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被他误会
    回酒店的路上,温晚一直默默的调节着情绪,等到了房间门口,她的表情已经与平常无异。



    虽然任沐良的那番话和后来的表现让人糟心,但温晚不想引起霍乔南的多心,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按响门铃,等了半天,却不见人开门。



    温晚以为霍乔南还没回来,但她身上又没有钥匙,只能麻烦酒店人员帮忙开门。



    进去后,房间一片昏暗,但温晚却敏锐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霍先生,你在吗?”她小心的问了声,背部抵在墙面上,手放在门把上,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



    房间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回应。



    温晚觉得是自己疑神疑鬼,正准备开灯,迎面忽然扑上来一个人,巨大的恐惧感瞬间笼罩了全身,她惊叫一声!



    不过是一个眨眼,温晚已经被禁锢在来人的胸膛与墙壁间,吓得她声调都变了,“你是谁?”



    身前的人影冷笑一声,气息几乎要将温晚冻僵,“不过是一会儿未见,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



    这把声音……



    “霍先生?是你!”温晚既紧张又奇怪,“你在房间里,干嘛不开灯?”顿了顿,等不到霍乔南的回话,倍感诡异的温晚硬着头皮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半响。



    “我只是好奇,你居然舍得抛下那个野男人,这么快回来?”



    霍乔南的呼吸落在温晚脸庞,窗外的月光森冷的洒落在窗沿上,光线无法触及到他们这里。



    “野男人?”温晚皱眉,一脸不解,“你还在为了那个路人甲生气,霍先生何时变得这么喜欢斤斤计较?”



    温晚尾音刚落,竟被霍乔南一股脑甩在了床上,房间黑暗不散,再加上今晚的霍乔南,里里外外都显得不正常,这叫她感到极度不安。



    “究竟是我斤斤计较还是你喜欢沾花惹草?说!离开我之后,你又去了哪,都和谁碰面了?”察觉到温晚企图逃跑,霍乔南干脆将她的双手用皮带捆住。



    躺在被褥中的温晚,就像一条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温晚简直要被霍乔南的举动吓死,“你要干什么?霍乔南你松开我,你吓坏我了!”



    听着温晚的哭腔,霍乔南辨不清情绪的说,“不想我这样捆你到明天,你最好乖乖说实话。”



    温晚嗫嚅,声音在黑暗中更显虚弱,“……谁都没碰到,我只是赏花去了。”



    “撒谎!”



    捆在温晚腕骨处的皮带一紧,她急道,“我没撒谎,除了唐小姐之外,我一直是一个人!”



    温晚执意不说出任沐良的名字,是觉得没必要,霍乔南因为路人甲的事已经很生气了,要是漏嘴说出任沐良的名字,只会增添他的怒气。



    而事实上,温晚好心的隐瞒,却让霍乔南心中的不满更上一层楼!



    他到底还是小瞧这个女人了,以为她年纪小,不会耍心机,但其实她比狐

    狸还狡猾,和任沐良约完会,转眼就可以当作没这回事,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你没撒谎?好,那你瞧瞧这个人是谁?是鬼吗!”忽的,一道耀眼的光芒划破漆黑,刺入温晚眼中,手机屏幕上的强光,照在她此刻的容颜上,更显惨白。



    陌生手机上男女相拥的合照让温晚目瞪口呆,片刻后,她寻着光线对上霍乔南冷峻的脸,细声道,“你听我解释……”



    如果霍乔南平时的面色是冷,那么此时,便是寒!有那么一刻,温晚以为他要掐死自己。



    霍乔南俊颜绷紧,直视温晚幽颤的眸,重复,“你可以和我解释下,这个画面是怎么回事吗?”



    温晚百口莫辩,这明显是一场专门冲着她来的预谋,否则不会单单拍她和任沐良“相拥”的画面,而独独漏了她甩任沐良的那一巴掌!



    “霍先生,如果我说……我和他只是凑巧遇到,你会相信吗?”



    “你觉得我该相信吗?”



    温晚苦笑,“说实话,我连自己都不相信。”



    对于温晚几乎默认的话语,霍乔南的眼眸飞快黯淡了下,他低沉的问,“温晚,你对他既然念念不忘,为什么还答应和我结婚?”



    温晚道出初衷,“最开始,我只是想和他赌气罢了……”



    话还没说完,霍乔南便彻底冷了脸,他天生一副锐利美貌,让人心生爱慕,但又不可接近,“为了赌气和我结婚,也就是说,你还爱着他?”



    温晚的视线落在手机上,无奈的笑了下,“我说‘没有’你不信,我说‘有’你又发脾气,我到底该说‘没有’还是‘有’?”



    “别和我打哑谜,”霍乔南被温晚散漫的态度一再撩拨,胸中火气更甚,“除了搂抱,你们还做了些什么?”



    当听到唐雅丽说温晚正在和一名男子纠缠不清时,霍乔南的第一反应不是怀疑,而是担心她受到了什么危险,可当唐雅丽把照片递到他面前,他形容不出心里是什么感受,只想把那个可恶的小子的左膀右臂一起卸下来!



    凝神一看,才发现是见过一面的任沐良。



    沐,如沐春风的“沐”。



    霍乔南永远记得温晚谈起任沐良时的表情,那么向往,那么怀念……



    “霍先生,大庭广众之下,你说我们能做什么?”温晚头疼,霍乔南不是这么不理智的人,今晚到底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霍乔南扯扯唇,无声讽笑。



    唐雅丽提供的照片太具说服力,照片中,女人依偎在男人肩膀上哭泣,那副难舍难分的样子,说他们什么都没做,除非霍乔南瞎了。



    虽然娶她是迫不得已,但他绝对不允许,温晚心里藏着别人,这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一种侮辱!



    “温晚,我有义务提醒你,你已经嫁给了我,小到一根头发丝,大到你整个人,都是属于我霍乔南的,你的心里,不许有别的男人!”霍乔南眼底迸发出警告的光,语气中包含着浓浓的占有欲。



    面对霍乔南霸道的警告,温晚配合着点头,希望可以大事化小,“我明白,这次只是意外,我保证,绝不会有下次。”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