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虚势
    刘祖德跪趴在那里,几乎声泪俱下。

    “是我错了,姑奶奶,很抱歉让您受到了惊吓。姑奶奶说得对,不管这虫子是怎么来的,是人为故意的,还是那个厨房或者食材不干净,我这个下厨的人没有把好关,还兴致冲冲地将它们全都端上桌,极力推荐姑奶奶品尝,都是我的错!

    对不起,姑奶奶,我真的错了,请您原谅。不管您想要十六做什么,十六都会去做,只要您能够消气,原谅十六,十六愿意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说人话。”

    凤殊一字一顿地重复他的话,像是嘲弄他这么说话是在掉书袋,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冷哼。

    听到她似乎不耐烦了,刘祖德咬了咬牙,“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

    “回姑奶奶的话,十六知错了,不知道十六该怎么做,才能够让您消气?但凡是十六可以做到的,十六都愿意去做,只要姑奶奶能够原谅,还请您示下。”

    凤殊沉默地看着他的头顶。

    她以为这人鞠躬道歉已经算是厚脸皮了,但他转眼就给她跪下。

    她以为这人跪下求饶已经到了他的极限,但他瞬间就磕了响头。

    虽然这是星际时代,下跪求饶之类的并不会被人视为耻辱,反而可以在保存自身性命安全与扭转形势之时作为有力手段,但凡能够真的起到作用,那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但凤殊哪怕理智上知道自己不该深受触动,潜意识里依旧会因为上一辈的经历而去估量这个行为的严重性。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但他卑躬屈膝,不单只下跪了,还朝她磕了头。

    凤殊心想,她硬生生地受了这个大礼,搞不好还是诅咒性的,一定会因此折寿吧?

    因为知道实力不敌,为了避免在这个逃无可逃又无处藏身的地方出现意外,她没有办法。如果不救福尔,她自然不会跟刘祖德扛上。但她没有办法不救小东西,所以只能够承担风险。这个风险,便是身份的有可能暴露。

    一旦暴露,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星舰里,没有逃离的机会,没有能够帮得上忙的援手,她就算不被他杀死,也一定会被他下蛊,以后只能够受制于人。

    虽然事实上她已经受制于君临了,但是那种受制,是双方都会受到影响的,而且还会随着空间距离的增大而减弱,留给她的余地还是很大的,最起码她还可以寻求机会解除这样的相互受制的状态。

    但如果被刘祖德植入蛊虫,在实力相差太大的情况下,她就算会解蛊,也不会找到机会。一旦蛊虫发育成熟,她便会彻底地成为他的附庸。就算告诉凤家人,他们也不可能攻击对方。母蛊身死,子蛊也会跟着陪葬。

    因为想清楚了这其中的关窍,所以她想着先发制人,摆一出空城计,虚张声势,让他轻易不敢下手。

    她只是没有想到,这人会这么干脆地就跪地求饶,认错的态度简直就是她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我说了,既然你叫我一声‘姑奶奶’,姑奶奶我就应该以同样的诚意回报于你。不管你做得好不好,但你做了。所以我领你的情。现在,姑奶奶就教你,作为晚辈,做错事情之后应该怎么认错,回你的房间里去,面壁思过。星舰到达目的地的那一天,便是这一次思过时间的截止点。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不会让我这个姑奶奶失望吧?”

    “当然!谢谢姑奶奶。十六这就回去面壁思过!”

    刘祖德满脸欣喜地抬起头来,额头上赫然一团青紫,显然刚才是真的用力磕下去的,他站起身,想要立刻收拾凌乱的场面。

    她斜眼看过去,“不必,素加会打扫干净。做你该做的事情去。别让我发现你偷懒。这会让我怀疑你是不是像别的没本事的小子一样,光说不练。”

    “是,谢姑奶奶教诲,十六这就走!”

    刘祖德立刻换上了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像逃命一般狼狈地离开了一号贵宾舱。

    “小姐,他也是一番好意。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可能会想要弄出这样不像话的恶作剧来?就算不是真的晚辈,他一个成年人也不好意思做出这么失礼的事情来。肯定是中间出了什么差错,食材出现一些虫子是不常见,但并不代表没有。说句不中听的大实话,虫子什么的,蛋白质丰富着呢,吃进去还可以补充营养。”

    云执事终于有机会将自己的公道话说了出来,但凤殊充耳不闻。

    素加想要按照她所吩咐的那样去打扫卫生,凤殊却制止了。

    “先别忙。这里边还有一些活着的东西,我要仔细找找看。”

    “找出来干什么?真的吃啊?小姐,肚子饿了不是还有营养剂吗?吃什么东西不好,吃虫子。”

    云执事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被勒令不能够再随意离开去找福运之后,便隐隐变得话多起来。

    “小云,去门外站着,谁来都拦着。”

    苏一航见素加面露凝重之色,心知凤殊不是无缘无故地就突然发飙,赶紧将云执事给安排去当门神。

    直到她乖乖地听从吩咐,苏一航才低声问是怎么一回事。

    “阁主,小姐肯定事出有因,您别问,相信她就好。”

    素加发现自己对凤殊莫名其妙地开始有些盲目的信任。

    凤殊聚精会神地找了十分钟,这才确认自己将剩下的蛊虫都找齐了,直接从空间钮掏出来一个透明药瓶装了进去,又另外掏出三个盒子,从里头各自捻了一点药粉,丢进药瓶,两眼微眯,看着它们争先恐后地扭作一团,像是微型麻花,越团越紧。

    “小姐,您打算养着它们?”

    苏一航十分不解。既然她不喜欢见到虫子,没有理由还随身携带,想要当宠物养。

    凤殊嘴角微扯。

    养蛊?她可没有这么恶心的嗜好。

    “我养了一只宠物,自称无物不吃,想来它见到这些小虫子,肯定会很高兴可以品尝到新口味。就算这些量还不够它塞牙缝,物以稀为贵,它也会感激我这个主人记着它,给它留了好东西。”

    想到梦梦有可能的会出现的神情,凤殊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