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滚蛋
    即便是个女儿身,也可以活得像个男人一样。

    不,这话说得不对,应该说,就算是个女子,也可以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来。能者居之,不拘性别。

    凤殊眉眼弯弯,脸上自然而然地就露出了一个舒心的微笑来。

    “怎么,羡慕?你也可以像七小姐一样。大长老很看好你。当然,我也很看好你。”

    凤岐宗见她眼带艳羡,以为她是在羡慕凤小七,不由鼓舞她,不希望她因为从小就离家生活,现在回来之后见到一直在家族长大的胞姐发展如此之好,两相对比之下,而感到泄气。

    凤殊摇头,让她去争取当组长?算了吧,她巴不得到哪都是一个人。要不是现在实力低微,尤其是遇上机甲之类她没法子对付,连逃跑也没有多大把握,她早就自己随意闯荡了。

    在常识与基本的防御能力不具备之前,她会乖乖地当一个听话的小孩。

    “不想跟七小姐起冲突?没必要担心。

    凤家的传统就是这样,能者居之,这是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定下来的规矩,是所有的凤家人的共识。就算偶有人反对,也无关大局。

    何况,七小姐是个心胸宽广的,她向来都更爱用实力说话。你要能凭真本事赢她,她二话不说就会将到手的族长之位拱手相让,你有本事就上,没有人会认为你是在挤兑胞姐,大家只会感到高兴的,为凤家多了一个同样拥有强横天赋与意志的天才。”

    “他说的是真的。

    凤家的人虽然不蠢,但大多都是一根筋,比之于阴谋诡计,他们更喜欢一力降十会,用绝对的实力碾压过去,当初凤初一是个少见的例外。武力不如人,但脑子灵活,有好几位都比他要强,但却都对他心悦诚服甘拜下风,虽然他不乐意管这些麻烦事,最后还是被推上了族长之位。

    为这事他还向我吐苦水来着,说什么赶鸭子上架。真是的,什么破比喻,说像只鸟还好听些,非得说自己是鸭子,嘎嘎叫,烦死了。”

    梦梦冷不丁地又冒出话来,让凤殊怔了怔。

    “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你闹哪样?”

    它立刻炸毛了,“我哪有闹?之前是消化去了。你以为我容易吗?真是的,要不是反应及时,我就要长针眼了。话说你都是什么破运气,怎么遇到的就不是一个正经人?什么乱七八糟儿童不宜的画面都有,还好我见机快,全丢给你。”

    “丢给我什么?”

    “就是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啊,你没……”

    梦梦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戛然而止。

    “说清楚,什么意思?”

    凤殊一开始还没弄明白,待它装死,又隐没在识海深处不肯冒头,皱眉想了想它刚才话语里头的关键词,突然就脸色大变,浑身发抖。

    儿童不宜的画面。

    她立刻就想起了晚上那一个莫名其妙的噩梦。敢情不是她自己的问题,也不是泡泡的问题,而是梦梦在暗中作梗?

    “说话。”

    “把话说完。”

    不管她怎么忍耐地用平静的口吻喊它,梦梦愣是躺尸,装作没听见,不在线。

    “出来说清楚!要不然等哪一天我实力上去了,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她的脸阴沉得吓人,就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天空,窒息得可怕。

    “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

    凤岐宗见她忽然就浑身戾气,整个人气势大变,由轻松沉静变为阴郁暴怒,实实在在让人心惊。

    他一瞬间以为自己看见了诸葛婉秋。当初双生子失踪的时候,她就是那般的冷,平静的面容之下仿佛隐藏着无穷无尽的怒火,足以让触怒她的人当场化为灰烬。

    凤殊依旧在发抖,此刻的她前所未有的难堪。

    “失陪。”

    她不想让自己更加失态,对着凤岐宗微一鞠躬,便立刻返回了房间,把自己锁在了里头。

    “出来。”

    “在我伤害自己,让鸿蒙也受伤之前,你最好滚出来,把话说清楚。”

    “梦梦,你在找死。”

    凤殊从身上摸出来一把刀,直接就往自己的胸口插下去。

    “你够狠!”

    小刀被黑雾裹住,看看停在了衣服表面。

    “说。”

    凤殊的双眼黑不见底,边缘地带却能够看到诡异的红丝。

    “你不能自残。”

    被抓住了弱点的梦梦懊恼地嘟囔了一句什么,见她始终握着小刀,气得它直接吞了,然后吐出来一堆碎渣渣,喷得满地板叮咚作响。

    “以为我真拿你没办法啊?我只是懒得总是盯着你。知道你心狠,不知道你这么心狠。哼。那个君临就是跟你精神力结印的人。那个泡泡就是我提醒你要敬而远之的古怪东西,我虽然能够进去,但没有办法在不惊醒它的情况下将君临带出来,所以才没跟你说。”

    原本在发抖的凤殊奇迹般地平静了,只是面无表情地让它继续说。

    “我发现了是他之后,就想要去他识海逛逛,看看你们之前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我在你这里也得到了一些记忆片段,但真的是片段而已,残缺不全,我怎么拼也拼不起全部画面。这就跟玩拼图一样,虽然我对你的往事不感兴趣,可是知道了一些,就总会想要将所有拼图都凑合在一起,完成整幅画面。所以刚好遇见了他,那东西又在睡眠当中,对我们的安全没有威胁,一时兴起就跑进去了。

    谁知道他防备心这么重,精神力又比一般的人要强上那么一丢丢,还有些诡异,我潜伏了这么久,最后虽然也挖出来一些东西,可是更多的却是乱七八糟的画面。我还没有配偶,可不想要长针眼。他是你的男人,这些画面我胡乱吃了,反应不良,咽不下去,当然得还给你。

    说句实话,他精力不错,用我们兽族的眼光来看,这么富于激情的雄性,单在繁殖一事上,身体可是一等一的好货色,你捡到宝了。”

    “说完了?”

    “说完了。我没骗你。又不是我故意的,谁知道他脑子里会有这么多这样的画面?可见你们以前也没少做。”

    “滚。”

    梦梦炸毛,“你说什么?”

    凤殊垂眸,“滚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