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窥视
    梦梦以为她在开玩笑。

    “说什么大话?你暂时连那只雄性都比不上,又怎么可能比得过突然冒出来的东西?”

    “练就是了。现在比不上,不代表以后永远都比不上。”

    凤殊并没有被它轻易打击到。

    “梦梦,既然你能够感应到有东西近他身,其实你知道他在哪对不对?”

    “知道又怎样?”

    “我想会一会他。”

    “我刚才说的话你都当耳边风了?现在他是个危险人物,能够用一根手指头就摁死你。”

    “他未必会这么做。”

    凤殊总觉得,应该跟人见一见。既然现在生命安全有保障,尽早去确认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会对以后的行动比较有利。

    可惜的是,梦梦死活不肯答应,“不行,太危险了,就算那只雄性对你没有坏心,进入他身体的奇怪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态度。连我都感到忌惮的东西,你要是现在去见人,分分钟羊入虎口。”

    “难道你忌惮某个东西,就连去会一会都不敢了吗?就算打不赢,好歹总能够成功逃跑吧?”

    梦梦虽然被她的话气得跳脚,但并没有气糊涂,“你就这么急着自投罗网?”

    “不,我只是有另外的事情要做,所以想要快一点将在外域发生的事情捋清楚,尤其是跟我结印的人,还有那个有可能存在的孩子。“

    比起解印,她现在更想要去找二师兄。传说当中的叶邈,是个有着非凡能力的人,搞不好,他会有回去的办法。大师兄之所以引导她去找叶邈,肯定是想要让他带她回家。

    虽然舍不得这里的凤家,但是他们并不是非她不可,小一辈当中,有好几个出挑的姐妹,后继有人,没什么可担心的。她只需要在找到叶邈之前,将一些武技传给他们就好。

    要是凤小二愿意学,教给她也不错,凤小一跟凤小七当真人品可以的话,乐意学她将来在战场上也可以直接教。

    “现在你自己的问题都迫在眉睫自身难保了,居然还想要传授武功,真是蠢死了。”

    好吧,它绝对不会承认,其实是它嫉妒了,它也想要见识一下凤初一心心念念的武功,甚至很早之前就跟凤殊说过,希望能够学一学,偏偏她就是不肯教它。

    “我说过饿了,不要再窥视我的想法。”

    凤殊皱眉,“你如果不愿意,我不会再提。找人的事情我已经向高祖父禀明了,就算你不帮我,以家族之力,也不过是花些时间而已。”

    “以前可能是,现在可不一定。就像我能够屏蔽他对你的感知一样,拿东西十有**也可以屏蔽别人对他的感知。搞不好走到他面前去了,你也没有办法感应到他就是那只跟你结印的雄性。”

    梦梦说的话并不是没有丝毫根据的,因为它现在就已经失去了感应。它猜测之前是因为距离不远,所以它才能够迅速反向锁定那个人类男性的位置,但那个东西给它的印象实在是太过古怪了,所以它当机立断就跑了回来,结果就当真断了个干净,现在再想要去暗中观察,都找不到人了。

    “要不你现在去掉你对他的屏蔽,看看我能不能感应到他?”

    凤殊对这一点并没有太多的看法。

    “又想要我中招?我看起来是跟蒙蒙一个级别的吗?别想忽悠我!”

    “那就算了。”

    凤殊发现自己行动自如,稍微打理了一下自身,便去找凤岐宗。

    他正聚精会神地操作着一个光屏,她进来了都没发现。

    梦梦好奇地看过去,“咦,这里别的地方还有虫族。”

    “谁?!”

    一阵强势的精神力瞬间荡漾开来,发现了凤殊,又堪堪停留在了她身前。

    “是我,校长爷爷。”

    凤殊虽然一瞬间头皮发麻,却面不改色地站在原地,任由攻击来了又去。

    凤岐宗盯着她看了三秒,才迅速将精神力收了回去。

    “它回来了?”

    “嗯。”

    凤殊知道他问的是谁。

    梦梦不吭声,蹲在识海深处,像是一只缩小版的鲁鲁兽。

    凤岐宗没有能够再次捕捉到那股奇怪的波动,视线漫不经心地掠过四周。

    “它……”

    凤殊想说它就藏在她的识海里,但很显然梦梦不可能让她透露自己的行踪,直接威胁她,敢说就直接让她晕过去,还是长达数年的昏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凤殊立刻住了口,只是却看向了凤岐宗的脑门,并不与他对视,“校长爷爷,之前那个地下擂台被虫族攻击,是针对我们凤家设下的陷阱吗?还是说凑巧发生而已?”

    凤岐宗了然,没有再询问梦梦的踪迹。虽然很想要看一看庐山真面目,但既然对方脾气有些古怪,凤殊也捉摸不透,也不急在一时,等双方磨合得更好一些,应该会主动现身。

    “我是临时起意带你去的,所以肯定不是针对我们凤家设下的陷阱。不过看起来也不像是凑巧发生,这批食心虫既然有母虫在,防御能力并不高,肯定是想好了万全之策,才开始行动的。只不过刚好被我们给中途破坏了。

    我黑进了系统去查看了一下事件的最新进展,联邦军部怕消息扩散会引起民众恐慌,收集了相关信息之后便直接消除了大部分参与者的相关记忆。我们当时要是不及时出来,很有可能现在就已经被列入追捕名单。”

    “可是您不是刷卡了吗?而且我上去打擂了,肯定会有记录的。就算这些都被您提前删除了,那些人的记忆呢?您既然说军部可以人为消除人的记忆,那将记忆提取出来也未必不行。”

    凤殊说到这里就顿了顿,如果现在的科技当真发达到这个程度,那人岂不是没有任何秘密可言?想要了解敌人的过往,直接抓住了,将记忆提取出来就可以,得到足够的信息就可以将敌方剩下的势力连根拔起。

    “做任何事情,破坏总比建设容易。

    消除记忆不难,但记忆提取虽然可行,并不能够保证一定成功,大多数时候提取到的都是片段性的信息,解读出来之后十有**是琐碎性的日常信息。

    尤其是警惕性高的人,防备心重,意志力又坚韧的那种人,如果本人抗拒得厉害,是不可能提取到对方的记忆的。”

    凤岐宗的话让她松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