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6 暖心纸条
    早上八点多,黑色保姆车停在电台后门,季笙歌带着商勤快步走进大楼。电梯停在七楼,他们出来时,剧组的工作人员已经把道具和机位都架起来。

    《晚安郁先生》这部剧,室内戏的场数占比例较多。商勤饰演的郁锦安,身份高贵,无论从身穿打扮还是从走路姿态,都必须要很好的体现出男主人公的家世背景,以及教养学识。因为这,私底下商勤没少下功夫,他一遍遍看剧本,揣摩台词,寻找人物的感觉,希望在拍摄过程中能够将自己真切的变成剧中人物。

    这一切,季笙歌都看在眼里。对于商勤这份努力上进的心,她非常看好。这些天,她每天跟着商勤泡在剧组,每当商勤在角色把握或者人物心理冲突有问题的时候,她都能在旁边耐心讲解。这部剧改编初始她就参与其中,若说优势的话,她倒是自信能够在这方面给予商勤一些帮助。

    “季姐,今天的戏要晚点开拍。”助理跑回演员休息室,小声回道。

    商勤正在对剧本,听到助理的话后,好看的剑眉轻轻蹙了下,“为什么要晚?有什么事情吗?”

    “听说闫导昨晚身体不舒服,进了医院。”助理把听到的小道消息,一一转述,“好像是因为喝多了酒,胃病复发。”

    季笙歌坐在边上的椅子里,握着水杯的五指骤然收紧。早年便开始混迹娱乐圈的闫豫,曾经工作起来可以用疯狂两字形容。他为了拍片可以一整天不吃饭,就算吃饭也都不按照正常规律,常常大冬天三分钟吃完一份冷掉的饭菜,长此以往,胃哪里能撑得住?

    他有胃病,她知道。昨天晚上聚餐应酬,他又喝了不少酒,想来又是刺激到胃,这才又犯病了吧。

    季笙歌明亮的双眸暗了暗,她把手中的杯子放下,敛下心绪后看向商勤,“今天要拍的三场戏,台词你都准备好了吗?”

    “可以。”商勤点头,眼底的神情充满自信。

    通过这两谈的拍摄,季笙歌倒是对他的个人能力刮目相看。一个并非科班出身的艺人,能够拥有牢固的台词功底,倒是不多见。

    “那就试试服装。”季笙歌拉开椅子起身,将她带来的两套西装拎过来,放到商勤面前,“一套黑色一套深蓝色,跟今天要拍的场景很搭。不过领带颜色我还没选好,你有什么意见?”

    选服装这些小事,交给助理也能完成。不过季笙歌既然打算好好带商勤,那么能够亲力亲为的事情,她还是想要自己做。

    商勤拿起一套西装,很快走进试衣间换上。等他再次出来时,季笙歌和助理两人脸上同时都有点惊讶。

    “哇!勤哥太帅了!”助理年纪不大,又是女孩子,很容易对商勤这种冷酷又散发着禁欲系气息的男神没有抵抗力。

    季笙歌满意的点点头,“嗯,这衣服果然适合你,看起来公司这笔服装费没有白花。”

    男人迈步走到镜前看了看,他单手插兜微微抬眸的那个瞬间,不禁令季笙歌想起剧本中男主角郁锦安惯常的那个表情。

    男主角摆酷的样子,在她脑海中浮现时,便被她写了下来,后来便加入到剧本中。如今见到商勤那副酷拽的模样,她心头微微一动,似乎想到什么。

    噗嗤!

    季笙歌忍不住笑出声,商勤侧目朝她看过去,“怎么?哪里有问题?”

    “没有,很好。”她清了清嗓子,有些尴尬的低下头。

    当初写进剧本的时候,她完全没有差距到异样。但此时此刻,她看到商勤时才恍然大悟,男主角单手插兜微微抬眸的冷酷模样,不就是顾唯深平时的习惯动作吗?

    唔。

    心底某处蓦然一动,她嘴角忍不住缓缓上扬。怎么就把他给写进剧本了呢?!

    “季姐,准备开拍了。”

    助理忽然出声,季笙歌瞬间拉回思绪,“闫导回来了吗?”

    “回来了,已经让所有人准备了。”

    几分钟后,商勤换好衣服出去。季笙歌走到监控器后面,见到闫豫坐在椅子里,手中握着对讲机,脸色确实不太好看。

    卫茵显然也刚刚回到剧组,正在安排工作人员一些琐事。季笙歌走过去时,她恰好安排完手里的事情。

    “卫姐。”

    季笙歌走到卫茵身边,压低声音问道:“闫豫大哥的胃病严重吗?”

    “比较严重,”卫茵眉头轻蹙,“医生说过,让他少喝醉,最好是戒酒。但你也知道,咱们这个圈子需要应酬,让他戒酒根本不可能。”

    话落,卫茵从皮包中拿出药片和水杯,几步走到闫豫身边。

    卫茵手里捧着药片和水杯,弯腰蹲在闫豫身边,低声同他说着什么。闫豫偏过头,拿起卫茵手中的药片放入口中,又仰头灌下几口水。

    闫豫将水杯递给卫茵的时候,眼角余光恰好看到不远处的季笙歌。他深邃的眼眸眯了眯,随后拿起对讲机,开始今天的拍摄。

    “你看,他就是这个样子。”须臾,卫茵捧着水杯回来,目光无奈的看向季笙歌,“医生说要他休息一天,他根本就不听。”

    季笙歌了然的笑了笑。闫豫就是这样的人,她小时候常常看他拍戏,每次拍戏受伤或者身体不舒服,他从来都不说,每次都会咬牙忍着,直到再见不能坚持。

    也许在外人看来,他们这些明星能够红,都是靠脸。可季笙歌却清楚,闫豫之所以能够火,能够登上影帝的宝座,绝对不是靠脸。他十几岁入行,每走一步的背后都浸入着他的汗水和血泪。

    “卡——”

    对讲机内传来闫豫的声音,季笙歌飘远的思绪慢慢回笼。今天的第一场戏顺利通过,这场戏商勤独挑大梁,而且没有ng,显然出乎所有人预料。

    剧组工作人员迅速准备下一场戏的道具布景,以及摄像机的轨道排位。季笙歌走到商勤身边,将他后面两场戏的剧本拿过来,坐在椅子里同他小声研究。

    临近中午,虞宛才到剧组。昨晚请整个人剧组的人聚餐,大家敬酒敬的极为频繁,想来虞宛也没少喝。她今天进组时,明显妆容有些憔悴。

    经过昨晚的宴请,大家见到她的态度,比起之前更为殷勤。

    季笙歌没有主动与她打招呼的必要,依旧坐在椅子里给商勤将戏。这几天虞宛倒是挺安静,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举动。

    黑色轿车行驶在车道中,顾锐双手握着方向盘,正在小声汇报一会儿顾唯深要见的客户资料,以及背景信息。

    自从管理俪星以来,顾唯深每天要见的人,还有应酬,简直不能再多。他后背靠着座椅,微微合着双眸,似乎正在修养精神。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无意间伸进大衣口袋,手指触到什么东西。随后他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捏出来的竟然是个药盒。

    白色药盒上面还贴着一张便签纸,顾唯深皱了皱眉,伸手将便签纸撕下,拿起来仔细看了眼。

    饮酒前二十分钟服用,每次两粒。

    一行娟秀的小字,笔画工整,想来写字的人也应该是漂漂亮亮,赏心悦目的那种。顾唯深嘴角微微上扬,握着手中的便签纸继续往下看。

    如果可以不喝酒的话,那最好是不要喝。如果可以少喝酒的话,那一定要少少少喝。

    末了,便签纸的落款画着个小笑脸。

    顾唯深上半身笔直紧绷的后背逐渐放松,他右手捏着那张便签纸,目光始终流连,那双深邃幽暗的眼底透出温柔的笑容。

    这是她特别给他买的药?

    还特别给他写了一张便签纸?

    车前座内,顾锐透过后视镜,见到顾唯深一直盯着手中的什么东西发呆,还渐渐笑的一脸温柔,顿时蹙起眉。

    “三少,您有事吗?”

    顾唯深敛下眉,将那张便签纸小心折叠好,转手放到他的钱夹中,“取消今天中午的约会吧。”

    “啊?”顾锐一怔,随后问道:“今天中午的王总跟您约了几次,怎么忽然取消了?”

    男人双腿交叠的坐在后座,抬手揉揉眉心,“我不想喝酒了,以后这种应酬少给我答应,有事让他们来俪星排队。”

    顾锐一头雾水,心想这是什么情况?要是所有要见三少的人都安排来俪星,那以后的俪星不就跟皇帝早朝一样了?

    不过主子吩咐取消,顾锐也不敢多言。他拿起电话给王总打过去,告诉他取消今天的午餐约见,改日再约。

    “三少,我们去哪里?”顾锐放下手机,礼貌询问车后座的男人。

    车窗外的景物飞逝,正午的阳光旭暖。顾唯深抬头看了眼前方笔直的车道,薄唇微勾,“去燕小六他家的电视台转转。”

    “……好。”顾锐脸色微变,但还是将车开去电视台。

    上午的戏份还有最后两个镜头,整个剧组的人都卯足劲头。大家的肚子咕咕叫,早点拍完早点可以吃饭。

    顾唯深走进剧组的那刻,简直比放饭还要令人兴奋,欢呼声还要热闹。

    “三少来了,天哪,三少怎么会来?”

    “三少本人比电视里还要帅!”

    “对啊对啊,今天终于见到活的了……”

    季笙歌站在监视器后,正在专注的看商勤的侧脸机位,忽然身后响起一片尖叫声,紧接着闫豫站起身,大步往后面走过去。

    她也跟着站起身,目光在触到顾唯深的那一刻,心尖狠狠一颤。

    他怎么会来这里?

    “三少。”

    闫豫迈着大步过去,他身上穿着简单的卫衣牛仔裤,同顾唯深身上的纯手工西装相比,俨然不够正式。

    不过两个男人并肩而立,身高相差无几,气质又都是同样的冷冽禁欲。哪怕一个正装一个休闲,他们同时出现在大家的视野内,还是会令所有人都忍不住尖叫起来。

    “妈蛋啊,他们两个人,简直太太太帅啦!”

    季笙歌偏过头,棚顶吊起的镁光灯光线刺眼。她虚虚的眯了下眼,撞入眼底的那张男人俊脸,一点点清晰展开。

    男人身上穿件黑色纯手工西装,内搭一件素白衬衫,他没有系领带,衬衫领口的扣子微微解开两颗,隐约能够露出他的锁骨。

    咳咳。

    季笙歌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某个夜晚的片段。谁说女人的锁骨性感,男人的锁骨也可以拥有极致的诱惑呢。

    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顾唯深那双深邃的眼眸,精准而迅速的捕捉到人群中那抹纤细熟悉的身影。

    四目相对,男人漆黑深远的眸子,一瞬不瞬落在季笙歌眼中。

    她心念微动,目光紧紧盯着对面的男人,在看到顾唯深单手插兜,微微抬眸的那个表情时,顿觉脸颊划过一阵燥热。

    如果晚安郁先生这部剧的男主角,由他来演绎的话,那才是最贴切的吧。只可惜,顾家三少的身家太贵,想要请他来演戏肯定是做梦。

    ------题外话------

    今天有事,少更一点,明天会多更滴,群么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