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顺眼
    凤珺此刻就像她一样,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

    “你说,有没有可能真的像小九所说,真的只是这么巧,一个跟她长相相似的女孩,救了即墨,然后被即墨当做是小九救了回去?因为也失忆了,所以她也以为自己就是小九,理所当然地跟小九介绍说自己叫凤殊?不是一点巧合,而是高度巧合。就算名字是因为即墨才出错,但其他的怎么说?一,容貌;二,月岚星;三,失忆。

    能够在那场爆炸中飞身去救下即墨这个即家家主,证明那个女人肯定有着不小的本事。

    但如果她是个本事不小的女人,她就不可能是在月岚星生活的人,就算一开始是土生土长的月岚星人,也早就离开那么恶劣的环境了,她眼界不可能那么小,离开的机会也不可能那么少。

    如果她是别的星球的人,一个那么有本事的女人,为什么哪里都不去,偏偏去月岚星?还是在即墨难得到访的时候,正好就出现在那里,然后遇上了难得一遇的大爆炸,正好就救了他?”

    凤岐宗更加赞同他的分析。

    “小九到底年纪小,看起来再怎么老成稳重,也还是个孩子。她对人虽然多有戒心,但骨子里还是更愿意相信人性本善,轻易不会把人往坏处想。恐怕那个叫阿凤的小女孩给她的印象也极好。”

    “哼,人心隔肚皮,才相处没几天,怎么可以完全信任一个陌生人?能够让即家高度重视的女人,不可能单纯到哪里去,就算现在失忆了,也绝对是个有城府的主。只要不引起那些老怪物的注意,你尽可能地往深里扒,最好将即家的皮肉通通掀了,让骨头露出来。我倒要看看,那个伪装小九的阿凤长得是什么模样。”

    就像人不喜欢跟别人穿一模一样的衣服,凤珺也不喜欢有别的人冒充凤家人招摇过市,不管是有心伪装还是无心相像,那都是冒犯。

    凤岐宗这头加把劲拆墙,即墨就在那头亲自上阵,飞快地查漏补缺,双方一来一往,攻防之间很快又过去了大半天。

    “还是没进展?”

    “他的学习能力很强。交手还不到一天的时间,他就已经从我的破防路径中学会了新技巧,还立刻学以致用。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苗子,大长老,能不能将人网罗到我们凤家麾下来?以后可以让他充当我们在外域的代表。”

    凤岐宗手上动作不停,语气却是由衷的感叹,显然见猎心喜,对即墨的好感度那是一个蹭蹭蹭的上涨。

    这会儿,连凤珺都不得不对即墨表示刮目相看了,很快就将对美人儿的轻视之心都收了起来。

    “你想收他做徒弟?”

    凤岐宗未婚,凤珺都已经做人高祖父了,他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打定了主意要做一辈子的单身贵族。凤珺觉得可惜,偶尔也会想要说服他找一个伴侣,以度过漫漫长夜。凤岐宗总是笑笑,说的急了,就会回以一句,要找也找徒弟,将一身本事都传下去。

    话说是这么说了,但是几百年下来,愣是没见到一个合眼缘的人,倒不是说凤岐宗自身是个不容人的,实际上他跟小辈们都相处得极好,亲和力十足,比起凤珺这个曾经的族长来,他要更加受孩子们的欢迎。

    哪怕凤珺并不是会摆架子的长辈,碍于身份,或者威严,大多数的小辈们在他的面前都会拘束紧张,难以放下忐忑的心情言行随心。相反,虽然他是凤珺的追随者,小家伙们有什么事情却都愿意跟他说,从幼年到少年,从少年再长至成年,他们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大部分都跟他相处得更加轻松愉快。

    可惜的是,这么多年下来,他有心观察,也看到了好些天赋过人品行端方的孩子,愣是没有一个人能够让他萌发出要做师傅的念头。不单只凤珺,就连难得说人坏话的诸葛婉秋,也开他玩笑,问他是不是当真眼高于顶。

    后来他慢慢地也就放下了刻意的寻找,只想着顺其自然,老天要是赏脸,自然会将好苗子送到他眼前。没有想到的是,好苗子果然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只不过,这棵好苗子并不是内域的,虽然天赋好,作风也正派,但实力再强,也强不过外貌。

    “他长得太出色了。在外域,凭他的家世还有本事,足够低调的话,可保终生平安,但要是进了内域,就算你能够将他带出来,一旦被老怪物发现,祸福难料。”

    凤珺摇头,显然不赞同他的想法。

    不得不提,他们两个相处得久了,很多时候不约而同地就会想到一块去。

    凤岐宗苦笑。

    “所以我觉得把人带出来的话,就让他在外域当我们凤家的代言人就好。在这里他可以寿终正寝,带回去搞不好会让他死于非命。”

    凤珺微微皱眉。

    “奇怪,不管是小九还是你,对他的感观好像都不错。我是一看那张脸就觉得不顺眼。这人说没野心也有野心,说有野心还算有自知之明,我们也不是没有见过更加漂亮的人,不论男女,我从来没有因为长相的缘故就对人特别的看不顺眼,这人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脸是整容成这样的?”

    “天生的。他是即家有史以来最漂亮的家主,就连他的独生子即庆,容貌上也不及他七分。”

    “即庆?将那小孩放出来,我看看会不会也觉得不顺眼。”

    凤岐宗将少年的图像调了出来。

    凤珺盯着空中的那一道身影,心里突然起了非常奇怪的感觉。

    “怎么了?还是一样的观感?我看这小家伙还不错,一看就是个乖巧听话的。”

    久攻不下,凤岐宗已经收手了。他大致摸清了即家的防御结构与模式,剩下的是要构思一下如何破防。

    “不,相反,我觉得他长得很顺眼。”

    凤珺站起身来,在室内开始来回地踱步,不是一般的顺眼,而是很顺眼,顺眼到了对那个少年有一种亲近的欲|望。

    真是奇了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