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语无伦次
    温晚都这样说了,霍乔南也就不要多说什么了,眼神复杂的看了温晚一眼,便安静的坐在一旁陪着她,温晚就这样端端正正的抱着霍子晏,直到吊完水把他放到病床上才总算解放,整个人就像虚脱了一样。



    医院的vip病房跟酒店差别不大,除了病人住的房间,还有相应的会客厅和一个客房,大概是为了方便陪护。霍子晏很能折腾,就一个打针和吊盐水,弄完就已经接近凌晨一点了。



    温晚从霍乔南手里接过一杯温热的牛奶,咕咚咕咚就是一大杯,看着床上脸色恢复如常,在病床上睡得四仰八叉的霍子晏,温晚走上去帮他整理了一下睡姿,又掖了掖被子,回头问霍乔南:“我们今天还回去吗?”



    霍乔南考虑了一下,道:“时间也不早了,你昨天爬山,晚上又折腾了这么久,我们就在医院将就一晚吧,也方便照顾子晏。”



    温晚确实像霍乔南说的,累的不行了,所以没有任何异议的就同意了霍乔南的意见。



    客房只有一张双人床,温晚也不挑剔,指了指床对霍南乔说:“你睡那边儿,我睡这边儿。”



    霍乔南抬头看了她一眼,道:“好。”



    温晚打了个哈欠:“那我要先睡啦。”爬上床,摊开被子,也懒得换衣服了,就钻进了被子里。霍乔南走到病床边摸了摸霍子晏的脸,顺便关掉了病房的灯,走进了客房。



    虽然设施完备得不像是病房,可它终究也还是病房,空气里弥漫着医院特有的淡淡的消毒水的气味,霍乔南闭着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本来就没有一点睡意,闻着这味道就更加睡不着了,睡在床另一侧的温晚像个暖炉似的,暖热源源不断的传到同一床被子下的霍乔南这边儿,霍乔南福至心灵,突然想找温晚说会儿话。



    “温晚?”



    “……”



    “温晚?”他不甘心的又叫了一声,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回头一看,才发现温晚已经睡着了。



    温晚这时候已经睡得很熟了,白皙通透的肌肤在灯光下显得很是漂亮,也不知道是不是做着什么梦,密长的睫毛不时扑闪一下……她真的是太累了,霍子晏虽然只是个孩子,但这样一抱就是几个钟头温晚还是有些吃不消,几乎是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霍乔南盯着温晚看了不到十秒,就把身子往温晚那边挪了挪,单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先是捏了捏温晚的面颊,手感和想象里的一样好,引得睡梦中的温晚一阵不满的表情后,又转移阵地,挑起她的发尾,手指一圈一圈的绕……他打算就这样看到自己想睡了为止。



    温晚这一夜睡得很好,起床的时候已经快到十点了,床上只有她一个人,想着霍乔南大概是去看霍子晏去了,便不急不缓的起床洗漱,卫生间里洗漱用品一应俱全,甚至还有洗发水沐浴露,温晚想着昨晚折腾了一夜,身上也出了些汗,于是顺便洗了个澡,神清气爽的早晨就这样开始了。



    温晚洗漱完就想着要去看霍子晏,客房和病房只隔了一扇玻璃门,温晚可以清晰的看到霍子晏已经醒了,正靠坐在床头。



    而一大早就失踪的霍乔南也不出所料的在霍子晏

    病房里,此刻正站在霍子晏的床侧和他说着话,温晚又往门上靠了靠,想听清他们在说什么,奈何vip病房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好,温晚硬是半个字都没有听到。



    正这当,霍乔南突然转过头来,看了温晚一眼,停止了和霍子晏的对话。



    病床上的霍子晏看见门口的温晚,脸上的表情瞬间好了起来,非常高兴的跟温晚打招呼,“你来啦。”



    温晚笑着看着他,“你身体怎么样了?怎么这么不小心,竟然都生病了。”



    霍子晏听见她的话,小嘴撅得老高,不满地抗议,“我才没有不小心呢,我的身体非要生病我能有什么办法嘛!”



    温晚无奈的笑笑,轻嗤,“又贫嘴,小小的孩子哪来那么多理由。”



    霍子晏不满地嘟着嘴将目光从温晚身上移开,然后落在了病床旁边的桌子上。



    霍子晏瞬间变换了表情,笑吟吟地对上温晚的眸子。



    温晚还未反应过来,霍子晏就把桌子上的营养粥往她那推了推,开口,“你最近一定要好好休息,还有这粥也给你吃,一定要好好地吃完哦。”



    温晚感到疑惑,连忙追问,“为什么我最近要好好休息。”



    霍子晏看向霍乔南,语气带了些俏皮的神秘,“因为爸爸担心你昨天太累了,所以才要好好休息啊。”



    温晚闻言一愣,疑惑地看向霍乔南。霍乔南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不自然地轻咳一声。然后才装的一本正经地开口,“他只是不想吃粥里的胡萝卜而已。”



    温晚听见他的话,微微有些失望,珉了珉唇,将桌子上的营养粥端起来递给霍子晏,掩饰性地轻声责备,“既然生病了,就要好好地喝粥。小小的孩子,每天都在动什么歪脑筋呢?要是真的不喜欢胡萝卜,我下次提醒他们不要给你放了,但是今天的粥,你必须要吃完。”



    霍子晏盯着她的脸,好久之后才不情不愿地接过来,委屈的拿过汤匙开始喝粥。



    真是的,干什么教训他,他又没有说错。



    他嘟着小嘴,不发一语地安静地坐在病床上喝粥。



    温晚看着他,霍乔南看着他们,一时间,病房里的三个人和谐地就像一副美景。



    同时间,霍玉成自己一个人站在酒店的房间里。右手执着一杯红酒,指尖有意无意的敲打着手中的高脚杯。一下,又一下,清脆但是没有任何规律的敲打反映了他现在内心的烦躁。



    表面上来看,他像是正在欣赏窗外的美景,看起来平静如水,实则内心早已经思绪万千。



    他本来以为温晚和霍乔南的发展不会很顺利,但是现在看来,他们的发展不仅超乎他原来的想象,而且还有继续升温的趋势。



    要是继续放任他们这样下去,后果他似乎现在就可以预料的到。而那个后果,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接受的。所以为了防止那个后果的发生,他一定要继续阻止他们。



    温晚是他的,以前是他的,以后也会是他的,他绝对不能让温晚被霍乔南抢走。



    一想到霍乔南,他心里的怨恨就又加了几分,他一定要赢过霍乔南,到时候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就都会变成他的。



    那么到时候他就能真的扬眉吐气了,那时候就再也没有什么能让他和温晚分开了。



    “铃铃铃……”



    霍玉成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转身向桌子旁走去。



    走到桌子前,他将酒杯放在桌子上,然后拿起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很明显的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霍先生。”电话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是霍玉成前些天找过的记者。



    霍玉成的眉头继续皱着,脸色很不好,“你又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霍先生。”电话那边的语气倒是很平静,“我们刚刚帮你做了这么大一件事情,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你竟然对我们这么无情,连打个电话都不允许,我们实在是太伤心了。”



    霍玉成没闲心听他胡扯,直截了当地开口,“说重点,你到底找我干什么。”



    电话那边丝毫不受他情绪的感染,声音仍然不慌不忙,“霍先生真是贵人多忘事,您忘了这次的费用您还没有结清。”



    霍玉成有些恼怒,“这次的钱我已经打给你们了。”



    那边的人笑了笑,“不一样的,上次的是工作费,这次我问霍先生要的是封口费。”



    霍玉成顿时怒火冲天,“你们不要太过分!”



    “没关系,如果霍先生觉得我们的要求过分的话,我们可以去找霍二爷,我想我手里的这条新闻,他一定会非常感兴趣的,您猜猜,他会用什么样的价格买下我手里的新闻呢?呃……一百万?两百万?还是一千万?我想我也很愿意跟霍二爷做这笔生意。但是到时候,霍先生您的下场会是什么样,我想我就不用提醒你了吧。”



    即使说出这么明显带有威胁性的话,他的语气仍然非常平静,就好像他刚刚就只是在跟霍玉成说了句‘今天天气真好’一样地平常。



    霍玉成恼羞成怒,“我警告你,你们不要乱来,否则我保证我会让你们在这个圈子里呆不下去!”



    那边的记者似乎笑了,“霍先生,我觉得最好还是您不要乱来,如果我们两个同时行动的话,你猜,我们两个谁会死的更早,而且更惨呢?”



    “你……”霍玉成被他气的语无伦次,好半天才找回他的声音,“你要多少?”



    那边却卖起了关子,“我认为我刚才已经给霍先生价格了。”



    霍玉成想了想,咬咬牙,开口,“好,我给你!但是,我也警告你,你说话最好算数,如果这件事情被霍乔南知道了,我就是死,也一定会拉你一起死,知道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