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掳人
    事实上,凤岐宗现在的确是焦头烂额,但并不全然是因为她。

    凤珺早已经离开了即家,回了内域,因为发现即庆有先天性的疾病,即家似乎未曾发现,解决也无从谈起,他便快刀斩乱麻地将即庆给掳回了梧桐星。

    他没有给即墨留下只言片语。自从发现即庆的身上的确流着凤家的血之后,他命令凤岐宗彻查即庆生母的信息,对于外域其他世家来说,即家是无法攻克的堡垒,但是在凤岐宗的眼中,却远非无懈可击。花了一段时间集中精力的猛火攻击之后,终于发现了何晴的存在,以及得到了她的基因信息。与凤珺的两相对比,得到了一个喜忧参半的结果。

    即庆的生母何晴,是凤珺的外孙女。换言之,何晴是他与诸葛婉秋的长女凤馨的孩子。

    她已经在很多年前病逝了。

    再往前查,发现她是在梅耶星域月岚星球出生的,凤馨死后,年幼的她被即墨救起,自此成为即墨的手下,病重时主动提出,要为无意于婚姻与生育后代的即墨捐献卵子,用或不用在于他,但她一定要在死之前报救命之恩。

    即墨最后用了。

    于是有了即庆。

    外界很少有人了解到即墨有个儿子。能够了解到即家还有一个少爷存在的那些世家,也没有几个人正式见过即庆,更遑论熟悉他,只知道小家伙生母不明,身体孱弱。

    对于长女的身死,凤珺夫妇俩其实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事实上,他跟诸葛婉秋都更倾向于双胞胎在被拐之后就早早夭折了。如果两个孩子并没有被带离内域,凤家的人早就把孩子找出来了。那些年,不提凤家整个家族的地毯式搜索,就单说他们夫妇,几乎发疯了一般找遍了内域能够踏足的区域。

    他们始终没有找到人,也没有找到尸体,所以后来才会想着,兴许两个孩子被带到外域去了。但内域跟外域之间的空间跨越并不是年幼者可以安然度过的,有些东西,普通人不了解,那时候的他们也不了解,直到当了族长,凤珺才不胜惶恐地有了这样的猜测——恐怕俩孩子都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如果不是消失了,他们不可能完全找不到他们的踪迹。

    而多年的猜测,在何晴的身份确认的那一个时刻,终于向他揭开了谜底。

    凤馨的确死了,但在此之前,她活了三百多岁。辗转流离,最后成为塔姆尔帝国波思兰帝星管辖下的二级城市骕流耶珀斯市何家的奴仆。在漫长的岁月里都洁身自好,打定主意要孤独终生。但最后却为何家二少爷何信的花言巧语所诱惑,自以为收获了爱情,未婚先孕,遭遇心上人始乱终弃。

    何信另娶新欢,非但没有庇护于凤馨,还冷眼旁观她被自己的妻子百般折磨。为了保命,逃到了梅耶星域垃圾星月岚星生活,也许是还有少许幼年时的记忆,她自称阿凤,孤身一人生下了同卵双胞胎,长女取名何晴,幼女何洁。

    在姐妹俩还远远不能自理的时候,凤馨生病,外出寻找食物的时候被人杀害。何晴与何洁姐妹俩失散,成为孤女的何晴一边挣扎求生,一边不忘寻找妹妹,后来为即墨所救。

    一直到死,她都没有再见到自己的双生妹妹。

    即墨也没有帮何晴寻亲的迹象。凤岐宗并没有在即家的系统里找到任何有关于何洁的消息。

    这也意味着,不管是在何晴生前还是死后,即墨都没有真正地把她当做妻子看待,也没有把她看成是自己孩子的母亲。否则,哪怕是有一点点这样的意思,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父亲,也理应略尽绵力,去实现何晴的心愿——找到妹妹何洁,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想到长女早已身亡,而刚刚知道自己还有两个外孙女但一个生死不知一个却也早早没了,唯一的曾外孙虽然在即家养尊处优,但于外界而言却活得像个影子一样,连自己的母亲是谁都不清楚,凤珺急怒攻心。

    他悄无声息地胖揍了即墨一顿,然后便抱着睡眠中的即庆扬长而去。

    如果再年轻一些,怒火中烧的他就算不杀即墨,也很可能会做些事情来让即家伤筋动骨。如果再年轻一些,作为父亲的他一早就冲到何家去,将无情无义的何信夫妇抽筋扒皮赶尽杀绝。

    但他早已过了冲动莽撞的年轻岁月。当年的他没有办法对凤馨尽父亲的义务,后来也没有办法对她的两个女儿尽外祖父的义务,现在,唯一能做的,是照顾好即庆,让小家伙尽早能有一个健康的体魄。

    有些事情,看着很小,却重要得超过任何大事。有些事情,却不急在一时,大可秋后算账。

    现在,即庆之于他,重要程度远在报仇之上。所以他忍。

    但他能不忍不代表其他人也能忍。

    譬如即墨。

    被高手暗中揍得死去活来无所谓,他现在依旧活着。但即庆却在家里失踪了,这个事实却差点要了他的命。

    他疯了般找人。起初还算镇静,只让即家的人低调地寻找,到了后来却是拜托了君家等十大元帅,一同寻找儿子。

    可惜的是,声势浩荡的寻人行动没有丝毫效果。就好像即庆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不管是即家,还是十大元帅的家族势力军中势力,没有任何一方得到有关于即庆的蛛丝马迹。

    小家伙人间蒸发了。

    这个事实击倒了即墨。在集中精力寻找了半年的时间,都没有得到任何信息之后,即墨向军部提交了辞呈,表示一日没有找回儿子,他一日没有心思为军部效力。

    想当然的,辞呈并没有被接受。君庭亲自承诺,只要他在军部一天,军部就会随时跟进即庆的失踪事件,安排专门的队伍在各个星域各个星球找人,直到将小家伙找到为止。

    即墨没有办法拒绝这样的提议。

    如果说一开始他没有将自己挨揍与孩子莫名其妙就失踪了的两件事联系起来,在大规模的寻人却始终没有任何有效的反馈之后,他知道自己是被神秘的势力盯上了。

    没有任何个人的实力,或者任何家族的势力,能够抗衡整个联邦机器。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