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争夺混战
    秦昭的到来,给本就焦灼的氛围添上了一捆干柴。

    也恰恰在这时,每人心中都好似刻了个闹钟一般,叮一声,第一颗风绒果成熟了。

    “轰——”没有任何考虑,那些已经急红了眼、迫不及待的修士一拥而上。

    都这把年纪还能看到高阶大能为了一颗果实一窝蜂的争抢,也算是开了眼界,虽然这可能和其药香挑动了修士内心的**有关。

    当然,这毕竟是少数。

    更多的修士立于原地未动,他们只静静看着冲上前的那一群人,没有嘲笑,没有怜悯,只有满脸的冷漠。

    “老规矩?”秦昭不知何时来到他们旁边,漫不经心道。

    “可以!”祈连沐泽答应,随即二人同时移目看向遗民那边。

    赤水随之望去,正见到遗民中间一位佩戴着宝蓝多宝额饰的青年同样点了点头。

    显见这样的事情以往早有惯例,分配方案早已确定。

    “他是谁?”赤水示意。

    “那是黎,遗民中最强之人。”祈连沐泽答道。

    前方已经见血,丧失理智的撕杀,鲜血如飘拨大雨般洒下,纯净的能量溢散,地下,无数灵虫涌动,吸食着这难得一遇的极致美味。

    赤水望着眼前的一切,她仍然无法理解这一切,就如同当初在星官棋局一样,无畏的撕杀,毫无价值的死去……

    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这些人甚至连风绒果的边都未能摸到,就已经失去了唯一的宝贵的性命。

    可别以为高阶修士混乱撕杀还如以前你一刀我一枪般的有来有往,没有的,一位大能一个拂袖,就是一个浩大的高阶秘术,杀伤力巨大,有被波及反击的,有直接被格杀的,也有欲浑水摸鱼的……

    但无论是多大的波动,古树枝干上的风绒果纹丝未动。

    赤水他们所在的周围,不知何时早已竖起了结界,一浪一浪灵能波动拍打在屏障上,发出叮叮当当接连不断的声音。

    赤水觉得失去理智的下场何其可怕,无论修为多么高深,一旦失去心底的那根防线,就只能任人鱼肉,横死或许才是最好的归宿,更为可怕的是人未死,却眼睁睁地失去所有力量……

    她终于了悟,这个任务为什么允许那么多编外修士随行。

    或许就如同星官仙府一般,不过又是一场生死历练,一次大浪淘沙的过程而已,强者获得胜利得到机遇更上一层楼,弱者被永远踩在脚底失去一切再无翻身的可能。

    她心中五味杂陈,可是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早已司空见惯,他们都是从一场场撕杀中成功活下的姣姣者,那些弱者也只配成为他们脚下的踏脚石。

    叮,第二颗风绒果也成熟了,接着第三颗、第四颗、第五颗……

    空气紧绷得好似马上就要爆炸。

    除了她外,所有人都整装待发,就像是要赶赴一场庄严肃穆的仪式,之前那种类似军魂的东西又回到他们身上。

    “待在这里,我很快就回来!”祈连沐泽细心交代着,将一柄阵旗交到她的手里。这是他万般斟酌后想到的万全之策。

    赤水沉默着点了点头,并不知道该说什么。

    祈连沐泽似想拍拍她

    的脑袋,但伸到半空中又僵住了,随即转身,带领队伍往前推进。

    赤水捏着阵旗的手紧了紧,旋即盘膝而坐。

    随着他们的加入,似是唤醒了什么,赤水耳边甚至隐约感觉听到了某种极为古老的歌谣。

    先是清清浅浅的前奏,但随着前方的风云变幻,群魔乱舞,那歌谣也曲风大变,好似加入了战鼓一般,变得慷慨激昂,豪情奔放,忽又变得婉转凄切,此起彼伏……

    赤水缓缓起身,她此时所在的高度正可以将整个混乱现场一览无遗。

    他们三支队伍所在目标很明确,并无冲突,强悍的整体实力让他们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接近了风绒果。

    然而就在这时,曲风诡异地转了一个弯,一道荒凉的音律响起。

    无边沧桑冲击着赤水的心魄,她本能心跳加快了一拍,接着沧桑逐渐退去,严肃的崇敬的声音复起。

    这音调?这韵律?

    赤水本能捏紧阵旗,紧张地看着场中。

    也许是那古怪韵律的刺激,也许不是,无数的灵植灵虫也加入战斗,且远处还有无数的灵植赶来,地上更是密密麻麻一片全覆盖着灵虫。

    以她的角度,敏锐的五感让她很快发现山体山空的风绒母体正在往下移动!

    而下面还在撕杀红了眼的修士浑然未觉。

    这是个陷阱!

    赤水想通知他们,却因为被困阵内,解阵并非一日之功,场中灵气暴动,传音也根本无法抵达。

    好在她很快发现他们也极快察觉了不对,放弃了第三个唾手可得的风绒果,转而变成防卫阵型。

    她刚松了口气,又发现最右边的遗民不对劲,他们好像对风绒果毫无兴趣,反而热衷于杀人。

    他们什么人都杀,无论是仙族还是魔族,在他们眼中并没有什么区别。

    秦昭也摘到了两颗风绒果,他与遗民挨得最近,也很快发现了异常,没有任何犹豫就往祈连沐泽他们那边靠去。

    漫天鲜血浑洒,好似整个天空都变成了血红色,古怪的韵律,修士的嘶吼,灵植灵虫的窸窣啃噬声,空气中灵能爆动的声音……

    无数声音交杂、汇聚在一块儿,刺激着赤水的耳膜。

    突然,赤水猛地睁大眼,惊恐地望向所有人。

    她拼命呼喊,想提醒他们什么,然而他们要应对各方拼杀,根本无暇顾及到她。

    赤水从未有如此一刻愤恨这个世界落后的通讯手段,明明拥有着如此神奇的能量,却毫无作为,如果她能出去……

    她放弃了呼喊,颓然而立,如果他们遭遇不测,她还能出得去吗?就算能出去,她又如何应对仙族连带祈连家族的清算?

    她将目光移向那些遗民。

    是他们!这都是他们的阴谋!

    她愤恨地盯着他们,看着他们假模假样向着风绒果前进,实则大肆屠杀着各路修士,更与周遭的灵植灵虫相配合。

    她就说之前的一路顺利得堪称奇迹,她将功劳归于祈连他们的特殊身份上,却从未想到,这不过是那些遗民的权宜之计,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将他们全都引入这里,进行献祭!

    是的,除了献祭,没有任何别的解释。

    也或许是响应赤水心中的猜测,那古怪的的音律已至**。

    赤水只觉得耳边仅余下那祭祀的怪异韵律,引得她的灵魂随之震荡起伏,不能自已。

    她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恨不得给自己的五个元婴都捂上耳套,却没注意到在场没有任何一人听到和她一样的声音。

    至音阶最高处,音律戛然而止。

    赤水眼前只余下一片白光,整个灵魂茫茫然,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

    因此她也没有发现,祈连沐泽专门布置来保护她的结界就在这一瞬间咯吱一声,已经裂出了一条细缝。

    场内,祈连沐泽已经看到她蜷缩成一团,好似受到了某种音波攻击,然而他并没有任何发现。

    他眼中闪过一缕忧色,就想尽快脱身。

    此时,他们小队、云前辈的小队以及秦昭的小队已经迅速汇合,组成临时联盟,他们都在密切关注那些遗民的一举一动。

    “混账,轻而易举就被那些贱民摆了一道,他们怎么敢?”秦昭目光扫过远处那前赴后继源源不绝的灵植灵虫,觉得不可思议,“这都哪来的?”

    祈连沐泽反问他“你觉得在这个地方谁能有这个能力?”

    这事本就经不住细考,秦昭瞬间便僵硬了,双眼瞪得老大,“是他?怎么可能?他想干什么?”

    祈连沐泽下颌微扬,示意。

    秦昭移目望向那边,就见到遗民中那位黎察觉到了他们的视线,也回望向他们这边,神态轻松从容,甚至还向他们微笑致意,都不是笨人,秦昭暗啐了一口,“他们结盟了?m的,他们想干什么?”

    “无论想干什么?此地都不宜久留,我们赶紧走。”祈连沐泽不去管那些还在抢风绒果的人,只让队伍开路,朝着赤水的方向。

    秦昭知道事情轻重,号令队伍跟在他们后面,其他理智尚清醒的也自觉跟了上去。

    奇怪的是,黎并未派人追击他们,也未去摘余下的风绒果。

    反倒是那些认为有机可趁前去摘风绒果的人被上空突然垂下的细丝洞穿,血肉瞬间被吸取,只余下附着一张皮的骨架落入地下,连元婴是否逃脱都不知道。

    后面发生的一切并未让祈连沐泽等人停留。

    他终于面露些急切,急步往赤水处跃去,他的特长神通在不停示警,整个地面,不,是整个空间都在颤动,要出事了,要出大事了!

    就在这时,他忽然见到一个黑影突然窜出,直奔赤水而去,这让他速度又加快了两分,已经与后面的大部队拉大了距离。

    “不?!”他见着他亲自布下的结界竟是被对方一击而篑,抓起还未清醒的赤水,迅速逃走。

    祈连沐泽目眦俱裂,就要不顾一切追击而去。

    秦昭一把上前抓住他胳膊,力气很大不容他挣脱,沉声道“我们该走了!”

    祈连沐泽回头,目光扫过跟随他的一众弟子以及其他人,又移向已经不见赤水二人踪影的远方……

    “走!”随着上方无数石块的跌落,祈连沐泽右手举起一块阵令,上方结界灵蕴光华忽闪,与之相呼应。

    大量灵能倾泄而下,又暗含某种规律,将他们尽数包裹,消失在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