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无礼
    凤殊没说话,苏一航也就笑眯眯地继续保持着鞠躬的姿势。

    庄敦的痛呼声慢慢地弱了下来,滚啊滚啊,不知怎么的就滚到了他们这边,还正好看见了苏一航那满脸欢悦的神情,他头脑一热,猛地跃起,照着凤殊的脸就一拳下去。

    如果打个正着,肯定连脑浆都得飞溅出来。

    不过这一次,苏一航出手了,他轻飘飘地一巴掌下去,庄敦的身体顿时砸向了地面,地板如蛛丝般裂开,一寸寸地蜿蜒至远处,四周的墙壁也开始出现裂缝。

    “苏……”

    庄敦头破血流,内脏碎裂,但触及苏一航的眼睛,话语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那压根就不是人类的眼睛。

    竖瞳,正散发着嗜血的光芒。

    他浑身无法动弹,就连疼痛的颤抖,也死死地忍了下去。

    “不得对小姐无礼,庄老。”

    “你……”

    庄敦大口大口地往外吐血,两眼死死地瞪着他,像是打量着一个从来不曾认识的人,全然陌生。

    小黑点猛的一颤,“这个面嫩的家伙有些不对劲。”

    “哪里?”

    “刚才有一瞬间,我好像感应到了那个家伙。它……不对,不对,我听说它早死了。”

    小黑点在识海里游过来游过去,又停在识海深处不动了。

    凤殊的视线从那露出的脖子上降到了庄敦身上,只扫了一眼,便移开了脚步。

    苏一航直起腰来,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凤殊瞥了他一眼,指了指庄敦,“治好他。”

    苏一航非常温顺,点头哈腰,“是。”

    只见他麻利地提溜起庄敦,将人塞进了治疗舱,然后摁下了开始治疗的按钮,又回过头来朝着她微一鞠躬,“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凤殊面无表情,从上至下地打量他。

    这人看着上了一定年纪了,但梦梦却一直说他面嫩。

    “几岁?”

    “我吗?两百出头。他在六百年龄段。”

    “结婚了?家人也跟你一起生活?”

    “看来小姐果真是第一次来金雅阁。”

    苏一航微微一笑,“我不能碰女人,但凡有一点身体接触,就会电到自己,也电伤别人。所以至今还被人笑话是老处男。之前抱小姐来这里治疗,是我生平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地跟一个女人有身体接触。”

    凤殊没有任何反应,“金雅阁你可以全权做主?”

    “理论上来说,是的。”

    “嗯,我要去走走看看,你让云执事陪我。”

    “不如我亲自陪您?”

    “你只需要做你该做的事情就好。”

    “是。”

    苏一航笑容不变,立即通知云执事,“来比道路。”

    云执事来得很快,“阁主。”

    “小姐,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金雅阁没有任何提防是您不能去的。小云,好好保护贵客,就像之前说的那样,有任何人胆敢冒犯小姐,就地格杀勿论。”

    云执事看了她一眼,恭顺地点头,“是。”

    凤殊没吭声,便带头走了出来。

    “小姐想要去哪里?”

    “跟着就好。没我命令,不得随意杀人。”

    云执事又看了她一眼,闷闷地应了一声是。

    凤殊再次来到了大街上,这一次,但凡认识云执事或者看出来她身份不简单的人,都不敢再上前靠近凤殊,但私底下的议论纷纷却是在所难免。

    “那个女的到底是谁?云执事现在是在当她的护卫吗?看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这女的身份肯定不简单。”

    “你没听说吗?金家之所以被驱逐出金雅阁,就是因为他们金家的小姐惹毛了这个贵客。她的身份能简单才怪哩。搞不好是上头的人。”

    “上头的?你是说,她是我们金雅阁的小姐?”

    “可能吗?她看起来还很小。我们小姐都一百岁了吧?”

    “有什么不可能?那些大人物,就算五百岁了,也可以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像个二十岁的小女孩。”

    “我觉得她很可能是阁主的女人。听说阁主抱她了,你什么时候见过阁主抱过任何一个女人?”

    “真的吗?阁主真的抱她了?”

    “嗯,抱了,小心翼翼的,完全是把她当做易碎的珍宝。”

    凤殊没有理会闲言碎语,经过治疗她身体已经好多了,此时肚子饿得很,便信不走进了一家生意看起来还算火爆的餐厅,落座就餐。

    云执事亦步亦趋,站立在她身后。

    原本热闹的餐厅很快安静下来,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地都汇聚到了凤殊身上,或明或暗地打量。

    店主头皮发麻,心里嘀咕着这小女孩哪不去偏来他这儿吃饭,也不知道会不会瘟神,让他遭受无妄之灾,面上却和气生财,笑得欢快,“请问贵客想要吃些什么?我这就让人去做。”

    “拿手菜上几道,记账,你们阁主会付钱。”

    刚进入这家名唤“美味佳”的餐厅,梦梦就嚷嚷着要吃饱喝足了才能走,还说不论吃多少都可以让苏一航买单,不吃白不吃。

    店主很快就弯着腰去了厨房。

    “坐。”

    有人就这么杵在她背后不远处,凤殊总觉得脊背发凉。

    云执事无声无息地就按照指示坐到了她对面去。

    两人对视一眼,稍候便移开了视线,全程再也没有一句实质内容的交流。

    “她真的是那个贵客?”

    “不是她还能是谁?没看见云执事都跟着她吗?”

    “真的是她?看起来很普通,长得也没多好看。”

    “闭嘴,不知道祸从口出吗?再胡乱说话,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吓唬福尔干什么?童言无忌,既然是阁主的贵客,肯定像阁主大人一样讲道理。之前是金家的人起了坏心思,才会遭到云执事的警告,我们福尔可是个再善良不过的人。”

    “就是,我可是好人。贵客才不会想要杀我,她又不是杀人狂魔,好端端……呜……”

    凤殊抬眼扫了过去,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被一个美艳妇人给捂住了嘴巴。见她看过来,目露乞求,像是怕极了,身体明显在发抖。旁边的年轻男人立刻站了起来,挡在了妇人面前,两眼死死地盯着凤殊,做出了防备的姿势来。

    “哼。”

    “饶命。贵客饶命。”

    美艳妇人浑身一颤,抱着小男孩当即跪了下去,还把年轻男人也扯了下来跪着,自己则拼命磕头。

    “恶意揣测,就是对小姐无礼,格杀勿论。”

    云执事凉薄地吐出了一句话来,抬起手,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福尔的脑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