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现在好点了没有
    苏卿卿听到他的声音,站在楼梯上停了一会但还是有些不情愿的转了过来。苏连山见状便让自己的娇妻先回房间休息。



    虽然有些不甘心,但齐琴琴还是懂的分寸的,她知道什么时候该耍脾气,什么时候该收敛,现在苏连山找苏卿卿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所以撒了一会娇便扭着腰起身回房了,经过苏卿卿时还不忘朝他的方向甩过去一个白眼。



    苏卿卿也懒得理会她,直接朝着苏连山的方向走过去。



    “女儿啊。”苏连山往旁边指了指示意她坐下,这才开口道,语气也不禁柔下了许多。“你也知道这段时间苏家的情况。”



    苏卿卿看着他,面无表情,苏家的情况已经很不好,这一点从来就知道,只是这句话从她爸爸口里听来她就觉得特别的讽刺,作为一家之主,明知道公司的情况不好,不仅不想办法去处理,反而跟狐狸精在家里的客厅亲密,还时不时得哄着她。



    “我知道,你是觉得我没用。”苏连山看她冷着一张脸就知道他此时在想着什么,连忙解释道,“可是而不是爸爸不去想办法,只是爸爸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这才不得已……”



    “不得已连你女儿都要送出去吗?”苏卿卿替他接下了后面说的话,脸上写满了讽刺。她以前绝对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的亲生爸爸竟然会出卖她而去弥补自己无能。



    “女儿,话不是这么说的,你也知道爸爸实在是没办法了。”苏连山低着头,都没敢去看自己的女儿,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继续说道,“这可是我和你妈妈当初辛苦打下来的,难不成你要看着它就这样倒闭了吗?”



    只是,苏连山不提妈妈还好,一提苏卿卿就只觉得更加的恶心,不自觉间语气也加重了几分,“你也知道那是我妈妈的心血!”



    夹杂着怒意的声音在客厅里回荡,两个人都沉默了,苏连山只觉得万分的尴尬。许久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卿卿,有些事,爸爸承认是自己的错误,可是……爸爸也不想变成这样啊!”



    苏卿卿偏过头,不想看苏连山那张脸上的悲伤,其实他说的是对的,她的确一点也不想看到自己妈妈一生的心血就这样没了。可是她一看到苏连山一副不争气的样子就觉得来气。



    “卿卿,算是爸爸求你了。”苏连山看她一动不动的,以为他还是不情愿,便站起来便要跪下去,声音也多了几分哭腔,就像真的是一个丈夫为守护自己的妻子的东西而难过。



    “你别这样,我受不起。”苏卿卿连忙上前一把扶住了苏连山,梳起来的长发也随着她的动作滑在了胸前。看着苏连山脸上悲伤的样子,苏卿卿眉头紧锁,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苏连山见状便顺势站了起来,重新坐在了沙发上,两鬓已经微微透出了几缕白发,他望着面前的苏卿卿,满眼的期待,让人实在无法与平日里威严的模样联系在一起,实在是有些讽刺。



    “让我考虑一下吧。”许久,苏卿卿才开了口。还没等苏连山说点啥,就起身准备离开。



    &n

    bsp;“卿卿……”刚向继续劝说苏卿卿的苏连山还想继续说什么,却突然反应过来她说的话,连忙坐直了惊讶道,“真的吗?那我明日便带你去霍家如何?”



    刚站起来的苏卿卿叫不停顿了一下,背对着他道,“考虑好了再说吧。”说着便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还在客厅的苏连山也不在乎她礼不礼貌了,心里的石头已经放了下来,拿起茶几上的座机便拨通了那边的电话。虽然苏卿卿还没有答应,但他知道他的女儿明天是一定会去的了。



    翌日一早,苏连山便早早地起了,精心准备了一番穿戴,这才挽着齐琴琴的手从楼上走了下来。



    初夏的晨色中泛着耀人的金光,透过如同轻纱般薄的云层投射下来。



    偌大的客厅里,黄花梨的长桌上已是摆了不少精致可口的点心。



    苏连山环视一周,抬步朝着桌子走了过去。



    “连山,现在才七点多呢,这也太早了些吧?”齐琴琴紧跟在苏连山的身后,她微微嘟起了唇瓣,有些不太高兴。



    虽然她知道和霍家的联姻对于现在的苏家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却也认为这么赶早的做好准备没有必要。齐琴琴眉眼微微向上一挑,一双凤眼之中自带着一抹风情,虽是一副不悦的样子,却透露出一股小女人特有的妩媚。



    这并未让苏连山生气,却更让他心情好了几分。苏连山伸手点了点齐琴琴高挺的鼻尖,明显精神不少的脸上亦是挂上了笑容,“乖,咱们这是上门拜访,当然是要提前做好准备的。只要咱们和霍家攀上了关系……”



    苏连山说到一半,兀自停了下来,眼中带笑的看着齐琴琴。



    其中的结果不言而喻。



    齐琴琴虽然不高兴,却也还是点了点头。视线落在面前的一杯橙汁上,白皙修长的手指瞬时伸了过去,略带凉意的杯子握在手心,瞬时驱散了不少心中的烦躁。



    就非得要和霍家攀上关系吗?



    霍家人是怎么看待苏卿卿的她尚且还不是很清楚,可霍家是何等的富贵人家她却是明明白白。



    苏卿卿那个小贱人那么的嚣张,她还没有让她吃到苦头,又怎么可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成功嫁进霍家,享受荣华富贵?



    齐琴琴想着,握着的手也不由地紧了紧,抬起杯子猛地灌了一大口的柳橙汁,却不小心被呛住。齐琴琴只觉得喉咙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好不容易呼吸到一口气,甜腻的果汁便顺势窜进喉道,让她难受得只能用手捂住心口,不住地咳嗽,却没有更好的办法缓解。



    齐琴琴咳了几声,喉咙已经干疼,白嫩的脸色也渐渐变得红了起来。



    一旁的苏连山见状也是被吓了一跳,连忙起身走到齐琴琴的身后,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他略微皱了皱眉头,“怎么会突然呛到了呢?现在好点了没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