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收拾行李去霍家
    但哪有一结婚就离婚的道理?她回家不得被她爸妈活撕喽?



    温晚的爸妈都是知青,但骨子里都是非常传统的人,要不不会为了当年的一句承诺,就真的把温晚嫁给了与她素不相识的霍乔南。



    思前想后了片刻,温晚郑重地一颔首,“我会准时下来的,霍先生,请放心。”



    闻言,霍乔南清清冷冷了一路的酷脸终于有了缓和的迹象,“嗯。”



    临走前,温晚再次被人由身后叫住,她无奈的回过身,“还有什么吩咐吗,霍先生?”



    车厢内的霍乔南大半个脸都隐匿在暗处,温晚似乎看到他形状优美的唇挑了一下,接着就听见,“刚才在车上,你用手机玩的什么?”



    温晚一怔,没料到他叫住自己,就为了弄清这事。



    她下意识的把还攥在手心里的机身递上去,屏幕一亮,七个字迫不及待地跃入霍乔南眼帘:《霸道总裁爱上我》。



    “……”霍乔南。



    目送卡宴离去后,温晚还丈二摸不着头脑的伫立在原地,不理解霍乔南的面色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古怪。



    虽然接触的时间很短暂,但在温晚的印象中,霍乔南只有一号表情,那就是面无表情。



    居然还有让他闻之色变的玩意儿?



    哦对了,她的手机!



    霍乔南是在看了她的手机后才变脸的。



    温晚迅速抬起手机,低头一瞅,傻眼。



    怎么会这样呢?



    她在车上浏览的网页,分明是《幼师育儿手册》啊喂!



    温晚没有在电子书的事情上纠结太久,她收回手机,仔细的和周围来往的学生打了个照面,确定里面没有熟面孔后,缓缓舒了口气。



    刚准备上宿舍楼,宿舍楼下附带的小卖部却忽然闪现出一个身影,温晚起先没留神,等到对方喊了声她的名字后,她条件反射的刹住了脚步。



    “小晚……”



    这个世界上,会这么亲昵的唤她的人不多,除了她的父母,她的舍友乐悠然,就只剩下……



    想到那个人,温晚脑子里的弦好像瞬间就断了,她不想和对方多加纠缠,重新拉开顿下的步伐。



    可那人却不放过她!



    “小晚!你听我解释!”



    “任沐良,你放手。”



    温晚毫无感情起伏的声线透过空气扎进毛孔里,让任沐良的脸色像布满阴云的六月的天。



    他自后紧扣住温晚的左手腕,声音低低沉沉的,“小晚,我知道你怪我,但我是真心诚意过来找你和解的,你给我一次解释的机会,行吗?”



    “……”温晚深深的吸了口气,不止是恼怒任沐良的纠缠,还有充斥在周边若有似无看好戏的眼神都让她微感不耐,她僵硬的一点头,“行。”



    “那我们,去校外那间常关顾的甜品店坐坐吧?”



    温晚的松口,让任沐良心里迅速燃起几分希望,他甚至都要以为,温晚已经原谅他了。



    偏过头,温晚冲任沐良微微一笑,他一怔,她便机不可失的抽

    回被他捏在掌心里的手腕,“不,就在这说。”



    任沐良着急,“小晚,你别和我赌气……”



    温晚坚持,“你说不说,不说我可就上去了。”



    任沐良心口一震,满眼的难以接受,最初那个见着他会羞涩,会脸红,会妥协的女孩,现在居然变得这么强势了?



    “小晚,我和林娆那纯粹只是意外。”任沐良深情的望着她,仿佛这样就能得到相应的谅解。



    温晚笑了,“意外?那是你意外的她,还是她意外的你?或者是,你们两人一起意外?”



    任沐良清俊的面容掠过一抹尴尬,“我……”了半天,愣是我不出个所以然。



    温晚见他这幅欲盖弥彰的模样,心口顿时凉了半截,面前这个男人,她掏心掏肺恋了两年,结果,就落得这么个下场。



    “任沐良,你为什么要背着我,跟林娆胡搞?”



    “因为,在一起两年了,你一下都不肯让我碰,我是个男人,我……”



    “够了。”得知答案的温晚,心死的说,“任沐良,你既然选择和林娆在一起,那么我能给予的最好方式,就是成全。请你以后,务必和我保持距离,再见。”



    就在温晚准备离开的霎那,任沐良愠怒的声音讥诮的响起,“你不原谅我,是因为他吗?”



    温晚一怔,“谁?”



    以为温晚在装傻,任沐良倏地冷笑出声,“还能是谁?就是几分钟前开着名车送你回来的金主!”



    “任沐良!”温晚不想在人前丢脸,但这不代表她就会任人污蔑,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他的名字,厌恶和反感交相替代心底里对他仅剩的一丁点好感,“不要拿我和林娆相提并论,我和她,不一样!”



    面前这个曾经温暖过她的男人,此时多看一眼,都叫温晚难以忍受,趁他被她吼得出神之际,她撒腿就往楼道口跑,带着一种永生不会回头的决绝。



    一格一格数着楼梯数,温晚的腿像灌了铅一样,又沉又重。



    还记得,那年,她刚入学择选社团时,是文学社的一个师兄接待她,并细细为她讲解入团后的活动,乐趣和加分事项的。



    任沐良,这个一颦一笑都透出书卷气的男生,仿佛一个节点,温晚不过稍一接触,就忍不住被他吸引。



    说是为了任沐良加入的文学社,都不为过。



    入社后,一周一次的社团活动,温晚都会准时参加,任沐良对每一个人都很和善,但有一回活动解散后,他出声留住了她,并对她表达了好感。



    一切就好像水到渠成般,他们走到了一起。



    任沐良对她很好,可就是一个对她这么好的人,给了她最深最重的背叛。



    那本记录下他们恋爱点滴的日记本,在她的冲动之下,化为了粉末。



    还未步入宿舍,接连的噼啪响引起了温晚的注意。



    不停的有东西被丢出宿舍外,细看,是一些日常衣物,还有生活用具等等,期间还夹杂着女人的呵斥声和尖叫声。



    “你这个小婊砸!偷了舍友的男人居然还有脸回来?”



    温晚闻声扶额,这么奔放一口一个“小婊子”的人,除了她的好友乐悠然,不做第二人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