敛下眉,脚步随着他的频率,与他并肩而行。

    刚刚他和顾锐的话,她都一字不漏的听到。

    如果她想要走到这个男人身边,那么虞宛那一关,她就要彻底冲破。

    ------题外话------

    你们想不想看小笙歌吃醋的样子呀?哈哈哈,为了明天情节的完整性,今天少更点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