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恋爱的滋味
    学校外,前来接霍子晏回家的孙管家,站在劳斯莱斯旁静候着自家小少爷的到来。



    不久,只见霍子晏蹬蹬蹬的跑来,孙管家像往常一样等着淘气的霍子晏将书包扔进他怀里,可今天,霍子晏非但没有这么做,还仰头认真的对他说,“孙管家,以后我再也不会拿书包砸你了。”



    孙管家被霍子晏的反常弄得心惊胆战,“哎呦我的小少爷,你该不会是要辞退我这把老骨头吧?你可千万不要哇,我皮糙肉厚,经得起砸,小少爷还是继续拿书包砸我吧。”



    “孙管家,你误会了,我可舍不得你走,我说这话的意思是,以后有活我会自己干,不用事事都麻烦你。”



    语毕,霍子晏拉开车门径自钻了进去,穿着短裤的大白腿在半空中晃啊晃啊的,透着一股子欢腾。



    见孙管家下巴脱臼的盯着他,霍子晏催促道,“孙管家,快进来开车呀,我们回家吧!”



    孙管家擦了一把辛酸泪,直叹小少爷真的懂事了。



    霍家,主院。



    吃完晚饭的温晚前脚刚迈出门沿,正准备前去南院,却被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的霍子晏吓得倒退回去。



    “你干嘛呀,霍子晏!存下猫在树丛里等着吓我呢?”温晚心有余悸的看着霍子晏。



    这个孩子这段日子古里古怪的,有时候见着她头也不回的溜走,有时候又跑到一半折回头盯着她看,又不说是什么事,害得她整天疑神疑鬼。



    霍子晏取笑温晚的胆小,“这么容易被吓到,比鱼小花还胆小。”



    听到霍子晏毫无悔过之心的话后,温晚强忍住收拾熊孩子一顿的冲动,用鼻音“哼”了一声后,抬步欲走。



    见状,霍子晏连忙用自己的小身板挡住温晚,颇有他“爸爸”的霸道总裁范,“嗳,你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呢。”



    “什么事儿,说吧。”温晚低头审视霍子晏,第一直觉告诉她,霍子晏一定是干了什么坏事,想让她帮忙在霍乔南面前求情呢。



    孰料,霍子晏却支支吾吾、小脸通红的蹦出一句,“那个……你有空吗?”



    这语气听着,怎么那么像“小姐,约吗”的台词?



    温晚甩甩头,把这诡异的想法甩飞,“霍子晏,你闯祸了是吧?以为卖个萌,我就会帮你收拾烂摊子,嗯?”



    “才不是呢!你这个女人就不能盼着我点好吗?”



    温晚听见霍子晏面色涨红的飞快反驳,随后,他又有些扭捏的结巴道,“喂!你,你想不想我对你好点呀?”



    嗯哼,这傲娇的小屁孩,难道是在跟她示好吗?



    温晚一扬秀眉,饶有兴趣的问,“霍小朋友,我确实很想跟你化敌为友。”



    温晚的识趣让霍子晏信心高涨,他迫不及待的提出下列的要求,“那你帮我完成作业吧!只要你每天晚上帮我写作业,我就……勉为其难的跟你成为朋友。”



    温晚嘴角

    抽搐了下,转身就走。



    霍子晏着急的跟在温晚身后“喂喂喂”几声,最后对着温晚无情的背影软声道,“你别走啊,我们好好商量下还不行吗?”



    温晚这才站定,霍子晏瞅准时机追到温晚面前,太可恶了,他真的拿这个女人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过电视上不都常说吗,恋爱中就是要男方迁就女方……



    嘿嘿,这恋爱的滋味,还真是酸软。



    没错,经过霍子晏这段时间昼出夜伏的观察,他认为自己是爱上温晚了,要不怎么会一碰见她就心跳加速,脸红耳热,一不见温晚,又会对她朝思暮想,不能自己?



    温晚一点都不知道霍子晏这深沉的心思,她正正经经的说,“霍子晏,你要利用我为你写作业,门都没有,你要是再敢提出类似这样的馊主意,别怪我立刻去告诉你爸爸。”顿了顿,温晚加大力度警告,“还有你爷爷和奶奶。”



    霍子晏只是想和温晚亲近而已,见她不买账,他只能变换策略,“那一道作业题换我一个香吻,这总行了吧?”



    瞧着霍子晏一脸“你赚翻了耶”的笑容,温晚头疼,“这种偿还方式,是你自己想出来的,还是又跟着你小姑看了什么成人电视剧学来的?”



    “都不是。”霍子晏特别羞涩的笑了下,“是鱼小花提出来的。”



    “什么?”温晚蹲下身,捧起霍子晏的小脸,狠狠揉了几把,训道,“你脑子坏掉了?她这是在占你便宜你知道不?”



    明明脸被揉得挺疼的,但霍子晏心中却颇为受用,他哼哼道,“可鱼小花说,我只剩**比较值钱了……”



    温晚心里大骂一句霍子晏傻甜白,她严重的警告他,“以后,你不能再跟鱼小花做这种‘**交易’了,男孩子要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守卫自己的贞操,否则以后就讨不到老婆了,听明白了吗?”



    为了让霍子晏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温晚特别恶劣的捏造了句“讨不到老婆”,唬得他傻愣愣的跟着点头。



    温晚不放心的凑近去看霍子晏的脸,那也是,谁让他长得比女生还要可爱,还好鱼小花是女的,要是一个男的也向他提这种要求,霍子晏岂不是亏大了。



    温晚这一想就想远了,全然忘记她的脸跟霍子晏凑得有多近,近得霍子晏都有些心潮澎湃了,他忍不住抬起小胖手,摸了下温晚的脸。



    嘿,跟他的一样,软乎乎的……



    温晚任他摸着,不过是个小孩子,摸一下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关键是霍子晏一摸起来没完了还!



    温晚只好抓下他不规矩的手,耐着性子说,“以后,你要是有什么知识点弄不明白的,我可以教你,但是,抄作业、用香吻换作业题这种事,你要尽可能避免,好么?”



    霍子晏听着温晚的轻声细语,心里那股奇异的感受就跟潮水一样,密密实实的将他淹没,在麦当劳的那次,她起身护住他,为他说话的时候,他胸口就升起了类似的感觉,酸酸的、涨涨的,很想抱着她大哭一场。



    “霍子晏?”温晚见霍子晏说没两句,又呆住了,忍不住叹息这么聪明的一个孩子,脑子可

    别坏掉了才好。



    霍子晏猝然回神,他笑嘻嘻的拉住温晚的手,充分利用自己小孩子的优势,撒娇道,“别以后了,你现在就教我吧。”



    ……



    霍子晏的儿童房建在主院,房间里摆放着一张小巧可爱的单人床,墙角有一张学习桌,学习桌上放着一盆吊兰和一个养着小乌龟的鱼缸,鱼缸边,蹲着正用粉嘟嘟的肉爪拨弄乌龟壳的queen。



    温晚见到queen就气不打一处来,她很想让它把小熊内裤赔给她,但又深知这难度犹如鸡同鸭讲,唯有释放怨气的瞪着它。



    感知到危险的queen甩着尾巴从书桌上往下跳,一头蹿进了小主人的怀里,企图寻求他的保护。



    霍子晏却献宝似的把肥猫举过头顶,对温晚说,“温晚,你摸摸它吧,它长得毛绒绒的,摸上去很舒服。”



    queen适时的拉着长音“咪”了一声,水滴眼清纯萌动的瞅着温晚,温晚却不为所动。



    温晚心想:没用的,当初你们一人一猫是怎么合着伙欺负她的,她到现在可都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拉开身下的长椅,温晚对着还举着猫,眼巴巴等在原地的霍子晏说,“把猫放下,过来做作业。”



    “好吧。”霍子晏转身就把queen丢出窗外,任何人都休想来破坏他和心上人的独处,嗯!



    辅助的过程中,温晚不时扫过霍子晏的作业本,她发现这个小孩是真聪明,答过的题目竟没有一丝错漏的地方,温晚忽然萌生了一个想法,霍子晏向鱼小花借作业的真实目的,是因为根本就懒得去应付这些太过容易的题目吧?



    “哎呀!温晚,8乘以9等于多少来着?”



    “……”温晚。忘了她刚才说过的话吧。



    “72。”



    “温晚,你真聪明。”霍子晏毫不吝啬的夸奖。



    温晚哭笑不得,她该说“谢谢夸奖”吗?



    霍子晏完成数学作业的时候,温晚适时的提了一句,“霍子晏,你能不能别总是一口一个‘温晚’的叫我?我可不是你的同辈。”



    霍子晏歪头,“那叫你什么好呢?姐姐?阿姨?妈妈我是绝不会叫的,你死心吧。”



    等等,霍子晏叫霍乔南“爸爸”,那在叫她“姐姐”、“阿姨”的话岂不是乱了辈分,思及此,温晚彻底死心了,“那你还是叫我温晚吧。”



    ……



    霍乔南过来接媳妇回自己院子的时候,霍子晏和温晚的脑袋都快挨到一块儿去了,他用指节扣了扣房门,一大一小循声齐齐转过头来。



    “霍先生。”温晚。



    “爸爸!”霍子晏。



    霍乔南生出了一秒的恍惚,有种妈妈正在照顾儿子学习的感觉,但这场景放在温晚和霍子晏身上,未免不太适合,霍乔南单手插兜,对温晚说,“快十一点了,让孩子休息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