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只是有些遗憾
    霍乔南不说话,只是眼底的冷意渐浓。



    唐云轩定定的看着他,“你娶她,却是为了慕念兮,将来被她得知真相,怨愤你,你会后悔吗?”



    “不会后悔。”只是有稍许遗憾。



    毕竟,正如唐云轩所说,温晚是无辜的。



    唐云轩端起酒杯,别有深意的笑道,“不后悔?呵,那我拭目以待。”



    霍乔南正准备和唐云轩碰杯,手机却响了起来,他接通后,面色微微一变。



    见霍乔南神情严肃,唐云轩不禁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霍乔南的语气中透着不加掩饰的担心,“玉成出事了,我得赶去医院一趟。”



    唐云轩立刻站起身,“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雅丽不是还病着吗?你回去照顾她吧。”霍乔南应了一句。



    霍乔南离开之际,耳边是唐云轩的请求,“乔南,有时间去看看雅丽吧,她生病了,很需要人的关心,尤其是你的。”



    霍乔南不想加深唐雅丽对他的孽情,漠然道,“我就不去了,代我向她问好。”



    留下的唐云轩长叹口气,唐雅丽深爱霍乔南,可惜,霍乔南却从不愿多看她一眼。



    医院。



    “小心点喝啊,水很烫。”



    “小晚,这么晚还麻烦你照顾我,真是不好意思。”



    温晚眨眨眼,“没事儿。”



    病床上,霍玉成的面色显露出令人担忧的病态,他抿了口水,润了下起皮的唇后,状似无意的提起,“对了,深更半夜的,你怎么会到东院来?”



    温晚“呃”了声,顾左右而言它,“我还没问你呢,你为什么会晕倒在客厅里?”



    提到这事,霍玉成脸上掠过一抹自嘲,他放下手中的水杯,说,“我被父亲罚写一万遍经书,不抄完绝不许出东院半步的事,你应该都知道了吧?”



    这事,温晚听孙管家提起过,据说是因为霍玉成监工不善,酒店的水晶吊灯才会砸下来的,想到霍玉成就是害得自己险些砸死于灯下的罪魁祸首,温晚一时有些为难。



    想了想,温晚还是安慰的拍了拍霍玉成露在被子外的手,大方道,“我知道,发生这样的事,你心里也不好受,玉成,你该不会是因为内疚才自残身体的吧?”



    霍玉成心里感慨温晚的天真,“小晚,我不是软弱的人,不至于为了这些事自残身体,主要是这一个多月来,厨房里送来的都是清粥小菜,荤菜基本没有,我……我是被饿晕的。”



    后面几个字说得极小声,霍玉成难得红了一回脸。



    温晚想笑,可霍玉成的处境实在可怜,要是在这种时候笑出声,未免太不人道。



    但堂堂的霍家三少爷,居然因为吃斋念佛而饿晕在家里,说出去,谁敢信?



    要不是她正好去了东院一趟,估计霍玉成得晕到明天上午,才能被打扫灵堂的佣人捡起来。



    见温晚憋笑憋得辛苦,霍玉成干脆把头别了过去,故意不去看她,“你想笑

    

    就笑吧。”



    温晚不敢刺激病人,忙说,“不笑!我保证不笑!”



    霍玉成脸色好看了点,又把话题转了回来,“小晚,你还没说你到东院干什么来了?”



    东院那块地方,除了灵堂和佛堂之外,剩下的只有一间闲置的主卧,是以前霍天明一家三口住的。



    但自从慕念兮被秘密送走,霍子晏被叶妍珠领到主院照顾起,东院的那间主卧就空了下来,完全是一个了无生机的地方,霍玉成想不出,温晚来东院的理由。



    温晚的笑脸褪去,不太想跟霍玉成聊这事。



    她之所以会去东院,最主要的原因,是想调查“慕念兮”这个人,就算是一张照片都好,她想见识下,霍乔南记挂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的。



    只是,刚一进入东院,温晚就被晕倒在客厅的霍玉成吓了一跳,当时,霍乔南不在家,霍心儿还在外头跑新闻没回来,又考虑到霍希伯不给霍玉成出东院的命令,温晚唯有先斩后奏,先命人送霍玉成到医院,接着,才打电话向霍希伯汇报了这事。



    好在,霍希伯没有追究的意思,温晚这才放下了心。



    另一边,霍玉成还巴巴的等着她的回答,温晚挠挠头,装傻,“我只是路过。”



    是吗?霍玉成嗅出了温晚话中的猫腻,他试探道,“我这么长时间没出东院,是不是错过了你和二哥的很多事情?”



    “没……”跟太过聪明的人对话,一不小心就会被抓住把柄,温晚飞快起身,准备收拾东西走人,“玉成,时间差不多了,你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



    这个时候,忽然有人推门而入,温晚以为是护士,扭头,和她面对面的却是西装革履、气势逼人的霍乔南。



    奇怪,她没通知他来医院啊?莫非是霍希伯告诉他的?



    温晚猜的并没有错,霍希伯嘴硬,但心里比谁都紧张这个三儿子,霍希伯最终坐不住,打了个电话让霍乔南来医院探明霍玉成的情况。



    更深露重,从外面赶来的霍乔南,全身仿佛凝聚着无限的冷意,除此之外,温晚还敏锐的从他身上闻到了一股酒气,他跑出去这么久,竟然是去喝酒了?是中午的争吵让他心烦了吗?想到这里,温晚有些黯然。



    霍乔南看见温晚时,俊逸不凡的脸庞闪过一丝不悦,下一秒,他的视线落到病人身上,不紧不慢的开口,“医生怎么说?”



    霍玉成神情有些不自在的回道,“二哥,我只是有点营养不良,其它的,没什么事。”



    自从那天被霍希伯揍了之后,霍玉成就把帐都记到霍乔南头上,因为霍乔南,他还担上了一笔八千万的债务,现在整个霍家,霍玉成最不想见的人,无疑就是霍乔南。



    若不是怕温晚夹在中间难做人,霍玉成真想干脆不理霍乔南得了。



    听到霍玉成说“无大碍”后,霍乔南轻轻“嗯”了声,终于舍得将高贵的脸转向温晚,“让玉成休息,我们回去吧。”



    温晚“啊?”了声,“就、就这样?”



    霍乔南神色清冷,“不然呢?”



    不是霍乔南对霍玉成住院一事敷衍了事,主要是霍玉成心里已经对他结了疙瘩,勉强去对话,只会加深霍玉成对自己的厌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