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一肚子的火气
    霍乔南疼爱霍子晏,究竟是因为霍子晏是大哥霍天明的骨肉,还是因为霍子晏是大嫂的儿子?



    吃饭的地方,霍乔南选择在了一家装修得非常有格调的中式餐厅里。



    这里的消费,温晚听人提起过,贵的惊人!



    连杯饮料都足以消耗普通白领一个月的工资。



    二人落座于包厢,霍乔南问,“有没有吃不得的东西?”



    温晚脱口而出,“韭菜。”



    看着菜单的霍乔南,别有深意的点头,“嗯,女人是不用吃太多韭菜。”



    靠!老流氓!



    韭菜壮阳,他这是在说黄色笑话呢?



    温晚不甘示弱,“霍先生可要多吃点,免得到了关键时刻,力不从心,掉链子。”



    嘴角一抽,霍乔南似笑非笑的睨她,那眼神尽是调戏小姑娘的芒动,“你这是欲求不满了?”



    “你哪里看出我欲求不满了!”温晚叫,被他张扬的话挤兑得面红耳赤。



    “要不,干嘛喊我多吃韭菜。”



    目光一黯,他猛地从座位上起身,大跨步出现在温晚面前,将娇小的她掩在壮硕的身下。



    “我有说韭菜和那方面有关吗?没有吧。”被他充满阳刚味儿的气息吓得一怔,温晚的背紧紧贴着桌角,装傻。



    “放心,就是不吃,我也有能力让你欲仙欲死。”



    钳住温晚闪躲个不停的下颚,这一刻的霍乔南,仿佛又变回了婚房内,那个时不时逗弄温晚的邪肆之人。



    视线相撞,危险!



    霍乔南的身子慢慢压下来,温晚避无可避,脊梁骨被桌沿膈得生疼,她怒视他,不想输在气势上。



    “霍先生,我记得我们是来吃饭的!”



    轻挑了下唇,霍乔南扣住她的下颌,和她的距离静得连睫毛都可以数清,“比起菜,我现在更想品尝你。”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温晚脑子一糊,一口啃上了霍乔南还捏在她下巴处的食指。



    他一个吃痛,条件反射往回缩,瞅准时机,她抬起脚想踹开他。



    “不自量力!”



    他收敛了那点漫不经心,精准的扣住了她的脚踝!



    温晚郁闷极了。



    由于穿的是牛仔裤,高抬的脚踝被他抓着时,并不会少块肉,就是这姿势,太少儿不宜了。



    “霍先生,咱们有话好好说行吗?再说了……我好歹是个淑女,现在这造型似乎有些不妥啊。”温晚劝他。



    “你刚才的出招,有和我好好说的样子吗?”冷哼一声,霍乔南紧了紧手里的力道。



    温晚嘤咛出声,不是痛的,是她太敏感,被他捏过的地方很痒。



    “干嘛叫得这么媚?”霍乔南的神情开始紧绷,僵硬。



    温晚径自谄媚,“霍先生,这里随时有服务生进出,你先把手松开,好不好嘛?而且,你抓得我好疼呢……”



    “还觉得我需要吃韭菜吗?”



    望着温晚嫣红的双颊,水润的樱唇,霍乔南每一个毛孔内的雄性荷尔蒙都被激发了出来。



    “霍先生老当益壮,说吃韭菜不是侮辱你吗?嘿嘿……”



    “老?”霍乔南阴恻恻的盯着她。



    温晚的美眸,眯成了两弧小月牙,“霍先生,你干嘛总捡坏的听?‘老’后面,还有‘壮’呢。”



    “伶牙俐齿。”



    “霍先生,你能让我舒服点吗?我现在坐着难受。”



    温晚努了努嘴,让霍乔南看清她的现状。



    她的一条腿藤蔓似的勾住他精瘦的腰,由于他的身高,她将近半个翘臀都悬空在椅子外,随时有摔下去的可能。



    小惩大诫过温晚一顿的霍乔南“嗯”了声,半矮下身,把温晚往下放。



    温晚屁股还没落地,立刻腾起身,往外逃窜。



    “去哪儿?”



    “洗手间!”



    ……



    温晚闭眼,睁眼,吸气,呼气……



    接着,温晚痛痛快快的洗了把发热发烧的脸,对着镜中做了个口型:镇定!



    做完这些步骤后,温晚推开洗手间的门,准备返回包厢。



    不曾料想,经过男厕时,撞见了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人。



    那人惊讶的喊她的名字,“小晚!你怎么会在这儿?”



    听意思,她不配来这儿?



    温晚停住脚步,露出标准的八颗牙微笑,回眸。



    任沐良看向她的眼神,太炽烈,太灼人,像是在看自己心爱的女朋友。



    女朋友?呵……他也配!



    “冤家路窄,还真是不巧。”温晚凉凉的说。



    “小晚!你是跟踪我来到这里的吗?”任沐良冲了过来,一把挡在温晚身前,神情有惊有喜。



    “你不要自我感觉太良好。”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这里不是你该来

    的地方!”



    温晚斜眼睨他,他抬起的左手的小指上,一颗戒指闪耀得她难以忽视。



    小指,象征单身。



    林娆,终究没能笑到最后。



    温晚脸露嘲讽,“呸!你能来,我不能来?”



    任沐良热心的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吗?这里的菜价很贵,要不要我替你付?”



    什么叫优越感?



    任沐良这种就是!



    温晚承认,在见到他时生出来的几分伤怀,被他三两句话就给冲得一干二净了。



    “免了!吃了你的菜,我怕反胃。”



    “好好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是跟踪我,还是约了朋友?”



    此刻的任沐良,英俊的眉宇染上浓浓的烦躁。



    温晚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也不想知道。



    “我和朋友来的,满意了吗?满意的话就让开,好狗还不挡道呢!”



    怒瞪着她,任沐良的口吻不可置信起来,“小晚!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粗鄙了?”



    “粗鄙?我还有更粗鄙的,你要听吗?”温晚冷笑,“不听,就滚!”



    “站住!”任沐良大步一迈,再次拦住温晚,“你和谁过来的?”



    “关你屁事!”温晚呛他。



    任沐良自顾自的猜测,“乐悠然?不,不可能,她的家境不允许她来这种地方消费。”



    虽然任沐良说得对,但温晚就是瞧不惯他这种人上人的姿态。



    “任沐良,以前我真是瞎了眼才会觉得你平易近人。”



    任沐良的喉咙有些发紧,明显受不了这仙人球一样的温晚,“小晚!你能不能别这么和我说话?”



    温晚撇嘴,“能啊!你马上从我眼前消失,不就听不到了。”



    任沐良咬咬牙,道出了温晚反常的原因,“你是怕金主等急了,才着急甩开我的吧?”



    哐当!



    温晚听到自己的心,碎成片片的声音。



    虽说他们已经分手了,但对于一个人的感情,终归无法在短时间内磨灭。



    在温晚心中,任沐良对她好时那是真好,偶尔午夜梦回时,她也会忍不住念及过往,但他接二连三的污蔑,和毫无担当的做法,实在寒透了她的心。



    “我有没有金主,于你何干!”



    “你!”望着一向温柔的温晚竟用这样强硬的语气对自己说话,任沐良那阴狠的神情,仿佛要扑过来咬断她的脖子。
    gt;

    然而,温晚下一句话,把任沐良活生生钉在原地,“任沐良,别再纠缠我了,否则,我会以为,你非我不可,真是贱到份了!”



    ……



    被温晚独自甩下的任沐良,一拳头狠狠砸在了厕所的门板上,斯文的脸,交替着纠结与不甘。



    他以为,温晚在发现他劈腿后,会找他闹,找他发脾气,找他哭诉,可她的行为举止比他想象中的要理智多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并没有那么在意他?



    “沐良?”



    眼底的情绪飞快收敛,转身面向来人时,任沐良又是一脸的温文尔雅,“你怎么出来了?”



    美艳女子微微一笑,毫不掩饰脸上的倾慕和依赖,“我见你出来好久,担心你出了什么事。”



    “怎么,怕我在厕所和人乱搞呀。”托住美艳女子的腰身,任沐良伏在对方耳尖低低调笑。



    “什么嘛!”状似懊恼的捶了捶任沐良的胸口,美艳女子吐气芳兰,“你要是敢跟别人胡搞,看我不榨干你!”



    任沐良眼底腾出熊熊火光,他爱极了美艳女子的骚劲儿,带感!不矫情!



    “宝贝儿,我真想直接在这里办了你!”任沐良和她耳鬓厮磨。



    美艳女子红唇一勾,灵动的眸中掠过一抹期待,“等我们确定关系后,想怎么办我,由你本事。”



    任沐良一愣,随后大笑出声,“那我可得快点行动了,免得被人捷足先登。”



    “知道就好……”



    美艳女子话还没讲完,任沐良已经托高她的柳腰,眼眸一垂,携着冷意的薄唇一压,堵住了她张开的嘴。



    ……



    一到包厢,还没推门,门先开了。



    “小姐,你好。”



    服务生迎面撞见温晚,赶紧为她让道。



    温晚搓了搓红红的眼睛,微笑着点了点头。



    “来的正好,菜上齐了。”



    包间里,霍乔南的手正在摸烟,瞥见温晚的身影,手又默默地从兜里拿了出来。



    “……你先吃吧,我没胃口。”



    温晚颇为哀怨的开口,在任沐良身上气都气饱了,哪里吃得下。



    这丫头,怎么了?



    面色比跑出去时还难看。



    “出去了一趟,谁给你火气受了?”霍乔南犀利的问。



    温晚没好气,不分青红皂白的啐道,“还不都是因为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