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君临
    凤殊一眼就看见了他的笑。

    第一个感觉是,她不喜欢。

    意识到她在对一个偶然遇见的陌生人开启了情感评判的模式,凤殊怔了怔。

    这泡泡既然不为他所有,她就不算夺人所好。大可将人弄出来带走就行,但可惜凤岐宗也没法子帮忙。就因为对这事束手无策,所以她就顺理成章地讨厌起这个被关着的陌生人来,这样的反应是不是太夸张了?

    有必要吗?

    当然没必要。

    “走吧。我带你去别的星球转转。”

    凤岐宗再一次要她返回机甲。

    “我知道了。”

    凤殊绕着泡泡转了一圈,伸出手指往上面指了指,做出了一个离开的动作。

    “留下联络方式吧,我脱困后会立即兑现承诺。你想要什么?”

    君临莫名地并不想要让她离开。

    也是,任谁被莫名其妙地困在一个大泡泡里,想逃逃不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好不容易见到一个人,而这人还愿意伸出援手,不管是因为什么缘故,都是可以直接上升为一见如故的高度的。

    凤殊拍了拍泡泡。

    君临笑。

    “看来你年纪不大。这东西不是我的,我不确定能不能把它给你。要不换一个?信用点、房子、机甲,或者是人事上的小忙,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都可以。”

    凤殊觉得他脸上的笑容有些刺眼。

    莫名其妙的,她看他非常不顺眼。

    “好了,小九,别勉人所难。”

    凤岐宗见她执着于泡泡,不由好笑。

    君临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她眼里却没有人只有泡泡,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小孩一样,只想着快点吃到糖果,对于别的一切都视而不见。

    与平时的老气横秋形成鲜明对比,怎么看怎么可爱!

    凤殊抿唇,与君临对视三秒,直到他蓦地脸色大变,才凌空一脚。即便水的阻力无处不在,但饱含了内劲的一脚却直接将泡泡踢了出去,惊得附近的海底生物作鸟兽散。

    凤殊这才施施然地往上游。

    凤岐宗往下潜,很快就汇合了,用了没几分钟,两人就回到了海面上。

    “怎么了,没得到泡泡不高兴?回家后让大长老给你亲手做几个泡泡出来怎么样?保管防御功能一等一的好。”

    见她全程面无表情,虽然看不出生气,但却莫名显得不高兴,凤岐宗没能忍住,笑着揶揄。

    “看他不顺眼。”

    凤殊看着一望无际的海平面,略显烦躁。

    内心里有个声音在喊她重新回到海底去看一看。

    “谁?君临?”

    凤岐宗诧异,扭头看了她一眼,“他得罪过你?之前见过?”

    凤殊摇头,“没有。我是说我丢失了从前在外域的所有记忆,就算见到认识的人,我也记不起来。”

    事实上,她觉得搞不好海底里那个人当真是她认识的人。如果说美得无法无天的即墨让她难以控制心跳,下面那个被关在泡泡里等待救援的君临让她感到厌烦。

    不是好打交道的人。

    不,确切的说,是她不想要打交道的类型。

    她的第六感在提醒她,这人是个麻烦,粘上就很甩掉的那种。

    可就算一眼认定了这人不好招惹,内心里依旧有股强烈的愿望在叫嚣着回去。

    “校长爷爷,我们要不要把人救上来?我是说,虽然留言了,但他的那些同伴不是没有一个人有反应吗?也许可能都出事了呢?”

    “他是星际海盗,小九,专门打劫的,有时候还会杀人。”

    “我知道,盗亦有道,并不是海盗就一定是坏人。何况,君家的家风不是还可以吗?他看起来不像是会草菅人命的人。”

    她脱口而出的辩解让凤岐宗越发感到奇怪了,“你怎么知道君家的家风还可以?君临是个城府很深的人,离家多年,跟家中的长辈完全没有联络,现在看样子更是关系一般。”

    他刚才可没有解释君家的作风,虽然从君庭这个元帅来看,做的事儿还挺像个样子,但歹竹出好笋,好竹也会出歹笋,谁知道君临这个性格阴沉的家伙当了海盗之后,是不是还像从前在军部服役时一样,作风正派?

    “远方星际海盗团里有个相当不错的黑客,还年轻,手法在我看来有些稚嫩,但前途无量。比之于即墨,也差不了多少。我的意思是,普通人可不会知道不该知道的消息。君临失踪的那些年,发生过那些事情,知道的人屈指可数。”

    就算她是在雅筑号上听即家的人谈论起来的,也不可能会刚好评价了君家整体的家风之后,又详细地谈论到君临的为人。因为凤珺对于即家的兴趣,他这段时间可从来没有停止过去挖掘即家的内幕消息,自然知道即墨御下极严,不可能会在陌生人面前随意谈论旁人的家世。

    “您刚才不是说了吗?他祖父君庭是元帅,既然能够当上元帅,就算不是一个大好人,肯定也不会是一个坏到骨子里去的大坏人。这样的人教导出来的子孙,会比一般人要严防死守某些原则性问题。

    他要是个喜欢滥杀无辜的人,我不可能感受不到他的戾气。他的那双眼睛,并没有给我嗜杀的感觉。”

    凤殊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当然,他看起来也不像是一个好人。”

    “鉴于你的话前后矛盾,回去的建议不予采纳。”

    凤殊没有再提,凤岐宗直接操控着机甲就回到了临时住处。

    她兴致不高,凤岐宗虽然擅长泡茶,但对于饮食却并不在意,怎么方便怎么来,两人便直接拿营养剂当正餐。

    “好好洗个澡,然后睡一觉,明天我们就离开达达星。”

    “去哪?”

    “非常好玩的星球,你可以拭目以待。”

    凤岐宗并没有透露目的地,凤殊便乖乖洗澡睡觉了。

    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的主角是她,还有另外一个人。

    君临。

    内容无法描述。

    凤殊没多久就出了一身汗。

    她醒不过来。

    就像是被鬼压床了,理智的灵魂飘在上空,总在催促着她醒来醒来,快点醒来,但身体却愣是醒不过来,就像死了一样。

    身不由己。

    她恨不得自己立刻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