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她哪里敢见温晚
    正巧,有霍乔南商界的朋友正四处找着他,一看到霍乔南在这边,便招呼了一声,让他过去。



    温晚叫霍乔南有事,连忙推了推他,“你有事就过去忙,我没什么事了。”



    “真的没事?”霍乔南用一种很怀疑的眼神盯着温晚,温晚被他订的不好意思,作势要打他,霍乔南轻轻一躲便多了过去,见温晚心情已经开始回复了也就放心了,便听了温晚的话,过去和朋友喝酒聊天。



    所有一切都来得那么快又结束的那么快,那些两三个女人聚在一起,谈笑风生,分明是没有看够戏的样子。



    而如果刚刚的一切都是他们眼中的一场戏,那她慕念兮算什么?就像今天早些时候表演的那个小丑吗?一厢情愿?



    自作多情?



    不!



    她慕念兮才不会很这样的词语摆在一起!



    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人群就这样散了去,慕念兮眼看着霍乔南揽着温晚走了,不自觉的握紧了手,手指甲嵌进手心都没发觉,是的,她不得不承认,她嫉妒温晚,嫉妒她可以嫁给自己想嫁的男人,嫉妒所有的人都站在她那边。



    鬼使神差的,她跟上了霍乔南和温晚的脚步,她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只是跟了上去。



    霍乔南把温晚带到了二楼,跟她说些什么,温晚低着脑袋,霍乔南便把她的脑袋扶起来,姿态很是亲密。



    慕念兮本来想听一下他们说话的内容,可惜离得远,也听不清楚霍乔南对着温晚说了什么,只是看着那神色温柔得很,那是她当年也没有见过的神色,心里的嫉妒更是发了狂,再也忍不住了。



    终于,有人把霍乔南喊下了楼,霍乔南前脚刚走,慕念兮后脚便走到了温晚身后。



    “温晚。”慕念兮出声叫住了正准备下楼的温晚,温晚温晚转头,看到是慕念兮,脸上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迎上去道,“嫂子,刚刚乔南他说话过分了,我替他向你道歉,你别生气啊。”



    “替他道歉?你凭什么替乔南道歉?”不等温晚说完,慕念兮便打断了她的话,整个人不再是平时优雅又温和的模样,她变得有些疯狂,有些……歇斯底里。



    “嫂子,你怎么了?”温晚有点被慕念兮吓到了,担心的问道。



    “噢,我忘了,你们结婚了,你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不是吗?温晚,你是不是在跟我炫耀,炫耀你拥有而我无法拥有的东西。你看,你有你的孩子,而我呢?我的孩子叫你妈妈!”



    慕念兮没有回答温晚的话,只是自言自语着,突然把目光投向了温晚微微隆起额小腹。



    然后一点一点的逼近温晚,眼神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嫂子,你冷静一点!”温晚看着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气息的慕念兮,本能的想要后退,谁知慕念兮看出了她想要逃跑的意思,竟猛扑了过来,温晚连尖叫的时间都没有,便朝着身后滚了

    下去。



    温晚的身后,便是楼梯。



    那梯子是木头做的,却不知道为什么比温晚想象中的柔软多了,然后一双手环上她的腰,她才知道,是霍乔南。



    尽管有霍乔南护着,可温晚还是觉得疼得厉害,双手却没有顾着头部,反而是护着腹部……这就是为人母的女人,宁愿自己受伤,也要拼尽全力保护孩子。



    从楼梯顶到底,不过十几秒的时间,温晚却觉得漫长的好似一个世纪,她身上没有一处不痛的地方,而被她保护的肚子竟还是隐隐作痛。



    温晚的意识已经不太清楚了,只是低低的喊了一声“乔南”便晕了过去。



    一声尖叫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最先是一位女士发现了温晚和霍乔南,她本意是想到阳台上去吹吹风醒酒,谁知竟看到一个人从楼梯跌落,吓得手上的酒杯都掉落在地上,仔细一看,那不是霍家的二少爷和二少奶奶吗?



    是谁下这样的毒手!



    再一抬头,站在楼上的那个一脸惊恐的女人,不是慕念兮是谁!



    但好歹是商界的女人,尽管吓得不轻,但还是头脑清醒,冲着围观的不知所措的人们大吼了一声,“看什么看!还不去通知你们家老爷!”



    家里佣人找过来的时候,霍希伯正和几个生意上的伙伴谈笑风声,看到佣人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颇为不满,问道,“怎么了,累成这样?”



    “老爷,不好了!少奶奶她!她摔下楼梯受伤了!”佣人心里也是着急,平日里温晚对他们总是格外好的,这么好的人居然有人要害她!



    “什么?”霍希伯身旁的叶妍珠听到温晚的名字,脸色都变了变,也顾不上问是为什么,拔腿就往温晚的方向跑过去。



    霍乔南撑起身子,紧张让他完全忘记了身体的痛处,他看见温晚静静的躺在那里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生气,整个身体蜷缩成一个小小的一团。



    身旁有人在试图唤醒她,但很明显根本没什么用,霍乔南几乎说不出话了,整个世界都是一片灰暗和寂静。



    他脑袋却是一阵眩晕,几乎是半跪在地上,手颤抖着,摸了摸温晚的脸,平时红润的脸色此时也是苍白。



    看着倒在地上的温晚,叶妍珠吓坏了,一口气没有缓过来,差点就要晕倒,幸好霍希伯一直在她身后,伸手扶了她一把,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叶妍珠抬头看了霍希伯,泪眼朦胧,带着哭腔,“这可怎么办啊。”



    霍希伯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膀。



    霍子晏更是痛哭流涕,一个劲儿的要往温晚身边跑,保姆害怕霍子晏年纪小不知轻重,把他揽在怀里不让他靠近,小家伙流着眼泪仰头问霍希伯,“爷爷,我妈妈她死了吗?”



    霍希伯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孩子讨论死亡的话,一时愣住,紧接着,霍子晏又说,“温晚妈妈要是死了,我不要后妈,我只有温晚妈妈一个妈妈。”&l

    t;/p>

    霍子晏的一番话让老两口更加担心,叶妍珠更是哭成了了一团。



    “备车!还不备车!”霍乔南吼道,一旁被吓呆了的佣人保姆连忙跑去安排。等到家庭医生过来帮温晚简单的固定了一下伤口,霍乔南便抱起温晚,坐上了去医院的车。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谁也没有心情继续开什么生日party了,安排了人送客,霍家一家子也随后去了医院。



    温晚这段时间运势实在不好,老是往医院跑,霍乔南直接找了上次住院时的那个医生,毕竟他负责温晚的事情,很多情况他是最了解的。



    医生一过来,粗略看了看便是一声叹息,语重心长的道了一句,“怎么不小心些!”



    “那医生,她还好吗?”霍乔南焦急的问。



    “说不准,摔下去的时候身体擦伤比较多,大人可能还好,只怕孩子……”



    说到孩子,霍乔南心中很是心疼,可听到温晚没事又多了一丝安慰,他还准备再问医生一些事,却被医生喊出了急救室,说是伤口消毒处理已经做好了,自己要进行检查,请家属出去。



    医院方给霍家一家子安排了一个等待室,但是根本没有人愿意在那儿等着,大家都担心得紧,干脆就在走廊里边侯着,好第一时间知道温晚的情况。看到霍乔南走了出来,叶妍珠马上过去,抓住霍乔南额手,急切的问道,“怎么样了?”



    霍乔南是不想开口说话的,可是看着叶妍珠紧张的神色,又不忍心,只好答了一句,“医生正在检查。”



    坐在走廊的长椅上,霍子晏心中除了担心就是自责,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走了呢?



    “我那时候就不应该让她一个人待着!”



    “乔南,这是已经发生的事情,你也别自责,该怪的,那只有一个人!”霍希伯听见儿子的自责也不好受,于是开了口。然后转头对一直低眉顺眼的站在一旁的慕念兮说,“待会儿,和我们一起去看看温晚。看你干的好事!”



    如果可以,慕念兮一定会拒绝,她哪里敢见温晚!但此时,也只能点点头答应了。



    过了一两个个小时,医生终于出了急诊室的门,霍家一大家子马上就围了上去,叶妍珠嘴快,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问题,“医生,我儿媳妇她怎么样了?”



    医生道,“送来得及时,大人没什么事,就是小孩差点儿没了。”



    霍乔南皱起了眉头,最后沉吟良久,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看看他们?”



    “病人转去了病房,现在还很虚弱,正在休息,你们随时可以过去看她,只要保证病人安静就可以。”



    “乔南。”慕念兮怯怯的喊了一声,她和霍家人一起来的医院,却一直呆在一旁不敢说话,他看到了霍乔南的怒气滔天,也看到了霍乔南的自责不已。而她便是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她害怕。害怕等霍乔南的头脑请醒过来,她绝对是第一个付出代价的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