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一起掉进游泳池
    温晚抽了抽秀鼻,楚楚可怜的说,“我都懵了,我没有应对这种事情的经验……”



    霍乔南冷笑,“檀唯九不是说愿意帮你吗?”



    温晚大大的眼眸里浮动起了惊讶,“檀唯九离得你这么远,霍先生是怎么知道的?”



    霍乔南淡淡的,“我有眼睛,我会观察。”



    温晚笃定的告诉他,“我不接受檀唯九的帮助,是因为我不喜欢他。”



    听到温晚对檀唯九没感觉,霍乔南的脸色稍微放软了点,只是,他的口吻依旧冷冰冰的不近人情,“就算你没答应檀唯九,可你最后还不是妥协了?”



    “我……”温晚无言以对。



    她之所以这么冲动,一是输了游戏,二是被任沐良刺激狠了,有些失去理智。



    晚风呼呼的吹着,将温晚那颗火热的脑袋吹醒了不少。



    “对不起,霍先生,今晚是我失常了,我不应该参加他们的游戏的。”



    她还是太年轻了,没想到云裳她们会联手对付她。



    温晚的认错态度良好,但霍乔南还是不打算轻易放过她,“说说,你今晚为什么会失常?为谁失常?”



    温晚下意识的不敢去看霍乔南的眼,“没、没有谁!”



    “你猜我今晚见到谁了?”霍乔南别有深意的说。



    温晚一懵,“谁?”



    “任沐良……”霍乔南一字一顿的说,“沐,如沐春风的沐,我说得对不对?”



    温晚精致的小脸一白,“霍先生!你认识他?”



    “云裳是我的侄女,他是我侄女的未婚夫,你觉得我该不该认识他?”霍乔南沉沉的看着温晚,见她眸光涣散,就知道“任沐良”这个名字对她冲击很大,“只是叫我意外的是,我侄女的男人,竟是让你魂不守舍了一整晚的对象,温晚,告诉我,他是你的谁?”



    男人都有劣根性,更别说像霍乔南这种身居高位,受尽女人前赴后继的男人。



    虽然温晚在他心中,不过是个挂名妻子,但只要想到她心系别的男子,霍乔南还是忍不住冒出些许火气。



    而温晚此时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你说……云裳是你的侄女?那我算什么!”



    霍乔南语带双关,“你想让她把你当成什么?婶婶还是……情敌?”



    温晚知道霍乔南指的是她和任沐良之间的关系,“我和任沐良已经结束了。”



    “小骗子!”声音一沉,霍乔南一手精准的握住了温晚的玉腕,“女人会为一个男人赌气,证明她的心里有他!”



    “你知道什么?”温晚吼了回头,眼眶发涩,“我只是不想让他看扁罢了!我要让他知道,没他,我也能活的很好!”



    “终于承认今晚的市场,是因为他的关系了?”霍乔南冷笑。



    温晚不从正面回应,“……你松开!你捏疼我了!”



    见温晚难受得想要挣脱,霍乔南一拉一扯,她跌跌撞撞着朝他的方向倾斜!



    哗啦!



    温晚整个人扑进霍乔南胸膛的瞬间,冲击力让他往后踉跄了一步,两人一齐跌进了空无一人的游泳池。



    湿漉漉的发,湿漉漉的眼,湿漉漉的唇……
    >

    把娇小的温晚从水里捞出来的霍乔南,有些哭笑不得的拍着她惨白的颊,“又没死,慌什么……”



    “要淹死了!救……救命!”温晚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浮上了水面,双臂死死环住霍乔南的颈部,她脆弱的表现,让他一怔。



    这丫头,不会游泳。



    “温晚!没事了……你还活着。”霍乔南难得柔下嗓音安慰一个人。



    涣散的瞳孔重新聚焦,温晚的睫毛沾着水珠,不知是泪还是水,“霍、霍先生,我以为我要被淹死了!”



    温晚未曾掩饰的心慌,让霍乔南有些心软,“这么害怕水?”



    说话的间隙,温晚依旧把这根救命的浮木抱得紧紧的,“嗯,以前小学野营的时候,被同桌的推进过水池,比这里深多了。”



    要不是老师及时发现,她早就挂了。



    霍乔南拍拍她惊魂未定的小脸,精确的评价了句“熊孩子”。



    温晚赞同般的一点头,“是挺熊的,所以我醒过来之后,把我同桌一脚踹进了水池,让他也尝尝这滋味。”



    “……”霍乔南。



    上岸的时候,霍乔南先把温晚托上去,自己双臂一撑,跟着上去。



    两人背靠着背休息了会儿,正确来讲,是温晚休息,霍乔南只是借了个支点给她靠着罢了。



    而出现了这段小插曲之后,霍乔南没有将逼问进行到底。



    等到温晚恢复了点精神,霍乔南提出回霍家的打算。



    “霍先生,我朋友还在包厢里呢,我们能不能先送她回去?”



    乐悠然要是发现她不在,一定会很担心吧,温晚想。



    “你朋友姓什么?”



    “乐。”



    霍乔南点点头,“行,我会让人护她离开的,你先和我回家。”



    想到霍乔南说话办事还是很靠谱的,温晚没有做过多的坚持。



    温晚浑身都湿透了,晚礼服的布料全都贴在身上,凉风习习,吹在皮肤上夹杂着些许冷意,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走在前面的霍乔南倏地调头,见温晚双手紧紧环着自己,白色的胸衣边缘肉眼可见,他的面色微微一冷,脱下西装外套披到她的肩上。



    外套又湿又重,温晚嫌弃的想要脱下来,霍乔南沉声命令道,“穿着!想被人看光吗?”



    顺着霍乔南的视线往下望,下一秒,温晚手忙脚乱的用西装外套把自己裹好。



    “跟紧我。”



    霍乔南压抑住内心莫名的烦躁,冷冷的下达了指令。



    温晚敏锐的察觉到他生气了,眉眼一弯,“霍先生,就算被看光了,吃亏的人也是我耶,你气什么?”



    孰料,温晚故作轻松的话,并没有缓解现场诡异的气氛,反而像踩中地雷般,让霍乔南的脸色更显阴郁。



    “你想被人看光?”霍乔南意味不明的问。



    “啊?不是……我开玩笑的……啊!”



    温晚话还没说完,霍乔南作势要将西装外套撤走。



    温晚俏脸变色,砰的一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