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独一无二的身份
    这个意外,顿时引起了温晚和霍乔南的侧目,温晚捂住了嘴,低呼,“玉成!你的手流血了!”



    “没事。”霍玉成眼中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他将受伤的手背到身后,对着温晚和霍乔南说,“小晚、二哥,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语毕,端起餐盘,起身离开。



    霍玉成一走,温晚无可奈何的看向霍乔南,“你满意了?”



    霍乔南松开手里的汤勺,专心吃起他面前的那份午餐,“满意了。”



    温晚苦笑一声,她并不能说霍乔南卑鄙,说到底,他们都是同一类人,霍乔南借她来打击霍玉成,而她,又何尝不是借霍乔南来让霍玉成知难而退呢?



    研究所。



    霍玉成用医用镊子将扎进手心里的筷子碎屑一点点夹出来,因为使用的是一次性筷子,木屑多且碎,霍玉成咬牙拔了半天,原本纹络清晰的掌心已是一片模糊。



    “天啊,玉成,你怎么伤成这样?”研究所的一位同事们在经过霍玉成的座位时,惊呆了。



    “亏你还是个美容医生,你这样处理可不行呀,让我来帮你弄吧!”有人匆匆建议道。



    霍玉成抬起满头是汗的俊脸看向对方,冷冽的拒绝,“我自己来!”



    此刻的霍玉成浑身煞气十足,一时没人敢接话。



    霍玉成在取出最后一点木屑后,绷着牙关暗忖:等着吧,霍乔南!今天你让我痛一分,来日,我定让你痛十倍、百倍来偿还!



    致远公司。



    在员工餐厅吃完饭后,温晚跟着霍乔南回到他的办公室,门一阖上,霍乔南转过身,问温晚,“是玉成主动还是你主动?”



    温晚抿抿唇,实话实说,“我们只是凑巧遇到,后面你不也跟着过来了吗?我和玉成要是真发生点什么,也不会傻到在你的员工餐厅被你明察秋毫。”



    见温晚态度坦然,霍乔南胸中积压的那点不舒服随之散去,但他终究还是不放心,只见他折身走到保险柜前,输入一串密码后,拉开保险柜的铁门,探手从中取出了一个暗红色的四方盒子,送到温晚面前。



    “这是什么?”温晚好奇的问。



    霍乔南随后拧开盒子的暗扣,里面装着的东西顿时露出真容,温晚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钻石呈泪滴型,在光线的照射下,炫目得不可思议。



    “拿着。”霍乔南出声。



    温晚指了指自己,语气充满了质疑,“给我的?”



    霍乔南解释,“霍家每个儿媳妇都会拥有一枚,代表着你独一无二的身份。”



    温晚情绪有些澎湃,霍乔南这话难道是在默认他非她不可吗?



    而霍乔南的下一句话,让温晚明白了一切都是她想太多,“最近妈提醒了我一下,我才记起这枚钻戒还没有交给你,你回家的时候可以戴戴,至于到了外头还是摘下来的好,这么闪的东西,我怕你……弄丢。”



    温晚已经不指望霍乔南在人后会对她说什么好话了,她像接过一个任务般接过四方盒,郑重的点头,“我知道了。”
    p;gt;

    见温晚拿着盒子转头欲走,霍乔南忽然自后板住她的胳膊,将她拉拽到身后的沙发里。



    两人面对面,一个容颜清冷,一个面色淡漠,哪还有半点刚才在餐厅里柔情蜜意的样子。



    温晚用手肘撑在椅背上保持身形,有些愠怒的盯着压在她身上的霍乔南,问,“你又怎么了?”



    “我话还没说完呢。”



    “那你说啊。”



    霍乔南抓着温晚的胳膊,一字一顿的交待,“在玉成面前,记得戴上这枚戒指,知道吗?”



    温晚对霍乔南幼稚的把戏深感敬佩,不过正好,他们难得一回步调一致。



    “行,你说的我可以答应,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被人压着的感觉的确不太舒服,尤其是像霍乔南这种肌肉扎实的男人,更要命。



    “不放。”见温晚一脸嫌弃,霍乔南眯了眯凤眸,拒绝。



    下一秒,察觉到她有反抗的小动作的霍乔南,立刻单手将她的手腕拧到她的背后,语气冷冷的警告,“你别动,让我抱着你睡一会儿。”



    “我不要!要睡你自己睡去,我可不是你的抱枕。”温晚气极了霍乔南这理所当然的口吻,她是人,又不是物品!



    直视温晚清冽洌的水眸,霍乔南施施然的说,“你要是再乱动乱扭,等下引火烧身,可别怪我。”



    语毕,还邪肆的顶了顶温晚的细腰,意思不言而喻。



    温晚立刻老实了,只敢鼓起包子脸敢怒不敢言的瞪着霍乔南。



    霍乔南没有午睡的习惯,单纯是因为窝在他怀里软软香香的温晚让他舍不得放手,那么软,那么暖,熨得他的心都快化了。



    埋头进温晚带着体香的侧畔,霍乔南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不知不觉中,竟真的睡着了。



    温晚的状态却完全和霍乔南相反,她紧张的绷着身体,中途想轻轻摆脱霍乔南,却被他潜意识的缠得更紧,那力道,像是要将她嵌入体内似的。



    温晚认命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无聊的数着绵羊,之后,一股突如其来的睡意袭上温晚的眼皮,她安静的进入梦乡。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温晚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正好听见霍乔南口中吐出一个名字,他的声音轻不可闻,却在温晚心口划下了重重的一刀……



    “念兮……”



    温晚的脑袋整个清醒过来,确切来讲,是快炸掉了!



    霍乔南连睡着的时候都不忘慕念兮?慕念兮对他来说,就那么锥心刺骨?



    没有比这一刻更讽刺的事情了,她手里捏着他给的钻石戒指,他亲昵的抱着她沉入梦乡,可他潜意识里念念不忘的人,却是他的大嫂!



    ……



    霍乔南醒来时,正好对上温晚那双微微眨动出嘲意的眼,他哑声问,“你怎么了?”



    温晚轻描淡写的一笑,“没有,就是被你压得四肢酸痛,有些不舒服而已。”



    睡了一觉,心情畅快的

    霍乔南这次没有为难温晚,配合着起身,坐在她边上沉默。



    温晚见霍乔南半天不说话,忍不住轻戳了下他的腰眼,试探一下他的反应,结果却听见他疲惫的说,“别闹,我头疼。”



    这就是霍乔南不轻易睡午觉的原因,午觉时间短,睡了起来,反而更累。



    “你没事吧,你可别吓我呀。”



    温晚着急又无助的看着霍乔南,这么无所不能的一个男人,忽然露出脆弱的一面,让她不禁有些手足无措。



    脑门越来越痛,霍乔南不得已用手扶着额头,他沉声对温晚说,“你到我办公桌的左手边的格子里拿两片止疼药给我,快。”



    温晚立刻照办,拉开格子的那一刹那,她傻眼了,整个抽屉里乱糟糟的囤着各种品牌的胃药、感冒胶囊还有其它一些应急药,有一些是已经拆过的了,有一些是吃完了只剩下一个空的包装盒扔在抽屉里头。



    找了半天,沙发那头传来霍乔南的催促声,“找到了没?”



    温晚抬起头来,“呃……真不幸,止痛药全都被你吃光了。”



    霍乔南浓眉难受的颦起,嘴里却无所谓的说,“那算了,你出去吧,我要工作了。”



    都这个样子了还只想着工作?要钱不要命了是不!



    温晚不赞同的对霍乔南说,“你告诉我附近哪里有药店,我去给你买药。”



    霍乔南一愣,大概是没想过温晚会这么主动,接着,他说出徐子章最常去采购的一个药店,温晚记下,很快去了。



    刚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温晚迎面就撞见了阴阳怪气的许曼云,“哟,伺候完了弟弟还不忘伺候哥哥,我的助理小姐,你还真是贵人事忙呀。”



    温晚有事要办,懒得跟许曼云争辩,于是,目不斜视的与对方擦肩。



    许曼云轻嗤一声,以为是温晚没胆子和她斗,扭着曼妙的腰肢,一把拧开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



    站在霍乔南的办公桌前,许曼云急不可耐的告状,“老板,你知道吗,刚才温助理一从您这儿出去,就甩下工作拍拍屁股走了,我问她去哪儿,她还不乐意告诉我呢!”



    霍乔南的脾气本来就不太好,再加上现在头疼,听到许曼云搬弄是非的话后,直接说,“出去!”



    许曼云还不知道自己暴露了,坚持道,“老板!温晚她无故旷工,您不是说一遇到这种员工,就立刻把她辞了吗?”



    霍乔南背靠在大班椅上,抬眼,语带嘲弄,“许秘书,是我让温晚旷工的,按你的道理,是不是应该先把我辞了?”



    许曼云怔住,“老板,我……”



    霍乔南打断,“许曼云,不要把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当成是你放肆的本钱,我留你在致远,是因为你还有相当的价值,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人可以胜任你手头的这份工作,懂吗?”



    许曼云敢这么嚣张,的确是有点本事的,这些年来,她跟在霍乔南身后鞍前马后,私底下不知掌握了多少与致远合作过或者是合作中的大客户的资料,要是霍乔南把她逼急了,没准她就带着这些资料跳槽了,这也是为什么霍乔南对她背地里使的一些手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