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要她认清身份
    霍乔南的嗓音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温晚不由自主的走过去,左眼凑近墙面上的小孔,朝对面看过去。



    这一眼,宛如五雷轰顶!炸得温晚整个人都不好了!



    任沐良和云裳居然在医院里做羞羞的事!



    场面太过震撼,以至温晚一时忘了收回视线。



    “好看吗?”不知过了多久,一把性感的声音拂过温晚耳边,吹起她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像个做了坏事的小孩,向后连连退了几步,却频频踩中霍乔南那只受伤的左脚,他面色铁青的低喝,“活的不耐烦了?”



    温晚一惊,回身对上霍乔南的眼,吼了回去,“谁让你吓我!”



    霍乔南眯了眯眼,“你自己看现场教学看得入迷,我喊了你几声都听不见,你还有理了?”



    温晚这才注意到霍乔南是拄着拐杖下床的,高大的身躯摇摇欲坠,她忙伸手扶住他,“你喊我做什么?”



    霍乔南不客气的将娇小的温晚揽进怀里,瞪着她酡红的俏脸道,“我想喝汤。”



    温晚使出吃奶的劲,才将霍乔南这尊庞然大物搬回原处,喘了几口气后,她说,“我给你把汤乘出来,你自己喝。”



    “不,你喂我喝。”见温晚有拒绝的意思,霍乔南施施然的堵上一句,“你别忘了,我是为谁才变成这样的。”



    这句话,恰恰踩在了温晚心口最柔软的地方,她的鼻尖一酸,感动的说,“霍先生,我好像还没和你说谢谢?”



    霍乔南掀眸,温晚正经的态度让他有些不适应。



    “谢谢你……”趁着霍乔南抬首的瞬间,温晚低头,轻轻的在他眉心处印上一吻。



    半响。



    温晚,“霍先生,你的脸怎么红了?咦,越来越红了?”



    霍乔南,恼羞成怒,“闭嘴,喂我喝汤,麻利点!”



    温晚,无奈,“好好好……”



    温晚喂食的动作很细心,一碗汤见底,霍乔南脸上干干净净的,没沾到一点汤汁。



    “躺下休息吧。”温晚放下碗筷,说。



    “隔壁那么吵,我睡不着。”



    温晚的眉眼掠过一抹尴尬,转了个话题说,“睡不着的话,那看会电视。”



    “可我觉得隔壁的‘动作片’比较有趣,你说呢?”



    “霍先生!”温晚有点不爽的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霍乔南懒洋洋的神色渐渐变得锐利,“生气了?不过也是,亲眼看到他和别的女人上床,不好受也是正常的。”



    温晚皱眉,故意道,“既然你知道我不好受,何必还要一而再说出来刺激我呢。”



    三番两次提起任沐良和云裳正在做的事,存心要她难堪是吗?



    听见温晚没有否认,霍乔南的心情开始走下坡路了,“温晚,这一次我就是要让你看得清清楚楚,任沐良是云裳的男人,你心里就是对他再记挂,以后你们都只能止乎于礼,明白吗?”



    霍乔南这是为了云裳在警告她?



    温晚深吸口气,“我知道,云裳是你的侄女,你想保护她这点无可厚非,你的要求,我都同意。”
    mp;gt;

    “那是最好!”霍乔南点头,用着轻松的语调说着渗人的话,“你和任沐良私下见面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可是,再让我发现你做了什么对不起霍家‘二太太’称呼的事,休怪我无情。”



    温晚不以为意。



    这段婚姻,他又比她忠诚到哪里去呢?



    因为任沐良和云裳的事,温晚和霍乔南温馨的气氛一下子又变回胶着。



    温晚收拾了下带来的东西,正想和霍乔南说再见,却见他靠在枕头上,就着坐起的姿势睡着了。



    心一软,温晚替他盖上被子,跟着调高空调的温度,恰巧这时,霍乔南的手机震动了下。



    温晚一惊,赶紧接起,发现不是电话,而是短信。



    温晚决定瞄一眼,如果不是要紧的事,就不叫醒霍乔南了。



    点开来一看,发现是霍子晏的短信,在通篇的错别字中,温晚揪住了重点,“爸爸……我好想你……你能跟我视频聊天吗?”



    小可怜。



    温晚几乎可以想象霍子晏奶声奶气和霍乔南撒娇的样子。



    虽说这个孩子挺熊的,但胜在颜好,温晚始终对他讨厌不起来。



    想了想,温晚回了句,“你爸爸在睡觉,等他醒来后再联系你。”



    对面没回音了。



    温晚抿嘴笑了下,霍子晏估计气死了吧,她私自偷看了他的短信。



    不由自主的,温晚又追加了一条短信过去调戏霍子晏,“霍子晏,晚上见不到爸爸,不会吓得尿裤子吧?”



    这次,短信回的飞快,带着一种想找人干一架的迫切,“本少爷自三岁起就不尿床了!”



    温晚还没想好要回什么,屏幕再度亮起,点开来一瞧,居然还是霍子晏。



    “不对!我干嘛要回你?呸呸呸……”



    温晚失笑出声。



    瞧见病床上的霍乔南似有转醒的迹象,温晚忙放下手机,写上小纸条,提醒霍子晏求安慰求抱抱的事,接着轻手轻脚的离开。



    京都。



    经过多天的休养,霍乔南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他不再耽误时间,让温晚办理出院手续,并于今天上午乘专机飞回京都。



    刚下飞机,坐同一航班回京都的唐雅丽便瞅准时机,用肩膀顶开温晚,热切的对霍乔南说,“霍二哥,我来扶你。”



    温晚揉了揉被撞疼的肩,有些不忿,“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唐雅丽回眸,“温小姐,衷心奉劝你一句,你还是跟霍二哥保持点距离吧,一遇上你,霍二哥准没好事,你不心疼他,我还心疼呢。”



    温晚咬了咬唇,心底委屈极了,霍乔南的确是因她而受伤,可又不是她让水晶吊灯往下掉的!怎么所有人都埋怨她?



    霍乔南回首,见温晚表情黯然,便对唐雅丽说,“没事,我命硬,她克不死我的。”



    之后,冲温晚挥了挥手,只说了两个字,“过来。”



    “哦。”温晚乖乖点头,当起了霍乔南身边任劳任怨的小丫头。



    唐雅丽顷刻有种又输一回的感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