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追踪
    君临有种预感,只要能够迅速赶到刚刚截获的信息所提及的那个胡亚海滩,他就能够找到化名为即洛花的凤殊。

    他带着远方团的弟兄们已经在达达星找了半年了,即墨同样如此。

    相较于君临全心全意的找人行为,即墨本人没多久就回了天极星,与即修将身份换了回来。间或会因为比较重大的信息而再次赶往达达星亲自指挥。

    这一次很巧,他刚到独立公寓,连茶都没喝,就立刻以最快速度赶往胡亚海滩。

    两队人马一前一后地朝着他们而来,凤殊无知无觉,梦梦却随着距离的不断缩小而开始紧张起来。它感应到了那个跟凤殊结印的男人在快速移动当中,在确定了叫不醒她之后,他当机立断裹着她腾空而起,眨眼之间便移到了千米之外,如同金柏池他们一样,猛地坠入海里。

    留在海滩上的城防队员们瞠目结舌,直到即伍驾驶着机甲迅速飞身追踪,他们才反应过来,速度跟上。

    裹着凤殊一起行动的梦梦尽量往黑暗处下沉,水平移动一段距离就会调整方向,避免被机甲群围攻。它的入水点离金柏池他们不远,即便它速度够快,还是被金柏池等人发现了踪迹。

    “目标往东北方向移动,目标往东北方向移动……狗屎,现在西北,西北……正东,往正东去了……干,要不要变得这么快?!”

    机甲群在水底忽东忽西,被梦梦飘忽的移动轨迹弄得眼花缭乱。

    “要不是赶时间,老子让你们在海底站到海枯石烂!”

    感应到那个人类雄性也入水了,梦梦瞬间将速度提到了极致,眨眼之间就拉开了距离,十秒钟不到,便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艹!”金柏池忍不住骂了一声娘。

    “这什么东西,居然速度这么快。”陈通眉头微皱。

    “院长,搞不好是哪位前辈。我们还是别追了吧?安养院离得这么近,有心人要查,肯定知道我们的来历。要是引火烧身,对孩子们可不好。”

    白守最保守,总觉得城防队的人都来了,还是交给他们去追查更好,安养院没必要趟这浑水。

    “傻啦吧唧的,我们先发现的,如果是宝物怎么办?

    如果是人,就算是前辈,也早就吭声了,哪里会好脾气地让我们挖个不停,现在还屁都不放一个只管着逃跑?虫子的话生性贪婪,闻到人类的味儿都走不动路的,只会主动扑过来送死,怎么可能见到一群美味还跑得飞快?

    我看肯定是灵性十足的高阶异兽,要是能够降服它,当我们安养院的镇院之兽也不错。孩子们肯定会喜欢。”

    金柏池的说法得到了陈通的认可,但白守的观点也不能不重视,“先看看再说。让城防队的人在前,我们跟在后面。”

    他们在聊天的同时,即伍也在向实时即墨汇报。

    “家主,看起来不像是人。速度很快,我们跟丢了。”

    “对方没有攻击?”

    “没有。来之前没有攻击安养院的人,来之后也没有攻击我们城防队。”

    “全员两两分散,向最有可能出现的预估方向查找。”

    “是。”

    胡亚海滩离即家的独立公寓远了些,即墨紧赶慢赶之下依旧被距离更近的君临截了胡。

    相较于安养院与城防队的机甲,远方团的装备明显好了数个等级。三分钟不到,君临就率着人遥遥领先。

    “老大,东北方向珊瑚群。”

    徐浪话音刚落,黑影就一闪而没,再次消失了。

    “嫂子是不是被什么人给挟持了?刚还埋在沙滩下,现在就往海底游,还让不让人呼吸了?”

    “笨,肯定不是人。是人怎么可能不理会我们刚才发出去的信号?单枪匹马之下,有谁敢同时跟君家、即家两家对上的?纯粹找死。”

    “路路说的不错。应该是高阶异兽。君临,你跟凤殊精神力结印了,这么近的距离,能不能感应到她有没有结契的异兽?”

    王珈洛的话让君临紧绷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嗯,隐约有种感觉,具体的还不清楚。”

    就算是凤殊结契的异兽,恐怕也不怎么欢迎他。否则怎么可能会在他感应她的时候,将她裹得密不透风?就连现在他来追人,它也毫不犹豫地带了人就跑。

    陆路路两眼发光,“哇,酷!现在还有人能够降服异兽啊?嫂子果然不是一般人。”

    王珈洛好笑不已,“降服的异兽要么杀了吃,要么只能够做宠物,没有办法结契。能够结契的异兽,都是主动为止。否则人为强硬结契,异兽会自爆而死,万一遇上个牛逼叉叉的兽祖宗,耍横的人类想死都死不成,只会成为异兽的人形宠物。”

    徐浪不怎么相信这样奇葩的事情,“真的假的?你见过?”

    “我也听说过。烈哥无聊在星网上闲逛的时候就听过这样的事情。好像是什么绝密档案里的记录,反正最近两千年,都没有人知道这样的事情。”

    陆路路跃跃欲试,“老大,找到嫂子以后,能不能让嫂子把异兽借我玩玩?就借一天,不,一个小时就行。”

    “你自己跟她说去。”

    陆路路连连哀求,“我不敢啊。嫂子太高端大气上档次了,我怕第一次见面就提要求,第一印象会直接刷成负分。”

    “你不敢我就敢了?她又不听我的话。”

    这话说得有些酸溜溜的,君临想,求他还不如求凤圣哲跟凤昀,甚至求君家其他人,都好过求他。

    凤殊对谁都心平气和的,唯独面对他的时候,总是一副冷漠脸,生气了就无视,气到极点的话,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他但凡气势弱一点,搞不好都会被她给整死了。

    “别这么妄自菲薄,我看嫂子也就在对着老大你的时候才鲜活一些。之前见面,看我们的时候全程面无表情,就好像脸部肌肉全是死的一样。”

    徐浪大大咧咧的说着对凤殊的第一印象,被陆路路从旁踢了一脚。

    “你才跟死的一样。嘴臭心黑的家伙,诅咒你一辈子都跟乌贼相亲相爱!”

    “艹!”

    “小鹿,快吐口水,吐口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